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496章 云丰集团的反击

第1496章 云丰集团的反击

“爸,你真的决定了?”

新加坡,新苑别墅中,周明诚略带焦急的问着一脸沉思的父亲。他刚刚从美国返回。云丰集团和西尔斯公司的合作很愉快,二季度云丰集团在钻石、珠宝上的业务上涨了30%。这是一个很好的开断。

但纵然是陆景给了周家这个机会,也并不足以让周家给和华当马前卒,冲锋陷阵。

稍有不慎,就是家破人亡的结局。

不要以为商业斗争温情脉脉,其中的残酷不足为外人道。

周晋成慢条斯理的喝着清茶,“和华拥有云丰集团18%的股份。你觉得我拒绝得了吗?”

作为印尼华商的领袖,云丰集团的根基在印尼。主要从事石油、稀有金属、钻石、医药这几项业务。这是全印尼最赚钱的产业。印尼最丰富的资源便是石油、天然气、镍。其储量在世界上占有重要的地位。

镍金属主用用做合金、催化剂以及钱币制造。镀在其他金属上可以防止生锈。主用用来制造不锈钢和其他抗腐蚀合金。

其中勇电解镍制作的不锈钢和各种合金钢广泛的用于飞机、坦克、舰艇、雷达、导弹、宇宙飞船等领域。在民用工业中,用于机器制造、陶瓷颜料、永磁材料、电子遥控等领域。

陆景前些时候和他在香港见面密谈过。由和华提供资金,云丰集团之行,在短时间内将印尼的镍金属价格抬高。迫使亚太财团就范。亚太财团旗下拥有大型的钢厂和机械制造厂。

这件事的风险在于镍金属同样应用在军工领域,抬高镍金属价格有可能引起印尼军方的不满。甚至可能引起美国的大型军工企业的注意。

以云丰集团30亿美元的身家。想要抗衡世界级的军工企业,简直是螳臂当车、蝼蚁撼树。后果可想而知。

但是。如果事情办成,云丰集团在印尼的影响力将会很大。并且陆景许诺让周家持有和华增发的股份。搭上和华这条大船。云丰集团未来的发展将会一片光明。

他想赌!

所以,他告诉二儿子,无法拒绝。实际上,陆景是和他商量的,并不是强迫。

“爸,怎么会这样,陆先生这也太霸道了,居然推我们去死。谁爱去谁去,反正我是不会去雅加达。”周明诚怒气勃发的骂了一声。气愤的离开。

周晋成眼睛里闪过一丝精光。他的几个儿子中,这个二儿子还算成器的,但是守成有余,开拓不足。他得在死之前让云丰集团再次壮大。摇了摇铃。片刻后,管家出现在门口。

“老米,准备一下,我要去雅加达。”

米管家讶然的看着周晋成,“周先生,这…”

九八年生死一线的逃离印尼的惨状还历历在目。否则。为什么周先生一家会先后定居在吉隆坡、新加坡。就是因为那一幕太难忘。就算云丰集团的基业在印尼,周先生平时去印尼都不过夜。

“去准备吧。没事。”周晋成打发走老管家,站起来,看着夕阳中的新加坡城。重复了一句。“没事。”

异国他乡的华人,如果没有拼搏的精神,怎么前进。怎么聚集财富?

宾州,远秋园别墅1号别墅的泳池中。碧水蓝天。许雪穿着性感的水蓝色露背连体泳衣宛若一条美人鱼在泳池中畅游着。

叶静雨带着墨镜,穿着花色的比基尼在泳池边的躺椅上慵懒的躺着。手边是一瓶病过的果汁。薄薄的比基尼布勾勒着她消瘦又窈窕的身材。细嫩的小美人。

“雪姐。要不要我帮你涂防晒霜啊?”许雪从泳池里起来,叶静雨笑兮兮的问道。

许雪裹着浴巾,擦了擦水,笑嗔道:“让你帮我擦防晒霜,还不得给你占便宜啊。静雨,我看你最近挺懒的。陆景走的那天和你谈了什么?”

就她的观察,貌似叶静雨已经原谅陆景了。而静雨的父母还在宾州旅游。一大早就出去了。但是静雨今天根本就没有去陪她爸妈,这极为反常。

“他教我怎么讨我爸妈的欢心啊。”叶静雨皱皱鼻子,把昨天陆景说的话重复了一遍,又道:“雪姐,我郁闷死了。他说我胸小。”说着,笑盈盈的凑到许雪身边,羡慕看着许雪35d的挺翘白乳,“雪姐,你和他那个的时候,他有没有夸你胸大啊?”

“去,老说这个话题。动春心了啊?”许雪笑着把叶静雨推开,又打趣道:“乳-沟嘛,挤挤总会有的。静雨,我看好你哦。”

“啊…”叶静雨抓狂的追着许雪到豪华更衣室的浴室中。

叶静雨和许雪在浴缸里笑闹着,许雪的手机突然响起来。“谁啊…”许雪拿了白色的浴巾裹在腰间,去外间拿了手机,见是陆景打过来的,禁不住娇美的笑道:“陆景,想我了啊。”昨天下午陆景才从宾州飞往黄海。

电话里陆景笑着顺着许雪的话说道:“是啊。”和娇美迷人的许雪说了一会情话,道:“你这两天有空吧,来黄海一趟…”把唐风集团往和华银行存入3亿美元的事情说了一遍。

许雪惊讶的挑了挑娥眉,把心底甜蜜的情绪收了收,正色问道:“陆景,这钱还不还回去?”

陆景就笑,“那当然要还的。许雪,你还想着吞下3亿美元啊?”

“行吧。我明天去黄海。和华银行有些事情要安排一下。”许雪解释道。

她一个光杆司令到黄海也没用。要带专业团队过去。3亿美元的转账可不是小数目。需要协商一个合理的方案。

挂了陆景的电话,许雪进入浴室里和叶静雨说了说她的行程,“静雨,我现在没办法陪你在宾州度假了咯。”

叶静雨想了想,“雪姐,我跟你一起去黄海。”有陆景教她的法子打底,她也不怕以后没有和父母呆在一起的时间。

许雪笑着点点头,笑孜孜的看着叶静雨,“静雨,我记得某人可是说过…”

叶静雨撇撇嘴,打断许雪的话,“我找陆景汇报下互联网的情况不行吗?我马上就要去美国开始工作了呢。”

深田哲二急匆匆的走进了竹下修一位于东京的别墅中。

别墅中的佣人们神情惶惶,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别墅的主人竹下修一刚刚大发雷霆。深田哲二一路畅通无阻,快步上楼,推开了书房的门,“会长,我来了。”

竹下修一丢了一份文件到茶几上,“深田,你先看。岂有此理。”

他一个小时前得到副手吉永宏树的汇报。印尼的镍矿离岸价格飙涨了150%。现在全球的铁矿石大幅涨价。新日铁可以暗中享受全球三大铁矿石厂商的优惠价。亚太财团手下的丰吉钢铁可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

镍矿石涨价会进一步压缩亚太财团在钢铁、机械制造业务上的利润。

“吉永君已经飞往印尼雅加达和云丰集团谈判。我需要一个解决方案。”竹下修一背着双手,在书房中来回走动着。

深田哲二哈伊了一声,凝神苦思起来。

这时,竹下修一搁在书桌上的手机响了。见是陆景的手机号码,竹下修一接了电话,用标准的汉语寒暄道:“陆先生,你好啊!”

电话里陆景哈哈笑道:“竹下会长,你好啊。”漫无边际的说了几句后,陆景道:“竹下会长,是这样的,我过两天准备和唐诗经一起日本拍一套婚纱照。希望能够得到竹下会长的接待。”

一瞬间,竹下修一的脸色就变了,深深的吸了几口气才将心里的情绪压下去,“陆先生,我最近有点忙,北海道那边风景很好,下次你来我再接待吧。”

和陆景毫无营养的说完结束语,挂了电话,竹下修一没有再克制情绪,“八格牙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