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485章 慕容泽被抓了

第1485章 慕容泽被抓了

听到这句话,碧湖集团执行董事、ceo姚星洲愣了愣,道:“董事长,碧湖集团是你的,凭什么不能说句话?你和竹下会长的私交不是很好吗?”

今年三十七岁的他是慕容泽招的心腹。慕容泽不仅给了他一展才华的舞台,还给了他碧湖集团的股份。

诚然,慕容董事长这个人粗鄙不堪,说话咋咋呼呼,喜欢粗口骂人,“你妈x的”等话张口就来。各种各样的毛病不少,但是对他来说是伯乐。士为知己者死。

对目前碧湖集团的局面,他忧心忡忡。前段时间慕容董事长从竹下会长那里打听来的消息是:不要担心。这件事情很快就会过去。

然而,现在碧湖集团所有资产被查封,拍卖。更糟糕的情况是亚太财团似乎放弃了慕容董事长。

慕容泽惨淡的笑了笑,满脸沧桑,“星洲,我没读过什么书,小学毕业就出来打拼。赶上了好时候,赚了一笔钱。现在叫第一桶金是吧?唐论语他们这些人一向看不上我。后来我搭上亚太财团的线,嘿,把他们压得够惨。”

见姚星洲要说话,慕容泽摆摆手,“星洲,现在亚太财团把唐家和裴家打压得越惨,我的下场也就越惨。你读过三国演义吧?知道田丰被袁绍杀了那段吧?”

田丰劝谏袁绍不要和曹操交战被下狱。官渡之战袁绍战败后,狱卒恭喜田丰会受到重要。但田丰却被袁绍杀了。

“知道。”虽说是留学归来,四大名著姚星洲好歹看过几遍。心里哭笑不得,慕容董事长这太牵强附会了。

这个故事只是说明袁绍心胸狭窄而已。和现在的局势没什么关系。现在是亚太财团准备更换在国内的代理人:用黎家来取代碧湖集团而已。

慕容泽恨恨的道:“星洲。我在监狱里等着看竹下会长失败。”

姚星洲嘴角泛起苦笑,敢情慕容董事长是想骂竹下修一是袁绍啊!

问题是。现在是官渡之战吗?不是啊。是慕容董事长对竹下修一没有拉他一把心里又怨言。

烈日将黄海大学校园里葱郁的槐树晒的无精打采。暑假期间,校园内行人稀少。

黄海大学2号体育馆中,咯咯吱吱的球鞋与木地板摩擦的声音不断响起,有点呲牙。室内篮球场上,十个混编的男女穿着篮球服分为两队对抗。

“倾城,好球…”一个漂亮的三分球入网,旁观计分的一个白胖子大声叫好。

身高180的黎倾城在朋友中极其惹眼,打篮球很有优势,得意的一甩马尾辫。挑衅的冲裴嫣勾勾手。穿着休斯顿火箭队服的裴嫣气的翻个白眼。

齐宾鸿拿起球服抹了把脸上的汗,说道:“半场休息。等会再打。”一行人走到场边坐下来喝水。

黎倾城坐到齐宾鸿身边,两条修长如白玉的长腿盘起来,仿佛打一个漂亮的蝴蝶结,眯着眼睛轻声问道:“齐少,现在姓陆的不蹦跶了吧?哼!”

这段时间唐家和裴家很狼狈,多个项目被阻击。美国三大评级机构惠誉下调了裴家的康桥集团下属的保险公司的评级。裴家在欧美发达国家的保险业务萎缩了约80%。预计已经亏损约10亿美元。

齐宾鸿正拿矿泉水往头上浇,笑着道:“这对陆景来说又没什么损失。”

黎倾城对那天的事情耿耿于怀。只是,他不会胡乱判断。

黎倾城微笑道:“真没损失?”

齐宾鸿嘿嘿一笑。没说话。

陆景怎么会没有损失?陆景表明了支持唐家、裴家的态度,但是竹下会长还是以雷霆万钧之势打压唐家、裴家。更有拉拢黎家作为帮手。对陆景的威信影响可是很大的。

黎倾城精致耐看的脸蛋上浮起一抹灰心的笑意。

这时,齐宾鸿的一名跟班快步走过来,手里拿着手机。“齐少,电话。”

齐宾鸿接了电话,随即脸色大变。

“怎么了?”

齐宾鸿深吸了一口气。道:“慕容泽被鲁东省厅抓了。涉及到烟东市的一个城中村改造项目。”

黎倾城一愣,立时心情大坏。讥诮的道:“真卑鄙。”

当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黄海的时候,唐家的突破口居然放在了鲁东第三大城市烟东市。

黄海大学西门内的第三招待宾馆的包厢中。圆形玻璃餐桌上放着八道精美的菜肴。

穿着粉色圆领衬衫温柔清秀的张静云娇怯的再一次举起酒杯道:“景哥,我敬你一杯。谢谢你安排人在新加坡给我的照顾。”

她其实想谢陆景帮她解除了和崔七月的婚约。她非常、非常的不喜欢崔七月。

唐诗经笑了起来。对这个娇怯的女孩,她很有好感。张静云刚刚已经敬过她的酒。

陆景笑着点头,喝了杯中的红酒。

他比张静云大三岁,从唐诗经那儿算,张静云喊他一声景哥没什么不妥。张静云今年六月从新加坡学成归来,结束她的研究生学业在黄海大学担任英语系的助理讲师。她已经办理完成所有的手续,在黄海大学分了一套房子。

和张静云一块吃完饭,告辞后,陆景和唐诗经在黄海大学里的树荫下漫步走向校内的一家咖啡店。路上有一点燥热。唐悦、墨静雯、余乐在咖啡店中等他过去。

“诗经,唐叔叔接下来就是和黎家打擂台了吧?”牵着唐诗经的手,陆景笑着问道。

上午,碧湖集团慕容泽被抓的消息,他和唐诗经都是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

黎家想要顺顺当当的把碧湖集团的资产接收没那么容易。想必,唐论语把反击的突破口放在烟东。竹下修一,齐文敏。黎逸明都没有料到。

毕竟,这里是黄海。

唐诗经温婉的在陆景脸庞上啄了一口。妩媚水灵的脸蛋上有着娇艳的成熟美人风情,“陆景,我爸还是想试试。你不怪他吧?”

对陆景的想法,她猜得倒一些。简而言之:就是唐风集团和康桥集团壮士断腕,先输一阵。接下来,陆景就会出手。但是,演戏总得像一点。

陆景笑着摇头,“和华银行那边支援的资金,我已经和许雪打过电话。诗经。唐叔叔出了一手奇兵占据优势。我可以离开黄海了。”

唐诗经微怔,见陆景微笑着点头,心里略微的郁结立即消失,清爽愉悦的感觉从心底涌起。陆景明白她父亲的意思。这种只可意会不能言传的隔阂终于消失。

陆景不能明着说:你们唐家先放弃一部分利益,向亚太财团的竹下修一“认输”,回头我给你们找回场子。

试想一下,要是她对陆景说:你把景华通信卖掉,我回头帮你拿回来。

这句话说出来陆景会怎么想?和华不是陆景一个人的,唐家也不是她父亲一个人的。

唐诗经美丽的眼眸动情的看了陆景一眼。缓缓的抱着陆景,将头依偎在他胸口,听着他的心跳。

她是解语花,陆景一样善解人意。

齐宾鸿和朋友们在黄海大学打完篮球。洗澡换个衣服后,开车返回江南别墅区6号别墅。

和管家柳伯打了个招呼,急匆匆的进了上了二楼。在父亲的书房门前平息了呼吸之后方才推开门。他父亲很讨厌做事不稳重的人。

书房里光线明亮。父亲齐文敏正在书桌上写大字,一笔笔很有精神。力透纸背。齐宾鸿看了一会,轻声问道“爸。情况怎么样?”

齐文敏放下手里的毛笔,笑道:“什么情况怎么样?你说慕容泽的事情?”

齐宾鸿点点头,“竹下会长要是保不住慕容泽,黎逸明肯定不敢继续收购碧湖集团的资产。否则,慕容泽的今天就是他的明天。没有黎逸明的配合,亚太财团想要顺顺当当的打压唐论语、裴高峰根本就不可能。”

齐文敏赞许的笑起来,“嗯,不错。不过,这件事我们着什么急?要着急的是竹下会长和。黎逸明”

齐宾鸿一愣。

齐文敏拿起毛笔继续写字,低着头道:“且等等看。”齐家只是暗中帮忙压渠道而已。

黎逸明在黄海的住所位于静北区的湖海山色别墅区。二楼小会客厅中,一台笔记本电脑插着无线网卡,屏幕上正在视频通话。

“竹下会长,你必须要拿出一个解决方案来。否则的话,我们之前达成的协议就得作废。黎家在黄海、鲁东的能量不够。”黎逸明气急败坏的说道。

视频中,竹下修一正享受着一名和服美女的按摩服务,脸上带着如沐春风的笑容,“黎总,不要上火。这件事我自有主意。”

视频分隔的画面中,吉永宏树面无表情的听着,实则心里对黎逸明小题大做极为不满。

黎逸明这个人太精明。恐怕赖掉和亚太财团的协议正是他心底的想法。

拉锯了几个回合,黎逸明看似被安抚住,脸沉如水的挂掉了视频。这时,跟着他多年的助理在门口冒头,“黎总,倾城小姐来了。”

“请她进来了吧。”黎逸明吩咐了一声。看到进来的美丽侄女,一脸阴霭的黎逸明脸色浮起笑意,押了口茶,笑问道:“倾城,什么事?”

“明叔,我在黄海大学打球的时候听齐宾鸿说慕容泽被抓了?这对我们黎家会不会有影响?”黎倾城已经换过了一身篮球服,穿着黑白搭调的裙子。高挑、时尚。

黎逸明笑着摆摆手,“没事。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黎倾城听得一愣一愣,她还不知道黎逸明刚在竹下修一面前“哭诉”了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