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04章 一步之遥

第1504章 一步之遥

说齐文敏无耻也好,精明也好,总之,他把一切问题都摆到了台面上,将皮球踢给了唐论语,接下来就看唐论语想怎么处理。

这次胜利固然是唐家和裴家共同分享。但是,明眼人知道陆景和唐诗经的关系的,自然明白两家以谁为首。

唐论语看了齐文敏一眼,缓缓的道:“既然老齐把话都说明白了,我也不用遮遮掩掩了。我准备成立一个基金会用于在缅甸北部果敢投资汉语学校、医疗等慈善项目。我打算出资2千万美元。看看各位的意见如何。”

裴高峰诧异的皱起眉头,事先唐论语并没有和他商量这件事。但是,他很快就洞悉这个提议的玄妙,附和道:“我也出资2千万美元。”

高俊耀事先从高婉薇口中听到了一点风声,知道陆景十分关注缅北的情况,趁着其他三人还在品味、衡量的时候,道:“我出资5千万美元。”

崔九霄一看高俊耀表态,知道在亚太财团打压唐家、裴家的过程中,崔家和高家都是墙头草,责任是一样的,道:“我也出资5千万美元吧。”

心道:“到底还是女生在陆景身边打探消息有优势一些。崔瀚和高婉薇比,消息滞后了。”

黎逸明肚子里暗骂高俊耀无耻,片刻将“投降”用的“赎金”提高到了5千万美元。缅北那个小地方用的了这么多的资金吗?

既然“墙头草”免责的资金出到了5000万美元,那他这样暗地里提供消息、帮助给亚太财团的敌对势力需要出多少才能“免责”呢?喝了口茶,清香四溢的味道。黎逸明道:“老唐想要做慈善是好事啊,我赞助8000万美元。”

有一个慈善的名头。谈起条件来无比顺畅。六大世家的家主们纷纷表态,毫无滞碍。

陆景早就知道会是这样。还没有表态的齐文敏势必也是和黎逸明一样出资8千万美元。算算,这次一共募集了2.6亿美元。唐家、裴家加起来的4千万美元资金,陆景会用另外的名目还回去。

他的主要目的是携胜利的余威取得好处。崔、高、黎、齐哪能一点代价都不付出呢?

缅北地区的经济发展情况落后,行政区划1市1县。人口约为14万人。相当于国内九十年代的内陆地区的一个小县。社会经济基础很差。两三千万美元的投资就可以造成天翻地覆似的大变化。2.6亿美元用于投资缅北的教育、医疗绰绰有余。

陆景淡定的拿起手边小圆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

会议室里六大世家的精英们围坐成了两层。最核心的是坐在长长的椭圆形会议桌前的六位话事人。其他人都坐在贴着奢华小会议室四周墙壁边摆放的金属软椅上。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陆景座位边摆放着一张梨花木的小圆桌,做工精致。

唐风集团的服务员给陆景冲泡了一杯清茶,待遇等同于会议室中间的唐论语等人。周围二十多人中的头一份。

但,自是没有人提出异议。

唐论语看了齐文敏。现在就剩下他还没有表态。

齐文敏心里早就考究好,道:“我出1亿美元。”

几道异样的眼光从黎逸明脸上滑过。南海人还是太精明。精明过了头。齐文敏心里顿时大骂。齐文敏居然把他给卖了。1亿美元和8千万美元的区别,高下立判。

唐论语道:“好。这笔资金我会专门在建业市商业银行开一个账户,届时请大家把资金存进去。资金的使用和监督我建议由陆景来委派人执行。”

陆景的位置是唐论语身后的斜后方,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陆景身上。

很明显,这位二十七岁的青年才是真正的主角。纵然,他尊重六大世家的规矩以唐家女婿的身份坐在了后面。

说是监督,谁还敢来查陆景的帐不成。坐在陆景斜对面的高婉薇一双妙目落在陆景脸上。她想到了那天在金顶俱乐部,陆景举杯邀饮的那一刻。

那时,是唐论语和裴高峰等人送上王冠。

此时。这个年轻的男人距离王者的宝座仅仅一步之遥。

不知道,他带上王冠昭告天下的时候又是那一刻?

高婉薇心里对此十分期待。

面对六大世家的家主、继承人、家族优秀的子弟、各自核心企业高管的注视,二十多道含意各不相同的目光,陆景轻轻点头。简单的说出一个字:“行。”

尘埃落定。

联席会议再次只召开了一个下午就结束。六大世家各自的主营业务范围又恢复到了以前的大致界定。

但在新兴的数字电子、互联网领域、光伏太阳能、国产汽车、个人电脑等等业务领域依旧呈现相互胶着的状态。合作与竞争并存。能赚取多少利润,要看各自的本事。

联席会议终究只是一个协商、磋商的会议,并不具备强制的执行力。

从会议里出来。黎逸明的心情尤其糟糕。

他今天的表现太出挑了。很坏的那种。

深悉内情的人都知道,黎家和亚太财团的合作只是利益驱动。他不可能真正的去和亚太财团合作。但是。今天“缴纳”免责费用他不够积极。这是否会惹恼陆景呢?

别看陆景似乎并没有生气,到他们这个层次。谁会肤浅的把心里的情绪流露出来?陆景他怎么想的,谁知道?

如果有选择,他并不想去寻求亚太财团的合作。那意味中他需要付出足够的利益才能换取庇护。

想了想,黎逸明招手将正在电梯门口和齐宾鸿说话的黎倾城叫到了一边,吩咐道:“倾城。你要尽快搞好和陆景的关系,探一探他的口风。”表情慎重。

黎倾城心里悲鸣了一声。勉强的笑了一下、曲意奉承男人真不是她的强项。精致美丽的容颜,180cm的身高。让男人垂涎三尺的魔鬼身材,这让她时刻很容易成为男人们眼中的焦点。她还没有尝试过主动和男生搞好关系。“明叔,我会的。我一会就和陆景聊聊。”

黎逸明忧心忡忡的点点头,满意的道:“倾城,陆景对黎家的真实态度很重要。”沉吟了会,又道:“实在不行你也不要勉强自己。”他还没有沦落到要靠“和亲”来维护黎家利益的程度。

这句话让黎倾城心中暖和了些,“明叔,我知道了。”

夕阳西下,黄海的经济中心区域和泰里沐浴在金黄色的阳光中。下班时的行人匆匆。喧闹中有着安静。

唐风大厦的电梯中。陆景和要去负二楼停车场的唐诗经做了一个电话联系的手势,诗经晚上有事情需要处理。与等在一边的雍驰出了电梯边走边聊。

雍驰递了一支烟给陆景,笑着道:“黎逸明精明过头了。”今天的一幕,他心中有些说不上的感觉。感觉好像岳父是为了陆景的权威才召开这次联席会议。

一旦陆景出席六大世家的联席会议成为惯例。以和华的实力,陆景岂不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主导六大世家?

陆景笑了笑,接过烟,没说话。

六大世家这一代的话事人,陆景都见过:齐文敏见风使舵,老奸巨猾;黎逸明则有着南海商人特有的精明。等闲人难以算计;崔九霄睿智如鹰王,眼睛里揉不得沙子;高俊耀能屈能伸,有雄才大略的风范;裴高峰崖岸自高,经营才能是上上之选。

但要说出类拔萃的人物确实要数唐诗经的父亲唐论语。唐论语风流才高。器具和格局一流。

做事情的眼光格局和比做事情的能力还要重要。

雍驰知道陆景的性格,平常话很少,少有长篇大论的时候。道:“陆景,我和天逸投资的总经理应聪是同学。他是共和国第三稀有金属矿业集团总裁祁鸿的女婿。知道一些内幕。前段时间严家似乎…”

雍驰以前和陆景的私交泛泛。勉强和陆景算得上是连襟。但相互间的称呼很客气。

从“陆先生”变成“陆景”。 雍驰想和陆景拉近关系的意思很明显。

陆景笑着摆摆手,反问道:“你觉得他行?”

雍驰一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陆景口中的这个“他”八成是指的严家。显然“他”不行,否则丰吉钢铁的货轮是怎么被扣住的?

陆景笑着拍拍雍驰的肩膀,往台阶下走去。缅甸的油路在6月底已经打通。大哥要动一动的风声早就出来了。鲁东是最有可能的几个地点之一。

陆景准备步行去距离唐风大厦不远的锦楼和泰里旗舰店。几步路不用坐车。墨静雯早在那儿订好位置。现在跟着他身边的助理就剩下墨静雯和余乐。

至于,余乐在工作时间之外干什么,陆景基本不过问。今天早上还听余乐说黄海知名的俱乐部“云岛”里面的美女质量很不错。

“咯吱”一声,一辆蓝色的兰博基尼停在陆景身边,黎倾城漂亮的脸蛋从落下的车窗中露出来,“陆少,有时间吗,我请你吃饭。”

陆景很不喜欢身边突兀的停下来一辆车,动作很危险。看了看黎倾城:披肩的秀发,白色的圆领t恤,出落的美丽动人,淡淡的道:“黎小姐平常都是这么邀请人吃饭?”

听得出陆景话里的疏离和不满,黎倾城贝齿咬了咬嫣红的嘴唇,心里有些气苦,道:“陆景,你不会是觉得我长的比你高,心里有压力吧?”

陆景禁不住一笑,想起来黎倾城只是一个19岁的女孩。正要说话时,一辆黄色的保时捷在兰博基尼跑车后按了喇叭,就看到风白露妩媚动人到极致的脸蛋从车窗里探出来,“二哥,上车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