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470章 一道菜的考验

第1470章 一道菜的考验

窗外轻灵的鸟啼声将陆景唤醒。睁开眼睛,昨晚的一幕幕在脑海里浮起,神清气爽。身边,唐诗经在白色的枕头上睡的正香。绝美的美人脸上带着微微的潮红。

一夜的癫狂,想来她累坏了。陆景温柔的在唐诗经水灵妩媚的脸蛋上啄了一口,准备起床。唐诗经被陆景弄醒,眼睛朦朦胧胧的,依恋的拉住陆景的手臂,“景,再陪我睡一会。”

“好啊。”陆景笑了笑,将唐诗经抱在怀里。

黄海5月底的气温很舒适。盖着空调被就足够。陆景和唐诗经都没有穿睡衣。肌肤温凉若温香软玉的大美人贴身抱在怀里十分舒服。

唐诗经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在陆景怀里沉沉睡去。再醒来时已经是上午十一点。

“景,累了吧?”唐诗经嘴角勾起一抹动人的微笑,将陆景的手从她脖子下拿走。在他心口温柔甜蜜的轻吻一记。得偿所愿的满足感从心底浮起。

陆景的皮肤很光滑,肌肉匀称,抱着像大理石一样。她很有些迷恋。

“不累。”陆景的手胳膊有些僵硬、发麻。笑了笑,抚摸着唐诗经的乌黑柔顺的秀发。唐诗经的吻温柔又带着成熟女人的魅惑,有仿佛陈年美酒一样的韵味。不过,昨晚却是露了馅。很多姿势都得他亲自“教授”。

柔情蜜意的起床。唐诗经少不了给陆景占足便宜,实在抵不过陆景的骚-扰,款款的抱着陆景,香-乳贴着他的胸膛,求饶道:“景,我下面都肿了。”

陆景被这句话撩得差点就想把这个御姐般的大美人压在身下再次尽情的品尝她的风情。

唐诗经哪里想得到求饶反倒适得其反。娇羞的穿上白色的睡衣,躲出了主卧室。

起床后,洗漱完毕开车在距离水墨清苑的锦楼吃过早饭。唐诗经驾车带陆景去见她母亲。

这是昨晚约好的事情。

唐诗经的母亲宋微萍住在黄海市体育馆附近的高档小区罗兰花园中。

唐诗经的红色玛莎拉蒂总裁缓缓的驶进花园般的小区内。停在了3栋楼前。

拿卡刷过门禁,唐诗经挽着陆景的手。拎着白色的手袋一起步入电梯,“我经常来看我妈。有她这里的门卡。陆景,紧张吗?”唐诗经偏头笑吟吟的看着陆景。

她穿着优雅的黄色中裙,风格时尚。黄色让她看起来明艳动人,少了些平常的冷艳气质。拉直的长发从肩头泄下来。带着女儿的娇柔妩媚。容光焕发。

“有一点吧。”陆景笑着说道。见家长对他而言,就是一道考题。显然,唐诗经父亲唐论语那一关是早过了。要是诗经的母亲反对两人的事情,会有些麻烦。

他毕竟还是不希望影响到唐诗经和她妈的关系。

“叮咚。”唐诗经按了门铃。扭头对陆景鼓励的笑一笑。

陆景点点头,深吸了一口气。

精致厚实的门打开,门口出来一个中等身材的老妇人,约莫近六十岁,头发有些花白,依稀可见昔日的美貌,笑着道:“诗经,我算着时间你该来了。哦,这是你说的小陆吧?进来吧。”

宋微萍打量了陆景一眼,对他普通的容貌不是很满意。她女儿是人中之凤。找的男人各方面都不能太差。

陆景心里苦笑一声,微笑着道:“谢谢伯母。”

“妈…”唐诗经自然知道母亲在想什么,拖长语调娇嗔一声。一手扶着母亲。一手握着陆景的手,一起进了屋。

“陆景,你先坐一会啊。”唐诗经将白色手袋丢在沙发上,抱着母亲的肩膀进了厨房做思想工作。

陆景打量着这间不大的三居室。虽然没有富贵之气,依然有着内敛的奢华。比如客厅正中的墙壁上那副明代徐渭的山水画很低调。正品八成在宋微萍的收藏室中。价值预计不下千万。

宋微萍是唐论语的第二任妻子。和唐论语生有一子一女。唐诗经的哥哥唐雨伯中人之姿,快四十岁还庸庸碌碌,经常要唐诗经帮他收拾残局。

陆景到现在还没有见过唐雨伯。

不知道唐诗经怎么跟宋微萍说的陆景的事情。宋微萍从房间里出来后态度好了许多,笑着道:“小陆啊,诗经从小胃口就很挑。我留了一道菜的食材,你今天中午做一道菜吧。”

陆景微征。怎么都没想到考题会是做一道菜。这可真是难为他了。下面条,熬粥。他还会。炒菜他就不怎么通了。看到唐诗经在她妈后面使眼色,笑着答应下来,“好的,伯母。”

陆景围着围裙进了厨房,四处看了看,熟悉了下环境。片刻后,唐诗经就跟着进来,轻笑道:“我让你别答应,你怎么就答应下来啊?”

陆景又一愣,“不是吧,诗经,我以为你让我先答应再说。”原来会错意了。

唐诗经笑道:“你可别指望我帮忙。我可以算的上是一流的美食家,但可不是厨师。”

陆景有点欲哭无泪的感觉,摆摆手,“得,你先出去吧,我随便炒熟就行了。”

唐诗经眉眼如画的笑着退出去。其实,她并不担心陆景搞砸。她只给她妈说了一句:她爸对陆景的评价比虞文昌还高。母亲虽然早就和父亲离婚,但是藕断丝连。这些年一直都有来往。而且极为佩服父亲的看人眼光。

宋微萍准备的食材是扣三丝。经典的黄海菜。陆景根本就不会。琢磨了下,将猪肉丝、鸡脯肉丝、冬笋丝混在一起炒熟放了调料便出锅。这时才发现唐诗经在厨房门口,笑吟吟的拿手机给他拍照。

看着陆景围着围裙端出菜来,唐诗经心里有淡淡的温馨感。生活其实便是财米油盐酱醋茶。要是陆景能天天给她和两人的孩子做菜该多好啊。那样的生活想想都让她觉得沉醉。

只是,陆景的舞台不在她的厨房中,陆景的时间也不只是给她一个。

“伯母,这道菜我没做好。请多包涵。”餐厅里。餐桌上已经摆了四五个菜。陆景送上菜说道。

三人坐下来吃饭。宋微萍尝了一筷子四不像的扣三丝,倒是满意的点点头,“熟了。调料放得也还不错。小陆,不会做菜不要紧啊。关键是要肯对诗经好的心态。你今天表现不错。”

女儿给她说了陆景的情况,她心里已经同意了大半。倒没想到陆景能把菜做熟。油盐酱醋也分得清。难得是升为和华的执掌者态度很好,让她看陆景颇为顺眼了不少。

陆景笑了笑,没说话。

吃着菜,说着闲话。阳光落在阳台上,餐厅里的光线明亮。吃过饭略微坐了一会,钟点工来上班收拾餐具。陆景和唐诗经一起离开。电梯从20搂缓缓的下降。

唐诗经依偎在陆景肩头,笑着问道:“你怎么叫我爸叫唐叔叔。叫我妈伯母啊?”

陆景道:“我爸的年纪比你爸大。我妈的年纪比你妈小。诗经,我今天算过关没有?”

老实说,他有点稀里糊涂的。他只是平静的待人接物,貌似最后宋微萍对他印象很不错。

“你说呢?”唐诗经娇俏的笑一笑,没有正面回答。坐到车中时,在陆景耳边小声道:“景,我要和你要一个孩子。”

答案不言自明。

她妈对虞文昌的自杀有着深刻的反思。结论是:必须要门当户对。陆景今天的表现很平常。但是他身上的气度、从容、平和都表现得很到位。这正是他的优秀之处。

一个浮躁、偏激的男人再怎么有才华、能力也无法让她产生爱慕。陆景身上有着阳光般的气质,让她倾心。

美国,纽约。

一个商务酒会中,陈旭江慢慢的品着红酒。思索着怎么回答面临的难题。

将近三个月的时间,在和华银行设立纽约分行之后,摩根大通的主席。华尔街的传奇人物,弗兰克-皮特曼终于向他正式的提出倡议:考虑让景华通信到纽交所上市。

陈旭江思索了一会,决定实话实说,“皮特曼主席,景华通信暂时还没有上市的想法。”

一旁的副主席比尔-查尔斯脸色微变,极为不悦的看了陈旭江一眼。当初他引荐陈旭江、陆景等人和弗兰克-皮特曼认识,就是考虑到景华通信上市给摩根大通带来的利润——摩根大通银行具备承销股票的职能。

没想到,陈旭江过河拆桥,现在一口否认。这让他大感颜面无光。

周边的三名宾客都微微和陈旭江拉开距离。一位即将承受华尔街传奇人物怒火的银行家不值得结交。

弗兰克-皮特曼却并没有如同众人所想象的那样雷霆大怒。而是无可无不可的笑了笑,叹道:“可惜了啊。如果接受华尔街的监督。我相信景华通信今年的营业收入能做到1000亿美元以上。”

实际上,安迪-摩根早就和他打过招呼。他今天问陈旭江也是存了万一的想法。

没想到陈旭江很精明的一口拒绝。

比尔-查尔斯迟疑的看着弗兰克-皮特曼,他可是很清楚这位boss的脾气,难道事情有变化?

方才略微有些矜持的三名衣冠楚楚的宾客立时脸上又浮起和善的微笑,对陈旭江微微点头。

陈旭江心里暗骂:妈了个蛋。都是些见风使舵的鸟。

弗兰克-皮特曼慢慢的喝着红酒,道:“比尔,我回头给你发一封邮件。”

摩根先生自然不会和比尔-查尔斯说这件事。他也是异常好奇:那位叫陆的东方青年怎么赢的了摩根先生的友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