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498章 六大世家联席会议

第1498章 六大世家联席会议

“哦?看来烟东市第一看守所这里需要整顿下啊!”青年大模大样的感叹了一句,从衣兜里拿出一叠照片,丢在桌子上,“自己看。”

慕容泽脸色淡定的表情突然僵住,看着照片,激动的大叫道:“我x你妈,这不可能,这不可能,你哄老子是不是…”

这一叠照片中,慕容泽三十二岁娇妻丁妙赤身裸-体的和姚星洲**。

刚刚离开的狱警在门口冒了个头,看着咆哮中的慕容泽。

青年摆摆手,“没事。”

狱警又缩了回去,关上门。一个五十五岁的老人再怎么发狂都不可能是青年的对手。他没什么好担心的。

看着愤怒的慕容泽,青年哂笑着点了点烟灰,“慕容董事长不信?有图有真相啊。这可是铁证如山。”

“照片可以用电脑更改。这么清晰的照片你怎么拿到手的,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告诉我,你是谁?”慕容泽眼露凶光的盯着青年,他手里没有沾过人命。但这些年碧湖集团也不是没有干过这种勾当。

青年冷笑几声,“假的?你老婆给人戳的那么销-魂的表情,我上哪儿找图片给你ps?”

这句话击破了慕容泽的心防。但是,他无法接受在他面前百依百顺的娇妻会和对他感恩戴德的姚星洲有私情。但这一张张不堪入目的照片将残酷的事实摆在了他面前。

“嘿,本来想给你留几分脸面的。给脸不要脸,喏。看看这个。”青年拿出一个mp3,推到慕容泽面前。“你老婆和人实战半小时的精华片段节选。自己看。”

慕容泽费力的吞了口唾沫,枯瘦的手颤抖的拿着mp3。最终没有点开,颓然的靠在椅子上,道:“你想要什么?”

青年嘿的笑了声,“很简单,告诉我亚太财团的黑材料。仅仅是一个天骄基金,很多东西查不出来。至于,姚星洲,你手上有他的把柄的话我顺手帮你把他送进来。”

“你是和华的人?”慕容泽一点就透,顿时明白了。

青年点点头。笑了笑,露出一排整齐的白牙。他叫唐略。唐悦的堂弟。

“雍池,心情很糟糕?”应聪解开白色衬衣的第一粒纽扣,在酒吧嘈杂的声音中,大声的在好友雍池耳边吼道。不吼根本就听不清楚。雍池一杯接一杯的喝得有点高。

中天酒吧是黄海最好的酒吧。泡吧氛围极佳,每晚还没到11点就是爆满。这时,酒吧的乐队领唱正在音乐节奏中吼着:“…有多少梦想在自由的飞翔…”

雍池醉眼朦胧的看了眼好友,拍拍他的肩膀,大声道:“我干嘛要心情糟糕?”

工作之余。换下商务装,摘下面具,约好朋友到酒吧里喝几杯,心情在嘈杂的音乐声中十分放松。工作压力骤减。

应聪嘿嘿一笑。现在唐家的形势可不妙。

唐家的日化品业务又遭到打击了。这一次出手的是宝洁。唐家惹的不是一般人啊。居然能同时说动国际两大日化品巨头:宝洁、联合利华对付唐风集图。要是一般的企业。早就给干趴下。

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行业巨大的打压。这个态势做出来,经销商、中层员工,只怕早就人心惶惶。貌似。唐风集团也出在风雨飘摇中。

雍池仿佛知道应聪的想法,将杯中的啤酒喝了光。随着音乐摇了两下头,道:“应聪。唐风集团不会有事。”

有陆景的支持,唐风集团怎么可能有事。7月24日介绍唐弼为唐家下下代继承人时,在映月台3号别墅岳父的书房中,陆景亲口说了在印尼的动作已经发动。

应聪高深莫测的笑了笑,他知道雍池的依仗是什么。但是最近印尼的镍矿价格已经下降了。

有道是隔行如隔山。就像普通人不会关心大宗商品价格一样。天大的事情,只要不是媒体热点,信息根本就无法传递出来。印尼镍矿价格的浮动也是这样。

他关注到印尼镍矿价格浮动的原因是昨天上午陪着岳父祁鸿和云枫集团的董事长齐文敏密谈了三个小时才知道的。陆家的权势不足为凭。至于和华,未必是亚太财团的对手。印尼的镍矿厂商云丰集团可就被对手印尼国家镍矿公司压制的很惨。

这一系列在水面下的重大交锋公众是不会注意到的,他也只是一个看客。他现在在严家没什么话语权。

这场较量的结果出来后,将会有大批的人的命运发生改变。

商场如战场。

8月4日,高修平结束了海益汽车在渝都的业务匆匆赶往黄海。海益汽车在渝都的分公司成为历史。

海益汽车被陆景旗下的昆成汽车竞争得逐出了西南轿车市场。在家族会议的决定下迁到中原省中原市,试图让海益汽车在这个人口众多的省份扎根下来。

拥有戴姆勒公司汽车技术支持的海益汽车最终无法竞争的过昆成汽车。国内汽车利润率上10%的厂商属于第一线的厂商。昆成汽车的发展势头非常迅猛,国内的六大汽车集团中,位于第三位,仅次于一汽、上汽。

汽车圈子内流传的一个说法:昆成汽车和现代汽车在技术上合作的非常深。核心技术都有分享。

想想现在的现代起亚汽车集团的会长郑梦先是如何上位的,就能明白这个说法极有可能是真的。否则昆成汽车的性能、性价比也不可能在低端汽车市场横扫国内的品牌。

陆景从国安五处要了一份现代汽车核心技术资料的事情属于核心机密。

高修平抵达黄海后,请高婉薇吃了顿饭。高婉薇一直在黄海,挂名在海益集团黄海分公司工作。实际上是负责与陆景沟通。了解到黄海最近的情况后,然后才去江南别墅见高家家主高俊耀。他不想打无准备的仗。三叔在交州监狱里对他的忠告言犹在耳。

“二叔…”在保姆的带领下。高修平在二楼的休息室里见到了高俊耀。

“修平来了,坐。”高俊耀笑了笑。打量着他的侄儿。高修平经历了一系列的打击之后,整个人的气质沉淀了许多。高俊耀满意的点点头。

漂亮年轻的女保姆送了咖啡进来,放在明亮的茶几上,浓香四溢。

“二叔,这么急着叫我来黄海有什么事吗?”喝着咖啡,高修平问道。这个问题高婉薇也不知道。她毕竟没有进入高家的决策层。

高俊耀笑着摆摆手,道:“不要急,你先静静心。”海益汽车的事情,家族的视频会议中已经详细的讨论过。他找高修平过来另有要事。

高修平默默的点头,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思索着从高婉薇那里得来的信息。

最近黄海最大的事情莫过于唐风集团继续遭到亚太财团的打压。继联合利华之后,宝洁公司也出手打压唐风集团。唐风集团上上下下如临大敌。

要是人心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届时,有和华银行的资金暗中支持也没有用。

但是,令人诧异的是:唐诗经居然在这个节骨眼上和陆景去了日本拍婚纱照。

高修平揉揉眉心,把高婉薇那羡慕、惊讶、崇拜、祝福的模样从脑子里抹去。

斟酌了下,高俊耀才开口道:“修平,喊你来黄海啊。是明天有一件大事要发生。齐文敏提议召开‘六大世家联席会议’,我们都同意了。你作为高家的第二代代表出席。”

“啊….?”高修平大吃一惊。

六大世家联席会议不是例行的会议。召开时间不固定。有时候三五年召开一次,有时候十几年才召开一次。联席会议召开的目的只有一个:划分六大世家的各自利益范围。

唯有垄断才能产生超额利润。一旦准入门槛降低,竞争加剧。对资本而言,利润就会急剧下降。早一辈的英杰人物早就意识到这一点。所以提出这样的方案。六大世家各自的侧重业务就是在联席会议上协调出来的。

六大世家都是百年世家,相互间不断的通婚。彼此的关系比其他民营企业、国有企业要亲近的多。肥水不流外人田。划分各自大致的利益范围后。有利于攫取超额利润,并互通有无。

高修平吃惊的原因在于。在目前唐家正处在虚弱事情中召开这样的会议的目的是什么可想而知:削弱唐家。

甚至,唐家一个不慎被提出六大世家的圈子也不是没有可能——五个人分蛋糕。怎么都比六个人来分大得多。

高俊耀微笑道:“弱肉强食,物竞天择。”唐论语要不是一心拿回唐风集团20%的股份,也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老唐这个人,还是有些理想主义。

8月5日,六大世家联席会议在黄海唐风大厦的顶层小会议室中举行。唐论语的几名助理来来回回的送上清茶。陆景给唐论语提供的云春雨茶。

放在这么一个重大的场合也算是为白云饮料公司打个软广告。

唐论语做了一个手势,唐弼将落地窗前的米白色帷幕拉上,豪华的会议室中,吊顶上的九盏九龙吐水款式的水晶灯亮起。将120平米的宽敞会议照的通明。

树叶纹的名贵浅棕色地毯上倒映着舒适沙发软椅的影子。实木的暗红色会议桌前,唐论语、裴高峰、崔九霄、高俊耀、齐文敏、黎逸明依次而坐。

唐论语作为主人坐在了主位上。贴着四周墙壁依次摆放的二十多张椅子。六大世家的二代子弟、随行人员各自坐在金属软椅上。小会议室门口,有两名黑衣保镖守着。

齐文敏看看表,咳嗽一声,“诸位,可以开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