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487章 僵持局面

第1487章 僵持局面

锦楼的饭局很快就散了。慕容泽重新被抓,黎逸明哪里还有心思去“劝降”裴高峰,匆匆的交代几句场面话就离开。

锦楼的地下停车场中,砰砰的车门大开关上的声音不断。一个个黑衣保镖在一旁依次进入。裴吴越搀扶着裴高峰上了车。裴高峰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吴越,我们可以喘口气了。”

“是啊。”裴吴越心有余悸,手心还有点汗,道:“四爷,刚才幸好你没有立即表态。唐叔叔那里…”

虽说四爷没有立即表态,可踌躇的样子,唐论语肯定看得一清二楚。

裴高峰摆摆手,“不用。老唐处在我的位置一样要犹豫。至诚君子在商场中难以生存。吴越,叫上你大叔,方总,我们找给对方重新喝酒。”

裴高峰神采飞扬。今天的逆转让他如释重负。他要是“投诚”,竹下修一会给他什么待遇可想而知。

而和唐论语一起走下去,反倒是可以赎回康桥集团20%的股份。现在唐论语能顶住压力反转,他的兴奋可想而知。

“好的,四爷。”裴吴越拿出手机,拨着号码。

“陆景,你是没看到黎逸明当时那个表情,简直和吃了死苍蝇一样的脸色。”

从唐风集团商议完事情回到水墨清苑,唐诗经洗过澡裹着白色的浴巾笑吟吟的给陆景打电话说着今晚的情况。

“诗经,意料之中。”陆景微笑道。一听唐诗经对他的称呼他就知道唐诗经身边有人在。不然,夜半私语的场合。这个冷艳性感的大美人会亲密的喊他名字。

崔横波穿着睡衣单手托着下巴趴在床头,看着窗前的诗经姐和陆景通话。陆景真是幸运。居然能拥有诗经姐这么完美的女人。

“你啊…”唐诗经笑着嗔了一句。事情是陆景让人办的,当然是意料之中。

说笑了一会。唐诗经看看时间,估摸着陆景不知道在陪谁,笑着道:“不和你扯了。早点休息啊。”

挂了电话,见崔横波两只眼睛滴溜溜的转着。禁不住笑道:“横波,有话就问吧。不过,不能再问锦楼的情况了啊。你个小磨人精。回头问吴越和薇薇去。”

慕容泽再次被抓的消息出来,不仅仅是黎逸明、齐文敏两人的脸色变了。她这一桌的黎倾城和齐宾鸿脸色亦是难看到极点。几乎是在高婉薇和崔瀚的笑声中落荒而逃。

“诗经姐,我才不要去问高婉薇。这么好玩的事情,你只给我讲一遍那过瘾?我早看黎倾城那妮子不爽了。”崔横波撇撇嘴说道。“诗经姐,慕容泽的心理素质真是差劲啊。”

唐诗经噗嗤一笑,坐到床头,掩嘴道:“你真觉得是慕容泽的心理素质不过关?”

崔横波一愣,随即张大嘴,倒吸一口凉气,“不是吧…,根本就是有组织有计划的审讯?”

唐诗经笑着点点头。

想必,其他几家的话事人回去想想就会明白。

今晚很多人要无眠了。

晚上9点许。陆景正在陪烟诗凝、许雪、墨静雯、李逸落在他的别墅里打桌球。许雪自然是带着她的好友叶静雨。

二楼的桌球室用玻璃门和客厅隔开。陆景将手机放到一边,微笑着看着俯身翘臀打球的墨静雯。水洗白的牛仔裤绷的紧紧的,翘起的臀部浑圆弹翘。

墨静雯身姿优雅的打了一杆球,起身见陆景进来。对他明媚的一笑。明亮的灯光下,四张如花似玉的俏脸让他本就很高兴的心情再愉悦几分。

李逸落不好意思的将手中的球杆还给陆景,清丽如水、带着混血儿风**致的容颜浮起微红。“陆景,我打了几杆没打好呢。”

她的歌喉无人能及。现象级的歌手,被封为华语天后。影响力离已经去世的天王巨星邓丽君相差无几。她的唱法还没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但是她绝美清丽如水的中德混血容貌弥补了这一方面的短板。令她的歌迷数量极其庞大。

可是打桌球就不是她所擅长的。

看着娇妍明丽的李逸落,怡人的清香传来,陆景笑着轻抚了下她的秀发,“没事。我来追回几个球。”

陆景和烟诗凝搭档打许雪、墨静雯。穿着露脐装的叶静雨在一旁当观众。

墨静雯不仅高尔夫球打的好,斯诺克也精通,打这种花式桌球不在话下。许雪经常泡酒吧的人,打桌球也是一把好手。陆景追了好久没有追回来。只能看着黑色的8号球给打入球洞。

许雪娇美的笑道:“陆景,吹牛了哦。”

李逸落娇羞的笑着。她刚才表现的太紧张了,她太希望陆景赢。

墨静雯娴雅的笑着,去客厅里拿酒进来。

烟诗凝放下球杆,温婉的微笑道:“是我水平太差了。”她作为精英特工,枪械窃听的东西都会,可这休闲娱乐的东西就不全会。她4月份就利用周末的时间来香港帮助扩大的gi公司训练保镖。

许雪笑了笑,道:“诗凝,反正都是陆景认罚啊。”说着,又道:“陆景,和华银行累计已经支援了唐风集团1亿美元的资金,现在情况怎么样?”

陆景刚刚出去接了唐诗经的电话。

陆景笑着道:“慕容泽把他小学拉人家女孩裤子的事情都交代了,又进去了。现在局面进入僵持状态,略占上风。我可以放心的去宾州了。”

叶静雨撇撇嘴,发表意见道:“以唐风集团的实力,怎么可能顶得住亚太财团的打击?竹下修一现在摆明了只打击唐家。裴家只是给了教训就没再动手了。”

陆景就笑,“静雨,你以为惠誉公司是竹下修一开的啊?他能说动一次,两次,还能有多少次?日本人还没有在金融市场呼风唤雨的能力。97年亚洲金融危机,游资可是也洗了一把日本。竹下修一是个聪明人,所以只用了一次。要是能够,他可是恨不得把康桥集团的评级调成垃圾级cc。”

这话说的众女一笑。

叶静雨道:“那我也没觉得你可以安心去宾州了。和华收集来的资料我看过,竹下修一没那么容易罢休。”

陆景笑了笑,他当然知道竹下修一没有那么容易罢休。唐风集团恰好可以顺水推舟结束这一次的较量,换取他出手的机会。倒是叶静雨的语气有点不对,问道:“静雨,我不能去宾州?”

叶静雨性子飞扬跳脱,撇撇嘴要顶陆景几句。只是看到陆景温润的眼睛逐渐的变得锐利,话到嘴边又缩回去了。陆景积威犹在。纵然是她很不满陆景背着她和雪姐好上,到底是不敢顶撞他。

许雪娇嗔着在陆景腰间轻轻的推了一把,为好友解围,“静雨的父母这几天要去宾州旅游。我和她都准备去。”说着,在陆景耳边小声道:“静雨对你的气还没消呢。”

陆景一听就明白。叶静雨不想在宾州碰到他。这小妮子太霸道了点吧?真是要拖出去打屁-股。

唐诗经刚刚给他说这个月24日,她有个叔叔要过50岁生日。希望他能到场。届时,唐论语要在生日宴会上推出唐家在雍池之后的继承人。他去宾州拿药酒的事情已经刻不容缓。

陆景正想着,墨静雯拿着托盘进来,托盘中六支高脚玻璃杯中都倒了红酒。

取了酒后,许雪见陆景心情似乎不错,说道:“陆景,静雨有点新想法。我说了你别生气啊。”

陆景正在问烟诗凝跟不跟他一起回江州,再转道去宾州,烟诗凝只是和婉的微笑,犹豫着还没有给他答案,听到许雪的话,笑道:“许雪,什么事这么夸张,还要提前打预防针。行吧,你说说看。”

许雪小心翼翼的道:“前段时间,景华不是重新放开了一批手机技术专利吗?静雨的二叔叶文斌不想再和越信电子一样做手机代工产品。他希望静雨能够回联科担任总经理的职务,重新研发,打响联科的品牌。”

看看陆景没了笑容的脸色,许雪硬着头皮道:“叶小姐应该和你提过叶二叔的打算吧?”

在黄海的时候,叶妍确实和他提过。没想到叶文斌把墙角挖到他这里来了,恼火的道:“叶文斌倒是打的好算盘。叶静雨的想法呢?”

许雪道:“她想回联科。”

陆景眼睛往旁边一扫,叶静雨见机不妙早就溜走了。再看看许雪有些噤若寒蝉的样子,随即醒悟过来,他情绪有些过头了。

单纯的是工作关系,许雪根本就不会怕他发脾气。她在工作中本也是很强势的人。反而是和他有最亲密的关系后,她会患得患失。

陆景抱着许雪,轻轻的在她脸上吻了一口,安抚道:“好了,许雪,我不该冲你发脾气。我和叶静雨谈谈,你叫她来我的书房。”叶静雨一离开,剩下的都是他的女人,不用太避讳。

许雪拍拍自己高耸的胸口,妩媚无比,又娇嗔着捶陆景几下,道:“陆景,你吓死我了!”随即醒悟过来,旁边还有三名“观众”,推开陆景,头也不回的逃离,“我去叫静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