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488章 前往宾州

第1488章 前往宾州

陆景在书房里喝了第二杯清茶的时候,叶静雨才磨磨蹭蹭的进来。门口还听到许雪的声音。想来是许雪力劝她来的。

看到叶静雨低着头的小意模样,仿佛一只乖巧的猫咪,陆景禁不住笑起来,心里骤然听闻她要离职的怒气消弭了不少,道:“静雨,当我是老虎啊?”

叶静雨听到陆景拿她当朋友的称呼,心里松了口气,小声嘀咕道:“差不多吧。”

她心里其实挺畏惧陆景的。在科讯的时候,陆景坑她两次,坑她杯弓蛇影。

陆景做个手势,“坐吧。”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直截了当的问道:“你想去联科工作是想要避开我?”

叶静雨撇撇嘴,正要否认的时候,看到陆景似笑非笑的表情,心里顿时一虚。陆景今年生日的时候,她很干脆的送了陆景27个心形巧克力。索性豁出了,点点头,承认了,“是的。”

陆景靠在书椅上轻轻的揉着眉心。叶静雨的心情他能理解。

他和许雪被叶静雨撞个正着的事情换成男生的角度:下午还和你在图书馆略有暧昧的女生,晚上就和你好朋友在寝室里上-床。这样的冲击实在让人伤心欲绝。

问题在于,理解归理解。他对叶静雨的性格并不欣赏,放着这个雪嫩清秀的少女再眼前养眼倒是不介意,更进一步就算了。

他刚才生气是从工作的角度。叶静雨性子乖戾,但是才华还是非常出众。到联科当总经理哪里比的上此刻执掌和华的互联网投资更能施展才华?

简直就是自甘堕落!这才让他怒不可揭。

“我不会同意你离开和华。这件事你不要再想了。现在就说我们俩的私人关系怎么弥补。”

叶静雨郁闷的翻个白眼,声音清脆的道:“陆景。你怎么这么霸道啊?”

陆景就笑,“你好意思说我霸道?不能因为你要去宾州。就不许我去吧?你爸妈怎么回事?我听许雪说,你等闲见不上他们一面。”

他听许雪说过:叶静雨现在这个飞扬跳脱。乖戾的性格大部分都是因为她爸妈常年在外旅游根本不管她造成的。

叶静雨给陆景转移注意力,撇撇嘴,“还能怎么回事?杨过和小龙女呗。感情好的连我这个女儿都是多余的。”

陆景纵然是听过一遍这回事,再从叶静雨口中亲耳听到,还是觉得: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见陆景嘴角的笑不是什么好笑,叶静雨有些恼火。父母给人笑话,当然恼火,鼻子里哼了一声。道:“陆景,你毛病一大堆。我现在不喜欢你了。你不许我离职,我消极怠工。”

看她娇俏明丽的模样,陆景点了一颗烟,美滋滋的吸了一口,笑着道:“静雨,你还想消极怠工啊?貌似你最近不忙吧。”

说着,目光悠悠的打量着叶静雨。1米62的身高,穿着银色的高跟凉鞋。一双穿着深蓝色牛仔裤比例极佳的美腿纤细挺直。露出的小腹平坦。看不到一丝赘肉。白色的短t恤。剪着层次分明的小碎发。雪嫩无比的少女。

叶静雨今年26岁,说她是少女有点不合时宜。只是,她身上清纯的味道很浓,穿着性感的露脐装。性-感与清纯相混合,有着别样的魅-惑。

“你看什么啊?”叶静雨一句质问登徒子的话,说出来软绵无力。陆景的眼光让她感觉到好像有一只手在抚摸她似的。

陆景笑呵呵的道:“静雨。话说你长的挺漂亮的,要不我牺牲下色相像对待许雪那样对你。”

“我才不要呢。”叶静雨毫不犹豫的拒绝。皱着鼻子说道,仿佛一只骄傲的小天鹅。继而。雪腻的瓜子脸上布满红晕。

她撞破陆景和雪姐的好事的那晚,陆景那根粗大的话儿正在雪姐的嘴里。她看的脸红心跳。陆景怎么对雪姐好,她当然知道。现在互联网上又不是下载不到资源。

倒是有点为雪姐担心,怕她吃不消陆景。叶静雨胡思乱想着,刻后,看到陆景靠在书桌后的书椅上抽烟,脸上笑吟吟的。顿时觉得有点不对劲。

随即,醒悟过来,陆景这完全是调戏她,可她的反应居然只是脸红的站在原地。这不是默许陆景调戏她么?怪不得陆景笑的得意。她才不要陆景像对雪姐那样对她呢。

“陆景,你欺负我呢,看我不告诉雪姐…”叶静雨一双明秀的眸子瞪了陆景一眼,江南的美人口音,绵软软的。说完就往走。

看着叶静雨败退的狼狈模样,陆景忍不住哈哈大笑。和钻了牛角尖的女人讲道理是个苦差使。换个角度效果要好的多。

深蓝游艇俱乐部3楼的包厢中,七八名年青男女在豪华套房里玩着德州扑克。

齐宾鸿借口抽支烟跟着黎倾城一起出包厢,往休息区里走去。明亮的玻璃地板上回荡着黎倾城高跟鞋的声音。

“倾城,现在碧湖集团的慕容泽又进去了,犯的事还不小。估计没有一二十年出不来。你明叔怎么说?”在休息区的落袋窗前,眺望着远处的海景,齐宾鸿问道。

黎倾城郁闷的道:“还能怎么说。静观其变。你爸呢?”

她郁闷的地方不是唐风集团又重新略站上风,唐风集团一家之力顶不住亚太财团的压力。而是她那晚在唐诗经面前丢了一个大脸。

现在六大世家的圈子中她都被传成笑柄。别说24日,还要去参加唐诗经叔叔的50岁生日宴会。

齐宾鸿嘿的一笑,“还能怎么样?等等看。和明叔的意思一样。就看竹下修一的反应。”

黎倾城点头,“那我们该玩玩,该吃吃。”

齐宾鸿摇摇头,“倾城,你就没想过亚太财团失败的可能?”

黎倾城讶然的看着齐宾鸿。

“倾城别这么看我。和华的实力并不比亚太财团弱多少,而且在国内,和华坐拥主场之力。慕容泽的案子翻转没有那么简单。一旦亚太财团失败,我们两家冲锋在钱,你说陆景会怎么敲打我们?”

黎倾城倒吸一口凉气,迟疑的道:“这…,齐少,你…”

齐宾鸿道:“狡兔三窟。多留一条后路没有错。我是提醒下你,高婉薇公关陆景的事情你知道吧?你的容貌可比薇薇更胜一筹。到时候要小心。”

黎倾城脸色骤然一变。

齐宾鸿说得事情未必不可能出现。她可不是黎家下一代的继承人。明叔牺牲她的幸福来换取黎家的平安,绝对没有心里压力。

齐宾鸿长长的叹口气,将这里的空间留下给黎倾城一个人思考。

湖东区的明华公寓外的明华居早点极为出色,远近闻名。

崔九霄刚刚落座,就看到高俊耀将手里的鸟笼交给身边的随行人员,径直坐了过来。崔九霄笑道:“俊耀,好雅兴啊!”

高俊耀哈哈一笑,“九霄,你心情不好?”

两人相对一笑。现在两人怎么可能心情不好。唐论语撑得越久,崔、高就越能消化抢到的碧湖集团的资产。等竹下修一腾出手来,他们早就消化完。

到时候合纵连横,以柔克刚,坐拥地利,没什么可怕的。

高俊耀评价道:“老唐的手腕确实老辣啊。九霄,你觉得陆景那天表态支持唐风集团的底气在哪里。”

“这我怎么知道。”崔九霄笑笑,眼睛里精光一闪,“亚太财团的底子,我们都清楚。内部四分五裂。根本没有看起来的那么强劲。”

说着,用手点了茶水,在茶桌上画了一副东南亚的地图,轻轻的一点。

高俊耀微微一笑,轻轻的点头,陆景在东南亚或许根基浅薄,但是香港和新加坡一直在竞争亚洲的中心。香港的华商在东南亚很有影响力。和华的高层中如莫培英、陈创和、陈旭江在南洋人脉很足。

“现在就差陆景出手的机会了。”高俊耀悠然神往的道。陆景和竹下修一顶杠。他和崔九霄只是看客。参与的双方是唐、裴,齐、黎。

崔九霄道:“话是这么说,谁胜谁负,还不一定。”

高俊耀笑道:“所以,归根结底还是等等看。我们俩不是到京城来休闲来了吗?”

崔九霄哈哈一笑。

江宾高速开通之后江州到宾州只需要2个小时。这条高速路上一到节假日就车流如梭,全都是去宾州度假的人。

一辆黑色的豪华奔驰平稳的行驶在车流中。正在和徐咏碧、余乐说笑的陆景接到了宋雨绮从江州发来的短信。看了看,点开手机邮箱,打开邮件。

读取邮件的进度条有些慢。徐咏碧见陆景脸色轻松,凑过来看了一眼,问道:“陆景,什么事啊,雨绮姐这么急着通知你。”

“黄海那边的事情。”陆景昨天从香港飞回江州。今天上午带着徐咏碧、余乐前往宾州。他需要到紫云山吴晚观找罗道长购买药酒。

宾州当地有泡酒喝的习俗。大街小巷中的市民,村子里的农民,谁都会来这么一手。罗道长泡制的药酒对他很有效果。

唐诗经她们几个都想着要孩子,他得多拿一点药酒会去调养。而罗道长通过唐雨瑶传话,希望能和他见一面。

邮件打开,陆景仔细的看了一遍,脸色古怪,将手机递给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余乐,“余乐,你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