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16章 惊变

第1516章 惊变

陆景摇摇头,温声道:“婉仪,我怎么会怪你?”

卫婉仪说的是真话。李菲菲自小到大都是明星人物,有点公主病很正常。不是谁都有婉仪这样的道行。人前可以是安静文秀的豪门淑女,私下里生动活泼。

至于,婉仪说他没有功夫关注李菲菲,说的是一句实话。他内心里固然对李菲菲有些期许,但是他很明白和李菲菲能成为朋友就已经是两人的极点。

事实上,李菲菲质问他的反应,也说明了李菲菲对他缺乏信任。他对李菲菲的关注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多。他一般都是听王灿说说她的近况。

“那就好呢!”卫婉仪盈盈笑起来,陆景的反应是她意料中,但心情仍旧变得轻快,终究是这家伙的初恋呢。和陆景随意的说着话,娇脆的声音若百灵鸟啼。让陆景的心情变得极佳。

结束和娇妻的通话,陆景抱着烟诗凝痛吻了两口,道:“诗凝,你不愿意辞职也行,你可以在gi公司担任一个教官的职务。我们见面方便一些。”

烟诗凝也不想每次见陆景都偷偷摸摸,没怎么迟疑,温婉的点点头,想了想,又道:“陆景,你对付吉永右典,要小心他父亲狗急跳墙。”

“暂时,吉永宏树还跳不起来。”陆景笑着道,“不过,我们最近都不能去东京了。”

亚太财团在东京的主场优势太明显。这与和华在国内的优势一样。在全球其他的城市、国度,和华都可以和亚太财团扳扳手腕。

烟诗凝螓首微点,嗯了一声。这时,卧铺车厢的门被打开,风韵璀璨的聂问白出现在门口,身姿高挑而纤细。看到陆景抱着曼妙婀娜的烟诗凝,禁不住掩嘴笑道:“看来还要再给你们半个小时啊!”

“聂姐…”烟诗凝不好意思的从陆景怀里起来。这些天下来,她和聂问白成为闺蜜倒也不至于。但和聂问白的关系处理的还不错。

陆景笑了笑,拿起茶杯喝茶。掩饰尴尬。心知肚明是一回事,被撞破又是一回事。

聂问白只是笑一句,坐到陆景的床沿边,问道:“陆景,我们到仰光之后是休息一晚再去新加坡?”

“嗯,我在新加坡要参加一个富豪间的酒会。然后,我们坐私人飞机回京城。”陆景说着几人接下来的行程,“问白。你跟我去京城吗?”

聂问白笑着摇摇头,依偎在陆景肩头,她比烟诗凝要放的开一些,“能陪你几天我就心满意足了,哪里还想着占你更多的时间。陆景,如果以后我忍不住想见你了,你一定不要拒绝我。”说到最后语调柔柔的。

陆景揽着聂问白纤细的腰肢,用力将她抱进怀里来,右手拉住了要离开的烟诗凝。心中被柔情填满。

与其纠结什么初恋情怀,还不如珍惜真心对待自己的女人。在这一刻。陆景忘却了和李菲菲的种种感情纠葛。

吉永右典在京城市第一看守所被人废掉了子孙根的消息9月8日就已经传开。特意赶到京城来处理儿子这件事的吉永宏树气得大骂“八格牙路”。

要不是吉永右典有私生子,他吉永家还要绝后了。吉永宏树花费了三天的时间走通关系将吉永右典接到了京城市最好的私立医院中进行治疗。

雪白的vip病房中。吉永宏树一支烟接着一支烟的抽,病房中只有跟随他多年的心腹手下。横山雅史。保镖和随行的助理都等在门外。很快,病房中就烟雾缭绕。

躺在**的吉永右典形象很糟糕,英俊的脸上打着石膏。他的鼻梁给人打断了。就不同于他在李菲菲面前博动情的那次。这一次,他是真的受伤严重。

想着以后不能再碰女人,吉永右典心里就有一股焦灼的火,愤懑欲狂。“爸,请一定要帮我报复陆景、王灿。”

“你给我闭嘴!”吉永宏树严厉的瞪着吉永右典。他当然知道要报复。否则,吉永家会丧失尊严,被宵小之辈群起而攻之。

横山雅史欲言又止。

片刻后。主治医生来和吉永宏树商讨吉永右典的病情,在病房隔壁的会议室中商谈了十几分钟。主治医生很明确的告诉吉永宏树,吉永右典下面的伤没有办法治。

“八嘎!”吉永宏树一拳砸在了会议室的会议桌上。等候在门外的横山雅史和主治医生聊了两句。了解了情况后走近会议室,正好看到吉永副会长失态的一幕。

“横山君,我要陆景、王灿付出惨痛的代价。”吉永宏树一字一顿的说道。

他内心里恨透了这两个幕后的黑手。儿子不管怎么不好,终究是自己的儿子,要教训也是自己教训,哪里轮到外人动手?

横山雅史鞠了一躬,表情严肃的道:“吉永会长,你想要采取什么样的方式进行报复?”

吉永宏树微微一愣。很明显,陆景、王灿在京城拥有地利,属于金字塔顶的一类人。这里面的门道,他不可能玩得过陆景、王灿。

但是,动用杀手、雇佣兵等也不合适。吉永右典被批捕一切都是程序范围内。他的儿子只是被废,而不是被杀。一旦他采取破坏规则的行为,相同的动作很快就会落到他、家人、朋友身上。但是,这口气,他绝对咽不下。

吉永宏树满腔的怒气稍稍平息,作为一家财团的副主席,他控制情绪的能力很强,虚心的问道:“横山君,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好的建议谈不上。吉永会长,最好的报复是击败和华。这样,我们想要怎么炮制陆景、王灿都可以,除非,他们这辈子都不离开中国。”横山雅史分析道:“这是一个长期的方案。我还有一个近期的方案。既然,陆景不顾规矩对吉永右典下手。我们也无须客气。抽调人手调查陆景的社会关系,总有能找到他在乎的人的破绽。讲法律,我们的手段并不弱。请注意,吉永会长你需要和竹下会长沟通。对付陆景可以融入到亚太财团与和华的争斗中。”

“哟西!”吉永宏树赞许的点点头。只有让陆景在乎的人受到伤害,他心头的一口恶气才能消除。

“横山君,这件事我交给你去办。我静候佳音。”

“哈伊!”横山雅史躬身道:“我一定不负所托。”

陆景一行抵达仰光时是16日傍晚。夕阳将充满了佛教色彩和殖民建筑的仰光染得金黄。

仰光和陆景一年多之前来的时候没有多大的变化。这座缅甸最大的现代都市,观光城市,可以让人感受到它迷人的风情。

在赛多纳酒店住下后,陆景坐车前往缅甸和平发展委员会主席、缅甸国防军总司令康瑞的官邸和他会晤。

原本在缅甸政治序列中排名靠后的康瑞能成为缅甸的最高领导人主要得益于陆景的帮助。在中间牵线搭桥的是注册在马来西亚的一家远洋贸易商,市海商行的负责人,郜然。他背地里是身份,是莫心蓝的人。

深夜时分,一辆吉普车送了陆景和郜然回赛多纳酒店。到酒店后,郜然向陆景汇报了一件事,“陆先生,前段时间,缅甸军方内部有人提议将首都迁往内比都。康瑞最终否定了这个决议。但是,就我所知,他在缅甸内部的权力基石已经不稳。”

陆景轻轻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和郜然道别,回了房间。

郜然笑了笑,转身离去。陆景肯定不会表态,但是该怎么做,他心里有数。既不能让康瑞将缅甸内部经营的铁板一块,也不能让其倒台。和华的策略:鹤蚌相争,渔翁得利。

在仰光停留了一晚上之后,陆景一行飞抵此次的终点站,新加坡。余乐,墨静雯早早的等在新加坡阿卡夫山庄别墅哄。

陆景这座占地6.87亩的超豪华别墅已经竣工,可以投入使用。陆景刚在浴室里泡过澡,走进二楼的客厅,烟诗凝、聂问白、墨静雯换了睡衣在客厅里闲聊。

陆景刚和三个女人说了一句话,就接到计萍的电话,“陆…景….,我姥爷在印尼雅加达被人开枪击中,生命垂危….”

陆景大吃一惊,深深的吸了口气,“计萍,慢点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之前已经通知过周晋成小心亚太财团的报复,没想到他还是没能避过去。

….

周晋成被枪击的事件发生在9月17日下午。让我们将时间拨回到9月17日下午,现场的情况。

周晋成自打陆景打来电话请示之后,出入就十分小心,并且保证着每晚都离开印尼的首府雅加达。

这一日,周晋成刚刚由新加坡抵达雅加达,便接到印尼最大的钻石商人古拉迪加尔助理的电话,“周主席,古拉迪加尔先生想要邀请你共进午餐。”。

周晋成琢磨了一下就答应下来。他在印尼的生意,和古拉迪加尔竞争的地方不多。上午在公司里处理完事务后,周晋成便给古拉迪加尔打了一个电话,前往古拉迪加尔的庄园中休息。

事情就发生在古拉迪加尔的庄园中。()

ps:我已经回来了。恢复正常的更新。

求书友们的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