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481章 夏始春余

第1481章 夏始春余

ps:看《重生之世家子弟》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即可),悄悄告诉我吧!第一次是二哥一句:风家有‘女’初长成,美‘玉’何言及白‘露’。这句话奠定了她从剑桥大学毕业回国之后在京城世家子弟圈子中的地位,带来的是她如今优哉游哉、随心顺意的生活。

第二次是在‘交’州汀阳酒吧里,二哥被谢平秋拿枪指着额头面不改‘色’,反而态度强硬的打电话调人来把谢平秋拿下。那份镇定、强硬的风采比肌‘肉’、人鱼线、腹肌更有男人的魅力。

男人的魅力,自己身-体的力量只是小道。匹夫之怒,以头抢地耳。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这才是真正的男人。

第三次是4月初在金顶俱乐部里,二哥手持酒杯,独自向国内最顶级的商人、行业翘楚、金融‘精’英们邀饮,和着众多。那份风采就像是领袖讲话,低下掌声如雷。

风白‘露’仰慕的看着陆景,却是轻声道:“二哥,做你的‘女’人肯定很辛苦。”二哥只要洒脱,不负美人恩情。但是生活可不全是轻松的,还有沉重的。至少父母那一关怎么过就是难题。

爱情是绚烂的,生活是平淡的。平淡到财米油盐酱醋茶的程度。

陆景笑笑,“所以,也不是所有的‘女’孩子都看得中我啊。”

脸上浮起满足的追忆神‘色’。和大家在一起有值得回忆的美好记忆,哪里会觉得辛苦?他有足够的信心为红颜们撑起一片澄净的天空。

见陆景流‘露’出的温柔表情,风白‘露’忽而的又想拥抱他一下的冲动随即暗骂自己一句,笑着点点头。不再问陆景这个话题。

突然间却是发现两人离的有点近。她几乎快要靠在陆景的身上。刚才只顾着看陆景,现在都能感觉到他的呼吸落在她脸上的微微拂面感。‘腿’上似乎能感觉到他大‘腿’的热量。忽然久想起刚才无意间手指相碰的悸动。

陆景也发现他和风白‘露’坐的有些靠近。无瑕的‘玉’容近在咫尺,鼻尖距离她秀直高耸的琼鼻不过几寸距离。妩媚的‘女’儿幽香扑鼻。风白‘露’是微微仰头对着他,那芬芳如沾‘露’玫瑰‘花’瓣的嫣红嘴‘唇’只要他低头就能品尝。

佳人当前,一时间。陆景砰然心动。

这时,墨静雯睡眼惺忪的穿着青‘色’睡衣身影窈窕的在‘门’口冒头。打着哈欠道:“陆景,可以去打高尔夫了。哦,风小姐也来了。”

陆景和风白‘露’飞快的对视一眼,都笑起来。陆景起身答道:“好啊,静雯。”坐在沙发上的风白‘露’俏脸微红,明眸流‘波’的撇开头回避陆景扭头的注视。

陆景却是从她娇羞的小‘女’儿态中品出味道:他刚才真的‘吻’下去,一尝芬芳,只怕白‘露’不会拒绝。

但是。‘吻’下去,后患无穷。他不可能离婚再娶。京城一流的世家风家也不可能允许风家的明珠风白‘露’无名无分的跟着他,丢不起那个人。风白‘露’的身份和李慕清不同。

陆景和风白‘露’都明白这份顾虑,更显得刚才的适景难得。刚刚冒头的情愫、心动就压了下去。

陆景和风白‘露’再对视一眼,有一股隽永、令人回味无穷的味道同时从两人心底涌起。

风白‘露’想起以前的读过的一首小赋很贴切她此刻的心情:

于是妖童媛‘女’,‘荡’舟心许……櫂将移而藻挂,船‘欲’动而萍开。…夏始‘春’余,叶嫩‘花’初。恐沾裳而浅笑,畏倾船而敛裾。

黄海风景秀丽,四季分明。是全国十佳宜居城市。位于市内的吴江全长200里,蜿蜒入海。坐落于吴江江南的江南别墅区景‘色’迤逦,布局‘精’雅。堪称江南园林的典范之作。居住在这里的俱是一时的权贵豪商人物。

6号别墅的小休息室中,齐宾鸿缓缓的转着圈子。此刻书房中,父亲齐文敏正在和来访的碧湖集团董事长慕容泽面谈。

他能以27岁不到的年纪和唐诗经唐六小姐在黄海分庭抗礼,自然不是草包。这个见面,在碧湖集团被瓜分的敏感的时刻意味着什么,可想而知。

六大世家中,齐家和黎家走得近。他也支持黎倾城取代唐诗经。但是,这一次,瓜分碧湖集团的各方力量中。黎家可是赫然在列。撇开其他物价,齐家独自冒尖不是好事。

等了一个多小时。父亲身边长随的佣人过来道:“齐少,齐先生请你去书房。”

“好的。柳伯。”齐宾鸿应了一声,往书房而去。书房在二楼的左侧,座南面北。齐宾鸿穿厅过堂,很快就到了别墅的书房中,一名青袍老者负手而立,身形‘挺’拔。

“爸,情况怎么样?”齐宾鸿问道。

齐文敏回身,一副清廋矍铄的面孔,笑道:“你心里想的怎么,那就是怎么样?”他教导儿子的方法就是言传身教的叫他如何处理齐家的事情。

齐宾鸿微征,嘴角‘露’出一丝苦笑,“爸,我们有点拔见了。”

齐文敏摆摆手,微笑道:“唐论语自诩为风流人物,想要改革世家陋习,一举成为六大世家之首,我们未必比他差。”

齐宾鸿手‘摸’了下下巴,沉‘吟’着。

齐文敏哑然失笑,说道:“行了,你劳资我还没有那么糊涂。现在谁敢正面直撄陆景的锋锐。昨晚我不是让你去向他道歉了吗?有竹下修一在前面顶着,我们只是局部战场的暗子而已。”

齐宾鸿这才放下心来。他齐大少的‘花’‘花’生活还没过够,可不想像崔七月那个傻蛋进去结结实实的吃二十年的牢饭。

陆景返回江州后陆续的处理自己的事务。端午佳节回了一趟京城小住三日后返回江州的第二天约了银河公司的创始人高大清、余志成在南阳街1804酒吧小叙。

黄紫琪、周银燕已经传来消息消息,简雅装饰公司愿意并入天辰娱乐。而银河公司这里还犹豫不决。主要是高大清还有些想法。纠结的课题叫做:理想与现实。

“余志成、高大清,你们考虑的怎么样?一会能给我一个结果吧?”陆景喝着杯子里的冰茶,笑着问道。这是天辰娱乐事情的手尾。他要尽快给雍池一个答复。

余志成是陆景的高中同桌,大学唯一的室友。道:“陆景,我们再商量一会吧。保管今天给你答案。”

陆景笑着点头,拿着杯子走到吧台边。挨着白衣胜雪的何梦瑶坐下。临近毕业、暑假,1804酒吧的生意不太好。新月湖大学城这边的商铺一到假期就是这样。

南阳街的商业氛围再好。可如今江州可玩的地方多得很。1804年酒吧还在亏损。照料酒吧的徐咏碧倒是无所谓,笑着给陆景拿了一杯红酒放在吧台,坐在里面和陆景、何梦瑶聊天。

陪着何梦瑶说话的江秋若、席雨嘉笑着离开:“我们去余志成哪儿听听他们的想法。”

陆景笑着点头。徐咏碧笑着问道:“陆景,我们什么时候去宾州?”陆景决定和她一起去宾州。她好久没有单独陪着陆景外出旅游了。宾州是她和陆景的定情之地。

“碧儿,估计得延期了。”陆景解释道:“我刚来的路上接到诗经的短信。亚太财团‘私’下里和黎家,齐家有接触,只怕酝酿着什么。亚太财团的主席竹下修一这周五到黄海。我可能要去黄海了。”

徐咏碧难掩失望,体贴的道:“好吧。我等你就是。”

清冷的何梦瑶微微笑了笑。清丽脱俗,单手托着香腮看向临窗处的余志成等人。其实她心里有些异样。

陆景很喜欢“捉‘弄’”她。昨晚要她的时候要她穿着高跟鞋并紧双‘腿’翘‘臀’趴在‘床’沿边由着他从后面胡来。还笑说这个姿势他只用五分钟就让碧儿湿滑成灾,销-魂‘荡’魄。

闺房中的‘私’语,现在想起来还羞愤‘欲’死,想要咬他几口又怕他疼。可这家伙害的她现在面对徐咏碧都有些异样。

1804酒吧临窗的位置向来一座难求,在这里喝着美酒,吹着空调,看着炎炎日头下的夏季清凉学生美‘女’实在是一大享受。只是这会儿南阳街人气稍差。1804酒吧临窗的位置便也空出来。

高大清犹豫的看着余志成,说:“志成,我还是有点拿不定注意。我成立银河公司的初衷是想做一家世界级的游戏企业。就像暴雪那样。可是。公司现在的业绩,唉…”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银行公司现在还美誉哦自己的核心引擎技术。想要走到暴雪的高度很困难。

银河公司的业务状况并非不好。但是也没好的可以自己积累向更大、更强的游戏企业攀登。只能借助于外部力量。

问题在于,银行公司并进天辰娱乐后,还能保持独-立的研发地位吗?答案是:基本不可能。

天辰娱乐本身是做文化产业的,名下有很多文学作品、电影可以改编成游戏。银行公司成为天辰娱乐旗下的企业,业务可以保证。但是势必将会自主开发游戏的权力。

这一点他心知肚明,因而十分犹豫。

是为了理想继续痛苦的煎熬着,还是选择与现实妥协呢?

余志成皱眉,诚恳的道:“大青,我的意见我已经阐述过了。任何企业都是以生存为目的的。你要做最好的游戏,得先有资金。技术力量,一口吃不成胖子不是?”

余志成说的很有道理。高大清哪会不知道?只是,他心里还是放不下心中理想,见江秋若神‘色’轻松的抿着酒,问:“江姐,你的意见呢?”

余志成的妻子江秋若是何梦瑶的助理。见多识广,高大清希望能从她这里得到答案。,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微信公众号!)Q

ps:响应“九哥醉了”书友,多更一章。

话说过几天有事,我手里还没有存稿。亚历山大。

嗯,求一嗓子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