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491章 吴晚观(下)

第1491章 吴晚观(下)

陆景一不小心当了一会特权阶层。但是他对当特权阶层自然不会有什么不适。人类社会在任何时候都是金字塔结构。

不过,出门在外,旅游中多有不便。他们一行基本吃完了,把包厢让出来与人行个方便也就无所谓。

前世里曾经有一本很火的书,《明朝那些事儿》里面写了一句:可做可不做的坏事不要做,可做可不做的好事可以做。这是为人处事的至理名言。

王道长做了个揖,笑着道:“居士古道热肠,我这就去办。”

让曹居士做跟班的男人发话,他当然知道怎么办。位置腾出来,自然也不会吝啬一份饭菜。

陆景笑了笑,山泉水冲泡出来的云春茶。他不是信道的人,这声“居士”可名不副实。

进来的一对牵着手的中年夫妻。两人背着红黑色的双肩旅游包,穿着浅灰色的阿迪达克的运动装。男子约莫五十多岁,气质很文雅。女子风韵犹存。带着十足的江南水乡气质。气度、姿容都很出众。

男子道:“香香,你看,不是我闹一场,还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去。国内就是这点不好,条文写的清晰,从来都不执行。哼。看碟下菜。”

“好了,大卫。”女子拿纸巾温柔给丈夫擦汗。

陆景几人对这对姿容出色的中年夫妇点了点头,出了包厢。何路遥道:“呵,这两位有意思。我们把包厢让一下,他们都不知道说一声谢谢。”

走在队伍最后的白明俊笑笑。道:“也不是为了图他们一声谢。”

吴晚观方圆几里,观主罗道长很有些本事。交游广阔,生财有道。吴晚观修建的富丽堂皇。庭院布局雅致。一路上转过几处走廊。才到观主的静室外。

带路的王道长通报一声后,陆景带着徐咏碧、曹嘉一起进去见吴晚观的观主罗道长。

陆景不希望他子嗣艰难的事情传出去。当初第一份药酒就是唐雨瑶从曹嘉手中拿到的。这件事倒没有必要瞒她。而且,她和罗道长是多年的好友,在场润滑一下气氛极为合适。

二十多平米的简陋静室中一名老道穿着灰色的素袍在蒲团上打坐,颇有些仙风道骨的风范。

道童奉上香茗之后。曹嘉机敏娇俏的和罗道长打了几句机锋,引经据典,然后笑着道:“罗观主,陆景已经来了,你那些留存的好酒是不是可以出窖了?”

曹嘉和罗道长打机锋的时候徐咏碧暗自咂舌。她日常出了工作,画画作为兴趣爱好一直没有丢。文史类的古文平常也会翻一翻。可是涉及到道家典籍她根本就不通。

幸好陆景把曹嘉带进来了。

罗道长这才结束和曹嘉的对话,对陆景微微一笑,说道:“陆先生,药酒早就酿造好了,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陆景笑着打断罗道长的话,“罗观主请说,力所能及的事情,我肯定不会推辞。”

上一次药酒是曹嘉的人情。这一次虽说唐雨瑶提前和罗道长说话。但自古便是奇货可居。罗道长和他非亲非故。他倒也没有想着不付出什么就可以提货走人。

罗道长能创出偌大的名声,除了精通道教典籍等文化素质外,在相人之上也颇有心得,于是在陆景面前也没打什么机锋。笑着点点头,径直道:“

如今吴晚观这里游客太多,都是自然而来。县旅游局希望和我们合作。征收门票。利润分成。唉….,说句自大的话。门票那点收入我还不放在眼里。

仅仅是餐厅就足够吴晚观上下的开销。我不希望观内所有的地方都对游客开放。一天到晚连个安稳觉都睡不上。”

陆景微征。他倒没有想到罗道长会提出这么一个要求。毕竟这位仙风道骨的老道实则是精明人,重来没说不求财这种话。看看如今吴晚观的规模就知道。

笑了笑。陆景道:“罗观主,吴晚观的门票有利益,我即便是帮你说话,拦得了一时,还能拦得了一世吗?你这个主意行不通。你想要清净,紫云山上这么多好去处,大可再选一个地方。我可以出资捐一座道观。”

罗道长捋须而笑,“有陆先生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地方我早看好了。请陆先生跟我一起去评估评估。”

罗道长的慧黠让陆景三人都是一笑。原来在这儿埋了伏笔。从静室的侧门出去,走了不过三五分钟就是吴晚观的后门,一排道教风格的房屋中,饭菜飘香。

出了厨房区域,顺着山间小路步行约800米,眼前的风景骤然开阔,一行人赫然站在了一处小山丘之上。下面是1千多米的悬崖。7月份的山风吹爽,满山的绿色,令人感觉心旷神怡。

“罗道长,你选的好地方啊。”徐咏碧深深的吸了一口山间清新的空气,怡然的说道。她最喜欢如画般的风景。

紫云山风景迤逦,曹嘉心里有些文人情怀,赞道:“云绵雾漫,青峰黛如黛。其势蜿蜒回旋,千姿百态。真是好风景。无限风光在险峰。可惜不能山顶之上还没有彻底开发,不能上去看看。”

“曹嘉,好文采!你不愧是才女。”徐咏碧轻轻的鼓掌,她算是知道为什么曹嘉可以和秋兰姐等人来往了,真的是有真才实学。

见陆景微笑不语,罗道长也知道他今天做的有点过了,几瓶药酒确实值不了一座道观。可要他天天住在人来人往连看书都不得清静的道观中又实在不甘。想了想,道:“陆先生,那边还有更好的风景,我领你过去看看。”

曹嘉和徐咏碧都知道罗道长要和陆景说话,留在原地。半个小时后,陆景满面春风的和罗道长一起出来。两人谈了什么徐咏碧和曹嘉不得而知。但显然罗道长应该是送了什么礼物让陆景极其高兴。

陆景一行在山上住了两天才下山。白明俊有事情,当天晚上就下山离开。离开前,和何路遥聊了几句,“何少,曹嘉好像有些困难?看她在陆景面前似乎…”

“她和景少是多年的老相识。”何路遥眨眨眼睛,“人情留给景少去做。”

白明俊会意的点点头。

下山之后,坐上前往县里的车中,禁不住自嘲的摇摇头。进入官场这么些年,他在陆景面前的心态再没有往日的洒脱。陆景的威势也越来越重。一得一失吧。29岁的副县长,不知道多少人羡慕。

“你那天是怎么说服静雨的啊?她一直不肯告诉我。”

飞抵渝都再转道宾州的许雪、叶静雨周三下午抵达怀远古镇远秋园1号别墅。叶静雨径直去和在宾州旅游的父母汇合。许雪和陆景在别墅三楼小客厅里喝茶聊天。

落地窗外,别墅游泳池内一泓碧波。闲适的午后景致。

长排的乳白色沙发上,陆景抱着许雪而坐,笑道:“还能有什么办法?那妮子钻了牛角尖,我说什么道理都不会管用。我说我牺牲下色相,像对你这样对她,把她戏弄得落荒而逃。”

许雪目瞪口呆,怪不得静雨这几天脸带桃花,感情陆景出歪招调戏她啊。

细想一下,静雨可不就吃陆景这套?说到底,她不就是不希望陆景忽视她吗?

“不说她了。小丫头片子,我可没功夫调教她。”陆景笑了笑,远眺着远方的风景。

在香港那晚他安慰完叶静雨去找了烟诗凝。但是诗凝脸皮太薄,情难自禁之下给他亲吻、把玩了那双香-乳,可不肯跟他一起来楚北。

许雪笑着摇摇头。她知道陆景不喜欢静雨的性格。她心里并没有要促成这件事的意愿。

陆景固然能撑起一片辽阔的天空。可只要不是情根深种,她还是不建议好友静雨和陆景保持男女关系。

和许雪说着话时,余乐打来电话,“陆景,雨绮姐发了一封很重要的邮件过来。你打开看一看。唐风制药正式宣布裁员。并且下调了今年的盈利预期。”

余乐这几天在丽都酒店的总统套房中办公。陆景这里的笔记本电脑开着,但是邮件基本都委托他处理。

唐风制药17日的新药招标会因为核心财务数据泄露失败。裁员2000人的消息早就放出来。现在只是正式公布。

见陆景把笔记本电脑放到木质茶几上,微微沉思着。许雪问道:“唐论语应该还有后招吧!光光是裁员,可不能结束和亚太财团的冲突。”

作为和华银行的行长,和华议事会议成员,她很清楚陆景这次和亚太财团冲突中所采取的策略。必须要唐家先断臂求生,低头服输。陆景才有插手的余地。

这番受制于人的感受实在不佳。偏偏是安迪-摩根亲自打来电话。陆景最大限度也只是争取到:这一次不予亚太财团的内部争斗。

“所以,我还需要给美国那边打个电话。”

“但是,唐家真的把唐风制药关门,他们的损失就太严重了。之前剥离的文化产业只占唐风集团四分之一的资产,这制药可占了二分之一强。”

看许雪担忧的样子,陆景笑了笑,“所以,亚太财团会盯着唐风制药追打,而不是追着日化品的业务死追不放。放心吧,唐叔叔那么精明的人怎么会吃亏?我给杰西卡-富林明打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