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499章 出大事了

第1499章 出大事了

“开始吧!”坐在椭圆形会议桌前的几人神态各异的说道。

作为这次会议的召集人,齐文敏当仁不让的说着开场白,“上一次召开联席会议还是1992年。在当时改革开放的春风下,我们六家在国内的业务发展的极为迅猛。

那次会议上大致确定了各自的主营业务范围,形成我们现有的格局。

高家侧重于重工业、机械、能源领域。裴家侧重于金融服务、保险。崔家侧重于基建、码头、房地产。唐家是侧重于制药、日化品、文化产业。黎家侧重于电子、服装。齐家侧重于煤炭、矿产。

但是,在九十年末期,我们经受了两个冲击。第一冲击是数码产品的兴起。影碟机、手机、mp3、电脑。数字电子技术深刻的改变了我们的世界。

第二冲击是进入新世纪一来,特别是近两年蓬勃发展的互联网。毫无疑问,互联网也将深刻的改变我们的生活。这个趋势在美国、欧洲已经非常明显。

在这两个大的商业浪潮背景下,我们六家的业务相互重合、相互渗透。

我认为,召开这次会议是及其有必要的。我们六家需要重新厘定各自的业务范围,避免重复竞争浪费资源。至少应该避免恶劣竞争。”

崔瀚心里讥讽的笑了笑。说的冠冕堂皇。怎么分?还不是谁的实力雄厚,谁的蛋糕就越多。

六大世家之间的关系并不是类似于小说中演绎的那种。比如:雪飞飞狐中李自成的四大护卫的后代,最后恩怨纠缠。

而是,在漫长的时间中相互认识。认同,最终形成的一个利益共同体。相互之间的关系有远有近。原因各异。

齐家和黎家的关系很近。是因为七十年代的时候他们在捷克投资了一个自来水项目很成功。这笔投资让齐、黎两家的资产上了一个台阶。然后相互通婚。

崔家和高家的亲近是地理原因。明州高和文舟崔都是当地的望族,巨富之家。相互间多有接触。

唐家和裴家的关系亲近是唐论语的叔叔和裴高峰的父亲在动乱年代远走南美。各自打出了一片天地。然后两家一直来往。

当时代的浪潮退去,剩下来的巨富之家有着天然的亲近感。这是一种家族文化的沉淀,对各自身份的认同。有点类似于明朝进士及第后进入翰林院的进士们划分的圈子:非翰林不得入阁。

….

唐风集团的总资产是180亿美元。唐家的整体资产是300亿美元左右。扣除不动产、古董、珠宝、艺术品、黄金等等保值物品,还涉及了地产、港口等业务。

崔九霄慢慢的喝着茶,心里叹了口气。今天会议的重点在于如何瓜分唐家的“地盘”。

要划分各自业务的范围比较快。各家几十年积累的资本优势在那里。不会有人轻易越界。而对于新兴的产业各家其实都不愿意放手。合纵连横,到时候各凭手段。

讨论着,一条条的议题通过。终于到了重头戏,黎逸明笑眯眯的说道:“老唐,文化产业剥离出去了。我看现在电影很有市场啊。九霄,崔瀚不是在坐文化产业吗?你有没有兴趣做大?”

崔九霄笑了笑,“顺其自然吧。”黎逸明祸水东引,他不会表态。嘿,回去之后,他自然会加大对崔瀚的公司的投入。

在座的都是老狐狸。没有人对崔九霄的表现感到奇怪。环视了一圈,齐文敏接着道:“我对生物制药很有兴趣。希望以后有机会和大家合作。”

唐风集团连唐风制药都给卖了。现在在这一块自然没有话语权。唐论语轻轻的喝着茶。

他现在就算是恐吓齐文敏不要进入制药领域,齐文敏也不会听他的。

裴高峰有点看不过眼,道:“老黎。你在广发银行有股份吧,有没有兴趣进入金融领域发展呢?”

黎逸明微笑道:“暂时不考虑。老裴,你可以问问俊耀。明州商业银行在国内的民营银行中可是数得着的。”

高俊耀没兴趣掺和齐家、黎家对唐论语的紧逼,他和崔九霄是中立态度。道:“我在明州商业银行的影响力有限。真正控制明州商业银行的是许家。”

齐文敏见话题岔得有点远,道:“老唐,你的意见呢?”

因为六大世家各自的核心企业并没有相互控股。只是在有些合作业务的公司中控股。这样的利益共同体并不牢固。

而对于唐论语等人来说,到他们这个年纪。地位,不需要唇枪舌剑。或者发脾气来强调自己的意见。最终见真章的是在市场上的争斗。

然而,随着六大世家的体量越来越大,如果殊死较量的话,必定会两败俱伤。所以,能谈成的合作,六家还是会各自退一步,不会一拍两散。谈不拢才会才去最激烈的方式。

说到底,他们是商人。如何赚取最大的利润是主题。

唐论语温声道:“我的意见有用吗?老齐,你和老黎的心思,我明白。不过要说唐家就这样倒下,你觉得可能吗?”

黎逸明微笑着喝茶。对唐论语的指责充耳不闻。

齐文敏干瘦的脸上浮起一抹笑意,“老唐,我知道陆景前几年把老高整的很惨。官面上、私下里的,各种手段很多。但是,时至今日,陆家不足为凭。”

坐在后排没有发言权的雍池突然想起那晚在中天酒吧中,应聪大有深意的笑容。

高俊耀敏锐的发现齐文敏的用语:是陆家,不是陆景。心里有些明白了。陆家不是没有对头。

裴高峰讥诮的道:“老齐,你觉得亚太财团在国内的影响力有那么大?”

齐文敏怡然不惧的回应道:“未必没有。”他自然不会说实话。误导下这些人精们也是一大乐趣。

唐论语淡淡的笑道:“既然老齐和老黎想要进入日化品、生物制药、银行业领域,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吧。不过。我奉劝两位一句,不要试图进入文化产业。”

他对天辰娱乐有信心。

齐文敏、黎逸明笑了笑。喝着茶。回头可以和星光传媒接触一下。

谈到这儿,大家的底牌基本都出的差不多。会议室内的气氛有点沉闷。

听着暗流汹涌的讨论。高婉薇在本子上写了一行字递给身边坐着的高修平看,娟秀的字体,看起来很舒服,“平哥,今天气氛不对。”

今天这样重大的场合,为了什么事,她略微知道一点。只是,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她被二伯给喊来了。

要知道参加今天会议的都是各大世家中的实权人物。除开家主、继承人、剩下的可不是助理。而是各自核心企业的掌门人。唐风集团的总裁邱藻今天就来了。

高修平笑了笑。对这个气质知性的族妹回了一句:你看好戏就行了。

高家的策略,二叔昨天和他交了底:高家维持中立,要是唐家、裴家出现不支的情况,那也不用客气。当然,高调做事,低调做人,不用声张。

喝了半杯茶,齐文敏放下茶杯,笑道:“老唐。看来,我们要较量一番了,希望你能顶得住多方的压力。”

亚太财团在前,齐家、黎家在后。后面还有跟着的崔家、高家。而唐家的盟友裴家自顾不暇。至于,陆景有人牵制。这一战胜算八成以上。

这时,唐论语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唐论语看了看。嘴角浮起一抹快意的笑容。“好,我随时奉陪。”唐论语岂能没有一点火气。

裴高峰配合的问道:“老唐。什么消息?”

会议室的人都看了过来。能够让唐论语振奋的消息只怕是大事。

唐论语笑道:“丰吉钢铁有一艘价值2亿元的货轮被黄海海关扣住了。丰吉钢铁97年在黄海输了一场官司,现在还没有支付8000万的经济赔偿。要是再不赔偿。这船就扣定了。”

齐文敏和黎逸明对视了一眼,感觉有点不妙。在上次锦楼聚餐被打脸之后,齐文敏今天又来向唐论语发难,一个是因为当前的形势对唐家不利,另外一个则是他得到了竹下修一的支持。

但是,丰吉钢铁是亚太财团旗下的成员企业。黄海海关这是什么意思?倒不是说今天能扣一艘货轮,明天自然还能再扣一艘。而是,近8年的官司,怎么就被翻出来了?

谁这么熟悉这些往事?

这件事给出了一个很明确的信号:竹下修一的保证可能什么都不是。

齐文敏果断的道:“今天的会议差不多了,我们散了吧。明天再谈。”他要去探消息。

唐论语讥笑道:“老齐,希望你明天不要认怂。”

“你…”齐文敏也知道今天把唐论语挤兑的够呛,这么一想,心气顺了几分,“老唐,鹿死谁手,犹未可知。要是陆景干的,竹下会长不会罢休。”

齐文敏的话音刚落,裴吴越的手机响了起来。顿时,一屋子人的眼光都吸引过去。开会的时候,所有人的手机都是调成了静音。

裴高峰皱皱眉。“吴越,怎么回事?”

裴吴越没说话,笑着接了电话,里面传来娇妻崔横波嚷嚷的声音,“吴越,快告诉四爷爷,竹下修一刚邀请在北海道的陆景、诗经姐去东京谈判。”

“…”一会议室的人都愣住,现在谁还不明白出大事了。八成出在丰吉钢铁货轮被扣的事情上。

ps:??接下来7--10天内,我有点事情要处理。手里没有存稿,比较悲催。

能写多少就发多少吧。

尽量保证不断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