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24章 偶遇、照顾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1524章 偶遇、照顾

陆景和王灿吃烧烤吃到了下午两点,喝了两箱啤酒。@陆景都有点微醺。摇摇晃晃的和王灿一起出了百味园。

这顿饭吃的很爽。他现在每天接到的宴请邀请不下二十个。但怎么都没有和好友在小店里吃的愉快。有时候,生活的乐趣往往来自很平常的体验。

下午一点,四中外面的马路已经变得有些冷清。学生们都回学校了。梧桐树下,光影阑珊。看着斜对面的英华国际学校,陆景微微眯着眼睛,心里有些踌躇。

那里有两道熟悉的人影。一高一矮。陆景眼睛视力左右都是1.5,隔着一条马路把人看的很清楚:夏思雨和李菲菲。

王灿一看,咧嘴一笑,道:“陆景,小雨问我中午和你在哪儿吃饭,原来是李菲菲要找你。”这件事他还真不知情。

以前是陆景制造偶遇和李菲菲见面,现在却是变成了李菲菲制造偶遇和陆景见面了。那场误会,让李菲菲如鲠在喉,希望私下里和陆景当面说一说。

李菲菲不是那种“恩将仇报”的女孩。当然,要公主般的她当众给陆景道歉,那也万万不可能。

夏思雨和李菲菲看到了从小烧烤店里出来的陆景和王灿。夏思雨偏头问道:“菲菲姐,要不要我们过去?”

李菲菲咬了咬嘴唇,犹豫不决。

这时,陆景不知道和王灿说了什么,两人都笑起来。陆景对李菲菲、夏思雨点点头,坐进了路边蓝色的宾利中。一路离开。

“啊…”李菲菲看着绝尘而去的宾利,神情复杂。

给陆景开车的是赵姿。赵姿熟练的驾驶着宾利在道路中行驶着。头也没回的问道:“景少,去哪里?”

“观华公墓。”陆景轻声吩咐道。脑子里掠过李菲菲清秀靓丽的容颜。

观华公墓位于京城五环线外。随着近年来京城城市圈的快速发展。五环的地段也逐步升值的厉害。观华公墓因为地理位置越发的被市民所青睐。

陆景抵达观华公墓时,在园区内迎面遇到一群购买公墓的人。早秋时节,黄叶遍地。一阵秋风吹过,金黄的树叶在水泥路上打着旋儿。

穿着素净灰色秋装风衣的烟诗凝蹲在容阳云的墓碑前。墓碑前放着瓷碗装的茅台酒,插着香烟。

烟诗凝絮絮叨叨的轻声说着话,陆景看到她脸上带着的浅浅的微笑,心里略微放下心来。缓步走了过去,轻轻的扶着烟诗凝的肩膀。

烟诗凝回头见是陆景,轻轻的笑了笑。娇媚无比的少妇容颜,风姿独特,道:“陆景,我来和阳云说说话。”

陆景从衣兜里拿出刚才在路上买的报纸铺在墓碑前的水泥地上,“诗凝,坐下来说吧。蹲着累。”

和烟诗凝相依着坐着,陆景拿起墓碑前的茅台酒,先缓缓的洒了三口,“容哥。诗凝是个好女人,我会好好对她。这是一辈子的承诺,请你放心!”说着,将碗中的酒一口喝了。

烟诗凝白皙的鹅蛋脸上浮起娇艳的绯红色。带一抹娇羞,美丽、诱-人。漆黑如星的晶眸看着陆景,不加掩饰她的爱慕、情意、娇羞。

心里要放下一个人。才能走进来一个人。这个男人此刻的形象便是深深的摹刻在她的灵魂中。

从公墓出来,上了车。赵姿发动汽车离开。陆景将烟诗凝抱在怀里。低头吻着,心里浮起和烟诗凝认识以来的一幕幕。烟诗凝头枕在陆景的手臂中。仰头婉转相就。酥胸挺拔如玉碗,性感妩媚。车内有着无限的缱绻风光。

“诗凝,去你家吧!”陆景带着一些酒意说道。他的酒量很好,一碗白酒醉不了他。酒不醉人,人自醉。

烟诗凝哪里好意思在她的住所里和陆景完成第一次,和婉的轻嗔道:“陆景…,我不想…”

陆景禁不住坏坏的一笑。烟诗凝坐在国安的宿舍楼。里面不乏精英特工的家属。他可没有兴趣给人围观。这么说只是调戏下怀里的烟大美人。

“好,那就不去,去汇海大酒店总统套房。”

烟诗凝娇羞的点点头,不敢看陆景。她虽然结过婚。可这不是和陆景去开房么?心里羞涩难言。

宾利风驰电掣的驶向京城酒店业的翘楚,汇海大酒店。途中,陆景和烟诗凝分别接了一个电话。烟诗凝接到的是她妈的电话。“诗凝,下午早点回家啊!容家三叔和你五伯要来家里坐坐。”

烟五伯就是烟家的头面人物,部委里的某位副部长。

烟诗凝无奈的道:“好的,妈。”

陆景接到的电话是黄紫琪打来的,“陆景,英国皇家建筑师协会(日ba)邀请我去伦敦参加一个建筑设计的学术讨论会。这是一个享有盛誉的机构,我最近要去一趟伦敦。”

她前些天接到陆景给她打的电话,身边的保卫等级要调高。否则,以她独-立的性子,去英国根本不会给陆景打这个电话。

陆景笑着道:“紫琪,就算不是享有盛誉的机构邀请你,你想去伦敦的话,我也得安排啊!”温声道:“放心吧。”

电话里传来黄紫琪珠玉落银盘般的娇笑,说了一会话,娇柔的道:“陆景,你自己要注意安全呢。不然,我…”后面的情话话说不下去了。只是,关心之意溢于言表。

“紫琪,我会的。”陆景给唐悦拨了个电话,放下电话,见烟诗凝正看着他。两人对视一眼,各自默契的移开视线,继而都笑起来。

当着烟诗凝的面接黄紫琪的电话,陆景揉揉眉心,歉然的道:“诗凝…”

烟诗凝和婉的笑了笑。捏了捏陆景的耳朵,道:“陆景。我想要咬你。”她心里怎么可能不介意,只是。有些事情她早就知道。

陆景摇摇头,将手给烟诗凝咬。烟诗凝娇媚的看了陆景一眼,她心里的郁闷还没有要把快乐建立在陆景的痛苦上。一路说着话,到了汇海大酒店的总统套房。

陆景一边打开空调,一边脱下秋装黑色外套,问:“诗凝,你那边什么情况?”

“容三叔和烟五伯来我家坐坐。我都不知道为什么?平常基本上没什么来往的。”烟诗凝说道。

陆景琢磨了一会,就明白过来,“我知道了。诗凝。看来我们俩的关系瞒不住有心人啊。”

烟诗凝愣了下,迷茫的道:“怎么这么说?”

陆景抱着烟诗凝,幽幽的香气传来,在她耳边轻声道:“我哥要去鲁东担任省长。”

烟诗凝顿时有些恍然。她和陆景关系亲密,现在也变成了香饽饽。

陆景将身姿曼妙性感的烟诗凝抱在怀里,“诗凝,我们洗澡去。”现在离烟诗凝回家,还有2个小时的时间。

陆景在京城里呆了4天,22日上午乘飞机前往新加坡。同行的还有风白露和傅婕的女儿傅静。傅静今年十岁。小姑娘出落的亭亭玉立,剪着俏皮的短发,美人胚子。一路上“白露姐”、“陆哥”的叫着,十分可爱。

陆景和等在别墅里的墨静雯、聂问白、余乐汇合后。下午去探望了周晋成。晚上和纳赛尔约了在莱佛士酒店见面。

新加坡是一个花园般的城市。在极具人文魅力又奢华内敛的莱佛士酒店餐厅欣赏着新加坡的风景,视觉极佳。

陆景摇了摇杯中的白葡萄酒,对纳赛尔举杯。两人今天吃的是西餐。整个餐厅都被包了下来。奢华餐厅中。琉璃水晶灯灯光摇曳,气氛舒适。餐厅中除了来来往往的服务员。只有陆景和阿拉伯人打扮的纳赛尔。

纳赛尔品了一口酒,娴熟的吃着法式蜗牛。道:“陆先生,相信亚太财团的内部的资料,你也查到了不少。天骄基金这种运营的模式已经落后了。

这一次,唐风集团和康桥集团退出亚太财团让竹下异常恼火。嘿,一百亿美元左右的生意,他就恼火成这样,亚太财团这条船有点漏水。”

陆景微笑着道:“亚太财团有些地方开销比较大?”

阿联酋的全称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共有7个酋长国联合组成,其中阿布扎比酋长国实力最大。阿联酋的首都也就在阿布扎比。纳赛尔是阿布扎比酋长国的王子。

提起阿联酋,最为人所熟知的自然是迪拜。而提起阿布扎比,最为人所熟知的是阿布扎比财团,其在2012年收购英超足球俱乐部曼城的行动为媒体所关注。

根据英国媒体报道,阿布扎比财团是依托阿联酋最大的酋长国——阿布扎比酋长国王室,所成立的跨国投资集团,是该国皇家财富基金adia(阿布扎比投资局)的一部分。据称总资产为5千亿英镑,约为8000亿美元。

根据牛津商务集团的报告,该财团是仅次于日本银行的世界第二大财团。

当然,媒体所排出的世界财团排名都是经过加工的,似是而非。脑子正常的人,都不会认为日本银行是世界第一大财团。日本的本土还有没有美国驻军呢!

再比如:没有任何人会认为比尔-盖茨、巴菲特是真正的全球首富。福布斯财富榜只是一个被操纵的玩具而已。解析国内富豪的胡润财富榜是同样的道理。

不过,从这一组数据,可以看得出,和华距离世界一流的财团还有多大的差距。

和华目前的资产也才2000亿美元。

纳赛尔自然不是阿布扎比财团的ceo,他在其中所能调动的资产不过几百亿美元的资产。所以,他是亚太财团在西亚地区的召集人。

纳赛尔品了一口酒,斟酌着该怎么回答陆景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