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18章 查清楚

第1518章 查清楚

陆景并没有在雅加达的印尼国家医院休息,和周晋成的继承人周明诚谈了十几分钟后,就先期返回了新加坡。余乐留下来协助处理。

随着陆景的指令下达,和华庞大的资源在极短的时间内开始调动。和华商业情报部门、安全咨询公司gi公司立即行动起来。

陆景刚到新加坡机场时,和华和华商业情报部门副主管易国便已经到了雅加达和余乐汇合。

“余助理,情况怎么样?”易国有着一张国字脸,身后带着一名贴身的外籍保镖。一边和在医院门口迎接他的余乐握手,一边问道。

余乐曾经帮陆景处理过一些阴暗面的事情,对和华所拥有的暗黑力量有一定的了解。带着易国往医院大楼内走去。揉着脸,说道:“那两名行凶的枪手已经被印尼的大商人古拉迪加尔处决。我个人认为这个古拉是最大的嫌疑人。”

易国点点头。余乐的脑袋瓜子绝对好使。他们内部的智囊团分析也认为古拉迪加尔拥有最大的嫌疑。

易国扫了一眼医院住院大楼一楼坐着看报纸两名华人面孔,跟着余乐坐电梯上了3楼。以他的经验一看就知道这是周家安排在这里的明哨。

周明诚疲倦的将从香港远道而来的易国引进了vip病房边的休息室。

休息室中,五名正在小声说着话的周家家属主动的离开。周明诚的助理上了茶过来。周明诚做了个邀请的手势,声音沙哑的道:“易总,我心情不好。怠慢了。”

易国理解的道:“周总客气了。”客气了一句就直接进入主题,现在是十万火急。自然不能浪费时间,“周总。我想要你们手中掌握的古拉迪加尔的资料。”

“好的,我一会让小肖拿来。”

易国点点头,又道:“周总,还有一件事情需要你支持,我希望能暂时的监控周家、云丰集团相关人员的手机、电脑。”

周明诚脸色顿时一变。这无异于将周家所有的机密暴露给和华。没有人愿意将自己的秘密给人看光。

余乐忙补充道:“周总,一切都是为了查出凶手。你可以安排几名信得过的人全程跟着我们的人。”

周明诚这才脸色稍缓,沉吟了很久,无奈的道:“好吧。”

上午7点,周明诚以召开家族会议的名义将所有人的手机全部收缴。

这个举动无疑是捅了马蜂窝。从印尼国家医院住院大楼临时借的会议室内。周家的家属炸开了窝。

“明诚,你不能听信外人一句话,就怀疑到我们自家人头上。这会让大家寒了心。谁不担心老爷子?我们可都是通宵达旦的坐在这里。”

说话的是周明诚的大哥周明礼。容貌和周明诚很像,四十多岁,穿着白衬衫,很有些中年公子哥的气度。

他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陆景才坐了多久?一会不到就走了,一点情分都没有。

周晋成的老伴已经去世,一共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这时。一大家子人都在这儿。周明礼的话立即有人附和。

一名年前的青年站起来道:“二伯,缴手机干什么,我们大家能不知道吗?不用搞得和宫廷政变一样吧?”

计萍身边带着眼镜的一名女生道:“二伯,红楼梦里面的贾家可就以抄检大观园为破败标志的。”

代表陆景列席的余乐独自里暗笑。看了看这个外表文弱,内心文青的女孩。轻轻的喝着茶水。相信周明诚可以处理这样的局面。

“都说完了?心里没鬼的人反对什么?”周明诚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嘭”的一声巨响。会议室里顿时安静下来,“老爷子被人打了黑枪。生死未知。

想要分家过的,等老爷子的情况出来再说。但是现在周家我做主。我撂一句话在这儿。要是给我查到谁吃里扒外,别怪我不讲情面。印尼的海域里面鲨鱼多的是。”

会议室里仿佛陡然吹过一阵寒风,鸦雀无声。

周明诚说得出,做得到。南洋这里的家族权利交接并不平和,反对者被血腥清洗的例子不少。

现在谁也不愿意给老二按上一个串通外人谋杀老爷子的罪名而被清理。

余乐看到刚才还说红楼梦的女孩仿佛受惊的兔子,战战兢兢的,想哭不敢哭。哈,还真是个林妹妹!

周明诚冷哼一声,“都把手机交出来。”说着,带头将手机放到会议桌上。

下一刻,一只只的手机被叫了出来。等在雅加达某处庄园中,由易国带来的团队立即行动起来。

雅加达是印度尼西亚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海陆交通的枢纽。同时,也是太平洋与印度洋之间的交通咽喉,是亚洲通往大洋洲的重要桥梁。

繁华的海运贸易让这座位于爪哇岛的西北海岸的城市成为世界著名的海港,并成为东南亚第一大城市。

9月17日的下午,雅加达繁华市区内的一栋别墅内,一名皮肤黝黑的精廋老者慢慢的品着红茶。两名漂亮的少女穿着薄纱在一旁服侍。

印尼曾经被英国殖民,上流社会的生活习惯深受英国人的影响。红茶便是其中之一。

老者正品茶时,一名三十多岁的健壮矮小的男子走进来,用印尼语说道:“主人,国家医院那里传来消息,和华话事人陆景的助理余乐留在了医院。他们正在清查家族内部…”

被尊称为主人的老者正是印尼的钻石大商人古拉迪加尔。钻石因为便于携带,价值比黄金更高,通常与各种暴力犯罪连在一起。钻石大商人也意味着拥有一支庞大的私人武装。

“乌艾斯,你担心什么?”古拉迪加尔轻笑了一声。

乌艾斯表情期期艾艾,看了古拉迪加尔身边颇为得宠的两名侍女一眼。有些话,他不好说。

“你下去吧。”古拉迪加尔挥挥手,让前来汇报情况的乌艾斯离开,自信的笑了笑。查出来又如何?

一名商人的成功与否,不是看他拥有多少资产,而是要看他能否经历风雨。

印尼这块地方,他说了算。

“花吉,把我的手机拿过来。”古拉迪加尔吩咐道。美艳的少女乖巧的应了一声,迈着优雅的猫步,走到客厅正中的茶几边将手机拿了过来。

古拉迪加尔要给吉永宏树打个电话。

给云丰集团一个小小的惩罚的承诺他已经完成。

陆景回到新加坡后沉沉的睡了一觉,半夜里旅途奔波让他感觉到劳累。

没有停留在印尼是基于两点考虑。第一,他的目标太大,停留在印尼反而不利于查清事实的真相。第二,他需要返回新加坡协调各方面的情况。

迷糊中,陆景正和婉仪一起散着步,突然听到李菲菲喊他:陆景,陆景…。陆景回头用力的看去时,眼睛就睁开了。出现在眼帘中的是一张韵神采绝美的瓜子脸。

“陆景…”

“问白,什么事?”陆景轻轻的抚着聂问白美丽光滑的脸蛋,温声问道。

从皮肤和容貌上,谁都看不出来她有一个17岁的女儿。37岁的女人能保养的如同二十七八岁的女人,当真是岁月所钟爱的宠儿。

“没事啊,等了你一晚上,忍不住来看看你。”聂问白倒没有想到陆景突然醒来,顺势吻上了陆景的嘴唇。香滑的小舌主动的送出来给陆景品尝。

“我还没刷牙呢。”早安吻之后,陆景刚要放开聂问白,又给她动情的追着吻上来。两瓣湿润的红唇带着热力和情意,缠绵无比。

“我刷过牙了。”聂问白软绵绵的趴在陆景身上,含糊不清的呢喃的说道。

激吻之后,聂问白娇喘着气,侧卧着依偎在陆景肩头,一晚上的辗转相思,这会儿心里情意迸发。妩媚多姿的桃花眼看着她的男人,仿佛是看着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

陆景哭笑不得。

他一直把美人当做珍宝,没想到有一天会被一个成熟绝色的美人当成珍宝。轻轻的拍拍聂问白的背,她穿着一套丝质的银色睡衣,曲线起伏,该大的大,该小的小,相当的性感,“问白,我中秋回一趟京城,还要再回新加坡。你在这里等我。”

发生了周晋成被枪击的事情,他自然不可能返回京城后一直呆着。

“好啊。”聂问白灿然的笑起来。她之前还担心陆景今天晚上就走了。刚才表现的有点心急了。俏脸娇艳绯红。

陆景起床刷过牙,穿着睡衣和聂问白躺在**温存着,偶尔吻吻她,爱抚下那双睡衣下挺拔浑圆的雪-乳。

纵情寻欢现在不和事宜,稍微放纵片刻却也无妨。

突然,陆景的手机响起来。余乐打来的电话,“陆景,周主席醒了。没有生命危险。状况不错,还需要住院观察一周。周主席被枪击的事情查清楚了。

他的大儿子周明礼和印尼大商人古拉迪加尔的养子乌艾斯有勾结,一切都是古拉迪加尔自导自演的一场戏。古拉迪加尔的动机不明。不过,唐少那里查到的消息显示,古拉迪加尔是亚太财团的成员。

我认为这是亚太财团蓄意报复。不一定是报复你打伤吉永右典的事情,有可能是和前段时间印尼镍矿价格上涨的事情有关。”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