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11章 良币驱逐劣币

第1511章 良币驱逐劣币

“白露,你们在香港玩的还好吧?”

黄海下了一场秋雨,气温渐凉。江南别墅11号别墅中,高婉薇拿着手机缓步行走在长廊中,雨丝浸润着廊柱。别墅庭院中的人工湖泛起涟漪。

“还行啊,薇薇,你还在黄海?”风白露微微一笑,斜倚在沙发上。此刻,她正坐在香港山顶1020号别墅中明亮的窗几前。梨花木的茶几上,一杯浓郁的曼特林咖啡。

“是啊,星际争霸第一届中韩对抗赛的10月份在黄海召开,我还在恶补相关的游戏知识。”电子竞技是高婉薇努力营造的和陆景交流的话题点,轻笑着道:“白露,景哥什么时候回京城啊?”

“不是明天就是后天吧!他在等瑞丰旅游的负责人来香港。薇薇,你找二哥有事?”

陆景的行程并不是机密,风白露并不介意告诉高婉薇。之前,她不喜欢高婉薇和陆景亲近,但她和陆景的关系突破了那条红线后反而大度许多。

“我哪有什么事情烦景哥啊。是我二伯想问问他的行程。”高婉薇笑着说道。黎家的明叔上午刚刚来访,谈了什么不得而知。这会儿,二伯就让她打听下陆景的行程。

“哦--”放下电话,风白露轻品着咖啡。陆景利用六大世家的资金在缅北开拓。但想要对六大世家保持影响力估计很难。不知道,高俊耀想要做什么。

她昨晚住到了陆景的别墅。一起聊到了很晚,都是上学时的趣事。陆景上午去了世运大厦。昨晚和华宇的冲突只是一个小插曲,陆景对香港的旅游状况有更深层次的思考。

“二伯,陆景明天或者后天就会回京城。”高婉薇从风白露那里得知陆景的行程后,顺着长长的走廊返回到别墅的观雨客厅中,对高俊耀说道。

高俊耀点点头。和蔼的道:“薇薇,辛苦了。”进了书房,给黎逸明打电话通报这个消息。

今天黎逸明来找过他。谈了谈关于陆景顶级企业家俱乐部1号会员的权限事宜。仅仅只是“联席ceo”显然不符合陆景的身份。应该给予1号会员更大的权限。

黎逸明的脑子绝对好使,居然琢磨出这个点子去讨好陆景。想来。前些时候的联系会议让他记忆犹新。要不是他一个人无法完成这个动议,这位精明的南海商人肯定不会找他商量。

六大世家内部对自己什么看法,陆景并不知情。他正在和莫心蓝、马飞在办公室里等待瑞丰旅游的负责人胡文洸来香港。

“陆景,怎么突然想起插手香港的旅游行业呢?董总之前不是说我们无法在旅游市场扩大影响力?你想从永东旅行社打开缺口?”莫心蓝娇艳的笑说道。

她知道陆景昨天晚上陪风白露去天下第三酒吧的事情,还让墨静雯打电话开除了永东旅行社的一名新晋经理。永东旅行社的老板上官礼上午专程给她打来电话道歉。

“莫总,下面的人有眼不识泰山,你看,我要不要在香港马会里摆一桌酒向陆少赔罪?”

莫心蓝是香港上流社会的名媛。上官礼个人身家也有数十亿港币。在一些名流聚集的场合与莫心蓝见面聊过几次。同为香港人,多少有些香火人情。

香港这里,稍微消息灵通点的人都知道莫总裁和陆少的关系。他直接贸然的给陆少打电话还不如先请莫总关说一声。

莫心蓝笑道:“哪里有那么夸张?陆景只是适逢其会。这件事到此为止。”

以和华现在在香港的影响力,由不得上官礼不惶恐。老牌银行渣打银行都被和华给挤兑的在香港生存艰难。其业务正在不断的被和华银行蚕食。

和华在香港表现出了惊人的影响力。更别说,现在这几个月还在不断的加强,基本完成布局。只要陆景想,让永东旅行社倒闭只是时间问题。

不然,怎么墨静雯一个电话打过去,永东旅行社立即开除了那名职员。这是和华在香港影响力最直接的体现。

下午的阳光落在了陆景略显消瘦的脸庞上,茶几前一杯清茶袅袅。他带着京韵的口音响起,“从大体上看旅游市场我们没有机会去做大。市场都香港三大旅游公司占满。但是,昨晚的经历让我改变了这个看法。

心蓝。劣币驱逐良币,放在不成熟的市场中是常态,但是对于成熟的市场中,这不应该成为常态。香港的旅游产值现在有五成是由内地游客贡献。

但是,他们的服务却没有跟上。辱骂、恫吓、歧视内地游客的情况时有发生。服务质量尤其糟糕。

这里面有文化差异造成的对立,还有香港经济下滑,市民阶层、中产阶级的心态变化,不良的心态。更有欧美等国的刻意引导的港-独情绪。

瑞丰旅游完全有机会与香港三大旅行社进行竞争。最犀利的武器就是微笑服务,还有我们在云春的旅游产业中实行的总总制度。这都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

用良币驱逐劣币。规范香港的旅游市场。这符合经济规律。以和华在香港的能量,我们不用惧怕任何自由竞争之外的任何手段。”

马飞是陆景的老部下。知道这位老上司对旅游市场中的导游强迫购物,黑导游。景区宰客,碰瓷等等行为有多么的痛恨。

云春对导游准入制度把控的非常严格。一旦出现问题,不仅相关的导游被禁止进入云春的景区,相关的旅行社也需要负责任。

白云山下的一个村庄,因为欺骗游客产生纠缠,还闹出的群体事件,最终被强力的执行罚款。

诚然,有利益就有黑暗面。不可能完全禁止。但是,云春市政府应对的办法很巧妙:申请成为导游的资格,并不局限在旅行社,任何满足条件的个人、法人、社会团体都可以申请。

全面放开的准入制度,使得云春市500万人口中,从事旅游服务行业的人口有80多万。全面、自由、充分的市场竞争,使得云春市的旅游行业健康发展。

当然,自由竞争的前提是严格执法。相同的模式,在云春运行良好,但是在宾州运行的效果就没有那么好。

马飞神游的时候,莫心蓝娇媚的嗔了陆景一眼,她挺喜欢听陆景长篇大论,故意反诘道:“道理是不错,可是能否成功,还要看实际的操作。”

陆景就笑,“看胡文洸的吧!这小子历练这么久,应该有两把刷子了。”

能增加和华在香港影响力的事情,他都很乐意去做。

胡文洸抵达香港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和陆景、莫心蓝、马飞一起深谈到晚上。第二天,陆景、风白露一行就返回了京城。胡文洸则是忙碌起来。

瑞丰旅游本来是注册在香港,当时是出于港资在内地投资的税收优惠的考虑。其业务的重心分别在内地的云春、宾州、建业、吴州等城市。

瑞丰旅游在香港的业务并不多。香港只是一个港岛,除了迪尼斯乐园、海洋公园实在是没有天然的旅游资源。只有人文文化旅游资源。倒是因为是自由港,购物的旅客很多。

市场份额只有这么多,上面还有三大旅行社,瑞丰旅游能分到的蛋糕有限。

胡文洸征得马飞的同意之后,在瑞丰公司内部抽调人手扩大瑞丰旅游的人力规模,和骨干员工一一谈话。其次,则是在周六约了永东旅行社的老板上官礼下午在半岛酒店里喝茶。

说实话,上官礼接到胡文洸的邀约心里极为忐忑。虽然有莫总裁的保证,但还是摸不透和华那位的意思。叫了下午茶点之后,相互寒暄着泛泛聊起来。

胡文洸喝了口茶,笑道:“上官老板,这次约你出来,是想和永东旅行社谈一谈合作的事情。”

上官礼心里磕碜一下,他不觉得和瑞丰旅游有什么可以合作的地方,看着胡文洸试探的问道:“胡总的意思是…”

胡文洸呵呵笑道:“瑞丰旅游打算大力开拓香港的旅游市场。”说着,顿了顿,“毕竟,香港是我们和华的总部嘛!”

上官礼心里郁闷的哀叹一声。香港旅游业的市场就那么多,多出一家来分食,对永东旅行社可不是好事。心里在这一刻恨死在天下第三酒吧里闹事的那个职员。否则,怎么能给和华找到借口?

胡文洸也不急,没有催促上官礼,慢慢的喝着茶。

上官礼思考了二十多分钟,道:“胡总,怎么个合作法?”

胡文洸顿时笑起来。意料之中的答案。背靠大树好乘凉啊。要不是和华现在在香港的影响力倍增,上官礼恐怕没有这么容易就范。

又是一个中午,施白照例在32楼按了电梯,等在32楼看ek咨询公司四大花旦的一帮人颇有些失望的走进电梯。下楼之后,在距离世运大厦不远处的小巷子中吃着午饭时,施白奇怪的问道:“赵董她们不在?”

“别提了,赵董她们回京城度假一周。施白,最近公司正在抽调一批人充实到瑞丰旅游,你什么想法?”有人问道。

施白脑子里浮起了胡总和他的谈话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