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12章 事业和质问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1512章 事业和质问

“我已经说服郁晓岚前往瑞丰旅游,你去不去?”胡文洸笑眯眯的看着眼前黝黑的青年,说道。∽↗

施白莫名其妙的看着瑞丰旅游三十多岁的老总,不知道他怎么知道自己和郁晓岚的事情。期期艾艾的道:“胡总,我…,这个…”

坐在办公桌后的胡文洸笑了笑,“行吧,那就这样说定了。好好干。你要想追求漂亮的女孩子,要干出成就来。”

陆景特意交代过他为施白和郁晓岚创造相处的条件,最终能不能成看两人的造化。施白为朋友出头的事情,让陆景很欣赏。

施白从胡文洸的办公室里出来时还晕晕乎乎。这会儿听到朋友们问起,吸着湾仔面,说道:“我会去瑞丰旅游。”

瑞丰旅游现在什么情况,要做的什么规模,胡文洸在邮件里的都说过。瑞丰旅游在香港的业务量很小,近乎从头创业,目的是成为香港最大的旅行社。

他想要做出一番成就,不能再让郁晓岚像董冰一样拒绝他。问题在于,他现在还没有和郁晓岚和好。晓岚还在生气前些天的事情。

和施白的谈话简单直接,而胡文洸和郁晓岚谈话的又是另外一种光景。让助理打电话将在私t香港分公司工作的郁晓岚请来。助理泡了清茶,带上门悄然退出去。

胡文洸笑着对郁晓岚做个喝茶的手势,问道:“郁小姐有没有兴趣到瑞丰旅游来工作一段时间。瑞丰旅游现在要扩大在香港的业务,我们的后台数据急需要支持。有郁小姐的加入。我们会更有信心。”

郁晓岚对去瑞丰旅游没有什么兴趣,睁大眼睛道:“胡总。你别看我在私t工作,我技术能力很差的。”

胡文洸一愣。继而,笑眯眯的喝着清茶。上好的云春雨茶,白云饮料公司正在主推这款高端的绿茶。

郁晓岚看了看自己涂着豆蔻色彩的指甲,道:“胡总,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胡文洸微笑道:“郁小姐,难道你愿意被人骂北姑吗?其实,我们可以做一点事情。”

郁晓岚挑了挑眉头,被施白的朋友华宇骂的事情让她心里很不痛快。这时忍不住说道:“做什么样的事情?胡总,你不会真的相信报纸上说的:歧视内地人的香港人是少数吧?就我在香港生活的这段时间的观察而言,大部分香港人对内地的歧视非常严重。这是刻在他们骨子里的东西。”

胡文洸嘿嘿一笑,“歧视不过是他们不自信的一种表现而已。香港不仅仅是香港人的香港,还是我们所有中国人的香港。郁小姐,在利益面前,大部分人都选着服从。这无关哲学、文化、价值观。在我们的生活中,俗人还是要占大多数。你说呢?”

郁晓岚沉吟了一下,她并不是空心花瓶。读过历史的人就知道胡文洸的话是对的。“胡总,你说的都是对的,但是,你准备怎么着手呢?”

“瑞丰旅游目前需要和大批的商家洽谈购物的合作。我们主要承接内地的旅游团。随着内地经济的高速发展。内地旅游团的购买力会越来越强。这就是利益。我们足以影响到一批人。不管舆论怎么宣传,眼见为实,耳听为虚。香港总共才多少人口。就算有偏见,也会逐一的慢慢改善。怎么样。郁小姐有兴趣参与到这项工程中来吗?”

郁晓岚听得一呆,这个工程无疑是很繁复的。只是,不得不说,很有吸引力。但是,这对待港农的态度是胡文洸应该考虑的事情吗?怎么看都不是胡文洸这个层次需要考虑的问题。八成是陆景的想法。

“好吧。”郁晓岚想了想,答应下来。

9月12日,瑞丰旅游和永东旅行社签署了合作协议。永东旅行社将会为瑞丰旅游的旅行团提供食宿、车辆、旅游门票等等服务。这个举动在香港的旅游界无疑是投下了一枚重磅炸弹。

很多旅游公司都在关注瑞丰旅游这家同行业公司的举动。就在这样的质疑的目光中,瑞丰旅游引来了第一单生意。通过网络报名的40名团友入境香港。

施白作为旅行团的导游,开始了他的第一天跟团生涯。脑子里牢记着瑞丰旅游培训讲师讲的内容:核心就是微笑。瑞丰旅游公司卖的就是舒心、优质的服务。

好友华宇离开永东旅行社之后,重新换了一家小旅行社工作。施白和他的闲聊中交换了第一次带团的购物数据。华宇带的三日团,采取低价的报团费吸引旅客,等到香港之后连哄带骗,又是骂人,又是歧视,人均消费只有200元。

而他所带的三日团,报团费用足足有899元。一切都按照合同上写好的路线。人均消费达到了500元。从这一点上,他看到了瑞丰旅游称霸香港旅游市场的可能。

瑞丰旅游的事务,陆景返回到京城就以邮件的形势关注着。胡文洸每天都会以邮件的形势向他汇报。

初战告捷,越发坚定了他的想法。在香港之行:良币驱逐劣币的想法是可行的。

大哥要周三才去宁西。陆景去看了身体越发不好的父亲,陪着母亲说着话。下午时分,接到风白露的电话前往湖东区盛世俱乐部。

盛世俱乐部主要是主打运动品牌的俱乐部。陆景有段时间没有来盛世俱乐部玩网球了。

“二哥…,我这身衣服怎么样?”从更衣室里出来,风白露换了雪白的网球服,上身是白色的上衣,下面是白色短裙,有着别样的妩媚。

陆景笑着点点头,“挺好的。”

风白露留意到陆景眉眼间有些忧色,便没有急着和陆景下场打球,坐在4号vip场地边的休息长椅上,问道:“二哥,你遇到难题了?”在她的心中,几乎没有陆景迈不过去的坎。

陆景沉吟了一下,最后道:“我爸身-体不太好。虽然说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但情绪总是难以控制得住。”说着,伸手将风白露轻轻的抱着。

风白露依偎在陆景怀中,随即反应过来,“二哥,这件事,你不应该告诉我的…”

陆景父亲的身-体不好,不仅是他的家事,还有可能引起一场政治风暴。陆景的大哥陆江由江州调回到部委,起因便是因为他父亲身-体不好。

作为京城第一美女,风白露在这些各种渊源的消息上很灵通。有太多的人会在她面前念叨。

陆景沉默的笑了笑,“人这辈子总得有一两个信任的人不是?白露,你会出卖我吗?”

风白露摇摇头,突然有点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女人对他死心塌地了。就像此刻,陆景对她的信任让她感动。

4号vip场地中很安静,陆景低头吻着风白露嫣红的嘴唇。双手顺着她的网球裙爱抚着她光洁如脂的大腿,俏臀。陆景心里有股郁结的情绪想要释放出来。

风白露轻轻的喘着气,窈窕的娇躯微微颤抖着,给陆景吻着,揉着敏感地带,她有些动情了。跨坐在陆景的腿上,在他耳边低声道:“二哥,你要,我可以给你。”

在香港,陆景和她都和克制。接吻是一回事,真正的有那种关系之后,可就没有回头路了。只是,此刻,她分外的想要安慰陆景,如果她的身体能让陆景稍稍的感觉到舒爽,她愿意为这个男人献身。那怕她还是第一次。

陆景给风白露这句话撩的心神摇动,算是稍稍的清醒过来,看着已经被他撩到她细白的腰间的裙子,歉然的笑了笑,“白露,对不起,我心情不太好。相信我,我会有办法解决我们的问题。”

风白露点点头,依偎在陆景怀里,按照某些爱情小说的说法,她现在和陆景都是三垒了,要她再换一个男人嫁掉,她也不愿意。

温存着说着话,给风白露这样一个妩媚的摧枯拉巧的美人全心全意的柔语安慰着,陆景的心情好转了不少。正笑着改天去丽都酒店总统套房的游泳池游泳时,陆景的手机突然响了。

陆景见是李菲菲的电话,接了电话,“菲菲?”他和李菲菲现在的关系还算不错,喊一句“菲菲”是可以的。

电话里传来李菲菲愤怒的声音,“陆景,你什么意思?是不是你指使王灿打人的?我承认你帮了我很多,我也很感激你,但是我和你的关系还没有到我交什么朋友都需要你许可的地步吧?”

陆景微微蹙眉,“李菲菲,你说的事情,我还不了解。等一会吧,我给王灿打个电话问问。”

“哼,陆景,你觉得你老是用这样的办法来推搪我会有效果吗?”李菲菲根本就不卖帐。

她实在气坏了。王灿找了一帮人,当着她的面,把她的朋友吉永右典打的鼻青脸肿。王灿口口声声和陆景无关,但是谁不知道王灿是陆景的死党。

这件事背后就没有陆景的影子?其实,陆景对她的情愫,她知道。但是,陆景用这样的手段限制她叫朋友让感到尤其的气愤。她还不是陆景的金丝雀呢?

陆景抿了抿嘴,没有说话,挂了李菲菲的电话,没有再听她愤怒的质问,拨了王灿的手机。他得先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ps: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