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20章 血雨夜

第1520章 血雨夜

夜色静悄悄的,笼罩着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第一大城市,北苏门答腊的首府,棉兰。

棉兰濒临马六甲海峡,是印尼对外贸易的西大门和国内外游客的主要出入境口岸之一。同时,是印尼、马来西亚和泰国经济成长三角区的重要组成部分。

其控制权在印尼内部举重轻重。城头变幻大王旗的时代,钱袋子和枪杆子同等重要。

棉兰的食品加工、纺织业、皮革制品、化工、建材、金属和运输工具等小工业发展迅速。其商业税是印尼军方内部各方势力眼热不已。

坐镇棉兰的是古锡尔上将。他手中控制着有1万人的精锐部队。这足够古锡尔控制棉兰。

棉兰市容整洁,绿树成荫,气候宜人。9月17日晚繁华的市区沐浴在一场突入起来的雨中。黄豆大的雨滴很快就将天地间的景物变得模糊。街头上行人匆匆。

一艘轮船在雨幕中悄悄的靠近了棉兰的某个偷渡码头。码头边,几辆破旧的游轮发出巨大的轰鸣声。

几名矮瘦的蛇头穿着蓑衣在雨中挥着手,用当地的土语大喊道:“快点,快点。再过十分钟,警察就来了。”一个个衣衫褴褛的土人登上未知的旅程。

一名黑黑的蛇头看到一辆靠近的轮船,看到里面出来一个高个白人,禁不住骂道:“玛德,还有偷渡来印尼的白人?”但随即噤声。

因为,白人身后依次出现了一排彪形大汉,足有20人。这20人站在雨中一动不动,杀气凛然。

发出巨大嘈杂声音的轮船轰的一声与码头的道路对接。为首的以色列人伊桑回头看了自己的队友一眼,神色凛然。“go,!”

21名猛龙雇佣兵快速的上岸,趟着泥水往码头后走去,消失在雨幕中。

今夜将会是一个血雨夜。

“棉兰是印尼第三大城市。人口约为180万,主要人口为瓜哇人、马来人、华人、马达族。其中人口19%为华人。白人的面孔并不常见。完成任务后,你们需要在一个小时内撤离。”

六辆昆成汽车组成的车队急速的行驶在棉兰的市区内。大雨中,街道上的行人很少。车速很快。

坐在驾驶座上的一名华人,代号麻雀,正介绍的具体情况。

“棉兰最出名的建筑就是日里苏丹宫。古锡尔上将就居住在日里苏丹宫不远处的一处高档别墅中,平时有一个加强排的兵力守护…”

伊桑淡然的点点头。

二十多分钟后,水天路上的豪华别墅依稀在雨中出现。麻雀做了个手势,下车离开。

伊桑一踩油门。带人直接冲到了别墅门外。二十一人如同下山猛虎,直扑别墅内。枪声顿时大作。

一个加强排的精锐护卫在装备精良,从非洲战场中厮杀出来的雇佣兵面前如同砍瓜切菜。

血,从别墅门口一路直流到了一楼的储物室内。

雨声,遮盖了闹市区的枪声。更重要的是,有人命令援军不得支援。

战斗在二十五分钟后结束。“sir,二楼的残敌全部肃清。”伊桑点点头,脸上露出残酷的表情,对着坚固的储物室笑了笑,“用炸弹。”巨大的爆炸声响起。

古锡尔上将是一名瓜哇人。身高一米六,被凉水泼醒时,看到眼前凶神恶煞般的雇佣兵。双腿一软,跪在地上道:“求…求…你们…别杀我,我在瑞士银行有10亿美元的存款。可以都转给你们。”

“no!”伊桑竖起中指摇了摇。他用的是英语。

印尼的官方语言是英语和印尼语。但全球目前正处在美国霸权主义的时代,用英语乃是通用语。

“我们唤醒你的唯一目的,是雇主告诉我们转告你一句话:你配合古拉迪加尔枪杀周晋成的时候就应该想到报应不爽。”

伊桑说完,手中柯尔特对着古锡尔上将脑门上就是一枪。雇主想让这位小国家的上将当一个明白鬼,他自然照办。

“不…”凄厉的叫声戛然而止。白色的脑花在坚固的地下储物室里流了一地。

血红色的雨夜越发的深了。

雅加达。小雨淅沥。印尼国家医院vip病房中。

周明诚坐在父亲周晋成的床前。父亲虽然渡过了危险期,但昏迷的时候居多。陆景建议他今晚将父亲等人转移回新加坡。他还没有下决定。

周明诚看了看时间,又拿出香槟色的景华手机看了看短信。他原本用的诺基亚的手机。云丰集团成为和华的成员企业后。他便换了景华手机。

手机中,列了一排密码数字。留在雅加达的余助理已经给他解读过。和华通知他们不要按照原定的计划深夜12点从雅加达出院。而是提前在晚上9点乘坐陆景的私人飞机飞往新加坡。

但是。真的有这个必要吗?这么仓促的飞回新加坡,父亲的身-体能否吃得消呢?

他还在犹豫。

“二舅。余助理来了。”计萍快步进来,浅笑着喊道。疼爱她的姥爷渡过了危险期,再加上有男友李宏深的陪伴,她逐渐的恢复过来,眼中有了神采。

周明诚慢慢的点点头,“小萍,请余助理进来。”

vip病房外,余乐和那天的“林妹妹”打了个照面,微微一笑,露出一口白牙,“嗨。”很英俊的笑容。

林妹妹娇羞的低头,呐呐的道:“余助理,晚上好。”连二伯都听这个年轻人的,她对他有些好奇。

擦身而过。余乐没有问人家的姓名、电话。换做平时,他很有兴趣逗逗这个小美人。只是现在情况紧急。

见余乐进来,周明诚挥手道:“你们都出去吧!”让身边两名助理退出去后,邀请余乐坐下,道:“余助理。真的是不得不撤?”

余乐看了看四周,再看向周明诚。

周明诚会意过来,道:“余助理。有话请说,这里是安全的。”

余乐走近周明诚。轻声道:“我刚收到消息,棉兰的古锡尔上将已经被击毙了。”

“被击毙”这个用词让周明诚豁的站起来。这是和华派人做的。

棉兰的统治者古锡尔上将是印尼钻石大商人古拉迪加尔的盟友。周家是印尼华商的领袖,对这一层关系知道得很清楚。

周明诚生生的吸了口气,急促的道:“余助理,请你安排飞机,我们马上走。”再不走,就走不了。他可没有兴趣给人扣在雅加达给人当人质。

余乐点了点头,道:“和华的公务机湾流g550已经停在雅加达国际机场。”

随着周明诚的命令下达。医院里立即出现了紧张的气氛。十几分钟后,八辆轿车组成的车队飞速的驶向雅加达国际机场。

湾流起飞十分钟,一辆吉普车飞速的抵达国际机场。为首的正是古拉迪加尔的养子乌艾斯。腰间的通话器里有人狂叫,“快,快,快点拦住那辆湾流。”

“拦不住了。湾流已经起飞,很快就要进入马来西亚的领空。”

乌艾斯脸色变得铁青,一拳砸在吉普车的仪表盘上,用土语骂道:“他妈的。”

随即,脸色变得有点暗淡。主人失去了一个重要的讨价还价的筹码。

棉兰的血雨夜和雅加达的惊险逃离。陆景都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九点多的时候,他正在浮尔顿酒店的顶层餐厅参加酒会。

酒会已经接近尾声。陆景带着聂问白正在和几名西亚来的富豪闲聊。其中一名高挑的西亚美女,叫戴安娜。陆景有点印象,她好像和去了ge的夏如龙关系不错。

陆景正准备告辞时,宴会开始在李义济介绍下认识的阿拉伯人纳赛尔笑眯眯的走过来,将陆景邀请到一边,说道:“陆先生,我刚收到一个消息,棉兰的古锡尔上将给人杀了。”

陆景脸色淡淡的,“哦?”

纳赛尔微微一笑。“嘿,陆先生。我没有恶意,我还有除了阿拉伯的王子这个身份外。还有一个身份,亚太财团西亚地区的召集人。我对亚太财团的模式不满很久了。”

陆景微愣,看了看纳赛尔,笑着道:“有空我们一起坐坐。”他不会和纳赛尔见一面就信任他,但接触一下却是可以的。

纳赛尔哈哈一笑,陆景挺上路的,道:“不如就明天吧!”

陆景笑着摇摇头,“明天是中秋节,我需要返回国内,过两天我还会再来新加坡,届时,我们可以聊聊。”

纳赛尔微笑着点头,告辞离开。

陆景正在餐厅的一角和纳赛尔聊天时,墨静雯又给找上门的深田哲二给拦住,竹下修一刚刚接到消息:古拉迪加尔的盟友棉兰的统治者古锡尔上将死了。

他从吉永宏树那儿得到消息,开枪射击云丰集团董事会主席周晋成的两名枪手就来自于棉兰。

“墨助理,竹下会长很有诚意和陆先生谈谈,你可否转达这个请求?”

深田哲二的态度比两个小时前要好了很多。墨静雯猜得出来,大概发生了什么事情,点头道:“我去和陆景说说。”

深田哲二之前的请求,她给陆景说过。她和陆景一致认为竹下修一的所谓和谈只是一句鬼话,根本就不可能。

现在,措辞改成了“谈谈”,大概是有些诚意了。

墨静雯轻盈的转身去找陆景。她对一脸猥琐表情的深田哲二很不感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