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02章 儿女双全

第1502章 儿女双全

姚星洲犯下的是一桩纵火案。碧湖集团在烟东市里茶镇涉及的一个房地产开发项目,拆迁不力。在姚星洲的授意下,碧湖集团找人一把火把拦路的三间楼房烧了个干净。

有慕容泽的指证,烟东警方很快就把2003年的9.23纵火案调查的水落石出。烟东市里茶镇的几名干部随即被控制。姚星洲是最后一位。

警车无声的驶上高速公路出了黄海前往烟东市。烟东市和黄海交界,在黄海北面。有城际铁路相通。作为鲁东的第三城市,烟东经济发展的很迅速。

“慕容董事长,这件事,我给你汇报过的。”快到烟东市区的时候,看着车窗外繁华的二线都市,姚星洲慢慢的情绪恢复过来。

慕容泽文化水平不高,但是玩心眼,国外名牌大学毕业的姚星洲玩不过他,当即反问道:“你有证据吗?”

姚星洲目瞪口呆。他是当面向慕容泽汇报的。他不可能给慕容泽汇报一件事情还留录音。

慕容泽轻蔑的看了姚星洲一眼。到烟东市第一看守所大门外,下车后,拍了拍姚星洲的肩膀,一字字的道:“奸-夫-**-妇,不得好死。”

姚星洲再次看着慕容泽,突然的抱着慕容泽的大腿,大声哭道:“慕容董事长,我错了…,我错了…”

一旁的几名警察都是诧异的看着跪在地上的衣冠楚楚的姚星洲,各自笑着。可悲可叹。

“孬种!呸!”慕容泽厌恶的一脚把姚星洲踢开,“安心的进去吧。我保证有人会把你侍候的舒服。”

碧湖集团树倒猢狲散,他早年还有一个认识的大流-氓。安排人在监狱里把姚星洲玩残毫无问题。狡兔三窟。他在海外的银行中还有资金。

“不…,不…”姚星洲绝望的看着慕容泽上车离开。

胖警察是一位二级警督。实在看不下去这场面,道:“走吧,姚总,办案呢,严肃点。”他手下的几名警察哄笑起来。《天下无贼》中范伟那句:打劫呢,严肃点。深入人心。

报复完姚星洲,心里充满快意的慕容泽拨了个电话出去。丁妙跟了他很多年,让她一无所得就行。

慕容泽并不是保外就医。他离开烟东市第一监狱明面上的原因是为了配合抓捕姚星洲。私下里,自然是走通了一些门道。好亲眼看到姚星洲这个王八蛋的下场。

换了衣服重新进入监狱后,慕容泽刚和号子里的牢头打了个招呼,突然背后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慕容泽是吧,我们聊聊。”一只手臂夹着他的脖子将他往洗手间里拖去。

深夜中,烟东市第一监狱中突然响起凄厉的警报。

“陆景,慕容泽死了。姚星洲被抓。慕容泽的妻子丁妙被他前妻的儿子给赶出了雅湾公寓…”

听着电话里唐悦说着的消息,陆景微笑着引用了红楼梦中的一句判词,“落了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此刻。他正在江州,楚北省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楼的产房外。方琴已经被推进产房一个小时了。和她关系交好的关宁、吴璇、何梦瑶、邵秋兰、宋雨绮、叶妍,张漓,张欣等人都等在产房外。

邵秋兰4月底在江州生孩子的那次。因为她的父母、弟弟邵秋松等人都在,陆景只能是一个人陪着。方琴这次没有告诉她家里人。关宁等人都赶到了江州。

唐悦笑了笑,“陆景。狗咬狗一地毛。慕容泽的事情,八成是亚太财团做的。要不要推动查一查?”

“不急。”

唐悦嘿嘿笑道:“那行。哦。我查到姚星洲正有意购买碧湖集团的光伏产业资产。这可是给汤开复吃下去了。”

陆景琢磨了下,道:“应该问题不大。我通知下汤开复吧!”

8月16日20点14分。楚北省第一人民医院的产房中响起一声嘹亮的啼哭声。方琴顺利的为陆景诞下一个女儿,取名陆方。

vip病房中,产后的方琴有些虚弱,看着睡着的身边的小生命,皱巴巴的小脸,脸上浮起母性的光辉,幸不辱命,“小景…,看看她的鼻子,真像你。”

这会儿,关宁等人都在vip病房外等候着。屋内安静的只有呼吸声,陆景握着方琴的绵软的手,心里被慢慢的幸福填满,在她耳边轻声道:“琴姐,辛苦你了。”

第二个小生命的降临,让他心中充满了欣喜。

女儿的出生并没有冲淡陆景的喜悦,前世里他还不知道在唐雨瑶的肚子里的小生命是女儿还是儿子。这一次儿女双全弥补了他心中的遗憾。

三天后,方琴出院,陆景在清江心语举办小型的庆祝酒宴,邀请关宁、何梦瑶、吴璇等人参加。聘请来的特护在房间里照顾着方琴和小陆方。

一场小雨不期而至,从阳台上看着烟雨朦胧的江州。发展的极快的江州让他感觉陌生又熟悉。陆景细细的品着杯中的红酒。心情飞扬。

关宁与何梦瑶笑着走过来。关宁抿嘴笑道:“高兴的傻了啊?”

看着自己生命中钟爱的两个女人,陆景一手握着关宁的手,一手握着何梦瑶的素手,嘴角勾出愉快的笑容,“有一点点。”

何梦瑶略有娇羞的别过头,客厅里大家都在呢,她不好意思和陆景太亲昵。心里,有一些旖旎的涟漪飘散开。她也想拥有和陆景爱情的结晶了。

在阳台上絮絮私语时,吴璇踩着高跟鞋在门口冒头,“陆景,怎么让方老师回江州生产?到预产期前后坐飞机有点危险。”

陆景轻声道:“小璇,京城很大也很小。琴姐,在京城生产会满城风雨。”这件事是关宁提醒他的。行程安排是雨绮包办。

吴璇哦了一声,理解的点了点头。

陆景一直在江州停留到了8月底。每天处理完和华的事务,就依次陪着一双儿女,享受着成为人父的乐趣。关宁等人各自还有工作陆续的离开江州。9月初,唐诗经从黄海来到江州,带来了崔翰的华府传媒并入天辰娱乐的消息。

“崔九叔还是太谨慎啊,我说过不直接插手六大世家之间的争斗。”漫步在江州大学的林荫小路上,陆景笑着说道。

崔翰的华府传媒并入天辰娱乐无疑是崔九霄在表示善意,这和高俊耀让高婉薇来问他的想法一样。

唐诗经挽着陆景的手笑道:“你说得轻松,我爸前些时候被亚太财团打压时,人前笑眯眯,背地里,听简阿姨说整晚上睡不着觉呢!崔九叔哪敢不谨慎。这可是关系到家族的生死存亡。对了,景,你打算怎么处理齐家和黎家?”

“不理他们,要是唐家愿意进入电子行业,我会支持你们。”黎家的主业就是电子业务。陆景不会关注六大世家这个层面的商业较量。陆景的目光始终关注在亚太财团身上。亚太财团目前对和华的态度转变为敌意。而且,他也有意愿将亚太财团肢解。

和华想要成为世界一流的财团,并不是简单的堆积资产就可以,而需要扩展影响力。这势必会和各种势力相冲突。假设能够吸收亚太财团的有益资产,对和华将会大有脾益。

齐家和黎家如果要跟着亚太财团一条路走到底,最后的结局肯定不好。

陆景看齐家和黎家也不像是和亚太财团一条心。要知道六大世家中齐家和黎家是直接把亚太财团所持有的20%股份的企业资产清空。手段尤其激烈。显然,有利则合,无利则分。

陆景之所以说,不直接插手六大世家之间的竞争就是看穿齐家和黎家的本质想法。否则齐家和黎家作为亚太财团此次打击唐家的急先锋,他岂能没有所表示?

即便如此,他还是会间接的支持唐家、裴家打压齐、黎。

唐诗经明白陆景的想法,笑了笑,“景,我爸准备下周一召开六大世家的联席会议,邀请你去参加。”

六大世家的联席会议,非六大世家的子弟,以及核心企业的高管无法参加。但是陆景可以作为她的男人参加。谁也说不出什么。

陆景笑道:“行啊。”唐论语拿下唐风集团20%的股份后心里的畅快和雄心壮志可想而知。自己自然会支持他。

挽着唐诗经雪白温滑的手臂在江州大学里面漫游。正是九月初,江州大学内迎新的标语随处可见。“诗经,有没有被大学里的各种社团组织骗入会费的经历?”陆景轻抚着唐诗经盘起的秀发,看着她白腻的玉颈笑说道。

“我们那会儿情况和现在不一样啊。”唐诗经轻轻的依偎在陆景肩头,宛若普通的大学生情侣那样。突然的心里就像想起两人在北海道拍婚纱照的甜蜜。

陆景和唐诗经一起顺着林荫小路往星光咖啡走去时,突然背后传来一声女子的声音,“陆景,陆景,是你吧?”

陆景回头看去,正好看到一对男女快步从树林的白石小路中走出来。男子约莫二十多岁,很硬朗的英俊小生。女子穿着白色的衬衣,黑色的短裙。身姿高挑、修长,如花似玉般美丽的容貌。晶莹清澈的眼眸难以置信的看着陆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