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497章 交游广阔

第1497章 交游广阔

深田哲二惊讶的放下手里的文件,他很少看到竹下修一发这么大的脾气。

刚才的电话,他听到是陆景打来的,但电话内容却没有听到。按理说陆景不太可能刺激得竹下会长生气。和华的实力和已经是世界一流财团的亚太财团还有很大的差距。深田哲二很有些奇怪。

竹下修一沉着脸将手机放到了桌面上,没有理会助理,走到书桌后坐下。

7月23日唐风集团卖掉唐风制药的消息传开,他曾经让深田哲二给唐论语、裴高峰打过电话,邀请他们来东京旅游。至于,是旅游还是让他们来谢罪,竹下修一清楚。而陆景现在却主动打电话给他说要来日本旅游,潜台词是什么昭然若揭。

他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威胁?

毫无疑问,印尼镍金属上涨是陆景的手笔。目的还是迫使他允许唐风集团、康桥集团赎回天骄基金手中所持有的其20%的股份。但是镍矿这潭水没有那么浅。陆景想要通过镍矿石价格来要挟他没那么容易。

“深田君,给我约一下芝加哥市的乔纳森-伍德。我有个商业项目想和他谈谈。”

“好的,会长。”深田哲二恭敬的应了一声,把手里的文件放下,出门去打电话。

乔纳森-伍德是杰西卡-富林明的前夫。伍德家族是原芝加哥财团的三大家族之一。乔纳森-伍德是芝加哥期货交易所颇有名气的新锐。在芝加哥很有名气,和位于芝加哥的多家世界级公司董事会关系良好。

世界上最大的飞机制造商波音公司就在美国芝加哥。深田哲二跟随竹下修一多年很快就把握到他的思路。

40多年来,波音一直是全球最主要的民用飞机制造商。同时也是军用飞机、卫星、导弹防御、人类太空飞行和运载火箭发射领域的全球市场领先者。镍矿价格的上涨势必会引起波音公司的关注。

波音公司2003年营业额为505亿美元。想必中国那些自以为有一两百亿美元资产就觉得天下无敌的小公司们难以想象波音公司是何等的庞然大物。

竹下修一琢磨了下,拨了波音公司董事长、总裁、首席执行官弗兰克-洛克的手机。

作为世界一流财团的话事人。他自然够资格随时给弗兰克-洛克打电话。

他需要双管齐下。

镍矿石的价格忽涨忽降,市场上各种流言不断的涌起。令人无所适从,无法判断未来镍矿石的价格走向。

印尼首都雅加达城内的一处荷兰风格的别墅中,云丰集团稀有金属事业部总经理阿里安托愁眉苦脸的向周晋成汇报着当前的情况,“周董,再继续大量持有镍矿石,我们的亏损将会达到1.4亿美元。波音公司亚太区副总裁理查先生已经致电我询问情况。我们的压力很大…”

周晋成坐在沙发上,轻轻的喝着茶,耐心的听阿里安托说完,慢慢的道:“阿里安托。你继续拉高镍矿石价格吧。亏损不到2亿美元我可以接受。”

阿里安托急道:“周董,这不仅仅是亏损的问题,我们还要面临波音公司的压力。”

周晋成冷哼了一声,“他们的业务又没有涉及到镍矿石开采,暂时不理他们。”态度强硬。

“这…”阿里安托不知道周董是错了什么药,怎么会有挑战波音公司的想法?叹了口气,“好吧。”忧心忡忡的离开。他虽然是印尼人。但对云丰集团忠心耿耿。

云丰集团在印尼算得上有数的华商,连续强势兼并了几家小的镍矿石厂商后,云丰集团在印尼的镍矿定价权上有一定的发言权。所以波音公司面对市场上镍矿价格不稳定的情况。一找就找到了云丰集团。

不管什么理由,和波音公司对抗,十分的不明智。波音公司不仅仅是一家飞机制造商:他是美国的军火商。在印尼拥有武装代言人。要知道,印尼的中央政府并不能号令全国。而是有不少军阀的存在。他不希望经历流血冲突。

阿里安托离开后,周晋成脸上轻松的表情渐渐地变得凝重。这已经是他连续一周在雅加达。

九八年印尼大屠杀之后,他即便是回印尼也从不在雅加达过夜。那是刻骨铭心的一夜。然而为了这次镍矿的操作。他破例在雅加达停留了一周。

阿里安托的顾虑他如何能不知道?

但是,陆景和他制定的目标还没有完成。既定目标是通过镍矿的价格浮动迫使亚太财团让步。

和华早就调查清楚。亚太财团旗下的丰吉钢铁等钢厂、机械厂都是采购印尼的镍矿。他们无法承受高镍矿价格。这会导致他们的利润下降。只是,就目前印尼镍矿价格的波动而言。他的力度还不够。外部却又有波音公司的施压。

压力重重。他该如何决定?

米管家穿着传统的黑色管家制服静悄悄的进来,打开了客厅的灯,华丽的水晶灯散发出明亮的光芒,将别墅客厅点亮。“周先生,晚饭时间到了。”

周晋成恍然惊觉。看看手腕上的表竟然到了下午6点。他沉思了2个小时。点点头,“好的,老米,我一会就去餐厅。”

想了想,周晋成拿起手机拨了陆景的号码。

陆景接到周晋成的电话时,正在和唐诗经在黄海半岛酒店优雅的艾莉爵士餐厅里吃着浪漫温馨的晚餐。将叉子放到洁白桌布上的餐盘中,陆景接了电话。

将印尼的情况说了一遍之后,周晋成道:“陆景,我会将镍矿的价格拉上去。”最后用了下军令状的语气。

陆景沉吟了会,道:“周先生,尽力而为。”

周晋成一愣神。随即苦笑。看来,陆景很清楚波音公司所带来的压力。

他确定云丰集团可以影响印尼的镍矿价格,也确定镍矿价格的上涨可以让亚太财团的竹下修一焦头烂额。但是竹下修一的反击同样的凌厉。

陆景补充道:“周先生,不管结果如何,我们的约定依旧有效。”

周晋成嘴动了动,道:“我明白了。”

“云丰集团董事会主席周晋成的电话。”陆景放下手机,对唐诗经说道,“波音公司给云丰集团施压了。”

唐诗经穿着白底绣花短袖旗袍,盘着贵妇发髻。旗袍勾勒着她曼妙的身姿。粉白的手臂在艾莉爵士餐厅的灯光下白腻柔软,轻轻的摇着手中的红酒,声音清润的如同落雪般,冷艳而性感的大美人。

“竹下修一的交游很广阔啊。”

陆景和唐诗经碰了碰杯,笑着道:“那也不只是他一个人交游广阔。诗经,准备好去日本没有?”

“你认真的吗?”唐诗经翘起嘴角,巧笑嫣然的问道。陆景说的是和她一起去日本拍婚纱照的事情。她还以为陆景只是为了以直报怨的回击竹下修一。

“这还能作假吗?不过时间可能不会很长。”

“可是,竹下修一未必欢迎我们哦。”

“现在印尼的镍矿价格并不算高,竹下修一心情应该很愉快才对,未必就不欢迎我们?”

唐诗经嫣红的嘴唇抿着红酒,美丽的双眸看着陆景,轻笑道:“就怕我们刚到东京他心情就变糟糕了啊。”

她才不信陆景没有后手。

陆景呵呵一笑,视线越过唐大美人,看向了窗外黄海辽阔的夜景。

五十五岁的慕容泽看起来苍老了不少,头发的花白色增多了。在狱警的带领下,缓缓的前往家属探望的房间。

沉重的脚步声在通道里一步一步。

这里是烟东市第一看守所。他的案子法院还没有判决。大部分的取证工作已经完成。下周二8月9日宣判。他不知道现在怎么还有自称故人的人来看望他。

竹下会长7月10日委托吉永宏树来见过他。姚星洲带吉永宏树来的烟东。他才得知竹下会长为营救他已经打通关节,将他从汪副市长滥用职权的案子中摘了出去。

但是,在出去的最后一次例行审讯中他却心理崩溃,将所有的事情都竹筒倒豆子般全部交待了。他现在被关在烟东不是因为烟东市大王村的改造项目,而是他自己的事情犯了。

他心里现在对竹下修一没什么怨恨。他的案子现在是心腹姚星洲通过亚太财团的人脉在外奔走。预计要判个三年左右。算上保外就医、立功减刑,或许只用在监狱里住上三两个月就可以了。

因此,他同意了碧湖集团债转股的方案,将碧湖集团转给了亚太财团。只要碧湖集团还能发展起来,他手中持有的碧湖集团股份还可以值不少钱。

“进去吧。你的朋友在里面。”狱警带着慕容泽到一间小单间门口,转身离去。

这不是通常的会客室。慕容泽狐疑的看了狱警一眼,想了想,推开门。

昏暗的瓦灯忽明忽暗,单间显得极为简陋。桌子对面坐着一名衣着考究的青年,眼睛狭长。

慕容泽心里磕碜了一下,坐到桌子边,“你是谁?”

青年笑了笑,点了一支中华,将烟盒推到慕容泽面前,讥诮的道:“怎么,见慕容董事长一面还需要我做个自我介绍?吸烟。”

慕容泽明白了,对方有求于他,心里渐渐的坦然、镇定,将烟盒推了回去,“谢了,我在里面不缺烟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