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03章 再次召开联席会议

第1503章 再次召开联席会议

陆景认出来是谁。宾州市委副书记陈跃信的双胞胎女儿之一,笑着道:“是陈若夕还是陈若晓?真是巧啊,没想到在这儿遇到你。”

“这有什么巧的啊,我本来就在江州。”陈若夕掩嘴娇笑道:“陆景,真够让我伤心的啊。你都不认得我了。要是我姐就她可就不会喊你了。”

陆景笑了起来,陈若晓的性格要沉静一些,“那是啊。你和你姐最近怎么呢?这位是?”

“就那样。我姐这会在星光咖啡。我们正准备过去。”陈若夕落落大方的介绍道:“这是我男朋友齐天韵。”

她刚和男朋友从树林里出来,刚好看到陆景的侧影。禁不住喊了几声。看着陆景身边冷艳性感的休闲装成熟美女,陈若夕心里嘀咕了一声。这一位她没有见过。陆景身边有各具风情漂亮的女人。

“你好。”陆景伸手齐天韵握了握手。

齐天韵看着年纪似乎比他大一些青年,微笑道:“你好。”纵然女友表现的太过于热情了一些,但看着陆景身边风华绝代的性感成熟美人,他只要没脑残,就会礼貌一些。

陈若夕姐妹俩已经从江州体育大学毕业,现在在江州工作。男朋友都是江州高校的毕业生。

在树林说笑着往事,一起往江州大学校内的星光咖啡走去。陈若晓和男朋友坐在临窗的座位上等候多时。她看到陆景十分的惊讶。往日的种种从脑子里忽的飘过。

在江州的时候,陆景还和她们一起打过网球、喝过酒,每次都是何路遥张罗。何路遥的意思。她懂。她心底对陆景有些信任,还和妹妹一起住过新丰公寓。只是。她不想成为陆景的金丝雀。

“一起喝杯咖啡?”陈若晓犹豫了一下,邀请道。

她和妹妹谈男朋友之后。何路遥大发雷霆,放话要她们好看。是陆景让他的助理宋雨绮带了话,祝福她们爱情甜蜜。这才把何路遥那个大少的情绪压了下去。心底,对陆景很有些感激的情绪。

“下次吧。我和诗经谈一点事情。”陆景笑了笑,闲话几句,和唐诗经坐到另外的雅座中。上了咖啡。陆景推荐这里的西式简餐给唐诗经,权当下午茶。

没想到前几天在宾州没有遇到这对天生丽质的双胞胎姐妹,倒是在江州大学里遇上了,真是巧了。他对陈若夕、陈若晓这对如花似玉。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只是远远的祝福。

陆景和唐诗经边吃边聊着,偶尔亲昵的握手,凝望。享受着下午宁静的时光。片刻后,陈若夕姐妹过来道别,“陆景,我们走了,你的号码没换吧?改天一起吃饭。”

她们的父亲和陆景是好友。这个邀请并不算唐突。

陆景微笑着点头,“好啊。”看着离开的陈家姐妹,陆景微微一笑。心里升起一些美好的感觉。

“舍不得啊!要不要我给你物色一对双胞胎美女?”唐诗经半真半假的取笑道。她有这方面的渠道。

陆景笑着摇头,“你啊……”

江南别墅。

齐宾鸿看着来回踱步的父亲,心情郁结。8月初由他父亲召集的六大世家的联席会议开的虎头蛇尾。因为丰吉钢铁的货轮被扣和竹下修一与陆景谈判而不得不终止。

就在昨天唐论语却重新召集,准备再次召开联席会议。时间定在今天下午2点。按理说,陆景在胜了竹下修一一手之后,应该清理墙头草崔家和高家。但是。根据反馈回来的消息,陆景竟无意追究这两家的责任。

而唐论语此刻发起召开六大世家联席会议。目标对着是齐家和黎家。

“爸,你去不去?”齐宾鸿道。

齐文敏停下脚步齐。转身问道:“你说黎逸明会不会去?”

齐宾鸿愣了愣,岭南省南海市的商人以精明闻名于全国,黎家又是其中的佼佼者,今天下午的会议,黎逸明会不去?

“所以,我们得去看看,听听唐论语说什么。”齐文敏轻叹口气,“竹下修一自己搞不定陆景,我们没有必要当马前卒。”

竹下修一许诺了诸多好处,可惜没有办法兑现了。他不得不为自家打算。

齐宾鸿点点头,心里有些说不上的感觉。

或许,承认失败是一件难受的事情。而等待胜利者的宣判是更加难受的事情。

坐到唐风大厦顶层的小会议室中,唐诗经的心情很不错。上次会议她和陆景去了北海道拍婚纱照。

裴吴越和唐诗经对视一眼,笑了笑,一切尽在不言中。上次崔横波的报信是他和唐诗经一起安排的。

实木的暗红色椭圆会议桌上,六杯清茶依次摆放。茶香袅袅。九盏九龙吐水款式的水晶灯亮起,树叶纹的名贵浅棕色地毯上倒映着浅浅的影子。

黎倾城抿了抿嘴,看着坐在唐诗经身边的陆景。陆景的容貌并不出众,侧脸轮廓看的明俊。身上的气度,以及众星拱月的待遇让他很显眼。

看到唐诗经几乎是小鸟依人一般的表现,换做是她,绝对不会选陆景。

此时,崔瀚,高婉薇,高修平,黎思源,裴吴越纷纷和他打着招呼,黎倾城纠结的蹵起峨眉。齐宾鸿一语中的。情势不利的情况下,明叔果然让她和陆景保持接触。可她才不会像高婉薇那样在陆景面前委曲求全。

唐论语清了清嗓子,环视一圈,道:“我们开始吧!”

六大世家联席会议的议事议程先是各自摸摸底,了解各自的意向,这一步基本不会有实质性结果,大的利益肯定没有人会因为一句话就放弃。最终要看各自的运作。

继而,就具体的项目进行争锋相对的商量。齐文敏开口道;“亚太财团输了先手,很多事情都无法兑现,光靠齐家的力量,想要涉足生物制药领域有些吃力。我退出。”

与其给唐论语打脸还不无痛痛快快的承认失败。然则,人为刀殂,我为鱼肉。这种等着挨刀的滋味十分不好受。齐文敏和黎逸明对视一眼,都看到了这种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