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15章 李新寒的开解

第1515章 李新寒的开解

汇海大酒店副楼12楼4号包厢中,奢华的深灰色窗帘次第拉开,光线明亮。300平米的宽敞房间中布置着十八人座的圆桌、精美的沙发、茶几。富丽堂皇。

舒适的长沙发上,明秀安慰着生闷气的李菲菲,“菲菲,吉永右典本来就不是好东西。你又不是真和吉永右典谈恋爱。陆景就是手段激烈了点。你没有必要和他赌这口气。”

最近吉永右典在京城的负面新闻很多。李菲菲知道是王灿放出的风声。即便她不愿意相信,只是,就她的消息渠道而言,已经证实大部分都是真实的。

她现在对吉永右典的印象坏了几分,便轻叹了口气,道:“秀秀,我是生气陆景想要控制我的生活。”

到现在,她营救吉永右典的想法,是有一些和陆景赌气的意思。陆景的妻子卫婉仪的话实在太气人!什么叫公主病太重,什么叫陆景没功夫管她的事情?

明秀笑着勾住李菲菲的脖子,道:“菲菲,我怎么觉得你生气更重要的原因是他没有尊重你的意见啊!”

菲菲想要护住她的朋友吉永右典,却没想到陆景、王灿找关系以藏-毒的罪名将其逮捕,按照刑法,判个七八年都平常。菲菲内心里的感受可想而知。

吉永右典这个人已经被证明不适合当朋友。菲菲现在强撑着,和陆景赌气的成分很大。

被陆景这样优秀、出众的男子爱慕着,甚至悄无声息的帮菲菲解决了政治联姻的难度,哪有女人内心中会不骄傲——这是自身魅力最佳的体现。

菲菲心里对陆景未必就全无感觉。所以。当陆景不尊重她的意见的时候,她有些赌气。

李菲菲微征。反思了一会,道:“或许有一点吧。但是。秀秀,吉永右典还不至于被陆景这样报复。我觉得陆景太过分了一些。”

明秀就笑,“陆景是有点小题大做,反应过激。不过,菲菲,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这说明他很在乎你啊!”

“去你的。这种在乎我宁可不要。”李菲菲没好气的翻个白眼,看了看手表。

片刻后,包厢的门推开。一身休闲装的李新寒走进来。身后跟着四个帮闲。排场不小。“三哥。”李菲菲和明秀起身打招呼。李新寒是 李家小辈中的头面人物。

李新寒知道李菲菲今天请他吃饭是怎么一回事。这些事情,原本也闹不到长辈哪里去。一般都是由他出面解决。不过,现在情况有点变化了。

服务生上了菜。在李新寒面前很有面子的跟班小龙请示了一句,带着帮闲退了出去。李新寒喝着浓香的鸡汤,微微笑道:“菲菲,你想要我帮你把吉永右典捞出来?”

李菲菲道:“是的。三哥,不管吉永右典这个人怎么样,我和他做了一场朋友,希望他能得到公正的待遇。”

对吉永右典藏-毒200克的事情。她不怎么信。吉永右典被逮捕后给她打了电话,说他是冤枉的。

李新寒笑着摇头,“菲菲,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吉永右典的父亲吉永宏树已经开始在运作捞人。吉永右典藏-毒的事情不可能作假。必定是铁证如山。否则。市局不会贸然抓人。”

李菲菲愣了愣,水润的红唇动了动,有一些意外。显然。事情已经超过她和陆景“斗气”的层面。

李新寒接着道:“吉永宏树让人把话递到陆主任面前去了。陆主任转述了陆景的话:亚太财团和他是商业竞争对手。”这个话风什么意思,可想而知。

明秀不解的问道:“亚太财团?”

“嗯。”李新寒道:“亚太财团只是一个统称。并不是实际的企业主体。真正的核心企业叫天骄基金。吉永右典的父亲吉永宏树是天骄基金的副主席。”

明秀恍然的点点头,看向李菲菲。她以前看不起陆景。现在自然没有这种想法。内心中,她并不希望李菲菲和陆景闹翻。有事情找陆景帮忙,可是顺畅的很。

李菲菲沉吟不语。陆景都把高度上升到了商业竞争的层次,而且是铁证如山。她要是继续搅合,有理也变成没理了。可是,她之前说过的话,岂不是都要吃回去?还有卫婉仪….

李新寒笑了笑,客气的请明秀出去后,对微微惊讶不解的着看着他的李菲菲道:“菲菲,事情前因后果,我都了解过。说一句你不喜欢听的话啊:你还没有意识到陆景今天的成就何等惊人。”

李菲菲轻轻的咬着红唇。

对陆景的生意,她一向是一知半解。倒是,王灿的美容化妆品连锁店,她经常光顾。但是,连京城纨绔子弟中大哥级的人物,李三哥都这么说,那陆景的成就…

李新寒把他所了解到的陆景的事迹说了一遍,从史大少的倒下到严景铭的退出,从景华手机的起家到和华这艘巨舰的掌舵人等等,最后道:“

菲菲,和华旗下大大小小的公司加起来资产约有2000亿美元。陆景配备了助理团队协助他处理事务,但他平时仍旧很忙。灿当时到击剑运动馆里砸吉永右典的场子,我断定陆景不知情。你很有可能误会陆景了。”

误会?李菲菲低头喝着茶水,味道有点苦涩。

李新寒说这番话,是想要打消李菲菲和陆景“赌气”的念头。李菲菲在家里很得宠。但是,李家没有必要因为一件小事和陆家成为对立面。

况且,他在天辰娱乐的生意上还承了陆景一个人情。帮陆景化解下这个误会,他还是很乐意的。

李三少在旁人眼中做事霸道,性格阴沉,但是洞察人心的能力可不弱,看得出李菲菲的犹豫、挣扎,李新寒笑一笑,径直拨了陆景的电话。

电话接通后,李新寒笑着道:“陆景,你现在还在宁西吧?”

哐哐的铁路声音从手机听筒中传来,伴随着火车的汽笛声。显然,陆景在旅途中。陆景略带着磁性的声音从手机中传出来,“10号下午就离开了,现在正在去仰光的途中。三少有事找我吧?”

李新寒笑道:“哈哈。是有点事。关于菲菲和吉永右典的事情啊…”

陆景打断了李新寒的话,“三少,要是谈这件事就算了。”

听到陆景这句话决绝的话,李菲菲心里有些怅然。李新寒苦笑着吞下了还没出口的话,沉默了一会,道:“陆景,我就问一句,你相不相信菲菲的解释?”

电话里,陆景长叹一口气,“三少,我相信。但是,这有什么用呢?”李菲菲在心里对他的成见很深。

“好,有你这句话就行。”李新寒挂了电话,看向李菲菲。

李菲菲轻轻的掩着嘴。没有想到,她百般解释王灿根本不信,而陆景却会相信她的解释。心里顿时涌起五味杂陈的情绪。

这个误会,她该如何自处?

….

叮叮当当行驶的火车由西向东,继而折向南。陆景、烟诗凝、聂问白的行程从宁西省西山市出发,经过铁路、马路两种方式,前往缅甸首府仰光。他随行的助理余乐、墨静雯两人已经先一步飞往新加坡。他们将会在新加坡汇合。

缅甸油路从仰光港经由铁路,马路几番转折抵达西山市。陆景三人的行程便是反向逆行。经过6天的时间,即将在傍晚时分抵达仰光火车站。

此时,正午时分,铁路沿线的小村庄中升起袅袅的炊烟。从卧铺车厢中看去,平添几分热带雨林的生活气息。靠近仰光,地貌和气候越发的多雨、炎热。

烟诗凝在卧铺车厢的窗口看着风景,回头见陆景接完电话,和婉的对陆景笑了笑,温声道:“电话打完了?李家到底是有明白人咯!”陆景的电话,她听的很清楚。

“诗凝,我还以为你在看风景呢!”陆景让身材高挑丰腴的烟诗凝坐到他腿上,笑着说道。

“就这么大的空间。想听不到都难啊。”

陆景笑笑,将李菲菲的事情抛之脑后,感受着烟诗凝挺翘性感的丰满玉臀坐在他大腿上的弹性,诗凝有点沉,亲吻着她的嘴唇,“诗凝,你真的不考虑辞职加入和华的安全部门?以你的能力绰绰有余。”

诗凝是精英特工,只是心理素质不行。但是,跟在他身边做安全主管毫无问题。

“那我成什么人了?送上门随时随地的准备给你欺负啊!”烟诗凝柔媚的和陆景吻着,笑着说道,带一点娇嗔。

她和陆景只差最后那一步。心有所许,并不拒绝他亲昵的爱吻,反而微微有些动情。聂问白借故出了包厢,将空间留给她和陆景。她的娇羞、拘束稍去。

这几天和聂问白一起陪着他走了一遍缅甸油路,感情急剧的升温。火车上不太方便。不然,她和陆景已经突破最后一关。聂问白和她的情况差不多。

陆景见“骗”不到烟诗凝,呵呵一笑。忽而,手机又响起来。烟诗凝对陆景繁忙的电话情况习以为常。吻了吻陆景的脸庞,准备起来。看看陆景手上的号码,又坐了下去。

卫婉仪的电话。

“陆景,你什么时候回京城过中秋节?”电话里,卫婉仪笑着问道,得了陆景回答,又笑道:“陆景,我听夏思雨说李菲菲的话风有些松动了。你不怪我对她说的那些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