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489章 用间、接风

第1489章 用间、接风

?余乐看着陆景手机里的邮件,拍着大-腿道:“竹下修一的手腕很厉害啊。”

他现在算是认识到财团的能量。亚太财团几乎是全方位的轰炸唐风集团,从产品到渠道,从价格到零售市场,一环环相扣,每一招都让唐风集团疲于奔命。

唐风集团旗下企业唐风制药的核心财务数据泄露,在7月17日的一个新药的小型招商会上谈判几位不顺利。几乎是给经销商压着价格签订了合同。

唐风制药今年的业务将会大幅受损,准备裁员三分之一,约有2000人。唐风制药现在人心浮动。举步维艰。总经理武永昌挨个找中层谈话,一时间焦头烂额。

陆景道:“你接着看下面的,还有更离谱的。”

余乐继续看着邮件下面的叙述,顿时有些瞠目结舌。

碧湖集团执行董事、CEO姚星洲担任碧湖集团董事长。纵然碧湖集团所有的资产都被查封转手拍卖。但碧湖集团的壳子还在。姚星洲以债转股的方式,扩股10亿股,将碧湖集团作价1亿美元卖给亚太财团。

鉴于碧湖集团只剩下一个品牌,能卖到1亿美元的高价没有人会质疑贱卖。

反而,这显然是亚太财团在扶持姚星洲。

问题就在于债转股的方式,其他股东无法获利。只能眼看着亚太财团成为大股东。他们也只能等日后碧湖集团发展起来之后,手里废纸般的股票能够卖得出价钱。

至于。原碧湖集团大股东慕容泽为何会同意如此匪夷所思的方案不得而知。和华的商业情报部门倒是打探到另外一个消息。姚星洲是慕容泽三十二岁娇妻丁妙的情夫。

慕容泽五十多岁,他妻子年纪小他二十多岁。足以当得起娇妻两个字。

关键问题在于。此前姚星洲从美国留学归来,一名不文,是慕容泽将他请到了碧湖集团,给了他机会,最终全权委托姚星洲负责碧湖集团的事务。

今年三十七岁的姚星洲可以说应该是慕容泽的绝对心腹。然而,慕容泽不仅连公司丢了,连老婆也丢了。不知道还狱中的慕容泽知道这样的隐私会怎么想?

徐咏碧看完陆景手机上的文件,有些气愤的道:“这姓姚的真是狼心狗肺。哪有这样做人的!”

余乐笑笑。一件事,不同的人看到的是不同的东西。徐咏碧关注到姚星洲是个王八蛋。

他看到的是竹下修一“用间”的厉害。唐风制药的核心财务数据丢失。这肯定是商业间谍。而姚星洲只怕也是竹下修一派在碧湖集团的棋子。

可怜慕容泽竟然不知道。还全权委以重任。

竹下修一这个人他没见过。还以为斯斯文文的。他不是还送一个艺妓给陆景吗?没想到出手如此的凌厉。

“陆景,竹下修一送给你的那个松岛希绝对有问题。”余乐提醒道。他和陆景到底是校友,有些话可以说的比较透彻。

徐咏碧似笑非笑的道:“陆景,松岛希是谁啊?”

陆景笑着道:“亚太财团竹下修一送个我的一个日本艺妓。现在在天辰娱乐日本分公司做事。”说着对余乐道:“松岛希位置比较低,接触不到我们的核心信息。”

余乐坚持道:“陆景,不要小看一个漂亮女人打探情报的能力。”

徐咏碧有些诧异的看着余乐。她知道陆景这个校友对陆景一向不怎么感冒。怎么许久不见,他似乎挺为陆景着想的。

陆景想了想,道:“我回头会给天辰娱乐那边打个招呼。”

陆景抵挡宾州时是中午12点11分。刚下高速,就看到何路遥的路虎停在加油站的旁边。

“景少。好久不见。”何路遥给了陆景一个热情的拥抱,“宾州这些年发展的很快,今天中午在宾江宾馆里给你接风。”

跟班小乐看的有些发呆。这位景少谁啊?值得咱们宾州第一大少这么给面子。何少的老头子可是兼了副省长的。在宾州说一不二。

“行吧。”陆景笑笑,这些年过去。他的朋友并不见多。衣不如新,人不如旧。

“徐总…”何路遥笑着给徐咏碧打招呼。他当年在江州读书,见过徐咏碧。徐咏碧喜欢背着画板写生。

徐咏碧好笑的道:“何大少。你还是叫我的名字吧。我算什么总啊?手下拢共不到10个人。”

何路遥搓搓手,为难的道:“这个…”

徐咏碧在江州和黄紫琪一起合作开了芝华事务所。

陆景笑着道:“叫徐姐吧。”

说笑一起。一起进了宾州市。宾州这些年随着旅游业的兴起,有联通江州、渝都的两条高速公路。发展的非常快。已经成为楚北省西部的重要城市。要不然何路遥的父亲、宾州市委书记何晨也不会兼任楚北副省长。

看着热闹的街市,陆景很是惬意。宾州境内多山,气温适宜。夏季之时,是极佳的避暑胜地。宾江宾馆原本是宾州唯一的四星级宾馆。是市委市政府的招待宾馆。前些年经过整修。硬件设施已经不下市内的三家五星级宾馆。

吃饭的时候,何晨的秘书魏元纬进来敬了一杯酒。片刻后,刘基伟带着新婚的妻子过来敬酒,看到出清丽娇美得如同水芙蓉般的徐咏碧,神情复杂,“咏碧,助你和景少感情甜蜜。”

他大学那会儿苦苦追求徐咏碧不得,反倒被陆景后来居上。

“谢谢。”徐咏碧站起来喝了酒,笑着道:“刘基伟,你现在变了很多啊。”

何路遥嘿嘿的笑了一声。他和市长的儿子刘大少不对付。

接着,当年给陆景带过路,已经升任市政府副秘书长的安晓燕,升任宾州市团委副书记的曹嘉过来敬酒。一个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一个穿着白色衬衣的花信少妇。令人感觉到时间的流逝。

“安秘书长,这些年你没怎么见老啊。”

“景少,有你这句话,我就年轻了几岁啊。不过爬山肯定不行了,要不让曹嘉继续给你带路?”

陆景的计划中并没有让曹嘉带路,看到曹嘉期盼的眼神,笑着点点头,“我回头让余乐和你联系。”

安晓燕、曹嘉离开后,陆景醒过味来,他的行踪泄出去了。饭后,宾州市委书记何晨、市长刘委,副书记陈跃信、常务副市长齐克强打来电话聊了几句。

陆景这次只是来旅游,谢绝了饭局之后,当晚坐车到怀远古镇远秋园1号别墅休息。(……)

PS:吼一嗓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