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05章 景哥的想法

第1505章 景哥的想法

和泰里是黄海的经济中心区,性能再好的车辆都跑不起速度。正值下班时间,红绿灯路口十分拥挤。

坐在保时捷副驾驶座位上的陆景笑着问道:“白露,你什么时候来黄海的?”

很明显,风白露是在唐风大厦楼下等他。否则800万人口的黄海,哪有那么多的巧合?

风白露自是不会告诉陆景她找高婉薇打听到陆景今天下午在唐风集团开会,笑着道:“今天上午。”

风白露这样一个美丽的摧枯拉巧的女孩子看车实在有些赏心悦目,开着车,明艳的都市女郎韵味十足。“我和朋友去瑞士玩了一趟就来了黄海。”

她6月初端午节前和陆景在黄海道别。陆景回了江州。她则是外出旅游。有一段时间没见他了。

“二哥,你现在都成香饽饽了啊,走在大街上都有美女搭讪。”绿灯亮起,风白露开车前行往锦楼和泰里旗舰店而去,打趣的说道。

陆景就笑,“不是搭讪,黎倾城是找我有事件。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啊。”说着,把今天会议上的事情说了一遍。

风白露有些奇怪的道:“二哥,你要投资开发缅北吗?”这是相当奇怪的一件事情。

陆景笑着点点头。他在香港山顶的别墅里给梦瑶说过,假设给他一座完全自由的城市,他会如何来勾勒?心中的理想,只有白纸才好作画。

大力投资缅北,是他的一个尝试。要知道。缅北的几支军队每年都在接受他暗中的捐助。包括果敢、克钦、掸邦等自治武装。

风白露自是不知道陆景的想法,正要问时。陆景的手机响起来。是唐弼的电话。电话里唐弼道:“姐夫,明天晚上是我21岁的生日。我想在云岛举办一个生日宴会,能邀请你来参加吗?”

陆景笑着点点头,说了几句,挂了电话,把唐弼的邀请说一遍,道:“白露,我们一起去吧!”

黎倾城看着陆景坐上黄色的保时捷,扬长而去。气的银牙暗咬。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去邀请陆景聊一聊。

开车到不远处的蓝湾,黎倾城点了一杯咖啡。坐下来仔细的想了很久,随即泄气的发现,她真的没有办法去了解陆景的真实想法。

思索良久,黎倾城给高婉薇打了一个电话,“薇薇姐…,晚上有时间吗?我请你去长阳射击俱乐部坐坐。”

她不得不承认,术业有专攻。

菲律宾,马尼拉。

纪念二战后菲律宾第一位总统而命名的罗哈斯海滨大道是马尼拉这座年轻又充满殖民文化的城市中最为著名的大道。9月8日,台风“蓝鸥”过境。暴雨倾盆。

位于罗哈斯海滨大道12号的五星级酒店圣汤姆丁酒店中,两名男子在酒店下午茶走廊中喝着下午茶。走廊中空无一人,远远的入口处有精壮的保镖守卫。显然,这里被包场了。

其中一人。赫然便是亚太财团的副会长,吉永宏树。他慢条斯理的喝着红茶,品了又品。仿佛回味无穷。

对面而坐着的是一位皮肤黝黑。身材矮小的老者。双目炯炯有神。身上有着高位者的气度。一连串的英语从老者的口中说出,“吉永会长。可以说明你的来意了。”

吉永宏树笑了笑,“古拉迪加尔。你急什么?喝茶。”

古拉迪加尔摇摇头,亮明态度:“说正事吧。我虽然不听财团总部的号令,但只要不是太难的要求我会答应你。”

“哟西!”吉永宏树飚了一句日语,道:“印尼的镍矿石价格波动的非常不正常。总部希望你能维持正常的商业秩序。云丰集团需要一点惩罚。”

陆景在镍矿价格上发难的时候,亚太财团上下不说轻松自如,但绝对没有如临大敌的感觉。全球的镍矿价格,和华还无法操纵。但,事实给了他们一个响亮的耳光。

陆景真正的发力点还是在其国内。

最终,亚太财团捏着鼻子将唐风集团、康桥集团20%的股份归还。这件事在亚太财团内部造成了极坏的影响。亚太财团内部西亚资本的领袖纳赛尔前不久试探着是否能退出。

吃了这么一个大亏,亚太财团总要有所动作,一个慕容泽的性命是远远不够的。

顶级层次的商业斗争,一般直指核心企业的斗争非常少。比如:谁会想着给英特尔使个绊子?这样的庞然大物,根本不怕偶尔小挫折。

所以,顶级层次的商业斗争,往往是从剪除羽翼开始的。和华持有云丰集团18%的股份,是和华的羽翼。

古拉迪加尔轻笑着点了点头。

云丰集团实力很弱小。

云岛位于黄海普成区吴江岸边,一栋栋风情各异的建筑群隐藏在江边的绿树中。廊腰缦回,连成一片。

陆景和墨静雯、风白露、余乐在服务生的带领下到唐弼所定的云榭岛。余乐算是老马识途,介绍道:“云岛这里分为十二个区域,都是以云字开头,以岛字结尾。里面的装饰风格、品味各不相同。云榭岛是江南园林风格。”

墨静雯打量着林荫和楼阁组成的通道,笑道:“余乐,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啊?”

余乐嘿嘿一笑,不说话。

如果说唐诗经、裴吴越等人算六大世家的第二代子弟的话,相差十岁的唐弼、裴嫣、黎倾城、齐宾鸿、高婉薇等人则是第三代子弟。唐弼21岁的生日宴会邀请了很多人。

云榭岛是一处由两座园林组成的区域,相当于是主楼的前后花园。主楼是一座两层楼高的建筑,檐牙高啄。古香古色。主要用于宴请,聚会。

除了上下两层的大厅之外,还有30多个房间,相互连通。构成纷繁复杂的结构。主要用于宴请,聚会。陆景和唐诗经、崔横波、裴吴越在厅中一边欣赏着小雨中的园林晚景,一边聊着天。

不时的有小辈过来打招呼。唐诗经一一介绍一下。唐诗经长袖善舞,用词十分得体。

看得出,六大世家的小字辈对她十分尊敬。这无关容貌、性别,而是凭借情商和智商赢取的尊重。

很快,唐弼就在大厅中央宣布生日party开始。请来的一个新锐女歌手组合首先献曲。几个娱乐节目之后,便是唱生日歌,分生日蛋糕。

奢华大厅中的灯熄灭后,陆景笑着摇摇头,对身边的唐诗经轻声道:“好久没有这种体验了。”

唐诗经今天穿着美丽的黑色连衣裙,笑着道:“那这种体验是好,还是坏?”

“还行吧。”陆景笑笑,偶尔换换脑子也不错。

设在建业市商业银行的账户已经开通。六大世家的资金在今天上午已经全部到账。他下午和建业市商业银行的董事长徐怀观谈了一下午。

投资缅北的事宜,将会以一家注册在英属维京群岛的公司进行。建业市商业银行以发放贷款的形式进行支持。尽量切割和和华的关系。忙的连风白露来丽景度假村1号别墅找他喝一杯下午茶的时间都没有。

灯光重新亮起,远远的正在和高婉薇说话的风白露对陆景举了举酒杯。陆景点头致意。唐诗经在陆景耳边笑着道:“景,风白露和你关系不一般啊。”

陆景老脸微红,嘿然一笑,道:“诗经,再不一般的关系也没用,我可不想给她哥拿枪指着头。”

唐诗经心思玲珑剔透,笑了笑,岔开话题,和陆景说了一会话,笑着道:“我去走动一下,不陪你了。”

陆景在酒会中一向很安静,不会主动交际。除非像是和许雪一起参加安迪-摩根在棕榈滩举办的品酒会。唐诗经离开后,陆景到二楼独自欣赏着风景。

黄海今天下午下了一场秋雨,连日的秋老虎所带来的暑气消退。假山、池塘、名贵的林木、灌木丛,一一设计的极为别致。陆景思考着他心中对缅北的考量。

这时,身后突然传来高婉薇的声音,“景哥,你一个人在这里啊?”

“是啊,一个人静一静。”陆景回头,见高婉薇穿着白色的连衣裙知性而娇俏的踩着高跟鞋从房间外进来。身边跟着异常高挑的黎倾城。牛仔短裙,黑丝长腿,颇为惹眼。

陆景见过黎倾城这几次,这是一个非常善于突出自己美丽的女生。那双修长美丽的无以复加的长腿很容易让男人缴械。

黎倾城见陆景的目光看过来,踌躇的喊道:“陆…,…景哥。”

陆景点点头。他还不至于和一个19岁的小女生计较什么,看向高婉薇。

高婉薇清秀的笑着道:“景哥,倾城昨天请我吃饭,请教我怎么和你相处。她有件事情想问你。”

黎倾城许了她不少好处。黎倾城在黎家的地位比她在高家高多了。她这才答应帮她这个忙。

高婉薇知道陆景的脾气,径直道:“昨天下午的联席会议上,明叔没有应对好,心里很忐忑,想要倾城来问问你的想法。”

黎倾城急的看了高婉薇一眼,怎么说的这么明白。以陆景足以媲美老狐狸的城府,哪能这样轻易的说出他的想法。

陆景禁不住莞尔一笑,看看茫然、迟疑的黎倾城,说道:“黎倾城,你回去让黎逸明补缴2000万美元到建业市商业银行里开设的账户上,这事就这么揭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