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493章 吴晚观的收获

第1493章 吴晚观的收获

“啊…,这么快就要离开啊?”徐咏碧有些不舍的看着陆景,“我回江州。”

许雪挽着湿漉漉的秀发,“我等静雨一起回去吧。不知道她给她爸妈当跟班小弟当得怎么样了。陆景,你明天什么时候走?”

“下午。我上午要见一下曹嘉。她最近遇到了一点困难。我让何路遥帮她办了。要给她打个招呼,免得她到处乱拜码头。毕竟,她和秋兰是文友。”

曹嘉为人处事都很不错,文采斐然。徐咏碧和许雪都没说什么。徐咏碧忽而想起一件事来,问道:“陆景,你从罗道长那儿学的那个套路有什么用?”

陆景嘿嘿一笑,“回头你就知道了。”

周五上午曹嘉照例骑着自行车到市团委上班。她这个市团委副书记并不管事。能被提拔起来还是市委书记何晨的嘉许。不过副处的级别在那里,进来时相熟的科员都笑着打个招呼。

团委属于清水衙门。她的办公桌和大家在一起。同事们少不得笑着说了几句话。隐隐恭喜她解决她表兄车祸的事情。这件事困扰了她两个星期。宾州市内都传遍了。甚至还有人暗示她献身可以帮她摆平。把她气的七窍生烟。

好在现在终于解决了,不用再听家里人鼓噪。也不想,她虽然二十七岁就是副处干部。可她哪里有什么实权。

曹嘉露了个面之后便离开办公室,开着一辆白色的昆成轿车前往怀远古镇。陆景约了她今天上午在远秋园1号别墅见面。

昆成汽车在临近宾州的襄水、渝都都有汽车厂。因而昆成汽车这种国产汽车在宾州只要有点收入的人都可以开得起。这辆车是她借好友安晓燕的。

安晓燕和她之所以能被提起来,就是得益于三年前她和安姐充当了陆景的向导。那场泥石流中她、安姐、何路遥在桥头这边看着。事后,陆景还为她扬名了。

一边想着开着车一个小时很快就过去。到了怀远古镇,曹嘉径直去了远秋园1号别墅。陆景穿着休闲的白色衬衫和浅灰色的裤子。慢悠悠的在二楼客厅里喝茶。

“坐,看你这身打扮仿佛又回到了我们三年前见面的那时候啊。”陆景笑着做个手势,给曹嘉倒了茶,“尝尝我从云春带的绿茶。”

云春现在大力开发茶饮料,茶园众多,但是没有什么名品。白云饮料有限公司在白云山的一条山脉中找到了几个古茶树,精心制作的茶叶口感极佳。取名云春雨茶。从去年开始就到处打广告。希望打响品牌。

他自然是属于品评的对象中。手中有几斤云春雨茶。喝着还爽口,带在身边时时的冲饮。

“好啊。”曹嘉梳着清纯的齐刘海,款式时尚地雪白吊带衫。浅蓝花纹的瘦腿牛仔裤。容颜娇美。脸上有点微红的坐下。

三年前和陆景不经意间产生的情愫早断掉了。她今天穿牛仔裤来是因为陆景住在紫云山时,她第二天去看陆景的时候,风把她的裙子吹起来了,裙底旖旎隐秘的风光给陆景看干净。

“事情我让何路遥去办了,还好吧?”陆景从紫云山上下来就吩咐何路遥把曹嘉的问题解决。具体什么问题,他没有问。

“陆景,谢谢啊。”曹嘉想了想,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她表兄在市内的流运路开车和一个女司机撞了。本来只是一件小事。该赔钱就陪钱。这几年宾州发展的很快。表兄家里是活络人,赚了有几十万的家底。

但是她表兄的车在避让的过程中撞到了路边的小商铺中。差点没伤到人。报警后。过两天评估后需要赔偿小商铺大约七八万。表兄就说起交通责任的问题。

要不是那个女司机乱打方向盘,他也不会撞到小商铺中去。总之,这八万块钱,一人出一半。不能他一个人出。这件事牵扯不清。但是法院的初审判决是表兄一个人承担所有的交通责任。表兄自然不干。这件事在市里闹得人皆知。

后来,她才知道和表兄撞车的女司机有点背景。她当初在宴会上被何书记的称赞,以及隐隐和陆景暧昧的谣言。在时间的流逝下早就不堪一击。没人记得。

“陆景,好在现在解决了。”曹嘉感激的冲陆景双掌合十道谢。在陆景的要求下。她早已经没叫陆景陆先生了。

陆景笑着摆摆手,“不用那么客气。我们俩也算是老相识了。”

曹嘉笑着点点头。说了几句闲话,一壶清茶喝完。曹嘉问道:“陆景,咏碧呢?”

“她还在卧室里睡觉。”陆景略有得意的笑着说道。昨晚和碧儿和许雪一起缠绵了一晚上。

“啊…”曹嘉还不知道许雪到宾州的事情,掩嘴娇呼,脸颊红的滴血,脱口而出的道:“你喝罗道长那个药酒了啊。咏碧,怎么受得了?”罗道长的药酒带一点催发的效果。

她脸红的原因是她不由自主的想起三年前她和陆景坦诚相见在浴头下的水流中相互爱抚的情景。陆景的很威猛。

这个话题有点尴尬。陆景揉揉眉心没有解释。只是坐在沙发对面的曹嘉俏脸绯红,让他想起她的敏感点是她的玉足。起身再去倒水泡了一壶清茶。

曹嘉也觉得有些尴尬,岔开话题道:“陆景,你在吴晚观的收获是什么?我看你那天挺高兴的。”

二楼的客厅里只有陆景和曹嘉,陆景想了想,倒也没避讳,给曹嘉倒着茶,道:“国术这个称呼你知道吧?”

曹嘉点点头,抬头看着陆景,微笑道:“你不会是想学武术吧?”她和陆景的红颜邵秋兰、唐雨瑶都是熟识,还见过陆景的儿子陆言之。纵然陆景名声很大,她也没觉得局促。

“那怎么会?我现在练武肯定迟了,我也没心劲吃那个苦头。打架不输就行了。”陆景笑了笑,“按罗道长的说法,中华武术分为练法,打法,表演。我们现在见到的武术都是表演套路,所以外人都以为武术是假把式。其实不然。他教了我一套练法。强身健体。”

“啊?罗观主居然是高人,我和他认识这么多年都不知道呢?”曹嘉惊讶万分,然后兴致勃勃的道:“那我改天也向他请教下练武的事情。”

陆景笑着道:“这个你可学不了。是专门给男子练的。”

曹嘉一听就明白,俏脸又变得绯红。

道教本来就一些**的名堂。黄帝飞升的传说是什么?御女三千。

曹家的容貌很出色,穿着吊带衫,陆景居高临下,都可以看到她胸前白腻的乳-沟。见她俏脸绯红的样子,陆景禁不住都有些心动。

曹嘉娇羞的扭开头。并没有制止陆景看下去。终究是陆景帮她解决了一个大麻烦。

陆景揉揉眉心,费力的挪开他的视线。他意识到,如果他想,以他现在的地位、财富,可以很轻松的让大部分美女屈身于他。“曹嘉,你…”

曹嘉知道陆景要问什么。当初离开的时候,她拒绝和陆景一起去江州。陆景要走了她的手机号码:说要是她还没有谈男朋友的话,到宾州来会给她打电话。

“陆景,我儿子都一岁多了。”

陆景一愣,随即叹了口气。大概曹嘉还是少女时,肯定不会允许他这样用眼睛占便宜。得知她已经嫁人,心里旖旎的心思逐步的消退,轻松畅快。

曹嘉知道陆景叹气是什么意思,又羞又好气,瞪了陆景一眼。两人又忍不住都笑起来。好像这样相处还是愉快些,真要抵死销-魂一次,关系就变味了。

“曹嘉,恭喜!”陆景坐下来,笑着说道。

“谢谢!”

许雪睡的迷迷糊糊之际,突然手机铃声响起来。许雪翻个身,正好和徐咏碧的美眸对上,两人都羞赫的笑了笑。许雪道:“咏碧,我接个电话。”

许雪刚接通电话,电话里就传来叶静雨气急败坏的声音:“雪姐,气死我了,我碰到一个碰瓷的了。快点来帮我。”

“静雨,多大点事啊。你给几百块钱打发不就行了吗?”

“哼,我爸不肯啊。他这几天在景区里受了气,说非要讨个公道。雪姐…”

“好了,好了,别卖萌了。这件事我处理。”许雪赶紧说道。她倒没有立即洗漱穿戴,简单的换了件睡衣,给陆景打了个电话,到二楼的客厅里找他。

看着衣衫不整的许雪,曹嘉惊讶之后,轻笑着喝茶。她那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

“不是吧,这点事情还要你去一趟?”陆景笑着摇头,叶静雨的智商没问题,情商实在不怎么样,“我处理吧。”说着,拨了白明俊的号码:“白明俊,有件事情帮我处理下….”

2个小时后,午饭时间,陆景见到了前来蹭饭的叶静雨,以及她的父母,刚一见面,叶父就惊讶的道:“是你?”

“啊…,是你们?”徐咏碧也惊讶的说道。

陆景一看牵着手的中年夫妇,登时也想起来在吴晚观里遇到了那对中年夫妇。没想到居然是叶静雨的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