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19章 年轻人

第1519章 年轻人

“咚,咚。” 墨静雯敲响了陆景卧室的门,听到里面传来陆景温润的声音,便推开门进去。

房间中并没有她想象的乱糟糟的情况。她的聂阿姨正在小圆桌边妩媚潋滟的捧着茶杯喝茶,身姿高挑而纤细,修长的双腿交叠着,极具女人风情。

小圆桌上还有没有收拾的下午茶点。陆景靠在沙发上打着电话,表情沉静,很能吸引女人的注意力。可以想象他在电话里所调动的资源、能量。

陆景的这所阿卡夫山庄别墅占地6.87亩土地,造价2亿美元。各种设施齐全。配备的服务团队是由新加坡丽都酒店派驻过来。足有100多个房间。

她今天虽然在书房里工作,但早留意到聂问白午饭过后就溜进了陆景的卧室。

好在,她进来时没有看到陆景和聂阿姨狼狈的分开。这让她心情变得极佳。

墨静雯向聂问白微微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然而看向陆景。正在谈事情的陆景有着难言的气度,威势。令她目眩神迷。她和陆景的关系早超过上下级、朋友的关系了。

陆景对墨静雯微微做了一个手势,结束了和唐论语的通话后,笑着道:“静雯,什么事情?”

“新加坡陈氏集团的董事长陈总来了。”墨静雯说道:“他知道周主席受了枪击的消息。他估计是来打听你对这件事的处理方案。”

陆景沉吟片刻,点点头,“我换衣服去见见他。”

看着墨静雯泰然自若的去衣柜里帮陆景拿衣服。聂问白娇俏的对陆景眨眨眼睛,“陆景。我先走了。回头再聊。”

别墅宽敞的客厅中,午后的阳光将别墅照的光线通明。沙发。壁画,软椅,落地灯,吊顶水晶灯,壁面,窗帷上光影斑驳。

“哎,我也没有想到老周会出这样的事情。古拉迪加尔这个人做事实在肆无忌惮。”陈弘厚放下茶杯,感叹的说道。

他和周晋成是多年的好友。陈家和周家世世交。早上刚刚飞去雅加达看过周晋成。那会,老周还没有醒。缘由。他已经听周明诚说过。

陆景轻轻的抿了抿嘴,现在言语都是无力的,唯有行动,问道:“陈董,你对古拉迪加尔这个人了解多少?”

刚才在卧室里,他和唐论语通过电话。对亚太财团内部的结构,唐论语知道的比唐悦打探的资料还要更为详细。

亚太财团虽然是世界一流的财团,但是由于内部结构的不合理,加上97年开始的亚洲金融危机。已经有点像一个老态龙钟的老人,步履蹒跚。否则,唐论语也不会谋求赎回股份脱离亚太财团。

亚太财团内部以地域分成了三个团地。日系企业和相关的企业组成的一个团地。以亚太财团的发起者竹下家族为首,吉永家是竹下家族外的第二大股东。

华商是一个团体。西亚的石油资本以及印度的资本又是一个团体。主要从事石油、钻石业务的古拉迪加尔是这三大团体之外的“小虾米”。印尼的地头蛇。

当然,这个小虾米是相对的。云丰集团数十亿美元的资产和古拉迪加尔400多亿美元的资产一比,就有些不够看。

华商中的六大世家加起来。资产约为1800亿美元。自然能算得上一个团体。2005年财富500强公布的第225位的夏普公司,资产为亿美元。

陈弘厚沉吟着。道:“陆先生,不知道你对印尼国内的情况是否了解?”

陆景做了个手势。示意陈弘厚继续。

陈弘厚道:“印尼是千岛之国,约由17508个岛屿组成。人口2亿多,却没有一个主体民族,信仰的宗教五花八门,主要的宗教信仰有伊斯兰教、基督教新教、天主教。

地理、人口组成、信仰、文化都导致了印尼内部并非铁板一块,反而是军阀横行,枪杆子、钱袋子是实力的保证。山头众多。

古拉迪加尔古拉迪加尔不仅自身的实力强劲,和印尼国内的几个实力强劲的军阀关系也十分亲密。”

他手底下不是没有人和枪。做远洋航运的企业,手下不可能缺少人马。不然,海盗能抢的你哭。世界上太平的地方多,不太平的地方也多。

然而,古拉迪加尔不是他所能撼动的。

陆景点点头,道:“陈董,我要这几个军阀的资料,越快越好。”

陈弘厚深深的看了陆景一眼,“好。”现在的年轻人胆子真大!这让他想起他年轻时的冲劲,闯劲。

和华现在的资产差不多也就2000亿美元左右。作为一家新兴的财团,和华的实力和亚太财团相比还是要差一些底蕴,陆景试图影响印尼的局势,有些冒险。

陆景又道:“陈董,我已经建议周先生回新加坡休养。今天晚上深夜应该能到。回头我们一起去看看他。”

陈弘厚一脸我懂的表情,印尼那边要干起来,老周一大家子留在那儿就是人质,“好的,我等你电话。资料我回头让博延那混小子送过来。”

说着,又微笑着道:“陆先生,今天晚上7点在浮尔顿酒店举行的酒会你会参加吧?”

陆景也笑起来,他知道陈弘厚懂他的意思了,喝着茶,道:“一个月前就收到请柬了。”

这种顶级富豪的聚会,一般没有什么名头,就是聚在一起聊聊天,说说话。不会搞什么“世界x级嘉年华,明星荟萃,富豪云集”这样的东西。

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就这么简单。

陈弘厚笑着点头,“亚太财团的竹下修一估计要来。呵,不说了,今天这茶不错,陆先生能不能分我一点。”态度亲近。

陆景笑了笑,说:“这是产自云春市的云春雨茶,一年量产6斤。陈董要的话,我分半斤给陈董。”

陈弘厚微微一笑,“那我就厚颜接受了。一会你给博延就行。这小子不省心啊,陆先生你有空帮我教育教育他。”

陈博延是陈弘厚的嫡孙,是李逸落的爱慕者。陆景微微有些诧异陈弘厚的态度,没说什么,笑着送了陈弘厚出门。

陈博延送资料来时,目光有些躲闪,叫了一声“景哥”,把资料放在二楼客厅的茶几上,从墨静雯手里接过云春雨茶,飞也似的逃开。

墨静雯禁不住笑道:“陆景,他怎么见你像见到老虎一样。”

陆景笑着摇头,“这我怎么知道。静雯,一会你和问白一起陪我去酒会。诗凝不想出席这样的场合。”

烟诗凝的骨子还是特工思维,她不喜欢被曝光。

墨静雯娴雅的点了点头,灿若水晶漂亮的杏眼看着陆景,带一点小女儿的撒娇,“陆景,那你帮我挑一套衣服。”她才22岁,可不想给“聂阿姨”比下去。

陆景在这上面的眼光、品味都是一流。她本来的气质清雅明艳,听陆景建议的打着装,变得性感优雅,被亚洲周刊誉为亚洲第一性感美女。

陆景禁不住莞尔,面对明媚的静雯的请求,他怎么可能拒绝?将墨静雯抱到怀里,轻轻的拍拍她白色优雅套裙下丰盈的小臀,道:“行,我给你挑一套漂亮的晚礼服。走吧。”

墨静雯娇羞的嗔了陆景一眼。

位于新加坡市区、新加坡河口的五星级精品酒店浮尔顿酒店是新加坡的标志性酒店。由新加坡李氏家族第三代继承人李义济做东的酒会今晚在这里举行。

夜色中,一辆黑色的凯迪拉克巡洋舰缓缓的停在浮尔顿酒店门口。陆景、墨静雯、聂问白一行人下车。不少进出浮尔顿酒店的旅客都看了过来。开陆地巡洋舰的可不是普通人。不知道是哪一方巨贾来浮尔顿酒店用餐。

保镖们警惕的护送着三人进入酒店中。酒会设在奢华的顶层餐厅,墨静雯帮陆景拿请柬签了字。陆景挽着聂文白的手进入餐厅中。此时宾客已经到的七七八八,放眼看去,都是衣冠楚楚的人士,美女点缀其中。

李义济过来和陆景打了一个招呼,又介绍了几位朋友和陆景认识。大部分都是亚太地区的豪门大族。这和职业经理人又是另外一个层次的交际场所。

和陆景说话的是一名阿拉伯人,四十多岁,很典型的阿拉伯人特征。叫做纳赛尔。

微笑着聊了一会,陆景的手机震动起来,陆景去餐厅外看了看短信,回复了一条。眺望着远端。

行动就在今晚。

“墨助理,我是竹下会长的助理深田哲二。目前,局面对和华不是很有利吧?不知道陆先生有没有兴趣与竹下会长在今晚的酒会之后喝一杯?”

墨静雯看着一脸猥琐表情的深田哲二,稍稍退后半步。深田哲二在瞄她的胸。

她今晚穿的是一件白色的精美长裙,窈窕而娇俏,有着清雅的美人风情,陆景亲手为她挑的礼服。淡淡的道:“深田先生,竹下会长想和陆景谈什么?”

深田哲二嘿嘿笑道:“套用一句你们中国的古话,冤家宜解不宜结。竹下会长有意和陆先生和谈。”

“哦,我问问陆景的意思。”墨静雯转身离开,眉头微微蹙起。当她是三岁小孩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