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01章 我出来,你进去

第1501章 我出来,你进去

高婉薇属于第二眼美女,身材略显娇小,知性的气质由内而外。从花园的小路走过来时,仪态轻盈无比,就像一只小精灵踏风而来。

陆景笑着和高婉薇打了个招呼,道:“薇薇,见面就算了。我明天要回江州。”

高婉薇看着陆景的脸庞,认真又忐忑的问道:“景哥,你不准备打压高家和崔家吗?”

她问得很直白。在这次亚太财团与陆景的较量中,崔家、高家是墙头草,因为没有强有力的力量支持,现在反而是最危险的。

陆景就笑,“我打压高家和崔家干什么?怎么竞争是你们六大世家内部的事情,我不会直接插手。”

高婉薇娇俏的拍拍胸口,“这样我可就松口气了,不然我二伯肯定要我天天围着你转。”

陆景禁不住哈哈一笑。现在高婉薇与其说高家的“公关”人员,不如说是“传话筒”。

唐家举办庆祝酒宴时,高俊耀正在江南别墅的私家庭院中漫步,眉头紧锁。他和崔九霄都意识到了危险。这时,高婉薇的电话终于打了进来。

“二伯,我刚和陆景说了,他说不追究。六大世家之间的竞争,他不会直接插手。”

高俊耀英俊的脸上终于露出笑容,“薇薇,辛苦了。二伯给你放一周的带薪假。”

电话里传来高婉薇高兴的欢呼,“二伯,谢了。”

高俊耀嘴角浮起一抹笑意。当初决定放弃前嫌。修复和陆景的关系这步棋算是走对了。陆景不打算帮助唐家扩展势力范围,他和崔家的压力会小很多。

想了想。拨了崔九霄的号码。想必九霄还在苦思对策。

周晋成和陆景打完电话之后,交代了阿里安托善后的事情。就带着管家老米、随行的助理做飞机返回新加坡。

得知父亲返回新加坡之后,周明诚一大早赶来求见。却被米管家拒之门外,“诚少爷,周先生说不见你。叫我带一句话给你让仔细思考: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

“…”周明诚站在别墅客厅门口的台阶下苦笑不已。他当初极力反对云丰集团操纵印尼镍矿价格——稍有不慎,就是家破人亡的结局。陆景的要求实在太无礼。

可是,黄海那边今早有消息传出来:唐风集团、康桥集团已经赎回了各自的股份。也就是说,镍矿价格的涨跌只是“虚晃一枪”,陆景迫使亚太财团就范另有手段。这样看起来。风险与收益相比完全可以博一博。

奈何,他之前在老头子面前把话说的太僵,而且人没有去雅加达。这可把老头子给惹毛了。周明诚折返回去,拨了计萍的电话,无奈的道:“计萍,在新加坡吧?你姥爷心情不好,来新苑别墅28号别墅。帮我劝劝你姥爷。”

计萍接到二舅周明诚的电话时正准备去门和好友们一起逛街。她和李宏深谈恋爱之后,通过李宏深在新加坡认识了很多朋友。颇有一两位谈得来的。

计萍给李宏深打了一个电话。坐他的车抵达新苑别墅28号别墅。计萍作为周晋成最疼的晚辈,米管家明知道她是周明诚搬来的救兵也没有阻拦她。

别墅二楼的休闲室中。周晋成换了白色的道服,正在慢悠悠的打太极。揽雀尾、白鹤亮翅,一招一式极有韵味。一看就知道练习了很多年。

“姥爷,你的太极拳越来越有神韵了。”等周晋成打完。计萍将泡好的清茶送上,由衷的赞道。

周晋成开怀大笑。他的心情很不错。云丰集团就算收购镍矿的运作不成功,影响力没有扩大。但云丰集团能够获得和华的股份。足以令他开怀。

喝着计萍冲泡的清茶,周晋成笑眯眯的道:“小萍。你二舅让你来做说客了?”

计萍翘起大拇指,笑道:“姥爷。你真是明察秋毫。我听宏深说了。二舅这次没能陪你去雅加达心里后悔着,希望你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

“嗯,叫他过来吧。”

同样的话,让不同的人说出来,效果不一样。周晋成也只是晾一晾二儿子。听着外孙女的话很入耳,答应让周明诚过来。周明诚重新到28号别墅中时,已经是上午10点45分。满头大汗的进了凉爽的客厅。

“爸…”周明诚讪讪的一笑。计萍这时已经离开。她只是逗姥爷开心,周家的事务,她并不参与。

靠在沙发上,周明诚看着故意搞的很狼狈的周明诚,口吻严肃的教训道:“你以为你活了三十多岁,当着富二代,成为云丰集团的副总很厉害?坐井观天!”

周明诚苦笑连连,诚恳的认错:“是,是。”他在心里却是对陆景有些不以为然。只是,事实证明这个年轻人手腕很厉害。一招暗度陈仓让亚太财团给“中招”。

亚太财团的智囊们大概也没有料到会给陆景算计一招。

周明诚瞪眼道:“你也不用敷衍我。陆景这条线你要好好维持。我死了之后,云丰集团能发展成怎么样,很大程度要取决于他对你的支持。”

周明诚再三保证一定会和陆景搞好关系后。又说起主动联系黄千儿,帮她进入陈氏集团实习。周晋成见这小子开窍,这才没有说。周明诚道:“爸,我们有没有可能在印尼的镍矿领域扩展。”

“这个很难。你先老老实实的处理好和西尔斯的合作吧。这关系到陆景在零售终端的布局。”周晋成淡淡的说道。

看着别墅外正午的烈日照耀在大海上,碧波起伏,白浪阵阵。他心里何尝没有遗憾?只是敌人太强大了。留待日后吧!

姚星洲最近有点心神不宁。

碧湖集团债转股之后。打通了相关的关节,情况蒸蒸日上。他本就是碧湖集团的ceo。手里有了1亿美元的资金,招募旧部。重新购买了碧湖集团原有资产。

碧湖集团的一切事务被他打理的井井有条。他正准备依靠亚太财团把汤开复手中的太阳能资产重新抢回来。碧湖集团全力进入太阳能发电领域是他为碧湖集团制定的路线图。

就这样顺风顺水的情况下,他却总有些说不上来的感觉。兴许是因为唐风集团、康桥集团从亚太财团手掌赎回了20%股份的原因吧。

华灯初上时分,姚星洲将车子停在了雅湾公寓f栋楼下。按了电梯前往18楼。

开门的是一名三十岁许的少妇。脸蛋漂亮,腰间系着围裙,显得腰细臀肥,很有几分风姿绰约的味道,娇媚的笑道:“星洲,还有一个小菜就好。”

看着娇媚的女人,姚星洲的心情慢慢的好起来。“好。”跟着丁妙进了屋子。他今年三十七岁,还没有结婚。眼前的女人是他的“伯乐”慕容泽的娇妻。

慕容泽这个人说话很糙,动辄骂娘。他在碧湖集团中竞争ceo的对手曾经私下里传话讥讽他:别的本事没有,就是耐骂。唾面自干的本事不小。

实际上,当慕容泽骂他骂得狗血淋头之后,他会找机会来到雅湾公寓f栋18楼把丁妙压在身下干个痛快。占有别人妻子的快-感让他每次都很兴奋。

慕容泽以为他提拔了自己,自己就应该感恩戴德,仍由他打骂。但是很可惜,就算慕容泽不提拔他。他最终还是会到碧湖集团ceo的位置。因为,他是亚太财团暗中派到碧湖集团的代理人。

在浪漫的餐厅里吃着晚餐,姚星洲缓缓的抚摸着丁妙的白腻大腿,微笑着道:“丁妙。我最近老感觉不对劲。”

说是不对劲,只是看他色授魂与的表情便知道其实没当回事。丁妙娇笑掩着嘴,“你能对劲吗?我和老慕容还没有离婚呢。”

提起慕容泽。姚星洲倒是想起来慕容泽前些天已经宣判了:有期徒刑一年半。笑着道:“丁妙,要不你和他离婚。我养你?”

丁妙和慕容泽并没有孩子。慕容泽的**被抽出来冰冻储存着。丁妙想要晚几年再要小孩。他和丁妙相识于集团的一个舞会上,之后一发不可收拾。

“得了吧。我跟着你还不如跟着老慕容。好歹几十年后还能混点遗产继承过来。”丁妙对她的处境很清晰。

姚星洲在雅湾公寓留宿了一晚上,第二天上午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约他在碧湖集团办公楼下清幽的咖啡店:寒山咖啡店里见面。姚星洲没有多想,打车到了寒山。

在服务员的带领下到了3号包厢。里面背对着门口坐着的一个带着帽子穿着休闲装的男子转过身来。

“你…”姚星洲吓得连话都说不清楚。包厢中的男子赫然便是本应该在烟东市第一监狱服刑的慕容泽。衰老的脸庞是那么的熟悉。

“星洲,不认识我了?”慕容泽笑的有点磕碜人。

姚星洲用力的咽了口唾沫,站在包厢正中,勉强的笑道:“没,没有。慕容董事长,你怎么出来了啊?”

慕容泽嘿嘿笑着,喝着咖啡,猫戏老鼠的眼神看着姚星洲:“保外就医啊。”

“看我,连这个都忘了。”姚星洲笑了起来,很干涩,试探的问道:“慕容董事长谁帮你办的这个事?”

“反正不是不你办的,对吧?”

“…”

慕容泽站了起来,图穷匕见,“星洲,有听过一个笑话吧?叫做:我出来,你进去。我现在很想对你说这句话。”

包厢门被拉开,门口出现四名穿着制服的警察。为首的一人是个腆着肚子的胖警察,阴阳怪气的道:“姚总,你在烟东的事情犯了。跟我们走一趟吧。”

姚星洲稀里糊涂,不知道对方说的是哪一件事,额头冒着冷汗。脑子里就转着刚才慕容泽的话:我出来,你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