重生之世家子弟

低1455章举杯的风采

低1455章 举杯的风采

“尊敬的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很高兴邀请到大家来参加今晚的酒会。在此,我需要向大家宣布我们顶级企业家俱乐部的一个决定:我们很荣幸的邀请和华的陆景先生担任我们俱乐部的1号会员……”

随着唐论语的介绍,宴会厅中全场一百多人的目光聚焦在陆景身上。

凌雪月颇有些遗憾。如果不是唐诗经和陆景的关系,如果不是她的资历过浅,现在在宴会厅中央宣布这个决定的应该是她。而不是头发微白的唐论语。

在全场的目光看过来时,站在宴会厅稍微靠左侧,瀑布造型的宫灯下的陆景就已然成为全场的中心。

顶级企业家俱乐部一共拥有十名钻石会员,分别担任俱乐部的轮值主席。而陆景的1号会员比钻石会员的等级更高一级,与俱乐部的主席权限等同。相当于是联席ceo。

到场宾客都知道这个消息,并且都知道和华的陆景是谁。和华12月底在国际原油期货市场的动作,私下里有流传。但是,认识陆景的人却不多。

此时,宴会厅中微微有些**。不少人惊叹于陆景的年轻。

在陆景身边的占正方咧嘴笑起来。想当年陆景要靠他提供的资金启动生意,谁又曾想到他会取得这样的成就。

今天到场的一百多人,基本囊括了国内商业圈子中的顶级人物。这份荣耀,不仅是陆景个人的荣耀,更是和华的荣耀。同时也是陆家的荣耀。

仅仅是只有商业上的成就,在今天这个场合可玩不转。

他与有荣焉。

陆景并没有发表演讲的意思。平静的举高酒杯,略微停顿一下。自然的轻抿了一口酒。仿佛是在邀请众人共饮,又仿佛是独自怡然饮酒致意。

远处,崔九霄身后的崔瀚微微举杯,附和着陆景的动作。旁边在高俊耀身后的一名穿着无袖碎花裙的漂亮女孩心中不屑:马屁精。念头刚起,却是发现宴会厅里有不少人都在和崔瀚做同一个动作:举杯饮酒,附和陆景的动作。

女孩当即微微一愣。她不能将这么多人的动作都归结于拍马屁。显然,有一种无形的力量:环绕在那个青年举手投足之间。

崔九霄和高俊耀对视了一眼,都各自轻叹一口气。处在重大的历史进程事件中,往往会觉得平淡无奇。但日后回过头来再看。就会发现其中的玄妙。

和华去年年底和今年年初在国际原油期货市场上调用至少500亿美元的大动作,不少人都知道。

崔九霄和高俊耀相信,在场有不少人已经感受到了:一个王者已经出现。

等唐论语介绍完,宴会厅里又响起婉婉、悠扬的音乐声。

“走吧,我们去和陆景打个招呼。”

依序过来打招呼的宾客让陆景应酬的有些头疼。韩鸿信在顶级企业家俱乐部里面颇认识一些人,主动给陆景当“司仪”,介绍着过来的嘉宾。

慕容泽磨磨蹭蹭的过来,圆脸上带着诌媚的笑容。韩鸿信瞥了慕容泽一眼。他上次玩个仙人跳把这老小子整的很狼狈。

慕容泽主动的双手和陆景握手,“陆先生。上次多有冒犯,请你见谅。经过竹下会长的批评,我已经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占正方没忍住,一口酒差点笑出来。

慕容泽讪讪而笑。很有些尴尬。

陆景笑一笑。“慕容先生,不打不相识啊。我和竹下先生聊得还不错。”

慕容泽顿时两眼放光,和陆景闲聊了几句。方才心满意足的离去。

在陆景身后的雍驰、唐素衣都有些担忧。陆景对亚太财团似乎很有善意。这不是什么好兆头。雍驰看了看跟着唐论语一起在酒会中交际的唐诗经:她难道不担心?

应酬了一会,陆景准备去换一杯酒借机离开时。崔九霄和高俊耀带着晚辈过来打招呼。崔九霄穿着浅灰色西装,眼神犀利而睿智。微笑着道:“陆景,好久不见了。”

仿佛对崔七月被陆景、唐诗经联手送进监狱的事情毫不介怀。

陆景很客气的和这位有着鹰王般气质的男人握手,“崔先生,是有段时间了。”

客气的寒暄几句。崔瀚也抓住机会和陆景打了个招呼。这时,高俊耀介绍着身边娇俏美丽的女孩,“陆先生,这是我的侄女高婉薇,今年刚刚从苏黎世理工学院毕业到海益集团中工作。陆先生,还希望你多多指点薇薇。”

高婉薇个子略显娇小,穿着白色的衬衣、皱纹的青色长裙,有着很清新的学院风,气质知性。落落大方的和陆景握手,“陆少,你可以叫我薇薇。希望以后能和你成为朋友。”

陆景微笑着点点头,基于礼貌的客气。

崔九霄笑着道:“陆景,我已经决定让崔瀚负责重新开业后的平鸿基金的事情,希望他能尽快打开局面。他如果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需要你多多提点。”

雍驰惊讶的看了崔瀚一眼。心里不得不对崔九霄说个“服”字。

平鸿基金在崔家内部一向是由崔家的继承人来分管。而平鸿基金这段时间因为洗钱,在黄海声名狼藉。牵连出了很多人。黄海最近巨大的风波就和平鸿基金有关。

没想到,崔九霄竟然会把处在漩涡中的平鸿基金交给崔瀚打理。崔瀚和陆景的私交不错,这是瞒不住人的。

陆景还是微笑着点头,并没有应承什么。心里,微微皱眉。说笑了一会,目送崔九霄、高俊耀两人离开。和占哥儿说了一句,往宴会厅外走去。他要准备和唐论语、裴高峰说话。

“二哥…”

小芷?陆景脑子里正想着事情,下意识的想到。随即就觉得不对。赵清芷她们四大花旦还在印尼雅加达做经济分析。回头一看。却是有段时间没见的风白露。

“啊…,傅总也在?”风白露身边可不就是傅婕。穿着浅蓝色的晚礼服。光滑的玉背小露,介乎妩媚与性感之间的成熟女人风情流泻出来。明艳照人。

“是啊。”傅婕笑着和陆景握手。“新加坡那里不怎么忙。我回来休息几天。顺便汇报和华减持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股份的事宜。”精美的耳坠微微摇晃着。

陆景握着傅捷纤柔的小手握了握,笑道:“傅总,我也在休假,我们今天不谈工作。”

这话说的傅婕、风白露都是轻轻的笑起来。明艳动人,宜喜宜嗔的两张美人笑脸。

“二哥,恭喜你成为1号会员。”风白露秋水般的眸子看着陆景,清美的脸庞上浮现一缕笑意。她很清楚,陆景成为1号会员意味着什么。

“谢谢。”陆景现在和风白露的关系已经修复。只是没有之前那么亲密。这也和陆景刻意和她保持距离有关。“白露,郁晓岚今晚没来?”他还记得出门前婉仪给他说的事情。

“没来啊。二哥。你找晓岚有事情?”风白露声音清脆妩媚的说道,“我给她打电话?”

傅婕暗笑:白露有点热情过度了。

陆景适才对着众人举杯独饮的那一个动作,实在太有王者的气质。只要知道今晚嘉宾的份量,就能明白陆景举手投足间表现出的是何等的风采!

对着一群掌握着财富的精英,社会金字塔的上层人物们自然、从容的举杯邀饮,其中蕴含的自信、能量、权势令人动容。

要知道,一般人这么做,根本没有人会理会。当时,现场中可有不少人都附和的举起酒杯。

这是一个男人的巅峰时刻:荣耀、权利、地位、自信。而以陆景的年纪。他类似的“巅峰时刻”肯定还会有很多。

纵然是她这样经历过风雨的女人都有些心驰神动:想要和他亲近的说几句话。何况白露?白露现在表现的对陆景亲近可以理解。

陆景想了想,笑道:“算了,我回头自己给她打。”他是准备“告诫“郁晓岚几句,没有必要让风白露打这个电话。免得她和郁晓岚闹得生分。

和傅婕、风白露闲谈了几句。约了周日在大唐雨景喝杯下午茶,陆景心情不错的告辞离开。在凌雪月、占哥儿的陪同下,前往私享的3号小会客厅。

3号小会客厅以乳白色为主格调。富丽堂皇的西式简约风格。暗红色的窗帷拉上。

唐论语、唐诗经、雍驰、裴高峰、裴吴越已经等在小会客厅中。

“应酬多了一点。我来晚了。”陆景坐在沙发上,客气的说了一句。唐论语笑道:“没事。我们也只是刚进来休息。”凌雪月和占正方略坐了一会就离开。壁画、茶几、精美的落地圆形灯、花樽在灯下泛着浅浅的明亮光芒。

轻轻的摇晃着醇厚的波尔多红酒。唐诗经开始今晚商谈的话题,“陆景。唐风集团、康桥集团准备脱离亚太财团,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陆景笑着点头,这个问题他早和诗经讨论过。现在只是当着唐论语和裴高峰的面表态,“唐叔叔,裴主席,我倾向于你们脱离亚太财团。

和华与亚太财团在日本的合作归合作,并不影响我这一观点。唐、裴两家的方案是什么样的,需要我怎么配合?”

唐论语和裴高峰对视一眼。这是很开诚布公的谈话,因为唐诗经的存在,连试探的过程都省了,直入主题。

唐论语斟酌着说道:“陆景,我们是打算赎回天骄基金手中持有的20%的股份。但是以竹下修一一贯的表态,他不会同意。我们只能逼迫他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