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13章 在乎的人

第1513章 在乎的人

?“靠,你说什么事?那小逼日本鬼子就是欠收拾。他算老几,敢打菲菲的主意。”电话里,王灿怒气未平。紧接着,听到拳头砸东西的声音。

风白露清美的脸庞浮起惊讶的神色。王灿在京城的世家子弟中,性子算是温和的,怎么为菲菲姐的事情这么生气?

陆景平静的等着王灿的下文,见身边的风白露担忧的看着自己,在她香滑的脸蛋上轻轻的吻了一口。

风白露对陆景展颜轻笑,二哥这个体贴的动作让她很开心。菲菲姐在他心中的地位,很多人都知道。但,显然,二哥此刻更关注的是她的心情。

电话中,王灿深深的吸了几口气,说起情况:吉永右典在京城湖东区湖东路大学城里开设了一家击剑运动馆。并且受邀成为燕大的体育老师。和李菲菲成为同事。

。今年31岁,长得很英俊。这段时间和李菲菲出双入对,被燕大的学生誉为金童玉女。

陆景的表哥罗华和唐悦的堂弟唐略在燕大中消息灵通,王灿知道之后,带人去砸吉永右典的场子。

“玛德,陆景,你知道我看到什么了吗?他正把菲菲抱在怀里。菲菲给我解释说她在比剑的时候被绊倒,吉永右典正好扶她一把。靠…,当我是三岁的小孩吗?”。王灿情绪愤懑。

“陆景,你怎么说?”王灿大声问道。

陆景很淡定的笑了笑,“你想我怎么做?李菲菲刚才打电话把我骂了一顿。说是我指使你的,干涉了她交朋友的自由。”

“…”王灿憋了一会。道:“吉永右典不就是长的很帅吗?值得她这样维护?”

二十多年的交情,从初中到高中同学的经历。难道都比不上一个小白脸的好?他心里对李菲菲不满到了极致。将称呼由“菲菲”换成了“她”。

“陆景,这件事交给我处理。”王灿下定了决心,“我向李菲菲解释清楚。”

陆景摇了摇头,“不用了。”一字字的道:“给我将吉永右典往死里整。”

王灿一阵错愕,陆景的性格很内敛,李菲菲在他心中的地位,作为他的死党,自己能不清楚?陆景是要把他打人的责任全部担过去,坐实李菲菲的指责。

“好。按你说的办。”王灿断然道。一世人。两兄弟。

见陆景放下电话,风白露略有些惊讶的问道:“二哥,你不在乎菲菲姐对你的看法了?”她很清楚陆景说“往死里整”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有的人,说一句话,只是一句话,反正吹牛不上税。有的人说一句话,有无数的人为他将这句话变成现实。陆景是后一种人。

陆景摇摇头,“白露,这不是我想在乎就可以在乎的。”就刚才李菲菲那个架势。根本就不可能听得进去他任何解释。说到底,李菲菲内心对他的成见很深。

陆景温柔的将风白露抱在怀里,她温软的娇躯隔着网球服都可以感到弹软无比,轻柔的抚摸着她乌黑的秀发。“白露,我更在乎你对我的看法。”

李菲菲是他刻骨铭心的初恋,前世里。他凝望那朵彩云,没有资格触及。这辈子。种种纠葛依旧。他和李菲菲能成为朋友已经是邀天之幸。

而风白露全心全意的爱着他,刚刚更是迁就他。由得他冲动的“欺负”她,甚至愿意将她珍藏了23年的贞洁给他。需要更在乎谁,陆景心里有一本明帐。

“二哥…”风白露妩媚的轻笑,清美绝伦,踮起脚尖动情的吻着陆景的嘴唇,香舌奉上,尽情的缠绵。

人生,有陆景这句话足以。

陆景周二和烟诗凝一起去了一趟商云市,陪着关宁、赵清芷、明雪、何梦明、杨晚婷、谢清歌在碧湖酒庄里玩了一天。

从碧湖集团手中买下来的慕容庄园就像是一个欧洲中世纪的庄园。秋高气爽之际,云淡天高。青白色的别墅群位于成片葡萄园的左侧。面积足有2000亩,恢弘而壮观。

关宁她们几个已经在这里玩了几天。慕容泽被抓之后,这栋庄园就以立丰地产的名义买了下来。庄园中设有葡萄园、马场、天然农场等等设施。

李菲菲和吉永右典的事情,陆景全部丢给了王灿处理,周三上午,带着助理余乐、墨静雯、唐悦、烟诗凝陪同大哥一起坐飞机前往宁西省西山市视察缅甸的油路。

相信,王灿不会让他失望。

飞机抵达西山市,发改委副主任陆江一行得到了宁西省的热烈欢迎。陆景并没有出现在官方场合,和随行人员一起走了普通通道,前往喜来登酒店。

在欢迎会上,宁西省代理省委书记、省长李明湖发表了重要讲话:对中央大力支持宁西的发展感到期盼,同时肩膀上也有很大的压力。全省干部要认真学习中央的文件,体会精神…

喜来登酒店是西山市一家四星级酒店,硬件标准不逊色于五星级酒店。在市区内的住宿条件中,只比省委招待宾馆西山宾馆稍差。

陆景选择入主喜来登酒店自有他的考虑。下午三点时分,陆景和烟诗凝在房间里一边闲聊着一边下着象棋时,房间的门铃被按响。陆景起身开门。

一名带着墨镜的美女身姿窈窕的拖着黑色的行李箱站在门口。她穿着水蓝色的牛仔裤、粉色的T恤,清爽的打扮难掩她成熟而妩媚的动人美丽。

聂问白摘下墨镜,那张丰韵神采绝美的瓜子脸上露出笑容,娇俏的给了陆景一个雀跃的拥抱,“陆景。我来了。”陆景到宁西之后,要前往缅甸视察油路。她会跟着陆景一起前往。

陆景笑着摸了摸聂问白马尾辫。“我正和诗凝说着你呢。”说笑着和聂问白一起进房间里。介绍烟诗凝和聂问白认识后,三人随意的闲聊着。

烟诗凝性子娇柔和婉。聂问白修炼多年。陆景身边随行的还有其他人员,两人也不可能住在他房间中。谈话的氛围一起很融洽。话题慢慢的转移到陆景前些天被李菲菲责问的事情。

“陆景,给你的初恋情人这样误解,你不得伤心死啊。”聂问白被岁月格外眷顾的绝美脸庞露出一抹轻笑,笑着说道。

陆景就笑,“我没那么脆弱吧。问白,你要是愿意补偿我,我不会拒绝啊。”

聂问白妩媚的白了陆景一眼,成熟的女人风情十足。“我愿意给你,你也不一定肯要啊。”

她和陆景的关系很亲密。只是没有到最后一步。这次来宁西是她给陆景打电话要求来陪他的。

烟诗凝听着这调情的话,俏脸微红,在桌子下面轻轻的踩着陆景的脚。她的脸皮很薄。问道:“陆景,你相信李菲菲的解释吗?”。

李菲菲给吉永右典抱在怀里,结果王灿大发脾气把吉永右典打了一顿的事情,现在在京城传得沸沸扬扬。被打的进了医院的吉永右典很得了一些同情分。

陆景轻轻的点头,“我相信李菲菲说的是真话。”

李菲菲的性格,他可以说很了解。她真要是正儿八经的和吉永右典谈恋爱。承认了,谁又能把她怎么样?正是因为没有,所以才会解释。

“那你还…”烟诗凝轻叹了口气。

她知道陆景的想法,希望能和李菲菲保持朋友关系。可惜,这件事因为王灿的冲动,连朋友都做不成。陆景让王灿把吉永右典往死里整。有些和李菲菲赌气的意思。

聂问白托着香腮,微微一笑。好奇的看着陆景。烟诗凝问的话,正是她想问的。

陆景苦笑的摇摇头。道:“有些事情强求不得。误会就误会了。李菲菲的事情,我以后不会再掺和。吉永右典31岁,家里不可能没有订婚。王灿打他,我是赞同的。而且,要往死里打。”

陆景刚刚说完他的自白,不再去想这件事时,唐悦敲门进来,“陆景,贺秘书打来电话,江哥晚上十点以后有空。”

“行,我一起去。”陆景道。缅甸油路的事情,到宁西后,他需要和大哥保持沟通。

京城第一人民医院的VIP病房中,吉永右典缠着绷带,形象凄惨的躺在病**。实际上,他受到的伤只是轻伤,远没有表面上看起来这么凄惨。

但是对吉永右典来说,收获眼前这个美丽女子的芳心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实际上,要不是那天被突然闯进来的王灿打断,他一定可以得手:夺走李菲菲的初吻。

只要有了这一步开端,在他这样的花丛老手面前,李菲菲这样的稚儿绝对逃不脱他的手掌心,最终会被他抱到床-上尽情的鞭挞、享受她美妙的滋味。

“吉永,你现在情况还好?”李菲菲将手里洗过的苹果放到床头柜上的雪白瓷托盘中,拿纸巾擦了擦手,关心的问道。吉永右典因为她受伤,让她心里很有些歉意。

那天在训练场上突然被绊倒,她知道是吉永右典的技巧。但是击剑,用一些手段无可厚非。她决定以后不再和吉永右典练习剑术。但哪里料到王灿会采取这么激烈的报复手段。

吉永右典躺在**,英俊的眼睛看着李菲菲,用字正腔圆的汉语道:“还好。菲菲,我给你添麻烦了。看来,我要考虑离开燕大了。否则,我担心…”

“放心吧,吉永,不会有事的。我已经和陆景打过招呼。”李菲菲温声保证道。

良好的家教让吉永右典在艺术上非常有见地。她和吉永右典还是很谈得来。并不想失去这个朋友。

VIP病房里很安静,门口吉永右典的两名陪护人员坐在病房外的椅子上百无聊赖的聊着天:这只是吉永君众多猎-艳生活的一部分。刚进去的那位高挑贵女八成逃不脱吉永君的手心。

这时,远处的走廊快步走来一行人。为首的是一名戴着眼镜的平头青年,“把病房堵住。别让毒-贩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