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456章 月夜、协议

第1456章 月夜、协议

唐、裴两家要脱离亚太财团,让竹下修一痛快的把股份卖回来,肯定不可能。这就得像战争一样,以打促和。

这是早有共识的观点。陆景听到唐论语的话,微微颔首,示意他继续。

“当亚太财团的损失要大于那20%的股份价值时,竹下修一才会松口。”唐论语沧桑英俊的脸庞上带着微笑,很肯定的说道。

陆景一听就明白了,笑着道:“唐叔叔是要拿碧湖集团开刀?”

因为六大世家的离心力,面对日益增长的庞大的内地市场,亚太财团扶植了碧湖集团。

显然,这是最好的开刀目标。攻敌所必救。

雍驰心里大叫一声:我靠。要不是场合不对,他都想拍大-腿。敢情刚才慕容泽在陆景面前一番做作是白费了。陆景心知肚明是要拿慕容泽开刀。

想到这儿,雍驰亦感觉到这个青年的可怕之处。要不是有诗经在,姑父他们仅仅只凭借着让陆景成为1号会员的功劳,恐怕很难知道他真实的想法。

唐论语赞许的点头,“不错。我和老裴已经准备多时,现在只是差一个契机。黄海、鲁东目前风起云涌啊。呵呵,我们不好贸然发动。等和竹下修一的谈判时,希望你能从中说和。”

唐论语希望陆景作为中间人。其实,是以陆景和华话事人的身份一起对亚太财团施压:不同意,以后就不仅仅是碧湖集团了。

陆景笑着点点头,“没问题。”这是题中应有之意。

裴高峰有些诧异。没想到陆景处事这么爽快,满意笑起来。邀请道:“陆先生,明天下午有时间吗?我在京城的酒庄里有几支不错的红酒。我们一起分享?”

他现在很有兴趣和陆景聊聊,结交。

裴吴越和崔横波对视了一眼,难掩心中的惊讶。要知道,六大世家中的家主中,裴家的裴高峰是出了名的崖岸高峻。六大世家的子弟中还没有人能有这个殊荣。

而看裴高峰此时邀请的架势,分明是和陆景平等相处。

裴吴越心里悠悠一叹:他自小算得上天之骄子,人中龙凤。从海外留学归来后从事基金行业,苦心经营近十年,赢得国内基金之王的美誉。

所管理的荣润基金更是被誉为最有希望成为量子基金的基金。可是和陆景的成就比起来。实在是有些不够看。

幸好,他是陆景的朋友。

“现在只是差一个契机就可以对碧湖集团动手。这个契机就是平鸿基金洗钱风波在黄海、鲁东平息。陆景,你觉得还要等多久?”

从酒会里出来,陆景送唐诗经回她位于京城五环处的别墅小镇:丹枫云图。

清爽的晚风从车窗外飘进来。带着京城夜间的繁华。晚上十点多,京城的主干道上车流不息。

车里开着灯,落在唐诗经冷艳成熟的脸庞上。穿着旗袍的唐诗经美丽的无与伦比。比二十岁的女人多一份成熟妩媚,比四十岁的女人一份精致耐看,正是一个女人风韵最足的时候。

“诗经,这我怎么说的准。还是要等等。”陆景轻轻的按下了挡板。将驾驶室和车后座隔开。

开着低调的黑色福特商务车是陆景的保镖赵姿,眼角的余光看着缓缓落下的挡板,知道在这一个小时的车程中,陆景要和唐诗经说悄悄话。

商务车车后排形成独-立的谈话空间。唐诗经水灵妩媚的脸庞上浮起轻红。

陆景现在和她单独在一起的时候,鲜有不动手动脚“欺负”她的。她知道她的美丽何等的惊人。

她并不抗拒陆景的“欺负”。

算起来,她和陆景在黄海机场当众接吻之后。有近4个月没有再见。前些天偶尔的相聚又怎么能消弭相思?

只是,接下来。陆景并没有如同唐诗经想的那样:抱着她热吻、爱抚。而是握住唐诗经的素手,仿佛能感受到她冷艳气质由内而外的清亮。温润的说道:“诗经,你今晚真美丽!”

唐诗经略有些惊讶,听到陆景的夸奖轻轻的一笑,成熟的风情不可匹敌。起身越过车内的小圆茶几,主动的坐到陆景的腿上,双手环着他的脖子,香气如兰,“满意了吧?”

陆景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调戏她、捉弄她。只是,她已经不再会像在江州大学的咖啡馆里故意弯腰诱-惑他让他硬起来出丑,而是真的会为他宽衣解带。

陆景笑着摇头。诗经有些误会他了。

对着比许雪还胜半筹,美丽的无与伦比的诗经,他哪里有抵抗力?只是,他出门前才和婉仪温存了,心里还装着娇妻的倩影。

男人可以对不同的女人心动、动情。但是,终究还是要情感的。否则与禽-兽有什么区别?他现在还沉浸在和婉仪爱恋的情绪中无法自拔。

唐诗经看得出陆景情绪有些异常,在他脸庞上轻吻了一小口,唇印淡淡的。微微依偎在陆景肩头,欣赏的道:“陆景,你今天晚上举杯的风采很迷人。很自信。气度让人倾倒。”

美丽的双眸看着陆景的侧脸。专注中带着爱慕。这是她此生选定的男人。

陆景抱着唐诗经,一手搂着她旗袍勾勒出越发细瘦的腰肢,说道:“唐叔叔介绍我。我顺手的一个动作而已。没想那么多。”

唐诗经眉眼如画的轻笑,说道:“今晚晚宴上的女人可都是恨不得把你给吃到肚子里去。”

陆景禁不住笑起来,唐御姐的风采让他把心底的情绪暂时放下,轻抚着唐诗经俏丽灵秀的看不出年纪的脸蛋,笑道:“诗经,你呢?”

唐诗经嘴角勾出醉人的女人味道微笑,还没回答,陆景的手机忽而响起来了。是崔瀚的电话。“陆先生,我今天晚上才知道我九叔要我负责平鸿基金。嗨,我刚从酒会里出来。这件事是个什么章程我心里实在没底…”

听到陆景那边传来汽车在马路上的声音。崔瀚松了口气,他看到陆景和唐诗经一起离开。要是打扰两人的“好事”,他可就坐蜡了。

陆景知道崔瀚得意思,琢磨了下,道:“这件事你什么都不做就行。”

崔瀚一愣,这是什么答案?再想问时,陆景已经挂了电话。顿时苦笑连连。这回答也太玄奥了一点吧?

陆景放下电话,看到唐诗经美丽的眸子温柔的注视着他,说道:“崔瀚问我怎么处理平鸿基金的事情。呵,其实‘无为而治’就行了。”

平鸿基金的余波还没有中止。现在崔瀚多做多错。他需要做的事情是等时间来冲淡人们对平鸿基金洗钱的记忆。

唐诗经对平鸿基金的事情很了解,这个雷,本就是她和陆景一起点着的,问道:“陆景,你对崔家、高家是什么想法?要打压吗?”

“这个还是留给唐叔叔去做吧。”陆景笑着说道,唐家一直都有独占六大世家鳌头的想法,“今天晚上崔九叔和高俊耀来向我示好了。崔九叔明确的表示要把崔瀚定为崔家的继承人。而高俊耀介绍给我认识的是高家的一个女孩。”

“你啊…,声名远播。”唐诗经轻笑着说道。她自然知道高俊耀这是隐晦的示好。

陆景讪笑。这可不是什么好名声。

唐诗经禁不住娇笑。她知道陆景不是渔色之徒。可是架不住别人往他那儿送女人啊。竹下修一不就送了一个日本艺妓给他么?这件事齐静瑶给她说过。

京城的深夜并没有堵车。从西月区的金顶俱乐部到京城五环处的丹枫云图需要一个小时。陆景和唐诗经说着话,说着两人分别后的事情。基本上一天要通一次电话,可还是想要更加深入的了解对方的生活。

说着话,黑色的福特商务车平稳的驶进京郊五环的丹枫云图。

丹枫云图是模仿欧洲的小镇修建的一个别墅区。顺着蜿蜒宁静的马路驶到9号别墅前。夜色中依稀可见9号别墅米白色的墙壁,三角屋顶、拱形的窗户。

进门开了灯。米白色格调的客厅里仿佛树花的水晶灯照亮着布局紧凑的客厅。客厅正中,灰色的沙发围着咖啡色的茶几。落地台灯,椅子,常青树依次环绕着点缀着。

“喝点酒,还是咖啡?”唐诗经将手袋放在沙发上,轻笑着问还站着打量别墅的陆景,带着一点小女孩般雀跃。这是她此刻真实心情的写照。

“不用了,诗经,我一会要回去。”陆景歉意的笑了笑,如实的说道。

他能感受到唐诗经心里的欢快、期待的情绪。深夜里,一个女人肯让男人进屋,这其中的意味不言自明。

他和唐诗经的感情已经到了“结果”的时刻。他也想留下来,与这个冷艳性感、风华绝代的大美人共度良宵。可是,他终究还是要回去的。

唐诗经神色有些黯然,旋即调整过来,笑了笑,温柔的拥着陆景,“景,她真幸福。”

在虞文昌自杀之后她的幸福就在这个男人身上。能够和钟情的男人一起睡到自然醒,在新的一天第一眼就看到他,这是她眼中最大的幸福。卫婉仪无疑是最幸福的女人。

陆景轻柔的抱着唐诗经,轻轻的吻着唐诗经的柔唇,很浅的吻,表达他的歉意。转移话题道:“诗经,关于我准备以天辰娱乐为旗舰企业成立的想法,你和唐叔叔沟通过吗?”

ps:??汗,上章的标题的“第”字打成了错别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