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483章 疾风骤雨

第1483章 疾风骤雨

陆景心里其实对竹下修一早前用安迪-摩根来压他很有点不舒服。

当然,敌所不与我所欲。竹下修一不是平庸之辈,这一步棋走的他很难受,使得他和安迪-摩根的关系出现裂痕,以至于sit的上市都延迟。

是以,这会儿说话,语气并不是那么平和。

陆景的态度让竹下修一愣,深深的看了陆景一眼,他知道陆景在这件事上的态度了。

安迪-摩根的调停没有用。送给陆景的日本女妓没有用。正在合作的tu公司也没有用。陆景的态度便*?是支持唐论语赎回20%的股份。

吉永宏树忍不住皱起眉头,提醒道:“陆先生,摩根先生已经向竹下君转达过你的承诺。你这次需要保持中立。”

他身后的永右典脸上挂起冷笑。

酒吧中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陆景身上。除了唐论语等寥寥数人,其他人都还是第一次听说安迪-摩根这个人的名字。并且在幕后调停这次纠纷。

不过,摩根这个姓氏说明了很多问题。六大世家和亚太财团的争斗,崔瀚和交好的高婉薇对视了一眼。或许在陆景、竹下修一这些人眼中只是棋盘一隅之争。

当然,不谋一隅者不足以谋全局。

陆景点点头,缓缓的道:“这一次我会保持中立。但,仅次一次。”

陆景将他支持唐论语、裴高峰的态度表明的很明显。

吉永宏树还要再说,竹下修一对助手轻轻的摆摆手,道:“陆先生。我相信你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

他今天邀请陆景来就是要他当面承诺中立。让陆景改变主意,他还没有这个想法。陆景心志坚定。和他是同一类人。

“既然谈不拢,那我们就散了吧。”竹下修一干净利落的起身带着随性人员离开。留下六大世家的人。

齐文敏对陆景点点头,他和陆景在4月初的1号会员庆祝酒宴上见过面,笑着对唐论语道:“老唐,你牛啊。上一个挑战竹下会长威严的人已经家破人亡。你好自为之。”

看似超然物外,好处一个不落的黎逸明笑着叹口气,“老唐,你不该用这么激烈的手段。”

唐论语微笑道:“多谢二位老兄金玉良言。我会处理好的。”

唐诗经心里摇摇头。这可不是什么金玉良言,而是幸灾乐祸。父亲说的是反语。且表明态度不需要齐、黎两家的帮忙。实则,竹下修一私下里和黎家。齐家有接触。大家都知道。

竹下修一的力量固然强大,但也不可能同时对付六大世家。要有这个能耐,六大世家早完蛋了。也就不会有碧湖集团的诞生。

因而,只能是拉一派打一派的手法。黎家跟在唐家、裴家后面捡便宜而已。包括,崔家、高家都是如此。

齐文敏和黎逸明笑呵呵的招呼晚辈离开。他们俩带来的晚辈正是陆景前些时候在长阳射击俱乐部里教训的齐宾鸿、黎倾城。齐宾鸿至始至终都没有看陆景一眼。他还没有那么好的脾气。陆景可是让一个女人灌了他一身的酒。

黎倾城今晚穿着白色衬衣,花色的小短裙,肉色的丝袜紧裹着格外修长圆润的美腿。1米8的身高,那双修长如玉的长腿很容易让男人缴械。

黎倾城离开前讥诮的看了陆景一眼。她被陆景压迫的向唐诗经道歉,简直是生平奇耻大辱。竹下修一的厉害。陆景恐怕没有尝过。

齐家和黎家一行人离开时,隐约传来黎倾城的几句话:就知道说空口白话而已,中立不过是托辞。

唐论语笑笑,邀请道:“九霄、俊耀、老裴。我们换个地方一起坐坐?”

崔九霄没兴趣和唐家共同进退,与他无关,笑道:“老唐。我还有点事。改天吧!崔瀚,你留下来和陆景聚聚。”

瓜分碧湖集团资产的事情是枪打出头鸟。竹下修一的火力肯定是对准了唐论语。裴高峰。不过这两位背后有陆景的支持。一时半会分不出胜负。

嘿,谁会相信陆景真的中立?

所以。他和高俊耀可以放心大胆的浑水摸鱼。黎逸明不也是打的是同样的算盘?

高俊耀和崔九霄的打算一样,吩咐了高婉薇留下来,和崔九霄带着随从一起离开。

裴高峰倒是没有推唐论语的邀请,笑道:“老唐,走吧,我们俩合计合计。吴越,你们自己找地方吧。”说着,又对陆景点点头。

陆景周四就到了黄海,大家一起坐下来商谈过。陆景这次保持中立,但是会暗地里提供资金支持。不过,要怎么样抵御竹下修一接下来的打压,还得他和唐论语自己拿主意。

毕竟,陆景的资金提供的资金不会无穷无尽。

黄海的夜无疑是极为舒服的,香樟树餐厅里,陆景几人缓缓的品着咖啡。

方才面对竹下修一,唐论语、裴高峰可以据理力争,毫无畏惧,但是裴吴越知道竹下修一的底细,心中的压抑感难以抑制。有感而发:“希望能顶住第一轮的压力。”

陆景微笑道:“吴越,要相信唐叔叔和裴主席的能力。”

裴吴越苦笑,拿起酒杯喝了一口,道:“那我还不如相信你的支持力度。齐董刚才说的是真话。别看竹下修一斯斯文文,一副儒商的样子,挑战他权威的人都是家破人亡。”

崔瀚的压力要小得多,道:“日本人就是偏执。”

陆景嘿然一笑,道:“其实我的手也很黑。”

这句自黑的话说的几人都是一笑,氛围轻松了一点。都想起陆景的经历、能力。他自进入商场以来,没有失败过一次。确实能给人定海神针般的感觉。

唐诗经小口的抿着茶。陆景现在的问题在于这一次唐家和裴家与亚太财团的交锋他不能出手。但是关键问题在于如何界定“这一次”。安慰道:“吴越,不用太担心。竹下修一不外乎从产品、销售、运输几个渠道打击我们。挺一挺能撑过去。毕竟。我们是地头蛇。”

裴吴越道:“诗经,就怕齐家和黎家与亚太财团合作啊。我们地利的优势就会消失。”

唐诗经沉吟着,“吴越,避免不了的事情不用想了。”这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看了看坐在身边沉静的陆景,心里叹口气。

这件事,陆景的态度表达的很明确:支持。但他不过问唐风集团和康桥集团如何抵御竹下修一的事情。这固然是避免干涉唐家、裴家的事务被人反感。

可他的真实想法,她现在还不得知。纵使有心和他谈一谈,却没法开口。利益不适合纠缠到她和陆景的感情中。

高婉薇今晚带着大框眼睛,很休闲的装扮,道:“诗经姐。我们谈点轻松的话题吧。”说着,对陆景道:“景哥,我现在再海益集团黄海分公司担任一个项目组的经理。长域俱乐部的事情我已经拿下来了。我现在去积远基金的时间恐怕会很少了,你不怪我吧。”

陆景就笑,“这怪什么。微微,你以后往积远基金多捐点钱就是了。”

大家都笑起来,高婉薇这时才微微有些融入进这个圈子的感觉。她已经觉察到崔九叔和三伯的想法,似乎并没有与陆景为敌的打算了。

突然的,想起那晚在金顶俱乐部陆景举杯的哪一个动作。金顶俱乐部总计只有10名钻石会员,碧湖集团的慕容泽现在名不副实。陆景如果取得唐、裴、崔、高四家的支持,岂不是可以在顶级企业家俱乐部里贯彻他的意志。

高婉薇又想起陆景举杯向全场邀饮的一瞬间的风采。

有陆景在,唐家和裴家未必过不了眼下这一关。

6月20日。香港媒体曝出常用中成药感冒药——康风感冒冲剂,经过美国洛克菲勒大学免疫学实验室检测出含有微量的致癌物质。随即,国内媒体纷纷跟进报道这一消息。

在现代社会中。公众极为关心的话题中一定包括药物安全问题。一时间,舆论大哗。康风感冒冲剂的销售量急剧下滑。随即。便有大医院对外公告,不再对病人开康风感冒冲剂。

经过调查。有媒体曝出康风感冒冲剂是唐风制药在1998年开发的中成药。唐风制药立即身陷舆论漩涡中。

陆景从唐诗经那儿了解到,短短的几天时间内,唐风制药的经销商已经把唐风制药总经理武永昌的电话打爆,询问情况。而显然这是亚太财团的第一波攻势。

唐风集团的核心业务便是:日化品、制药、文化产业。其中文化产业已经和天辰娱乐合并。

6月25日,唐风制药召开新闻发布会,康风感冒冲剂是成熟的中医药方,所谓的微量致癌物质,由于个体的感冒次数,用药份量,经过科学的测试最终对人体并不会造成损害。康风感冒冲剂完全符合国家药品的相关规定。对有关媒体捕风捉影、恶意诋毁,我们将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唐风制药的解释让市场稍稍趋于平静。

然而,有人相信,有人不信。国内检测机构实在没有权威性。这并不是说国内的检测技术不过关,而是检测结果往往受到人为因素的干扰。

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7月4日,美国辉瑞公司宣布取得了公司在中国取得销售权的药品。其中便有一款感冒配方药。药价和康风感冒冲剂一模一样。

对进口药和国产感冒药,消费者会如何选择不问可知。

唐风制药的境况又有些不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