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471章 飞往伦敦

第1471章 飞往伦敦

“友谊?有什么样的友谊能比利益更重要?”

夜色迷离,伦敦国际大都市的风范在高楼大厦间璀璨的灯光中展露。国家剧院奢华的包厢内,丹尼尔-沃伦不屑的和布鲁斯-富林明说道。

明天6月3日,世界级的拍卖行佳士得将会在伦敦举办一场珠宝拍卖会。

布鲁斯-富林明收到邀请,从美国佛罗里达迈阿密赶来。他晚上招待其欣赏歌剧。期间说起和华拒绝摩根大通的提议的事情。

布鲁斯-富林明和丹尼尔-沃伦的助理、保镖都在包厢外等候。天籁般的歌声正从大剧院的舞台上传进来,正在上演经典的歌剧——《茶花女》。

布鲁斯-富林明脸上浮起一抹不自然的微笑,说道:“丹尼尔,你判断安迪会疏远陆?”

他前些时候从女儿口中得知:安迪-摩根给陆景打电话希望陆景不要介入亚太财团内部的事务,但他只是勉强同意这一次保持中立。这让安迪-摩根很不悦。

丹尼尔-沃伦看了布鲁斯-富林明一眼,笑道:“差不多吧。”布鲁斯-富林明在装糊涂。

安迪-摩根给人介绍说陆景是他的朋友,是因为陆景说服了布鲁斯的女儿杰西卡-富林明和她的丈夫乔纳森-伍德离婚。这为他娶杰西卡扫清了障碍。

作为回报,安迪-摩根给予陆景友谊,并且介绍和华银行进入美国开展业务。这说是友谊,但是其实是不是这要看安迪-摩根心里怎么想。

而印象分是不断的加减的。竹下修一昨晚还苦笑着和自己打电话:安迪-摩根调停他和陆景之间的矛盾没有成功。此刻,安迪-摩根心里对陆景是什么看法可想而知。

布鲁斯-富林明笑了笑,转向舞台,欣赏着歌剧。

沃伦财团内部的股份比例显示,丹尼尔-沃伦所持有的股份下降。他由第二顺位继承人。降到了第九位。

而位于香港的富林明投资公司清算破产令他充满了挫败感。

这两件事的始作俑者就是陆景。

安迪-摩根的疏远,会让陆景在美国毫无根基。这令他的心情很愉快。丹尼尔-沃伦大概也是如此,否则。谁有心情来欣赏悲剧结局的歌剧。

丹尼尔沃伦笑了笑,聆听着皇家歌剧团的天籁之声。

陆景接到陈旭江的电话时正在从黄海飞往伦敦的飞机上。陆景新近购买的一架私人飞机:庞巴迪公司的环球快车xrs。售价4500万美元。能容纳8-19名乘客。

宽敞。私秘、豪华舒适的机舱空间包括主乘客区域、卫生间、配餐间、私密小包房等独立的空间。阳光落在主乘客区的茶几上,在淡雅白色桌布上映出淡淡的图案。

坐在陆景对面的是风白露和高婉薇。风白露依旧妩媚的摧枯拉巧,让人无法忽视她的魅力。黄白相间的小格子连衣裙,精致的无袖设计,清爽性感。

高婉薇略显娇小,微卷的秀发披肩,一袭白裙气质清灵若水,精致美颜巧笑倩兮。给人知性娇俏的感觉。

从黄海飞往伦敦需要13个小时。漫长的旅途中有两位风情各异的美女陪着说话令陆景感觉不到无聊。不时的笑着。

6月3日,世界级的拍卖行佳士得将会在伦敦举办一场珠宝拍卖会。陆景昨天下午和风白露在一起丽景度假村1号别墅喝下午茶的时候听她说起。

法国奢侈珠宝品牌梵克雅宝决定在这次拍卖会拍卖一枚珍藏50年的奢华钻戒。戒指上的粉色钻石晶莹剔透,重量为克拉。其预售价达到了令人震撼的250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为2.1亿。

陆景想要拍下这枚稀世的钻石戒指。风白露毕业于英国剑桥大学,在伦敦颇有些渠道。很快就以和华的名义拿到了佳士得的拍卖会邀请函。

她最近在黄海和高婉薇相处的不错,时常一起吃饭、休闲。从黄海机场出发时将高婉薇拉上了他的私人飞机。

“白露,薇薇,你们先聊着。我接个电话。”陆景拿着手机,笑着做个手势,去私密小包房接陈旭江的电话。

风白露笑着点头,声音清脆妩媚的道:“二哥。你忙吧。”注视着陆景的挺拔背影离去。

高婉薇坐在椅子上微笑着抿着茶。

长达13个小时的旅途,就算只是泛泛而聊,足以让她和陆景的关系上一个台阶。她对她的交际能力有信心。选择和风白露交往果然是对的。

“陈叔叔。在美国还顺利吧?”飞机的私密小包房里,陆景接了陈旭江的电话。陈旭江去美国成立和华银行纽约公司已经过去近2个月。

陈旭江笑着叹道:“还行吧。和华银行在纽约的处境没有我们想象中的好啊。摩根大通还是提出了景华通信上市的事宜。可能还是有些想法。”

陆景微笑道:“安迪-摩根在亚太财团的事情上和我有些分歧,看来摩根大通嗅到了风声。”

陈旭江问道:“碧湖集团的事情怎么样了?”

陆景在感情上倾向于唐家、裴家他没什么意见。因为,从银行家的角度来说,和华要成为世界超一流的财团,不可能是一年年的利润累积发展。这种原始的积累方式已经不适用。

那么,怎么快速的在数十年内达成这个目标呢?

兼并,兼并,再兼并。

如果能肢解亚太财团对和华而言是一个很大的利好。目前和华与唐风集团合作的天辰娱乐就是极好的样板范例。

陆景笑道:“唐、裴、崔、高、黎五家正在瓜分碧湖集团的资产。汤开复也分了一杯羹。竹下修一已经打算和唐论语、裴高峰谈谈。但实际上,我看瓜分行动很难停止。”

财帛动人心。碧湖集团的资产别查封后。简直是大白菜价格批发甩卖。

就算唐论语、裴高峰、汤开复现在愿意收手,崔九霄、高俊耀、黎逸明也不会收手。他们可不惧怕竹下修一的报复。

陈旭江呵呵一笑。意料之中的事情,道:“陆景,sit在美国上市的事情恐怕要推后为好。你还在黄海吧?我过两天回香港,我们召开视频会议一起聊一聊。”

陆景笑着道:“行啊。我去一趟伦敦。过两天就回黄海。”琢磨着,又道:“陈叔叔,和华银行最近要是在美国开展业务有些艰难的话,暂时先放一放。等我今年12月份去棕榈滩和安迪-摩根谈过之后再说。”

陈旭江笑道:“我心里有数。”

逛完夜市回水墨清苑,唐诗经拿钥匙开门,顺手打开客厅明亮的灯。

“噢--,诗经姐,我胡汉三又回来了…,咯咯…”崔横波娇笑着将她的lv手袋丢在手法上,舒服的一屁-股坐到客厅的沙发上。四处打量着。寻找着陆景的痕迹。

这几天诗经姐天天和陆景腻在一起,她有心来找诗经姐说话都行。孤男寡女住在一起能做什么想都想得到。

“横波,你胡说什么啊?吴越不在黄海,你就来闹我啊!”唐诗经在门口换过鞋子,笑着说道。从冰箱里拿了罐饮料给崔横波。手挽着额前的秀发坐下。整个人仿佛被雨水浇灌过的蔷薇,散发着迷人的光彩。

崔横波抱着沙发抱枕躺在沙发上,“诗经姐,不能见色忘友啊。我以前经常来你这儿。”

说笑着,崔横波问道:“诗经姐,你不担心陆景偷吃啊。他可是和风白露一起去伦敦。13个小时可以做很多事情哦。”

风白露正值妙龄,美丽的一塌糊涂,摧枯拉巧一般。没有男人可以无视这样的美女。她对陆景挺不放心的。

唐诗经禁不住莞尔,“横波,你怎么脑子里老想这些事情啊?说好的节操呢?”

她这几天和陆景如胶似漆,尽情的享受着两情相悦的欢畅。陆景给她说要去一趟伦敦。她舍不得,可没有陪陆景一起去。小别才能胜新婚。

崔横波娇笑着趴在唐诗经的肩膀上,神秘兮兮的道:“诗经姐,你不会是在他临走把他…”一边说一边挤眉弄眼。后面“榨干”两个字没有说出来。

“去你的。”唐诗经没好气的瞪了崔横波一眼。这妮子现在什么话都往外冒,站起来道:“横波,我洗澡去了。”

她知道崔横波要说什么。心底有点羞意。不自觉的想起和陆景一起欢愉的时光。陆景很厉害的,而且技巧很好,经常要她摆出各种羞人的姿势。她根本不是陆景的对手。

脑子里的念头一转,唐诗经回身笑着问道:“咦,横波,你怎么不提薇薇。”

崔横波撇撇嘴,“她和我们不是一边的。”

唐诗经禁不住一笑,她的小跟班心里挺明白的。

“余乐,你什么时候回香港啊?我生日快到了。你不会是在美国玩的忘乎所以了吧?”

听着女朋友寇小蛮的质疑,余乐干笑两声,保证道:“小蛮,我一定会在你的生日之前回香港。”

安慰着女友,余乐挂了电话,在和华纽约办事处的办公室里来回走动着,想了想,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ebay的事情到了结束的时刻了。他已经在纽约呆了快3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