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00章 赎回来

第1500章 赎回来

会议室中没有人再计较裴吴越打开手机铃声的事。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这个消息吸引住:竹下修一要和陆景谈判。

齐文敏脸色讪讪。又丢了一回脸。但是发起这次联席会议不仅仅是他的想法,也是竹下修一的要求。给予唐家最后一击。

黎逸明给了好友一个台阶,道:“散会吧!”带着他的随行人员、黎思源、黎倾城离开了唐风大厦顶楼奢华的小会议室。

明天是否要继续,要看后面的结果。众人纷纷站起来。“吱--”的椅子滑动声音不断。唐家和裴家的高层相互小声说着话。神情轻松。

崔九霄微笑着和唐论语、裴高峰握手,“恭喜。”

恭喜什么,大家心知肚明。陆景既然能逼得竹下修一兵临城下之际要和谈,肯定能帮唐论语和裴高峰赎回亚太财团所持有的各自核心企业20%的股份。

快要走出小会议室门口的齐宾鸿看到崔九霄、高俊耀和唐论语、裴高峰聚在一起说话,心里微紧。

六大世家间的交锋受到了外力干扰。陆景和竹下修一这个层次的角力才能决定最终结果。崔家和高家都是墙头草。现在是唐家站了上风。他忽而有种要抽烟的冲动。

三辆豪车组成的车队平稳的从唐风大厦的地下停车场驶出来。中间黑色的奔驰中,气氛沉闷。

黎倾城有些受不了寂静,问道:“明叔,情况变得这样。对我们有没有什么影响?”

黎逸明轻轻的摆摆手。黎倾城不明所以,精致的容颜迷惑的看着家族的话事人。坐在副驾驶位上的黎思源道:“倾城。不要紧。”

黎思源今年36岁。容貌中等。和崔七月、唐诗经、高修平、裴吴越是一起玩大的。只是俊男靓女的组合,他没有多掺和。把心思的放到管理、经营上。

黎家这次并不算失败。不管陆景和竹下修一谈得怎么样。最终黎家、齐家的好处都不会少。陆景要打压黎家、齐家的话,竹下修一会不给予支持?这次危机最大的实际上是崔家、高家。

黎逸明赞许的点头,“不错。倾城,以后啊,不要和唐诗经争什么。她那个位置最多三五年就得让给你。”

夺取唐诗经在六大世家小一辈中的“明星”地位是家里的要求,也是黎倾城的想法。

黎倾城惊讶的长着红润的小嘴,足以吞得下一个鸡蛋,好一会才缓缓的道:“我知道了,明叔。”

从北海道新千岁机场抵达东京国际机场时是8月7日上午10点。东京正下着小雨。繁华的高楼大厦间仿佛飘散着一层水雾。和地广人稀的北海道不同。东京的人口密度很大。

陆景和唐诗经一行六人住进了东京丽都酒店。办理完入住手续,走在深棕色的地毯上,唐诗经笑着对陆景道:“我们什么时候去见竹下修一?”

“洗过澡,吃了午饭再去吧。”随行的保镖小宛按了电梯,陆景牵着唐诗经纤细精致的小手走进电梯。

亚太财团的核心企业是天骄基金。天骄基金的总部大楼位于东京银座区的天骄大楼中。竹下修一的助理深田哲二在前面引路。大厅中,白色的大理石地板纤尘不染。上班时间大厦内部比较安静。

坐电梯到大楼顶层72楼竹下修一的办公室中。穿着商务装的竹下修一从办公桌后起身过来和陆景、唐诗经握手,微笑道:“陆先生,唐小姐。”丝毫看不出内心的情绪。

深田哲二躬身行礼之后就告退,今天的谈判不需要他在场。随即。有一名漂亮的ol装娇小美女脚步轻盈的送了清茶进来。

招呼陆景、唐诗经坐在宽敞舒适的灰白色沙发上,竹下修一看似感叹实则质问道:“陆先生,你扣下丰吉钢铁的货轮这一手逼的我太狠了。”

陆景笑了笑,道:“根本原因还是丰吉钢铁没有遵守法律啊!”

竹下修一看了陆景一眼。点点头,直言不讳的道:“陆先生,这点压力还不够。我不会因为8000万的赔偿金就放弃持有唐风集团20%的股份。”

唐风集团和康桥集团的股份其实值不了多少钱。每年给亚太财团的分红也不多。但如果他开了这个口子。亚太财团的根基就会崩溃。

唐诗经轻拢着鬓角的秀发,抿着清茶。她多少猜得到竹下修一的顾虑。

但是,父亲希望保持家族核心企业的标牌。因而强烈的想要赎回这20%的股份。

竹下修一的态度在意料之中,陆景道:“竹下会长,你们亚太财团在中国违法事件做的不止这么一起。我手头还有其他的证据。”慕容泽给他的东西里面还有很多料。

竹下修一深深的吸了口气,遏制心底愤怒的情绪,陆景在威胁他。“陆先生,我虽然说过斗争归斗争,合作归合作。如果你坚持你的意见,tu公司将会成为我们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合作项目。”

陆景沉默了一会,给了一个肯定的答复,“竹下会长,我坚持我的意见!”

“好,好…”竹下修一眼睛里闪过一丝厉色,“我可以允许唐风集团、康桥集团赎回各自20%的股份。你把你手里的黑材料交给我。”

陆景点了点头,同意这个方案。

亚太财团与和华的决裂从这一刻开始。

竹下修一执掌亚太财团多年,说一不二。他顾忌和华,但陆景步步紧逼,他没有必要继续之前合作又斗争的策略。日后,亚太财团对和华的策略改为:敌对。

亚太财团同意唐风集团和康桥集团赎回股份,顾虑在于陆景手中的黑材料。

但凡是托拉斯企业,谁没有一点黑幕。就算是摩根大通,都是官司缠身,天天给美国司法部调查。法律费用都是天文数字。

但是,在8月8日东京的谈判中,亚太财团开出了高价。唐风集团20%的股份作价15亿美元。康桥集团20%的股份作价30亿美元。这是打唐风集团和康桥集团强烈的想要赎回20%股份的意愿的牌。

唐风集团和康桥集团的顾虑在于他们知道陆景无法逼迫亚太财团太狠。鱼死网破的较量,陆景未必肯干。

但是,唐风集团、康桥集团被亚太财团打压的资产大幅缩水,没人愿意当这个冤大头。终究是陆景目前占着优势。

三天的拉锯式谈判后,最终双方达成协议:唐风集团以12亿美元的价格赎回其20%的股份,康桥集团以25亿美元的价格赎回其20%的股份。

至此,唐家、裴家退出天骄基金,退出亚太财团。

夜幕徐徐的降临,竹下修一在落地窗前沉默的看着东京的夜景。蔚蓝色的天空中一弯明月斜挂在天幕中。

“竹下君…”吉永宏树推开门进来,欲言又止。他跟随竹下修一多年,理解他此刻失落的心情。签署协议,允许唐风集团、康桥集团脱离,这让立志于将亚太财团发扬光大的竹下修一很难受。

竹下修一回过头,摆摆手,“我没事。查清楚了吗?”他需要知道陆景手中的黑材料从何而来。

“查清楚了。和碧湖集团有关,应该是慕容泽透露的。”吉永宏树做了一个砍头的手势,“竹下君,要不要?”

亚太财团吃了这么大一个闷亏,岂能没有点表示。

竹下修一脸上看不出喜怒哀乐,沉吟了一会,道:“陆景手中的材料不管有没有给全,那些漏洞都需要一一抹平。吉永君,这件事就拜托你了。”

吉永宏树道:“哈伊!”至于慕容泽是否在抹平的范畴内,这要看怎么理解。

“哈哈,陆景,原来你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我在雅加达提心吊胆啊。”电话里,周晋成畅快的大笑着说道。怪不得,陆景当时告诉他尽力而为。

陆景接到周晋成电话时,正在映月台3号别墅中参加唐家的庆祝酒宴。

多年的夙愿得偿,唐家、裴家自然要好好庆祝。两家的中坚人物基本到场。3号别墅中,人人都是喜气洋洋。唐、裴两家一扫前段时间的阴郁。

亚太财团既然已经将股份售出,自然不会再继续费力的打压唐风集团和康桥集团。调动联合利华、宝洁、惠誉都需要耗费亚太财团的资源。

陆景出了别墅宴会厅,在花园里接着电话,微笑道:“周先生,辛苦了。”

他需要用印尼的镍矿价格波动,来吸引竹下修一的注意力,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还好,还好。不然我要有负所托了。”周晋成笑者说道,又问道:“陆景,镍矿的操作我已经停下来了,亏损了2.3亿美元。”

在这个“战场”上,陆景输的很惨。只不过相比于实现赎回20%股份的目标而言不算什么。

“这样吧,我马上要回江州一趟。我让许雪去雅加达和你结算一下。”

周晋成就笑,“请许行长来新加坡吧。我马上飞回新加坡。”事情已经了解,他没有兴趣在雅加达继续呆下去。

和周晋成说笑了几句,陆景挂了电话,一阵清爽的微风吹来,陆景正琢磨着是否给江州的宋雨绮打个电话时,高婉薇穿着清秀的白上衣浅灰色修身中裙从花园的小路走进来,婉婉的笑了笑,“景哥,我二伯想和你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