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490章 吴晚观(上)

第1490章 吴晚观(上)

位于宾州市北郊紫云山北麓的怀远古镇于2001年依山兴建而成,是远近闻名的避暑度假胜地。古镇内酒店、娱乐、休闲、温泉、别墅、餐饮等等设施一应俱全。

这几年随着江宾高速、渝宾高速的建成,怀远古镇比之当初瑞丰旅游、立丰地产兴建时扩展了3倍有余。陆景旗下的瑞丰系公司自然是赚得盘满钵满。

古镇中,远秋园别墅区的风景、设施首屈一指。宾州、襄水、温间、南马、远晚五市中的权贵名流都以能在远秋园别墅中购买到一套别墅为荣。

7月18日晚,寂静许久的远秋园别墅1号别墅终于迎来了它的主人。

位于怀远古镇中的怀远丽都酒店派出了总统套房的服务团队进驻1号别墅中。

俊男靓女的服务团队,手艺精到的大厨。美女私人管家。一顿丰盛的晚饭吃的极为舒服。

说了一会话,何路遥就笑道:“景少,时间不早了,我就不打扰了。”带着两名身边得用的跟班告辞,准备明天陪陆景上紫云山吴晚观。

余乐每次跟着陆景外出,基本不会和陆景住在一起。也笑着离开去丽都酒店住宿。

坐了一天车的徐咏碧有些疲倦,去了浴室泡澡,准备早点休息。二楼客厅中静悄悄的。陆景在窗户边的沙发上喝着清茶。隔着玻璃窗看着怀远古镇的地标建筑怀远丽都酒店。酒店中灯火通明。暑期正值宾州旅游的高峰期。

改变世界的大宏愿,多少少年有过?两世为人,他也早忘了他小时候是否有过这样的愿望。看到如今宾州的变化。心里禁不住有些逸性飞扬。他在这其中尽了一些绵薄之力。

客厅里传来轻轻的脚步声。徐咏碧穿着飘逸的无袖白色睡裙走进来。睡裙上米老鼠的图案让她显得俏生生的。裙下一双笔直的长腿精致无瑕,白腻如玉。

“陆景。不开心啊?”徐咏碧走到陆景身后,轻轻的抱着陆景的背。

“哪有。我想点事情啊。”闻着徐咏碧身上沐浴后清香怡人的味道,陆景笑着说道。

虽然唐风集团目前又给亚太财团一套组合拳弄得焦头烂额,但这一次到宾州来拿药酒,他的心情并不怀。相信唐论语会给他制造出一个出手的机会。

“碧儿,这次来宾州,宾州的变化真大啊!虽说比江州要差一些。但评个全国宜居城市绰绰有余。”

“宾州确实很不错。你来得少,我和紫琪来的次数可多了。如今吴晚观那儿有缆车。并且泥石流的情况有所遏制。”

陆景正和徐咏碧说着话时余乐打来电话,笑着道:“陆景,曹嘉到了怀远丽都酒店。我刚和她协调好明天的行程。嘿。她似乎遇到了点麻烦。你要不要见见她?”

曹嘉敬酒的时候,寥寥几句,他便判断出来,陆景和曹嘉往日关系不错。

徐咏碧好笑的掐陆景腰肉一把。这个余乐也不是个好人。有这样当助理的吗?真真个是上有所好,下必从焉。

陆景笑笑,“明天见面了再说吧。”

紫云山旅游分为东西两端。颇有名气的吴晚观位于与渝都交界的从万县境内。

陆景、徐咏碧、余乐、十三、何路遥、小乐、小戴、曹嘉一行八人一早从怀远古镇出发。开了一个小时的车抵达从万县。

刚到景区外的小镇,陆景就接到何路遥的电话:从万县副县长的白明俊已经等候在景区门外。

“白明俊搞什么鬼?”陆景略有些不悦。他并不喜欢这些官场迎来送往的套路。甚至到从万县来并没有给白明俊打电话。这个意思已经很明显。

白明俊曾经担任过何晨的秘书,又是江州大学毕业。和陆景是同学。他妻子苏芸与关宁是大学室友、闺蜜。种种因素加在一起,何路遥和白明俊的私交很不错。

见陆景不悦。白明俊笑着给陆景解释道:“景少,他就只带了一个司机等在景区门口。”

陆景这才释然,点点头。

三辆车在景区门口停下。白明俊一个人过来。许久不见的白明俊脸上看起来很沉稳,笑着和陆景握手。解释道:“景少,我兼任紫云山景区管委会书记。”

“你啊…,今天不忙的话就一起来吧!我只是来转一转。”陆景无奈的道。

紫云山景区步行登山入口和缆车乘坐点并不在一起。从景区检票口进入后坐大巴到紫云山景区缆车乘坐点需要半个小时。陆景几人把开来的车停到景区的停车场。坐大巴车前往缆车乘车点。

一路上风光迤逦,崇山峻岭之间树林茂盛。山顶还有云雾环绕,清亮感扑面而来。前后大巴车上不时的听到欢呼声。到达缆车乘坐点。更是人声鼎沸。不少背着包的旅客在拍照。除了带着帽子的旅行社组织的旅游团外,还有一家子出行的自驾游。

缆车的效率很高。白明俊和何路遥两人忙前忙后。十几分钟,一行人就分别坐上了缆车。微晃动着封闭的缆车由下而上到半空中。人的视野也逐渐开阔起来。

陆景对坐在他对面的曹嘉道:“曹嘉,比我们那会儿来的时候强多了啊。我们那会儿要靠脚走上去。早上上山七点多才到。”

曹嘉盘了一个发髻,一袭清爽的修身粉色连衣裙,曲线玲珑。容颜还是三年前般的娇美精致,眉黛间多了些许不同于少女的妩媚,道:“是啊。现在方便多了。”

陆景笑着道:“你这个才女最近有什么佳作?我听雨瑶说,你和秋兰、陈思都有书信往来。”曹嘉是宾州的第一才女,在宾州作协圈子中很有名气。

“我可比不得邵老师啊。”曹嘉轻笑了起来,很健康的感觉,宛若宾州大山的清冽,“邵老师现在是知名作家呢。哦,陆景,你儿子很可爱啊!”

邵秋兰给陆景生了一个儿子。取名陆言之。她去江州看过,小家伙虎头虎脑的。

陆景笑着摇头,“别提了,不知道多调皮。每天可劲的折腾秋兰。我昨天抱他一回还给他尿了一身。”

坐在陆景身边的徐咏碧掩嘴娇笑。现在但凡和陆景说他儿子,他就没有往日的沉静,反倒很兴奋。能让人感受到他心底的愉悦。看陆景这么兴奋她都有些心动。她可不像紫琪还要游说父母。她爸妈已经默许她和陆景的关系。

曹嘉禁不住笑起来。这几个月盘亘在心底的忧愁一瞬间消失。

从缆车点到吴晚观约有一个小时的山路。陆景一行人轻松的说笑着,中午12点左右达到占地广阔的吴晚观前。正值午饭时刻,吴晚观的游客极多。

曹嘉和吴晚观的知客道人熟识,很快就在设立在偏殿的餐厅里拿到了一间包间。

走了一个小时的山路,陆景体力虽然好,但吃着味道简单青菜、山笋也觉得非常香。曹嘉给陆景盛了一碗饭。陆景笑着道:“看来还是要多锻炼啊。吃饭都觉得香。”

“景少,你现在是山珍海味吃多了,要图一个清淡口味。我是不成了。”何路遥吃青菜得愁眉苦脸,好在他早有准备,拿食盒带了咸菜、入味的辣鸡腿、藕片上山。

这话说的大家一笑。

这时,包厢外突然传来一阵喧闹声。一名男子愤怒的声音传来:“你们是怎么做生意的?包厢空中不让人坐?你说有人预定,谁预定?你们这儿还提供预定服务吗?虚言巧辩,简直岂有此理!”

尔后传来道士的劝阻声。

接着,男子又道:“我走遍全世界各地,还头一回在你们这儿碰到这种怪事。有包厢不给人坐,排队吃饭还有人插队。我非得投诉你们不可…”

何路遥和白明俊对视了一眼。心里有些担忧。陆景笑着摆手,“别看我。我还没有正义感过剩。特权阶层到哪儿都免不了。何况我刚才还享受到好处了。”

吴晚观的包厢里留着位置和大饭店里留着名菜和包厢是一个道理,以免不时之需。他们一行刚刚就是通过曹嘉拿到了一个空着的包厢。曹嘉这个市团委副书记说起来也是个芝麻官。但在山上还是挺好使的。

曹嘉轻笑了起来。陆景对下面的情况很了解,不苛责求全责备。下面的人跟着他一起才感觉到舒服。她给陆景当向导的时候就感觉到了。

何路遥对身边的根本小乐打了个招呼。梳着分头,三十多岁的小乐立刻出去打听消息。片刻后,小乐和知客王道士进来。王道士道:“曹居士,观主在道观内,你们吃完饭就可以去见他。”

小乐在何路遥耳边小声说了几句。何路遥见王道士说完,问道:“王道长,外面是怎么回事?”

王道士不认识何路遥,想了想,如实的道:“有一对自己来紫云山旅游的夫妻,等位置吃饭等了半个小时没有等到,在发脾气。

我们这里因为和旅游团有合作。旅游团预定了位置,一般来了就可以吃。山上的食物有限,每次做得不多,散客的售卖都要靠后。”

陆景理解的点点头,微笑道:“王道长,我们差不多吃完了。这个包厢可以让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