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461章 转折和茫然

第1461章 转折和茫然

车到南阳路。一路之隔的南阳街上十分繁华,人流密集。骄阳照射在高大的梧桐树上,在大理石地板上泛出色彩斑斓的图案。

下车后,看着这熟悉的景象,陆景深深的吸了口气。江州四月底初夏的气息随着空气涌入喉中。很惬意、怡然的味道。

前世里在江州生活了十年。再加上这辈子的时间,他对这座城市有着很深厚的感情。

“砰-砰”的关门声一阵阵的响起。坐在后面车中的宋雨绮、墨静雯、王者俱乐部的成员纷纷下车。和等在南阳街这里的熟人相互打着招呼。

陆景笑着问王灿、风白露,“你们的住处我来安排?”

王灿笑着摆手,“不用了,我有地方去。余小胖有安排。”等在南阳路这里的余志成憨厚的笑起来,对陆景道:“我都安排好了”。

“白露,你呢?”陆景点头,转头问亭亭玉立站在马路边打着小花伞遮住太阳的风白露。

“二哥,我听你安排。”风白露秋水般的眸子落在陆景脸上,带着些许期待妩媚轻笑。这会儿,婉仪姐可不在陆景身边。

女生和男生的关系,并不是只有上-床和不上-床两种。还有其他的关系。她对陆景有亲近之意。但没有成为他女人的想法。

不过,如果陆景邀请她晚上一起喝杯咖啡、在江大校园里散步赏月,她不会拒绝。这应该是一件很惬意和值得期待的事情。

陆景笑着作出决定:“那住清江心语那儿吧。”

正在一旁和宋雨绮、墨静雯叽叽喳喳说话的徐咏碧听到这个安排,禁不住贝齿轻露的笑起来。有着无端的清纯感。陆景这个安排可是把风白露丢的远远的。

方老师回京城安胎休养,她的房子空着的。位于积西镇上的清江心语离南阳街这儿可不近。

一行人就在南阳路上分开。陆景和徐咏碧、宋雨绮、墨静雯坐车前往南园别墅。王灿和王者俱乐部的领队、队员前往徐华路丽都酒店。陆景安排了一名司机送风白露去清江心语。

陆景现在对他自己在美女面前的自制力有相当的认知。要是安排风白露住在新丰公寓这里。寡男寡女,他还真有些对自己不放心。风白露对他的亲近。他怎么会感受不到?

然而,风家的明珠是不能勾搭的。

说说笑笑,陆景四人到了南园别墅8号别墅。邵秋兰的预产期在4月25日,就是两天之后。这将是他在这个世界上的第一个孩子。他的血脉的延续。

只是,算上前世的经历,他还没有当父亲的经验。这让他最近时不时有些奇怪的情绪冒出来。时而兴奋、时而惶恐;时而忧虑、时而傻笑。

和等在客厅里的唐雨瑶、何梦瑶温柔的拥吻之后,陆景迫不及待的快步上楼。

“姐…”陆景忐忑的推开二楼书房的深色实木房门。

精致、知性的邵秋兰正在书房里伏案写作,精巧的金丝眼镜架在鼻梁上。抬头看着陆景,精致无瑕的脸蛋立即浮起动人的笑容。带着吴地软语的清丽声音娇软无比,“小景…,你回来了。”

对严景铭来说,呆着京城里时不时会有些压抑。京城里,他要注意的人太多。而到京郊商云市的感觉则完全不同,颇有些海阔天空的感觉。

商云市位于京城西北300公里处。走高速需要两个小时。由于日照充足,这里是京城的水果蔬菜供应基地,并且存在大量的葡萄酒庄。

车子进入慕容庄园。蓝天白云,成片的葡萄庄园。青白色的别墅群位于葡萄园的左侧。两车道的蜿蜒马路延伸进去。眼前的景色让严景铭心旷神怡。

怪不得,商云市在京城声名鹊起。

严景铭一路想着,在慕容庄园的客厅里见到了约他此行的人。碧湖集团的董事长慕容泽。五十多岁的男子,圆圆的脸。笑起来眼睛很小。予人狡黠的印象。

“慕容董事长,你好。”严景铭主动的向含笑的慕容泽伸出手。

他很清楚慕容泽被韩鸿信整了事情。起因是慕容泽对陆景说话不敬。这是他肯应邀来商云市的原因。

“严少,你好。”慕容泽之前早就和严景铭认识。热情的邀请严景铭去阳台上小坐。五一过后。商云市还是暮春之际,气温适宜。景色极佳。

少顷,庄园的佣人送来一瓶葡萄酒。慕容泽和严景铭品着红酒。说着闲话。聊了一圈之后,谈话的氛围慢慢的起来,慕容泽笑着问道:“严少,这次鲁东的风云,你有没有具体的消息?”

严景铭笑而不语,眺望着阳台远处的风景。心道:“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我做的事情不过是棋盘一角的争夺。你问我大势,我怎么知道?”

鲁东的局势还在胶着中。不过,徐城刘书记应该没什么事。

慕容泽水平不行,但是也知道站队的重要性,见严景铭不说,神秘的笑着道:“严少,我想介绍一位朋友给你认识,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严景铭笑笑,“慕容董事长,我一向很喜欢交朋友的。”

慕容泽哈哈大笑,拍了拍严景铭的肩膀。这才是他大费周章的邀请严景铭来慕容庄园见面的原因。

慕容泽给严景铭介绍的朋友是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身高1米8,容貌比严景铭还要英俊三分,面部线条很硬朗,鼻梁高耸,俊眉星目,一等一的美男子。

“这是我们亚太财团吉永副会长的爱子吉永右典,他的中文名叫做吉玄德。”

吉永右典晚上七点多才到慕容庄园。明亮的客厅中,慕容泽给严景铭介绍着吉永右典的身份。

“严君,请多多指教。”吉永右典鞠躬说道。很有礼貌。说着一口地道的汉语。字正腔圆。

“吉永先生客气了。”严景铭笑着说道。接下来的晚宴中,他便是打着哈哈。顾左言他,不肯透露任何关于鲁东的事情。他和苏琳还没有离婚。但和苏家往来已经很少。这种事一说就露馅了。

吉永右典也不急,很淡定的陪着严景铭闲聊。临到十点多,拿出一张照片给严景铭看,“严少,我来京城是为了寻找这位美丽的天使,不知道你能不能帮到我?”

严景铭拿起照片看了看,手里仿佛拿着一团火,再看向吉永右典的眼神就变了。

照片上是李家的公主、陆景的初恋,李菲菲。她穿着白色的击剑运动服。拿着剑,身姿修长性感。看情况照片是在国外拍摄的。

吉永右典很认真的点点头,表明他的态度。仿佛,他真的不知道李菲菲是谁一样。

严景铭吞了口唾沫,道:“吉永先生,我明天早上给你答案。”

玛德,这可是玩一把大的。但是,他无法放弃可以让陆景痛苦的诱-惑。

风天泽追求李菲菲被陆景赶的差点无法回国的事情京城里都知道。而且据说李菲菲不用政治联姻,陆景在里面起了很重要的作用。陆景的心思。他多少猜得到一点。就是自我定位为类似于李菲菲的守护骑士一样的角色。

假设,李菲菲被别的男人,还是个日本人给上了,陆景情何以堪?哈哈!

严景铭驾驶着他的宾利返回京城时。已经是五天以后的晚上。想起这两天在慕容庄园里那对双胞胎能榨干男人骨髓的美妙,严景铭禁不住眯起眼睛。

他打电话给他叔叔时,他叔叔对他这几年的表现很满意。隐隐提到可以让他重新回严家帮忙处理一些事情的想法。这让他心情大好。禁不住哼着小曲:“想当初,劳资的队伍才开张…”

手机铃声响起。

严景铭按着蓝牙耳机。接了电话,“秦少?”

“是我。”电话里传来秦成文令人如沐春风的声音。“景铭,有时间吧?来一趟嘉南俱乐部。我有点事情当面和你说。”

严景铭心里涌起一阵不舒服的感觉,在得到叔叔的暗示后,他心气正在逐步的恢复。想了想,耐着性子道:“好的。秦少。”

一个小时后,严景铭赶到嘉南俱乐部和秦成文见面。1号包厢中,秦成文给严景铭倒了杯酒,轻叹口气道:“景铭,楚北省常委副省长调任鲁东。担任鲁东省委副书记、徐城市市委书记。原徐城市市委书记刘勇志调任鲁东政协副主席。”

仿佛一个晴天霹雳劈在严景铭的头上。手里的酒杯掉落在桌子上。上好的白酒洒在严景铭的裤子上,他犹未察觉。事情完全是往他期望相反的方向走。

这tm的究竟是怎么回事?

秦成文摇摇头,接着道:“市里的一位副市长另有调用。谢海逸的父亲,江州市市长谢晓越升任楚北省副省长。江州市市委副书记陈史益将会担任江州代市长。”

秦成文仿佛怕刺激不到严景铭,将所有的消息都抛了出来。以严景铭现在的地位,目前不可能接触到这样的消息。

这一连串的消息意味深长。需要细细的体会其中的纵横捭阖、精妙之处。

对严景铭最不利的是他岳父在鲁东影响力的消退。只要他没有和苏琳离婚,夫妻终究还是一体。严景铭现在对严家而言,可真是一点作用都没了。

他赚钱的能力,才华什么的,都不重要。在国内,最不缺得就是人才。

简而言之,严景铭的政治筹码全部输光。

虽然,他不是下棋的人。

人生的随波逐流大抵如此。

严景铭失魂落魄的离开了嘉南俱乐部。

对他来说最难受的是:回到京城时,他还志得意满,期望拿回失去的东西,下一刻,一切梦想都化为泡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