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23章 干什么?

第1523章 干什么?

深夜里,聂问白卧室床头的壁灯亮着,细微悠长的呼吸声均匀。●⌒

陆景轻手轻脚的走到床边,凝望着灯下熟睡的大美人,她穿着粉底的波点睡衣,文静秀气。全然没有白天她妩媚性感的大美人气质。不是亲密的相处,谁又能真正的了解一个人呢?

看着聂问白那张丰韵璀璨的脸蛋上带着熟睡中的轻红,恬静闲适。陆景心里的情-欲缓缓的消退。躺倒**,拉过被子,睡在聂问白身边。

诚然,聂问白在他心里是比不上诗凝、静雯她们的地位。但是以他的性子,也不会在这时把她弄醒就为了让自己舒爽一把。

陆景的动作有点大。聂问白揉着眼睛,睡眼惺忪的道:“陆景,你来了。我等你等的睡着了。”

陆景按住了要起身的聂问白,在她脸蛋上轻吻了一口,“问白,先休息。明天早上我们再做。”

聂问白给这句直白的话给弄的俏脸飞起云霞。

大晚上,陆景爬到她床-上来,要做什么,她心里知道,又不是没有经历人事的少女。可是,给陆景这么直白的说明天早上再和她玩,心里难掩羞涩。

在陆景面前,她似乎显得太急于献上自己了。

陆景从她手中拿着200万资金进行投资,现在她银行账户上的金额已经变成了4000万美元。还有私t公司还有200万股价值800万美元的优质股坐等升值。

都是合法收入,且是通过投资获得。比陆景直接签支票给她要好受得多。陆景为她考虑很周到。

她的生活质量已经恢复,还超过了十几年前和墨承结婚的时候。现在她给女儿墨知秋的零花钱没有涨。但6月份女儿生日的时候送了女儿一款卡地亚限量版价值20万美元的女士表。

她二十岁给墨承关在笼子里当金丝雀,人生无趣到极点。这个带着清新阳光气息、又体贴细心的男人出现她的生活中将所有的阴影驱散。

她的人生本就索然无味、遗憾极多。在她人生最美丽的年龄段最后几年。她想要和陆景擦出最灿烂的火花。

聂问白说:“好。”羞涩归羞涩,还是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蜷缩在陆景的怀里。沉沉睡去。

墨静雯一早醒来,洗漱后,换了一件白色的衬衣,水磨蓝的修身牛仔裤。陆景喜欢美女穿修身的牛仔裤。在房间的镜子前看着自己娴雅明艳的容颜。想起昨晚给陆景从二楼客厅抱回到了卧室里,心里甜滋滋的。嘴角不自觉的勾勒出一抹微笑。

看着镜子如花的笑靥,墨静雯心里暗自啐了自己一口:静雯,你真没用啊,就只是给他抱回到床-上而已。

在餐厅里吃过早餐后,墨静雯去陆景的书房里打开电脑。处理陆景的邮件。

她现在已经历练的差不多,能帮助陆景处理百分之六七十的邮件。想起她给陆景招聘到和华时的回答:我可以成为你的女校书。现在这个目标已经实现。

“静雯,我们今天上午什么时候的飞机?”神采奕奕的烟诗凝走近书房里问道。

今天是中秋节,她要和陆景一起返回京城。

墨静雯如玉的手指从键盘上拿开,道:“烟姐,上午10点的飞机。还有半个小时,我们就出发。”

她和陆景、烟诗凝一起去新加坡香樟国际机场,届时她会带着陆景陪给她的保镖飞往交州。陆景给她和余乐放了假。

烟诗凝沉吟了一会,和墨静雯对视了一眼。然后各自俏脸染红的移开目光。还有半个小时就出发,但是,她们俩可都不想去催陆景起床。陆景和聂问白正在干什么,他们心知肚明。

阿尔卡夫山庄。聂问白的房间中,剧烈的“战斗”正酣畅淋漓的进行着。

一双如同艺术品般的修长白腿架在男人的肩头。很快,那可爱的脚掌就蹦出一个男人都明白的弧度。伴随着一声妩媚至极的长长呜咽。

陆景倚在浪漫大床的床头,大手温柔的爱抚着光溜溜的聂大美人。缓缓的颠出一支烟。

聂问白手指头都不想动一根。勉强的撑着去给陆景找火机。雪白的俏臀从蓝色棉被露出,翘出一个浑圆性感的曲线。看得陆景心里一阵火热。伸手轻轻的揉捏着。

“陆景,我没力气了啊…”给陆景袭击,聂问白干脆耍赖的趴在被子上,回头妩媚的说道。

大美人的慵懒风情让陆景禁不住一笑,把聂问白重新抱到怀里来,“我自己来吧。”点了烟,舒爽的抽着。

聂问白如同花泥般软绵绵的躺在陆景怀里,见陆景低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赫然的道:“陆景,不许笑我。”很久没有做这事了。她早上这会儿表现的有点疯狂。

只是,纵然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可还是被陆景强势的征服,弄的全身发软。

“好,不笑你。”陆景微微一笑。结果挨了聂问白几记绵软无力的媚眼。

正笑闹着,陆景的手机响了起来。聂问白眼神有点黯然,应该是墨静雯通知要离开了。刚和陆景好一场,怎么舍得他离开。但下一刻,聂问白的耳朵就竖起来。

“知秋,什么事?”陆景慢悠悠的接了电话,说道。

电话里墨知秋刁蛮的声音传来,“陆景,接我电话都这么慢!你在干什么呢?”

我靠!陆景嘴里的烟差点给一口气喷掉了。看看头枕在自己大腿上的听电话,脸红的如烧的聂问白,心里有很“邪恶”的念头涌上来。他能告诉墨知秋他在干什么吗?随即,陆景将这个念头甩了出去。

“陆景,你给我配的保镖我已经见到了。谢啦。话说你对我妈还可以咯!”墨知秋嚷嚷道。

聂问白羞得不敢看陆景,拉起被子盖上璀璨妩媚的美人脸。陆景笑着摇头,道:“最近情况有点紧。知秋,你小心点。我和问白的事情,你少操心。”

“哼!我才懒得管你们呢。”墨知秋不乐意的哼了一声,径直挂了电话。

收起手机,墨知秋在宿舍窗口的长书桌前,单手托着香腮,看着窗外飘荡的白云,思绪飘荡:还有一年的时间,她就可以去哈佛大学读书了。

陆景中秋节回了京城。

周二中午,王灿约了陆景在四中旁边的百味园吃烧烤。早秋之际,四中外的梧桐树叶落了一地。午餐时间,四中和斜对面英华国际的学生都出来吃饭。

中午吃烧烤的人比较少。百味园的生意不是那么火爆。陆景和王灿坐在了靠窗的一桌,点了鸡腿、茄子、韭菜、羊肉等烧烤串。烤熟的鸡腿香气四溢。要了一箱啤酒。冰镇的,大口喝着,冰凉的感觉很爽。边吃边聊。

“李菲菲冤枉你的事情,李新寒帮你解释了。你们家婉仪应该给你说过吧!”

“婉仪那管这个。我还是珍惜自己在乎的人要紧”陆景笑着摇头,“不说这个,我哥去鲁东的事情定下来。改天找冯逸风一起出来吃饭。”

王灿就叹口气,知道陆景已经决定斩断和李菲菲的一切。喝着啤酒,扶了扶眼睛,“嘿,他好说,基本上就泡在徐城里。前些天还听谢晋文说他在酒吧里和人争风吃醋。”

陆景点点头,“那就好说。”心里涌起一些感叹。时隔多年又要重回徐城这个伤心地了。前世里,大哥在徐城折戟。这一次,一切都会不一样了。

老规矩,他会为大哥暗中打前站。

正和王灿聊着,陆景的手机突然响起来。风白露打来的电话,电话里都能听出她妩媚动听的声音中的愉悦,“二哥,你过两天要去新加坡吧?我真好要带傅静去见傅姨。”

“嗯,我和人约了在新加坡见面聊聊。”陆景笑着说道。声音不自觉的有些温柔。他和纳赛尔约了在新加坡谈谈关于亚太财团的事情。增进友谊。

和风白露聊了一会,陆景挂了电话。王灿摇摇头,道:“陆景,你和白露…”

陆景没有瞒好友,点点头,拿起玻璃的啤酒杯和王灿干了一杯。

“靠…,我他娘的心里真有点郁闷啊!”王灿叹口气,和陆景碰杯,一口干了。他曾经是风白露的爱慕者。这件事倒不会影响他和陆景的关系。

沉吟了会,王灿提醒道:“陆景,风白露和关宁、黄紫琪、何梦瑶她们不同。千万别玩先斩后奏那一套,你和她好之前,要搞定她父母。还有她哥风道阻那个狂人。”

“会有办法的。”陆景轻声说道。略显自信。

王灿点头,对自己这个死党的能力,他很信任,说:“好,不扯了。吉永右典那件事是怎么收尾的?”

陆景笑道:“还能怎么收尾?和亚太财团在印尼干了一仗。杀了印尼一个上将。王灿,这件事还没完,你最近出行的时候注意一点。”

王灿翻翻白眼,“怕毛。堂堂大帝都,就小鬼子那点水准敢乱来?”这倒也不是吹牛。国内社会稳定,不允许个人持枪,治安环境比国外确实要好上许多。

陆景笑了笑,也不再劝王灿,咂了口啤酒,说:“最多一年,我就可以把这件事收尾。”

他有预感,这次去新加坡会和纳赛尔见面会很有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