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484章

第1484章

唐风制药总经理武永昌一大早就由黄海郊区的唐风制药厂赶到唐风集团见唐风集团的董事长唐论语、唐风集团的总裁邱藻,汇报情况。

出来后,武永昌脸色阴郁,和随行的助理下楼前往位于34楼天辰娱乐的董事长办公室找雍池。

“雍总,您不为我们说句话啊。唐风制药当时凝聚了您多少心血?”武永昌坐下后抱怨道:“唐董和邱总现在只是一味的要我退让、自保。再这么下去,我看唐风集团要关门。”

雍池虽然是天辰娱乐的董事长,但还是唐风集团的副总。集团上上下下都知道他会是唐风集团下一任掌舵人。武永昌是雍池一手提拔起来的大将。说话也没多少顾忌。

一直在签文件的雍池放下手中的笔,看着四十多岁正值年富力强的武永昌,微笑道:“永昌,不要危言耸听。唐风集团哪有那么容易关门?”

武永昌道:“可雍总…,现在的情况很不乐观啊。”

国内的制药行业内本国企较民企占有优势。再加上加入世贸组织之后,海外制药巨头诸如葛兰素史克等涌入,唐风制药作为一家民营制药厂的份额并不多。

如果丢掉感冒药剂这一块利润,唐风集团今年的年报绝对会很难看。

雍池摆摆手,“永昌,内情你不了解,按照唐董和邱总吩咐的去做。”

前些时候黄海半岛酒店的会面他没有参加。代表唐家晚辈参加的是唐诗经。但是不管情况如何危急,姑父既然敢开罪竹下修一,肯定有应对的办法。

武永昌叹口气。应了下来,看了宽敞办公桌背后的雍池几眼。欲言又止。

雍池就笑,“怎么。永昌,有话就说。”

武永昌斟酌着道:“雍总,等天辰娱乐的总部大楼修建好之后,你是不是不再回唐风集团了?我听人说唐董有意让六小姐接手唐风集团。”

这话让雍池讶然失笑,“你哪里听来的这些鬼话?诗经有空管唐风集团那些事?”

说着,又大有深意的道:“永昌,现在是集团的关键时刻,有些人你要看清楚。”六大世家之间相互渗透。武永昌只怕是听到了一些人的“挑唆”。

武永昌讪讪的笑了笑,说了一会话。告辞离开。

雍池好笑的摇头。唐诗经现在最大的心愿是和陆景生一个孩子,继承天辰娱乐的家业。

而孩子出来之后还要悉心教导,她还要兼顾协调唐家在黄海的利益。姑父即便是未来让诗经执掌唐风集团,她也没有精力。按照姑父对唐家的设想,只怕会培养一位继承人。

至于他,与其定位于唐家的女婿,还不如定位为职业经理人来的潇洒、快活。

小雨淅沥。丽景度假村1号别墅的观景客厅内,陆景、卫婉仪招待着前来拜访的朋友汤开复、林婉如。

这几年陆景到黄海之后基本就住在丽景度假村1号别墅。丽都酒店集团在黄海的负责人便将1号别墅空置,留待陆景入住。并且在空置的时候。在丽景度假村的基础上做了整修。整治的相当雅致。不压如昔日前清盐商的江南园林。

眺望着雨中迤逦的景色,山水相连,层岚叠嶂,汤开复笑叹道:“陆景。你这里当真是好景色啊。”

林婉如颇有些无语,嗔了丈夫一眼,都什么时候了。还说些没用的废话,道:“陆景。最近鲁东、黄海的风声似乎不对。唐风集团和康桥集团吞并的碧湖集团的资产又给转让出去了。反倒是海益集团和平商又没有。六大世家中南海黎家的辉御集团却趁机大肆收购…”

情况明显不对劲。据说是亚太财团再为碧湖集团出头,打压唐家、裴家。黎家显然是在帮亚太集团收资产。

汤开复无奈的拍拍额头。婉如说话太直。他今天来拜访陆景,陆景自然知道是什么事。你以为他在楚北、京城偌大的名声是白来的啊?

陆景就笑,索性把话题挑明,“林婉如,你担心汤开复的黄海创意联合集团受到打击?”

林婉如点点头,“开复在林家、许家、阳家借贷了80亿的贷款。这么大的数额,我实在有点担心。”

汤开复浑不在意的笑道:“我还是占了便宜。”

碧湖薄膜作为世界一流的薄膜太阳能电池制造商,总资产200.37亿美元。碧湖集团的资产被查封,继而被拍卖。他以100亿的价格拍下其大部分资产。这笔买卖做得绝对划算。

“汤少,你很有决心啊。” 陆景打趣一句,喝了着婉仪冲泡的极品大红袍,收敛了笑容,缓缓的道:“没事。”

林婉如轻轻的出了一口气。陆景说没事,那应该就是没事了。

送走汤开复夫妇,陆景拥着娇妻卫婉仪在落地窗前赏雨。不远处的吴苑高尔夫球场沐浴在夏季的小雨中郁郁葱葱。山坡、果岭都别具风情。

卫婉仪这次是随着体育总局的小组到黄海调研这半年来黄海电子竞技的发展情况。为以后决策做准备。

“在黄海呆的很愉快吧?唐诗经那个大美人是不是天天来陪你?”穿着粉色长裙娇俏清秀的卫婉仪依偎在陆景怀里笑吟吟的问道。

陆景和唐诗经的关系,京城里稍微消息灵通点的世家子弟都知道。只是,没人在明面上说。这件事她心里并不怎么介意,打趣陆景而已。陆景那些事她鲜有不知道。

陆景笑了笑,抱着娇妻的细腰。

他这段时间看似清闲,其中却是有很多需要思量之初。唐家、裴家不是他的下属。而他希望能够藉此机会瓦解部分亚太财团的势力。

卫婉仪抬头,轻轻抚摸着陆景略显消瘦的脸颊,“最近累了吧?要注意休息。要不要紧?”

陆景笑道:“还行吧。我有一些其他的想法,现在只能等等。精神没怎么放松。”

有些话,他不好明着对诗经说。对付亚太财团,靠唐家和裴家的力量还不够,情况一面倒可以预见。他受制于之前对安迪-摩根的承诺,在此次冲突中中立。破局的关键就在于“此次”中。唐家需要先结束这次冲突。

“那我们泡会温泉…”卫婉仪提议道。1号别墅里有修建一座人工温泉池。让别墅里的服务团队调配一下温泉池水就可以。

“行,我让静雯吩咐下去。”陆景自是不会扫娇妻的兴头,在她吹弹可破的脸蛋上轻吻了一口,拿出手机给助理墨静雯打了个电话。

这时,一身浅白色短袖连衣裙的唐雨瑶端着下午茶点进来,“婉仪姐,陆景,要不要喝杯下午茶?”

卫婉仪看着姿容明艳的唐雨瑶,笑着摇摇头。怎么有点新妇奉茶的味道?

江南别墅区,32号别墅中。

一名三十多岁的中年人正在碧湖集团的董事长慕容泽面前慷慨陈词,“董事长,现在唐家的制药业务几乎快要撑不下去,而裴家的金融业务也差不多。惠誉都调低了康桥集团的评级。碧湖集团很快就能重建。

现在让黎家的辉御集团捡了便宜太可惜,以后还不知道要花多大的代价才能把资产拿回来。董事长,你现在要出来说句话啊。”

慕容泽脸色有些枯槁,“星洲,你觉得我凭什么能出来说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