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17章 紧急应对

第1517章 紧急应对

“云丰集团董事会主席周晋成在印尼雅加达市郊外的庄园被人刺杀,胸口中了两枪,差点当场毙命。但是他六十多岁的人了,情况十 分危急。”

陆景放下电话,表情严肃的对正看着他的墨静雯,烟诗凝,聂问白说道。三人都是大惊失色。墨静雯睁大漂亮的杏眼道:“这也太无法无天了。”

陆景摆摆手,他经历的凶险很多,和被枪击中的危险程度相比都有几次,沉着的吩咐道:“静雯,通知余乐,让他赶往机场陪我去一趟雅加达的印尼国家医院。”

“好的。”墨静雯走到客厅的一边给余乐打电话,预计余乐这小子还在新加坡哪个酒吧里钓美女。

“诗凝,你要帮我。我身边所有人的安保等级都要提升到s级。以最坏的情况应对。亚太财团既然敢打周晋成的黑枪,我不得不防。你要帮我查漏补缺,我马上就会给唐悦打电话。”

烟诗凝用力的点头,“嗯。”脸上幸福甜蜜的微笑收起,渐渐的严肃起来。性子和婉的美女又变成了那个冰冷的精英特工。仿佛回到了和陆景在仰光一起经历的那场血与火政变的时刻。

陆景又对聂问白道:“问白,你身边的安保等级等同于我。我会让gi公司给你派最精锐的保镖。你自己也要留意。”

“我会的。不用担心我。”聂问白被岁月格外眷顾的绝美脸庞露出灿烂的笑容。虽然还没有成为陆景的女人,但是陆景无疑是将她放在心上。她很享受陆景关心她的感觉。

陆景略微停顿了一下,紧张的思考着。墨静雯走过来道:“余乐我已经通知到了。去新加坡机场的车我已经安排好了。就在门外。你带十三一起去。我们留在这里很安全。”

陆景点点头,对聂问白道:“问白。知秋那儿,我会派人过去保护她。你给她打个电话。有个心理准备。”

“陆景…”聂问白感激的看着陆景,走到他面前,双手抱着他的脖子奉上香甜的吻,“谢谢!”

女儿墨知秋是她余生的寄托。陆景体贴的照顾到这一点。让她情难自禁。就算把自己奉献给这个男人有如何?他回报得会更多。难得有情郎!

烟诗凝看得微微有些羞涩。陆景的手在爱抚聂问白粉色睡裤下的俏臀。看得人脸红耳热。

墨静雯极其不乐意的撇撇嘴,想起她妈骂聂问白聂阿姨的话:狐狸精!

陆景给聂问白弄的有些措手不及,沉痛的心情倒是好了些,放开脸红的艳若桃花般的聂问白,“你啊,都什么时候了还惹我…”

聂问白退开一步。身姿高挑而纤细,桃花眼中情意绵绵,妩媚的看了陆景一眼,修炼多年的道行在这一刻尽显,陆景很清楚的读懂了她的意思:“我晚上等你。”

这一刻的聂问白风韵璀璨!

陆景笑着摇头,这样的时刻他那里还有心情寻欢作乐。一一的和烟诗凝、墨静雯拥抱,出了别墅。片刻后,别墅院子中响起汽车的轰鸣声。

聂问白眺望了一眼窗外,整齐的绿化带隔绝了她的视线。无法看到陆景远去的背影。

看聂问白心急的样子,墨静雯心里嘀咕一句,轻盈的转身离开。她要去陆景的书房通知和华的议事会议成员这里情况。

雨绮姐不在陆景身边,她是陆景的第一助理。

看着墨静雯窈窕清雅的背影。聂问白知道墨静雯心里想什么。她和墨静雯可没有什么血缘关系,也不存在法律关系。墨承死之前她就和墨承离婚了。灿然的笑了笑,对烟诗凝道:“诗凝。怎么陆景认定是亚太财团射伤周主席的?”

烟诗凝对陆景的事情比聂问白多得多,道:“聂姐。陆景在京城默许他的死党王灿把亚太财团副主席吉永宏树的儿子给打成太监了。”

“啊?!”聂问白嘴巴长得足以吞下一个鸡蛋。

怪不得!

陆景和余乐连夜赶到雅加达印尼国家医院。这家医院是印尼最好的私人医院。凌晨三点许,医院略显的安静。护士站后坐着一名打哈欠的护士。

大厅的灯光略显得惨白。周明诚急步匆匆的带着两名黑衣保镖下楼,迎着陆景。握了手,往3楼周晋成的特护病房走去,陆景道:“周先生的情况怎么样?”

周明诚眼睛红红的,“刚从手术室里出来,医生说,还有二十四个小时的危险期。如果不能度过危险期,就…”

陆景拍了拍周明诚的肩膀,“放心,会有人负责。”

来印尼的这几个小时中,他已经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印尼最大的钻石商人古拉迪加尔邀请周晋成去他的庄园里参加宴会。下午2点,宴会结束时,周晋成坐车离开,返回雅加达市区时,被两名枪手击中。傍晚时分,古拉迪加尔派人抓到了两名枪手,并处以极性。

印尼这地方军阀横行,一名颇有能量的大商人杀两个来历不明的枪手,如同杀鸡一般。

要不是,周晋成在印尼颇有些影响力,恐怕他被枪击,印尼警方都不会予以立案。

周晋成病房外的待客厅内,哭得晕死两次的计萍一脸憔悴的伏在李宏深的怀里熟睡。李宏深裹着黑色的外套歪在沙发上靠着。听到动静,连忙睁开眼睛。

正好看到陆景一行在周明诚的陪同下进来。李宏深尴尬的道:“景哥。”计萍正在睡觉,他不好站起来吵醒女朋友。

陆景刚刚和守在外面的周晋成的子女、家属见过面,这时,笑着点点头,手向下压了压,小声道:“宏深,不用起来。”

宽敞舒适的病房中,六十多岁的周晋成紧闭着双眼躺在雪白的病**。鼻子中插着氧气管。枯瘦着的手臂上吊着葡萄糖。往日神采奕奕的脸上皱纹纵横。看起来尤其的衰老。

周明诚给陆景搬了一张椅子放到病床边,陆景坐下来,轻轻的握住了周晋成枯瘦的手,这名与他父亲年纪相仿的老者是和华的“急先锋”。到这一步,他也有一点的责任。

“老周,加油!你一定能扛过去的。”陆景低声说了一句,深深的看了昏睡不醒的周晋成一眼,神情坚毅的走向病床外。

查,真正的凶手到底是谁?

查,指派凶手的是不是亚太财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