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494章 性格来由

第1494章 性格来由

众人乱糟糟的相互介绍着。

叶静雨的父亲叶卫,很文雅的一个男子。叶静雨的母亲云紫香,风韵犹存的一名女子。叶静雨和她站在一起,仍谁都知道她是叶静雨的母亲。

两人都是无业,专职旅游。有叶家家族基金里一年百万多的分红,在全球旅游并不会觉得囊中羞涩。

叶静雨挽着清秀的马尾辫,穿着白色的衬衣,浅灰色的高腰a字裙,肉色的丝袜,粉色的高跟鞋。气质纯净、清秀。给陆景几人介绍完父母后,开始给父母介绍陆景几人。

许雪,和华银行的行长。她的好朋友、闺蜜。

陆景,和华的董事,实际的决策者。

徐咏碧,芝华事务所的合伙人,兴趣还好是画画。

曹嘉,宾州市团委副书记,宾州第一才女。在国内很多报刊杂志上发表过多篇诗歌、散文。

余乐,陆景的助理。

跟着前来的何路遥、白明俊没必要介绍,刚才在冲突的现场已经介绍过了。

寒暄之后,陆景邀请众人一起到餐厅吃饭,服务团队流水般的送上美酒佳肴。叶卫笑着和陆景喝了一杯酒,道:“陆景,很高兴见到你啊。今天的菜式很不错。就是辣了点。”

陆景很给叶静雨面子,道:“事先不知道叶叔叔的口味,很抱歉啊!”

叶卫笑呵呵的道:“好说,好说。”

余乐心里叹口气:他和叶静雨接触过几次,算是知道叶静雨一身毛病的性格跟着谁学的。好歹谢一声吧。这位居然反手挑饭菜的毛病。真当在吴晚观让包间是应该的?真当白明俊解围是应当的?真当陆景喊你一句叶叔叔是应当的?

许雪在叶静雨耳边说了几句。帮着圆了场,气氛慢慢的活跃起来。

一圈酒下来。叶卫又道:“白县长,你们宾州以旅游产业为支柱。可服务环境实在不怎么样。不说我在国外见到的情况,就说国内,云春的旅游环境比你们这儿好多了。”

白明俊脸色顿时极为尴尬。他的本职工作就是紫云山景区管委会书记。

云春是什么地方?陆系的堡垒,而且云春毗邻江州,各方面的利益关系很好理顺。而宾州这里因为江宾高速、渝宾告诉,成为交通要道。各方面的利益关系很难理顺。在景区里面有一些不公平的现象很正常。

而这位居然当面指责他。

白明俊道:“叶先生,你说的地方,我们会努力改正,欢迎你下次来宾州旅游。”

叶卫很不给面子的道:“一次就够了。下次我是不会来了。”他很讨厌碰瓷这种事情。太恶心。

陆景看到云紫香还一脸赞许的看着丈夫叶卫。顿时无语,打着圆场道:“白明俊,我们喝一杯。”

他算是有点明白,为什么叶卫和云紫香好的连女儿都嫌多余。这种思想境界的契合,一般人实在难以认同。

许雪看看叶静雨。叶静雨再迟钝也知道父亲这话说的很不到位。很不合时宜。有些泄气的低下头。她请父母来陆景这儿吃饭,心里未尝没有让陆景和她父母接触一下的想法。

吃过饭,陆景一行人准备返回江州。他们将会从江州飞往黄海。得知叶卫和云紫香还要在宾州游玩几天,陆景爽快的将别墅借给他们。临走前,喊了叶静雨到他书房里说话。

叶静雨今天打扮的非常漂亮。身材娇小清廋,昂着头,就像一只骄傲的小天鹅。不过此刻,她心里有点心虚。父母的做派让大家都有些不喜。

远秋园的别墅书房布置的很精雅。陆景这几天在这里办公,偶尔会翻一翻书柜里随意买来充门满的书籍。深红色的宽约2米的大书桌上堆着几本书。

他的书房布置的最好几个地方:第一是京城的家中,第二是江州的新丰公寓。第三是黄海丽景度假村1号别墅。

都说书房时男人品味的体现。只是,他经常到处走动。没有精力布置一些偶尔路过的地方。许雪建议他成立一个管家团队随行,他还真得好好考虑。

午后的微风吹拂着深蓝的帷幕。见叶静雨这个明秀雪嫩的少女有些泄气,陆景放下手里的书,莞尔道:“静雨,你这是干什么啊?我又不会骂你。”

他礼敬叶卫、云紫香是看着叶静雨的面子,无关男女之情,而是因为叶静雨本身算是和华的“大将”。虽然她还很年轻,但是她的发散思维、商业天赋都是任何一个话事人所欣赏的。

否则,以叶静雨这样的脾气、性格、情商,哪能过得如此惬意?陆景喊她来,是要把这一层意思点透彻,指望叶静雨自己能品味,那基本不可能。

叶静雨低下头,撇撇嘴道:“不关你的事,我心里难受。”

陆景就笑,“难受就对了。静雨,你这个性格不行。不能光顾着图自己痛快,不顾别人的感受。很多时候,这个代称的别人不仅仅是指的敌人,而还有朋友等。心里痛快了,吃饭的气氛就没了。得不偿失啊!”

说人父母的坏话还是算了,他只能是隐晦的点一点。叶静雨今天吃饭一直都没犯浑。

叶静雨皱了皱精巧的鼻子,轻哼了一声。

她知道陆景说的是她爸妈。她可不像父母整天到处旅游,一大半的时间还在国外。今天碰瓷的事情,其实还是要谢谢陆景。不然,父亲那一口气还真出不来。

陆景呵呵一笑,见叶静雨不满之后又变成乖巧的猫咪,一副心力憔悴的样子,笑道:“行了,对和华的功勋我都记得,些许小事我还是能容忍的。”

“哦--”

“干吗?又想我夸你漂亮啊….”陆景取笑道。话说叶静雨今天这身衣服确实够靓丽,令人不自觉的产生好感。当然,前提是你不知道她飞扬跳脱、乖戾的性格。

“我才不要呢…”叶静雨没好气的瞪了陆景一眼。雪姐接电话那慵懒的调子,再加上十点多还在睡觉,鬼都知道陆景昨天晚上对雪姐做了什么。陆景的笑就不是什么好笑。哼…

再怎么呲牙舞爪的小猫毕竟还是小猫,不会变成母老虎。陆景给陆景小意瞪他的模样逗得一笑。要是放在六七年前,他大概会很有兴趣“指导”下这个雪嫩清秀的小美人。现在却是没时间。不过提点一下还是可以。

“静雨,你爸妈那儿,你不要想着插进去。他们的思维你不懂。你想想看,假设今天碰瓷发生时你不在他们身边,你爸心里一口气出不来怎么办?”

叶静雨声音柔嫩清脆的说道:“还能怎么办啊?肯定是给钱走人啊!”

陆景哈哈一笑,“所以,你要做的不是跟在你爸妈身边装可爱,而是要培养他们有困难找你。一次又一次的形成惯例。这样的话,你想见他们其实很容易。想要多陪他们几天,你只要推脱事情没处理好,等几天就成。”

叶静雨给陆景说的一愣一愣的,脑子飞速转起来,很快她就对推断陆景的话是合理的,道:“可是,我没有你这样的能量啊。”

陆景一点都没有“挑唆”叶静雨对她爸妈耍手段的愧疚感,指了指自己,“你打电话给我就可以了。我帮你解决。”见叶静雨俏脸泛红,陆景笑道:“别想歪了啊,感激我晚上就多加点班。我可是资本家,等着你给我创造利润。”

“哦---”叶静雨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松口气,乖巧的点头。

“静雨,你这样的性格要改一改啊!不然的话,很难成为帅才。”陆景抓住这小妮子对他信服的时机,劝说道。

叶静雨咬咬红唇,明秀的眸子看看陆景,“可是我不知道怎么改啊?”

她也不像她以后向她爸妈今天这样把事情搞得一团糟。况且,陆景教她的那个法子估计很凑效,可以解决她一年见不到几次父母的问题。这会心里禁不住有信重的感觉。

“陆景,你以后教我行不行?”

“看情况吧,要忙的话,就不接你电话了。”陆景嘴角浮起一丝坏坏的笑意。

叶静雨一听就知道陆景说的忙的时候是什么时间节点,俏脸红扑扑的,心里有点不忿,昂首傲然的道:“那大不了,我掐好时间给你打电话。”

陆景点点头,补了一句,“别挺了,再挺也是个a杯。”

叶静雨顿时气得七窍生烟,刚才两人见温馨、良好的气氛荡然无存,跺脚道:“陆景,你混蛋…”她最讨厌别人说她胸小了。何况还是从陆景嘴里说出来的。气死人了。

看着叶静雨郁闷的离开书法,陆景笑了笑。他没有招惹叶静雨的想法哦--。

7月24日晚,唐论语的堂弟在唐家老宅举办50岁生日宴会。虽然因为唐风集团目前处境不佳,极为基调,但仍旧是宾客云集。除了和唐家交好的亲朋好友外,六大世家的子弟基本都前来。

唐风集团宣布将唐风制药清盘转让的消息已经传出来几天,所有人都想探一探唐论语的口风:他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如果唐家就这么束手就擒,完全没有必要挑头向亚太财团挑衅。如果不甘心,那么后手是什么?

陆景带着助理余乐出现在宴会上时,不少人立即看了过来。唐家与和华的这位话事人交好的消息,众人都知道。陆景今晚出现意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