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462章 大事底定

第1462章 大事底定

严景铭走后,1号包厢内,残局依旧,严景铭摔在桌子上的杯子还歪倒着。美酒慢慢的浸透在精美的白底水仙花款式桌布上。

秦成文独自一人吃着凉菜,慢慢的品着白酒。

醉人的清香慢慢的入喉,入口如清泉般,到肚子里却如烈火般蒸腾起来,酒意十足。白云酒业酿造出的美酒:白云泉。

美酒令人回味不穷,就像最近一连串的任命。

他在独自品味。

严景铭离开一个小时后,穿着白色中裙的晓儿出现在包厢门口,手里提着食盒,款款的走到秦成文身边,“成文,空腹喝酒不好。我给你准备了小菜。先吃点垫肚子。”

正在回味着这场大戏落幕的秦成文轻轻的握住了晓儿的手,笑着道:“晓儿,这是个意想不到的结局啊。”

晓儿坐在秦成文身边的沙发上,拿出菜肴,添酒夹菜,问道:“成文,你怎么会提前告诉严景铭这些消息?”

“严景铭手里的才智俱乐部很不错。”秦成文意味深长的笑着说道。

晓儿笑了笑。算计与利益的计算是男人的世界,她不懂。她的世界里只有秦成文。

看她温柔的模样,秦成文摸了摸她的脸蛋,“晓儿,陆景4月底生了一个儿子。我们也生一个孩子吧。”

“啊…”晓儿难以置信的看着秦成文,捂着嘴。

京城里的这些大少养外室的不少,但有私生子的却不多。因为私生子意味着无尽的麻烦。小三上位的利器。

然而,对女人的下半生来说。有孩子和没孩子的情况完全不同。晓儿眼睛泛着泪花,“成文。你说真的?”

“那当然。陆景都有这个担当,我为什么不能有?”秦成文双手抱着晓儿柔软的身段说道。看着这个默默跟随他多年的女人。他相信家宅不宁这种事不会发生。

晓儿双手掩面。喜极而泣。

秦成文连忙安慰着佳人。抱着说了很久的话。晓儿突然想起一件事:成文什么时候以陆景为标杆的?他不是一向对陆景不冷不热保持距离的吗?

夜空月朗星稀,一轮明月高悬,似银盘洒下清冷的光辉。陆景逗了一会儿子,与何梦瑶一起牵着手步行从南园别墅回到新丰公寓。4月26日,秋兰姐和他的第一个孩子出生。名字还没取。在陆景的坚持下,儿子会姓陆。

刚打开门,正好碰到徐咏碧洗过澡穿着驼色的真丝睡衣从二楼下来,扶着楼梯上的白玉栏杆笑着道:“陆景,秋兰姐。还是不让你留下来啊?”

陆景苦笑着道:“是啊。碧儿,紫琪呢?”

坐月子的女人不能洗澡、碰凉水。秋兰不想她邋遢的样子留在他心中,每晚都不让他留下来住在一起。好在,有她妈妈的照顾她。

徐咏碧与何梦瑶打了个招呼,娇笑着道:“在你的书房里和许雪打电话。”紫琪作为和华银行大厦的主要设计者,与和华银行的行长许雪私交很好。

许雪有段时间没有何他联系了。陆景脑子里浮起她娇美明艳的容颜。笑了笑,温柔的抱了抱出水芙蓉般的徐咏碧,明丽娇美的可人儿。上楼叫了清丽动人的紫琪出来一起喝点饮品,四人在二楼观景客厅里就着新月湖的月色说着闲话。

第一个孩子的降临陆景的兴奋可想而知。只不过。这就像中了500万的彩票大奖一样,无法告诉别人。只有身边的红颜,少数朋友,以及邵秋兰那边的亲戚知道。

他和邵秋兰领过结婚证。并且她父母同意。

四人刚围着小孩子姓名的话题聊了没两句,就接到唐论语从黄海打来的电话,一如既往的沉静语气:“陆景。打压碧湖集团的契机来了…”

碧湖集团在刚刚结束的鲁东风云中站错了队。

4月底到5月中,陆景一直呆在江州陪着邵秋兰。陪着红颜们。中间在5月1日去黄海参加了雍池和唐素衣的婚礼。鲁东、黄海的风云他一直关注着。唐论语的话,他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唐叔叔,我周一去黄海。”

不得不说,陆景的反应一流,唐论语笑道:“行啊。唐风集团的主营文化产业已经剥离完成,我们可以谈一谈这部分资产并入到天辰娱乐里面的事情了。”

陆景笑着应承下来,说了几句闲话,挂了电话。轻轻的摇了摇头。

其实分割唐风集团的文化产业并不需要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如果不是形式所迫,唐论语未必会将唐风集团的文化业务并入天辰娱乐。

而做出这样的决定。还有多个方面的因素促成。

第一个原因是之前合作的基础,唐论语对他人品的认可,也包括感情投资。第二个原因是,合并后的天辰娱乐是由雍池来管理的。第三个原因是他和唐诗经的感情。

当然,不管怎么说,这次合并意味着唐风集团与和华在娱乐行业内的一次融合。意义重大。

陆景并没有吞并唐风集团的想法,唐论语也没有把唐风集团并入和华的意图。但若干年后,或许是百年以后,以和华和唐风集团的力量对比情况来看,唐风集团有极大的可能成为和华的外围企业。

“陆景,你不去宾州的紫云山吴晚观?”徐咏碧轻声问道,打断了陆景的思绪。

“我先去一趟黄海,等回江州后我们俩一起去。”陆景温和的笑说道。提起宾州很容易就想起和咏碧在那里一起经历生死的夜晚。想起宾州的人和事。

世界很大,可大部分人一辈子生活、居住的地方其实就在一个城市里。

一张张熟悉的容颜在陆景脑海里飘过。

清晨醒来。朝霞从微风轻抚的窗帘缝隙透进来。叽叽喳喳的鸟声犹为清澈悦耳。又是一个晴朗的好天气。

陆景侧头看着睡在她身边的何梦瑶,轻轻的将她潮红脸蛋上的发丝拿掉。何梦瑶缓缓的睁开明艳的眼眸。嘴角轻轻的勾出一抹浅笑。“梦瑶被我弄醒了?”

“不是…”何梦瑶清声说道,柔顺的让陆景把她抱在怀里。依偎在他怀里,“陆景。你心情很好?”

这不同于秋兰姐剩下孩子时陆景的兴奋、喜悦、狂喜。他最近的心情有些放松。

陆景笑着点头,梦瑶总能觉察到他内心底的情绪,鲁东事了,他当然放松下来。

与心爱的女人在清晨五点多的时候相拥着絮絮私语感觉很好。不知不觉又睡了一个回笼觉。起来时,住在楼下的宋雨绮、唐雨瑶、墨静雯已经起床。宋雨绮去南阳街胡氏汤包店买了几份汤包,送了上来。厨房里,苏兰电器出产的定时电饭煲中依旧煲好了粥。

一起吃过饭后,陆景在书房里略坐了一会,就等来唐悦的电话。他们几个已经等在江大南门。宋雨绮她们各忙各的事情。陆景找唐雨瑶拿了星光咖啡的钥匙,独自去和唐悦他们见面。

江大的南门和新丰公寓是正对着的。陆景才刷卡出了新丰公寓的门禁,就看到上午阴凉的梧桐树下站着的唐悦、唐彤、郁晓岚、郁扬。唐彤看看手表,调侃的问道:“陆景,这个点不算早吧?”

“我早起来了。你们吃过早饭了吧?”陆景笑着问道,邀请几人和他一起进入江大中。郁扬、唐彤陪着郁晓岚在江州游玩。而唐悦是这几天找陆景汇报工作,逗留在江州。

此时上午九点。正值周末,校园里人很多。5月15日,江州已经开启夏季模式。顺着林荫大道。五人一起走着。许久不见的郁晓岚已经从飙车的阴影中恢复过来。穿着白色的小香风裙子,运动鞋,清丽雪嫩。美丽的丹凤眼顾盼之间有着轻熟女人的风采。看看陆景欲言又止。

“晓岚,怎么。你想回京城了?在香港不适应?”陆景笑着问道。

郁晓岚点头道:“是啊,陆景,我现在可以回去吗?”京城里发生的事情她听白露说过。袁市长现在很强势。她飙车致人受伤的事情已经成为过去式。

郁扬微微皱眉。教训道:“晓岚,你在香港做的好好的。回京城干什么?f6音乐网站后天在纳斯达克上市,接下来和华的工作重心就是sit的上市。你不要老实顾着贪玩。”

郁晓岚从小就对自己的哥哥不买账。翻翻白眼,“哥,你以为我像你一样啊。女孩子要事业干什么?”

郁扬顿时气结。

唐悦笑着打圆场,“郁扬,算了。晓岚想要回京城也不是不可以。严景铭现在是丧家之犬,连才智俱乐部都卖给了秦成文换取平安。他现在低调的很。以前基本上两天去一次嘉南俱乐部,现在两周都不见得去一次。”

郁晓岚对英俊的秦成文印象很好,诧异的道:“这不是巧取豪夺吗?”

随即,又醒悟到用词错误。对挑拨舆论,逼着她离开京城的严景铭实在没必要同情。

唐彤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这是京城纨绔子弟圈子的规矩。很正常。小孩在闹市持黄金,怎么可能保全?严景铭这是聪明的做法。不过想着他从京城大少一步步沦落到这个地步,实在让人感叹。起因却是陆景离间他和齐静瑶。

到了星光咖啡——这座号称江大里最有谈恋爱氛围的咖啡厅还关着门。陆景拿钥匙开了门,一行人随意的坐下来说话。窗外林荫寂静。光阴流逝。

陆景接着郁晓岚刚才的话题,“晓岚,你要是想回京城,可以回了。”这点自信他还是有的。严景铭翻不起浪来。“不过,张阿姨未必会同意。所以,我建议你还是再装一段时间的乖乖女。”

这话说的几人都笑起来。

郁晓岚羞赫的笑着,陆景说话可比她哥风趣多了,答应道:“行吧,陆景,我听你的。哦,我听白露说,你生了个儿子。恭喜你啊。她还说想当孩子干妈呢。要不也算我一个?”

风白露在江州呆了大约有一周就去香港找她玩。她看过风白露拍摄的陆景的儿子的照片。像邵秋兰多一些。长大了估计是个很英俊的男生。可别想他爸这样成为美女们的大魔王。

提起儿子,陆景笑的很柔和,说道:“算了,白露那儿我都拒绝了。小孩子不能太宠他。我还准备给他起个小名叫二狗。”

“你还迷信以前那套不好养活的理论啊。”郁晓岚咯咯娇笑,“也是,干妈的人选太多,小家伙长大了扳着指头叫不过来。我就不凑热闹了。”

面对郁晓岚的打趣,陆景笑着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