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495章 小一辈

第1495章 小一辈

唐家四叔唐咏歌今年50岁,历任唐风集团内大大小小10个职位,现在是唐风集团的执行董事。陆景在唐诗经的带领下来到他面前向他祝寿。

今天来凑热闹的基本都是子侄辈。唐咏歌知道陆景今天来的意义:他将见证唐论语确认唐家下下代的继承人。更重要的是,陆景是作为侄女唐诗经的男人来参加唐家的内部活动。

喜庆的日子自是没有必要提当前唐家的困境。陆景祝寿后,唐咏歌客客气气的和陆景聊了几句。

“你家四叔好像有心事啊?”陆景跟着唐诗经出了雅室,往客厅里走去。

唐诗经笑着道:“现在唐家上上下下谁没有心事呢?生死存亡之秋。”

唐风集团三大主要产业:文化传媒、制药、日化品。这是唐家祖祖辈辈经营多年的产业。现在文化传媒并入天辰娱乐,制药业务放弃,仅剩的日化品业务还在遭受跨国巨头联合利华的打压。唐家上上下下压力很大。

唯有少数几个人才知道内幕。她是这几人中的一员。

唐家已经给陆景创造了对亚太财团出手的机会。

陆景微微笑了笑,道:“诗经,等会唐叔叔介绍完你堂弟唐弼,我们坐下来谈一谈。”

唐诗经不会问他接下来和华的行动是什么。但他需要把唐家、裴家绑得和他更紧一些。

唐家世代都居住在映月台这一带。唐家四叔的住宅9号别墅今晚被用作生日宴会的场地。陆景和唐诗经在别墅里四处转了一会,认识了几位唐家的族老后,和崔瀚、高婉薇几人在别墅二楼金碧辉煌的客厅中碰到。

“景哥。诗经姐。”高婉薇几人笑着打招呼。

崔瀚喊了一声陆先生,介绍道:“这是裴吴越的堂妹裴嫣。今年20岁,在黄海大学法学系就读。和黎倾城是大学同学。”

裴吴越今天没有来,据说是带他妻子崔横波去文莱度假去了。

裴嫣是一个有点文艺风的漂亮女生,穿着淡紫色的露肩长裙,肌肤雪白。落落大方的和陆景握握手。陆景有些惊讶的问道:“裴小姐没去国外留学?”

世家子弟基本都有出国留学的渠道。这并不需要向普通的学生申请国外大学那么艰难。赞助费入学并不是只有国内大学才有。国外名校的自主招生内幕更加惊人。只是,他们采取的是“宽进严出”的政策,毕业生整体质量还是很不错。

裴嫣微好奇的打量了陆景几眼,一个很传奇的人物,轻笑着回答道:“在国内读大学轻松一些。景哥,你不会觉得我没志气吧?”

“学习知识在那里都可以。要我说啊。在社会这所大学里面学得更快。”陆景笑着说道。他略微有点明白了。裴嫣应该不是裴家的重点培养对象。

几人都笑起来。

远远的看着陆景、唐诗经和人说笑,黎倾城表情有些恹恹的。现在唐风集团连唐风制药都卖掉了,境况很难。要是以往,她肯定会过去和唐诗经别一别苗头。只是有陆景的警告,她决定还是忍忍。唐家现在是快“肥肉”。或许,再等一段时间六大世家就变成五大世家了。

黎倾城姿态优雅的迈着一双雪白的长腿,带着身边的三名朋友转了一个弯,正好迎面碰到齐宾鸿一行。寒暄之后,黎倾城把齐宾鸿拉到走道的金属栏杆边。看了看一楼中谈笑的宾客,问道:“齐少,情况如何?”

六大世家内部相互有联姻。唐家四叔过生日,除了亲朋好友外。各家都拍了小辈过来祝寿。但今晚祝寿有一个很重要的目的,就是探一探唐论语的口风:唐风集团情况不妙,唐论语是怎么打算的。

“嗨。倾城,唐论语老奸巨猾。我哪里能摸透他的口风?”齐宾鸿幸灾乐祸的说道,“他说已经委托陆景和亚太财团谈判。这话。我只信三分。”

陆景出手保唐家一手是肯定的。这一点没人怀疑。陆景不可能看着唐诗经家道中落。但是,陆景保的了一时,保不了一世。唐论语完全是咎由自取。

黎倾城呼出一口气,讥诮的道:“陆景最近很悠闲啊。老盯着我们六大世家这点事!”

齐宾鸿笑道:“倾城,这可不是一点事。是打破旧有格局的大事。哦,你在唐四叔那儿露过面了吗?”

“早露过面了。反正我又不代表我们家。齐少,我们换个地方玩?”黎倾城摸了摸她涂着豆蔻的手指甲,分外妖娆。

她并不是黎家的继承人。那个位置太累了。明枪暗箭,还需要有真本事。她没有那份心思。像高家的高婉薇也不是家主的继承人。原来和崔七月混在一起的高修平才是。今晚真正代表黎家前来的是黎思源。

“走吧,先去云岛那儿吃点饭,听听古筝。晚上新副有一场斗狗赛,据说吉永右典带来了一条土佐很猛,连赢了七场,把老罗气得够呛。”

走马章台,这是世家子弟生活的常态。

崔瀚、高婉薇和陆景、唐诗经的关系都很不错,在一旁聊着天,不时的有人过来打个招呼。他们这个圈子,是六大世家子弟中的显贵。话题从红酒说到艺术。

陆景惊讶于唐诗经的博学。尽显她世家子弟的内涵。豪富三代才能培养出贵族底蕴。唐诗经无疑拥有贵族气质。出身名门的许雪、墨静雯都没有她的风采。

“诗经姐…,大爷爷让你去他的书房商量事情。”一名二十岁许的青年走过来,容貌朴实,唯有说话很沉静,略微看得出一点与众不同之处。青年看到陆景,迟疑了一会,道:“姐夫…”

他应该没有叫错。能让风华绝代的诗经姐收敛光芒的男人只有这一位。

陆景微笑着点了点头。

唐诗经介绍道:“陆景,这是我堂弟唐弼。”

陆景和唐诗经一起跟着唐弼离开别墅,前往映月台3号别墅。崔瀚禁不住郁闷的对高婉薇道:“薇薇,这一句姐夫可比你喊景哥更亲近一步啊。”

高婉薇笑道:“管我什么事啊。”崔瀚的年纪比陆景略大,只能喊陆景陆先生。别小看称呼,扯虎皮可就全看这个。

裴嫣咯咯娇笑起来,欣赏的看向唐弼的背影。她和唐弼也是同学。

唐论语的书房很大,堆满各种书籍,有些凌乱。但华美的浅黄色壁面,汉室宫廷的吊灯,书桌上仿古的圆形台灯让书房富丽堂皇。与3号别墅外平实的装饰、整齐的风格不一致。

陆景、唐诗经、唐弼抵达的时候,唐论语、邱藻、雍池已经在座。精美的土黄色圆角长方形木茶几上几杯清茶袅袅。唐论语微笑着招呼陆景落座。

唐弼泡了茶,伺候在一边。

唐论语指指唐弼,直言问道:“陆景,你觉得唐弼怎么样?”

陆景笑着说了唐弼几句好话。唐论语既然已经选定唐弼作为雍池之后唐家的执掌者,他没必要在这会儿煞风景。几十年后的事情谁说得准。可不是每一位太子都成为皇帝了。

“你啊…”唐论语笑着摇摇头,闲话了几句,说道:“陆景,现在的形势对唐风集团而言很严峻。之前,竹下修一还想请我和老裴去东京转一转。你….,有把握吗?”

要说不紧张是假话。但是,紧张,他也只能信任和陆景之前的默契。

商海的斗争,很多时候往往拼的是人脉、影响力。

没有任何一家企业可以涉足所有的商业领域。包括号称:只要不违法的生意我们都做的三井物产。

相信,一个强大的唐家对和华而言比一个倒下的唐家更有利。

陆景笑了笑,道:“唐叔叔,我已经在印尼那边发动了。不过出于风险上的考虑,我希望唐风集团能够在和华银行存入3亿美元的流动资金。”

唐弼微不可察的皱了下眉头。陆景这不是要挟大爷爷吗?

唐论语没有任何迟疑的答应道:“可以。老邱,你跟一下这件事。”

唐风集团的总裁邱藻点点头,又对陆景温和的笑了笑,“陆先生,等会还需要找你拿一下许行长的号码。”

“这样吧,我问问许雪,看她近期有空没有,可以的话,我让她来黄海一趟。”陆景假公济私的说道。只是他这番话让唐论语几人听起来十分顺耳。

三言两语事情就定了下来。陆景离开后,雍池轻轻的喝着茶,脑子里不由得想起好友天逸投资总经理应聪的话,“雍池,不是咒诅你啊。我还真的很想看陆景这回马失前蹄。嘿,最近陆景的大哥陆江可能要动动。严家有些担忧…”

但是,陆景和姑父都是处事果断的人物。有这份默契,再加上3亿美元的资金纠葛,这一次借助陆景的力量掀翻亚太财团又多了几分把握。

见书房里很安静,唐弼道:“大爷爷,你为什么要同意存3亿美元到和华银行呢?”

“哈哈…”唐论语几人对视一眼,都笑起来。

唐论语笑着道:“我还以为你不会问的。小弼,商海中可不兴因为是朋友就承担所有的商业风险。成王败寇。所以,陆景这个要求很合理。”

唐弼悚然而惊。

原来,残酷得不见刀光剑影的商海他才刚刚进去扑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