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482章 剑拔弩张

第1482章 剑拔弩张

江秋若微笑的时候贝齿微露,很是漂亮,闻言笑道:“大清,你这太黏糊了啊!你想做自己的游戏,保留一个自己的游戏开发小组不就得了?

在银河公司内部,你这点权利应该有吧?并入天辰娱乐又不是全部合并。你和天辰娱乐具体谈谈不就可以了?况且,陆景还坐在这里的。”江秋若努努嘴。

1804酒吧的吧台边,陆景和何梦瑶坐在吧台外的高脚椅子上轻言细语的说笑。

高大清一拍大腿,“江姐,这个主意好,我听你的。”

看到妻子三言两语就说服高大清,余志成笑着摇摇头。秋若这些年跟着何梦瑶算是历练出来了。

他和陆景是高中同学,对陆景的事情很清楚。亲眼看到何梦瑶一步步的从星空网吧历练出来。这位读书时闻名于新月湖大学城的冰美人确实是天纵其才,在企业管理上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天赋和直觉。

高大清和余志成过来的时候陆景正在与徐咏碧说简雅装饰的事情。黄紫琪为这件事专门去了京城。

“紫琪早给我说了,她希望简雅装饰并入天辰娱乐,反正又不用去黄海上班。周银燕她们在京城生活习惯了不想离开京城。再一个简雅装饰只能维持目前的规模,抗风险能力太差,有天辰娱乐做后盾是一件好事。”

徐咏碧说着轻笑起来,容颜精致如画,“陆景,现在大家都在和华这个体系中了啊。不过,我和紫琪的芝华事务所可不会合并哦。”

“有紫琪这样亚洲闻名的设计师撑场面,芝华事务所哪里用的着合并?”陆景微笑着道:“碧儿。你要加油咯,我等着给你办个人画展。”

徐咏碧贝齿轻露的笑起来。微眯起来的眸子宛如新月,穿着清爽的白色t恤和超短牛仔裤。清丽而娇美,“那还早着呢。哦。你们喝点什么?”最后一句话是对走过来的余志成、高大清、江秋若、席雨嘉说的。

“红酒吧。”四人纷纷说着饮品。在酒吧柜台里帮忙围着碎花蓝色围裙的徐咏碧倒了酒,在柜台里听他们说话。

听过高大清的想法之后,陆景心里知道考一个游戏开发小组多半很难开发出经典游戏,不过也没有点出来,有梦想的青年值得嘉许,“行吧,我给雍池说一声。”

陆景当场给雍池打了个电话。挂了电话,几人在1804酒吧里随意的说笑着。很久没有朋友间相聚。说着最近大家的情况。席雨嘉问道:“陆景。sit最近不上市吗?”

sit现在市国内第二大即时通信软件。随着网络普及,即时通信市场呈现出井喷扩张的态势。定位于学生、白领阶层使用的聊天工具sit的市场份额有所下降。

席雨嘉的丈夫赵剑华是时代在线的创始元老。对sit目前上市遭遇的困境很清楚。赵剑华在sit有些股份。

陆景喝着酒,道:“不着急。”

sit现在还不能上市是源自于他现在和安迪-摩根的关系有些微妙。诚然,只要sit表露去纳斯达克上市的意愿,会有券商主动接盘。

但是,对于希望征服纽约的陆景来说,现在玩左右逢源最终的结果是被排挤出美国真正的权力圈子之外。再等等为好。

席雨嘉笑笑,便没再问。

午后光阴流逝。这是一个极为闲适、悠然的下午。

下午四点多,宋雨绮打来电话,“陆景。竹下修一的助理深田哲二打来电话,希望周六和你在黄海半岛酒店见面谈谈碧湖集团的事情。”

竹下修一终于出招了。碧湖集团近400亿美元的资产被瓜分干净,他不可能无动于衷。陆景平静的道:“雨绮。帮我们订下后天去黄海的机票。”

宋雨绮近来有些懈怠跟着陆景到处跑。

在江州上上班,培养下为陆景招聘的新助理们。闲暇时逗逗陈苏子的女儿廖灵双,和陆景、邵秋兰的儿子陆言之。和陈苏子、熊玉娇、潘婷婷等人喝茶、休闲、购物。

日子过得很惬意、自如。她到底是在江州学习、生活多年。这些事情,陆景自是由着她。

6月16日,陆景带着唐雨瑶、墨静雯、余乐三名助理、保镖十三前往黄海。入住丽景度假村1号别墅后,唐雨瑶前往深蓝游艇俱乐部履新。

她将接任叶妍成为深蓝游艇俱乐部的董事长。开启她事业的新篇章。

为陆景寻找到解决子嗣的良方之后,唐雨瑶一直在江州为陆景主持江州的局面。现在有雨绮姐自愿留守江州,她功成身退,追逐她的梦想。

黄海半岛酒店顶层的酒吧中。廊柱精致,华丽的水晶垂钻吊灯。玻璃的纯黑香木桌,如梦似幻。

酒吧中穿着黑色西服的保镖随处可见。目光挑剔的审核着酒吧中的服务员。任谁都知道,今天包场黄海半岛酒店顶层酒吧的人物肯定了不得。

顶层酒吧三面环窗,正对着吴江的落地窗前,纯黑香木桌两边布置了一圈沙发。

陆景和六大世家的话事人分别落座。余乐和后辈子弟坐在了靠后的位置。竹下修一和他的随性人员坐在沙发的另一侧。

寒暄几句后,酒吧的气氛慢慢的变得凝重。

陆景眼神从竹下修一的身上挪到了他身边一位约莫五十多岁,留着胡茬的美男子身上。刚才竹下修一已经给他介绍过:这是我的朋友,天骄基金副主席吉永宏树。

吉永宏树大有深意的看了陆景一眼,微微颔首致意。

陆景正要挪开目光时,吉永宏树身后一名容貌肖似他的年轻男子流露出一个轻蔑的微笑。

吉永宏树的儿子吉永右典。陆景听王灿说起过。吉永右典最近在京城十分活跃。

竹下修一缓缓的看了看六大世家的话事人,目光分别唐论语、裴高峰、崔九霄、高俊耀、黎逸明,齐文敏接触,很和熙的笑了笑,道:“今天请大家来主要是商量下碧湖集团的事情。碧湖集团总资产400亿美元,涉及水电、光伏产业、电子产业。”

接着,竹下修一话锋一转,“可是,在短短的一个月之内,这些资产的所有人的姓名就变了。诸位不给我一个交代吗?”儒雅的脸上闪过一丝厉色。

自十八岁改姓进入竹下家族搏杀,求取声名、财富、地位,到35岁击败竹下家族所有的优秀子弟执掌亚太财团期间。尔后,清洗了竹下家族老一辈的势力。

执掌亚太财团十二年以来,还没有人敢威胁他。

六大世家将碧湖集团吃得骨头渣子都不剩,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威胁。

竹下修一的目光落在唐论语身上。这位沉静如海的唐家掌门人就是这件事的挑头者。他最大的支持者就是坐在他身旁的青年,陆景。

齐文敏六十多岁,身材清廋,嘿的笑了一声打破酒吧中的沉默,“竹下会长,我们齐家远在并州,可没有参与瓜分碧湖集团的行动。”

六大世家的主营业务各有区别,只是近年来,在一些新兴领域相互渗透。齐家侧重于煤炭、矿产。对碧湖集团的资产并不感兴趣:吞下来难以消化。

唐论语对竹下修一犀利的目光并不怎么在意,和裴高峰对视了一眼,平静的道:“竹下会长,我和老裴只是希望退出亚太财团。事已至此,请竹下会长明确我们赎回唐风集团、康桥集团20%股份的条件。”

吉永宏树显然不认可唐论语避重就轻,道:“唐总,退出亚太财团不需要用这么激烈的手段吧?竹下君已经答应你们讨论这个问题…”

裴高峰冷笑一声,打断吉永宏树的话:“这一讨论就是两年。吉永副会长把我们当成三岁的小孩吗?这么简单的拖延之策谁不清楚?”

崔九霄、高俊耀、黎逸明微微一笑。竹下修一固然厉害,但是还没有让他们几个噤若寒蝉的威势。况且,他们早把资产转移,根本不惧亚太财团握有20%的股份。

六大世家和亚太财团之间的是是非非,谁说的清楚?指望竹下修一同意出售手中持有的各家核心企业20%的股份,无异于痴人说梦。

这一点,他们早就明白。

唯独唐论语和裴高峰想要保持家族核心企业的标牌,希望能够赎回股份。

竹下修一儒雅的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淡淡的道:“唐家、裴家和天骄基金的成员企业在多个领域、地域有合作。简简单单的退出不合适。

况且,你们上报给我的唐风集团和康桥集团的财务数据有几分水分,你们应当清楚。估算亚太财团手中20%的股份价值同样需要时间。”

裴高峰不屑的冷笑一声,显是对竹下修一推搪的理由不满。坐在后面的裴吴越皱着眉头。竹下修一的意思表达的很清楚。不允许赎回。这实在有些无耻。

轻飘飘的摆出困难之后,竹下修一问正翘着腿慢慢喝着红酒的陆景:“陆先生,你的意见呢?”

六大世家根本不足为惧。他顾虑的是陆景。

陆景反诘道:“竹下会长,安迪没有通告你他调停的结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