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14章 废了他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1514章 废了他

“毒-贩?”vip病房门口的两名陪护人员一听就急了,拦着王灿一行十几人不让进,“你们是什么人?这里vip病房。…≦没有医院的许可…”

王灿身后可是跟着市局刑侦大队的高副队长。高副队长从口袋里拿出警官证件晃了晃。紧接着,身边的一名肩章上二枚四角星花的中年男子拿出一张逮捕令。

吉永右典的两名陪护人员看得发傻。逮捕令都拿出来。被警员客气的请到一边。他们也走不了。慌了一阵子,连忙拨打电话。吉永会长的爱子要是在京城出事,他们的下场可想而知。

王灿、小六、高副队长等人推开病房的门,十几个人鱼贯而入。宽敞的病房正中是一张舒适的白色病床。

一名身穿白色衬衣、深色阔腿裤亮相,气质清秀典雅的美女正搬了一个沙发墩子坐在床边和躺在**的吉永右典笑盈盈的说话。

看到李菲菲和吉永右典谈笑正欢,王灿看都没看李菲菲,眯着眼睛盯着吉永右典。吉永右典目光平静的看着王灿。俄而,王灿鼻子里哼了一声:“小鬼子挺享受的啊!”

李菲菲娥眉一挑,看着王灿带来的人,质问道:“王灿,陆景又搞什么鬼?”

王灿抿了抿嘴,没有回答,对高副队长道:“高队,你们办事。”

高副队长敬了个礼,示意下属出示逮捕令,道:“吉永右典,根据线人举报。我们在你所居住的明华公寓8栋903室搜出200克海-洛因。证据确凿,现在请你跟我们走吧。”

说着。打了一个手势,身后两名警察抽出配枪。咔嚓一声上趟,对着躺在**,一脸暴怒表情从**坐起来的吉永右典。

高副队长刚刚说完,吉永右典就意识到不妙,等到被警察拿枪指着后,一股怒气不可抑制的涌起来,“王灿,你阴我?”

王灿冷笑一声,上下打量着吉永右典。“爬起来爬得挺快的啊。不装可怜了?阴你?我贩-毒然后藏到你的公寓里?你有那么大面子吗?你特么算那根葱?”

说着,对一脸错愕的李菲菲,“菲菲,吉永右典在日本什么德性,你找人打听打听。我言尽于此。”转身离开。

高副队长挥手,让人将吉永右典带走。这小子事犯了。

根据我国刑法第348条,非法持有鸦-片1000克以上、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50克以上或者其他毒-品数量大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

他不管后面的斗争是什么。总之。在吉永右典居住的住宅中搜出了数量巨大的毒-品,证据确凿。足够他立上一功。

看着顷刻间稀里哗啦离开的众人,病房里变得空荡荡的,想着刚才还和吉永右典谈的入题。现在人去房空,想着王灿的话,李菲菲恼怒的离开病房:陆景。我和你没完。

宁西,西山。

夜晚时分。西山宾馆1号楼中灯火通明,来往的西山宾馆服务员们训练有素。小声说着话。发改委来的高官就住在这里。

陆景抵达大哥的住处时,大哥正在和西山市市长问光耀聊天。看着跟在身后贺鸿身后的陆景,问光耀便收了话头,道:“陆主任,时间有点晚了,我先走了。”

陆江那张肖似其父的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和问光耀握握手,“好的。”送问光耀离开后,陆江微笑的接过弟弟递来的烟,做个手势,坐下来道:“小景,见过李书记了吧?”

陆景道:“和李书记约了明天上午的时间。”

秘书贺鸿端了一壶清茶过来,冲了两杯,笑着退了出去。陆主任和他这位弟弟都是京城里的风云人物。不知道他们在一起会谈什么有意义的话题?

陆江点点头,笑着道:“你和李菲菲怎么回事?关了个一个日本人?”

显然,这件事有人在大哥面前念叨过。陆景想起王灿下午打来的电话:吉永右典以藏-毒罪被逮捕。接下来还会有人在看守所里好好的“伺候”他。估计有人把电话打到大哥那里去了。

陆景嘿的一笑,道:“嗯,亚太财团副会长吉永宏树的儿子吉永右典。亚太财团是我的商业竞争对手。”

陆江明白弟弟的意思了,笑了笑,没再说这个话题,“缅甸这条油路对国家而言意义重大,虽然磕磕碰碰发生了很多事情,总算是顺利的打通。当然,现在的运输成本有点高。距离铁路全线通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陆景吸了两口烟,沉吟着道:“哥,我觉得缅甸的局势最好还是要掌握在我们手里。”

陆景接着道:“我认为可以从汉族人口数量和汉语普及上下功夫。”

陆江温和的笑着道:“你具体说说看。”

陆景和大哥密谈了三个小时。谈了什么,除了当事人,没有人知道。临走时,陆景担忧的道:“哥,爸的身-体不太好,对你的影响…”

陆江摆摆手,淡淡的道:“现在已经不是我在江州的时候了。我去鲁东。”

陆景神色一震,用力的点了点头,心情大好。

京城市的看守所内,吉永右典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拥有这样的经历。单独的看守仓内,吉永右典看着黑沉沉的走廊沉思着。

他的公寓里有毒-品的事情,王灿也不算完全冤枉他。他确实有吸-食毒-品的习惯。只不过量没有200克那么多。他只是寻找刺激,又不是吸-毒上瘾。藏200克毒-品干什么?

这件事的关键是要看王灿这个平庸的大少背后陆景的意思。

他和陆景在黄海见过一面。当时,财团的主席竹下修一以言语逼迫陆景,不得插手六大世家的事情。然而,现在财团输了一手。他的泡妞大计也受到影响。

不然,陆景何以敢这么肆无忌惮的对付他?

在进来的时候,他已经委托他的律师给父亲打过电话,想必,外面的营救活动开始。

吉永右典正想着的时候,嗡的一声,漆黑的走道中突然亮起了。各个号子中的囚犯都叫起来。“叫什么?”狱警拿橡胶棍子抽打着扒在铁栏杆上的手,押了两名犯人丢进了吉永右典的11号仓中。

进来的两名犯人,一人黑大三粗,一人满脸凶光,吉永右典心里磕碜了一下。这时,黑大个走到吉永右典身边,“啪!”一耳光抽的吉永右典眼冒金星。

“八嘎!”吉永右典一拳打在黑大个的腹部,随即便被满脸凶光的男子一拳打在脑袋上。剧烈的疼痛让吉永右典一个踉跄,随即醒悟过来,用汉语问道:“你们是谁?”

“哟,老三,果然是个日本鬼子啊,看样子没有找错人。”黑大个嘿嘿一笑,“有两下子,咱们俩今晚得好好放松放松。”

老三满脸凶光的看着吉永右典,双手捏成拳头,骨节咯咯的响着,“嗯,早点完事。”

几分钟后,11号仓里响起吉永右典凄惨的叫声。

“小鬼子,有人让我们问候你。然后带一句话给你,你碰了不该碰的人。”老三咧嘴一笑,看着死虾一样躺在地上的吉永右典,伸脚用力的揣在这小鬼子的裆下。

废了他。

“我知道吉永右典是个花花公子,可是他始终还是我的朋友,陆景指使王灿殴打他算怎么一回事?”

“是不是我没交一个朋友都得向陆景报备,他是我什么人?我记得他结婚了吧。我不需要他这种自以为是的保护。我不是笼子里的金丝雀。”

“吉永右典和我是同事,我承认我有一定的感情倾向,但陆景的做法太霸道了。居然以藏-毒罪把人送了进去。他想干什么?”

一连好几天,李菲菲对陆景不满的话语通过各种渠道流传出来。在京城世家子弟的圈子中流传很广。

白雁苏飞俱乐部中,谢海逸召集了一帮跟班请蒋鸿哲喝酒。酒过三巡,谢海逸试探的问道:“蒋少,李菲菲的话传出来,在京城引起轩然大波。你不打算出来说句公道话?”

他在陆景面前很吃了几次亏,这次说什么他都绝不会出风头。

蒋鸿哲手里把玩着酒杯,反问道:“你觉得我够资格说句公道话?现在京城几大头面人物中,除了秦成文和陆景关系若即若离之外,其李新寒、闵兴怀和陆景的关系私交都非常好。”

谢海逸讪讪一笑,岔开话题道:“严少呢?要不要问问他们的意思。”

蒋鸿哲摇摇头,严哥前些时候和苏琳离婚了,现在还在商云市独自休养。“小谢,这件事我奉劝你不要多想。知道陆景的妻子卫婉仪听到李菲菲的话是什么说法吗?”

“公主病太重了。我们家那位会有时间管她和谁交朋友?”

谢海逸无奈的点头,旋即哈哈一笑,“好,蒋少,我听你的。” 其实,心里倒是有点为卫婉仪的话叫好。

就在谢海益宴请蒋鸿哲时,李菲菲约了李家的头面人物李新寒在汇海大酒店副楼的包厢中吃饭。

她的能量根本就不足以和陆景抗衡。她需要借助李家头面人物李新寒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