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25章 毒杀

第1525章 毒杀

“亚太财团最大的问题是现金流不足。现在全球都在搭中国经济发展的快车,而亚太财团内部的华商团体却是离心离德。更重要的是,碧湖集团给华商中的六大世家给瓜分,这削弱了亚太财团的盈利能力。”

“竹下这个人,能力很强。亚太财团在他的领导下堪堪支撑的住。不过,你逼迫他同意出售手中持有的唐风集团、康桥集团的股份,让他很愤怒。你要小心。”

陆景笑着点点头,又和纳赛尔喝了一杯酒,道:“纳赛尔,谢谢。”他心里根本就没有放松对竹下修一的警惕。

“小事情。”纳赛尔见和陆景谈的还投机,问道:“陆先生,你打算怎么处理古拉迪加尔?”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古拉迪加尔可以搞定云丰集团。和华也可以搞定古拉迪加尔。这是心照不宣的事情。

陆景就笑了,放下手中的餐刀,说:“商业竞争嘛!”

他怎么可能承认棉兰古锡尔上将的死和他有关系?

纳赛尔眼神闪烁了下,见陆景装傻,径直道:“陆先生,古拉迪加尔在印尼涉足钻石、石油生意…”

陆景笑着道:“纳赛尔,你有兴趣?阿联酋的石油可是占了全球储量的10%。你对石油有兴趣?”

钻石业务就不用提了。他已经和云丰集团的周氏父子、新加坡陈氏集团达成了瓜分协议。和华入股云丰集团,持有20%的股份。同时拥有陈氏集团10%的股份,便于协调双方在航运企业上的业务。

纳赛尔能坐到亚太财团西亚地区的召集人的位置。让西亚地区的资本唯他马首是瞻,本事还是有的。一听就知道陆景把钻石业务给划分了。笑着道:“谁也不会嫌黑金多?”

石油。在国际上的通称就是黑金。自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美元霸权即与石油挂钩。石油就是黑色黄金。

陆景笑笑。没说话。涉及到利益,他自然不会随意让出来给纳赛尔。

纳赛尔眼珠子动了动,道:“陆先生,亚太财团内部的情况,想必有唐总他们的情况你也不需要。如果你在与竹下殊死搏斗的过程中占了上风,我愿意助你一臂之力。我对亚太财团腐朽的制度不满很长时间了。”

陆景笑了笑,这种空口白话他要来有什么用,心里不免有些失望,来之前。他对纳赛尔还寄予厚望的。这时,不动声色的道:“我很高兴能有机会和你合作。”

纳赛尔苦笑涟涟,这位陆先生年纪不大,却是“老奸巨猾”,根本就不愿意把古拉迪加尔的业务分一口给他。说到底还是个互相不信任的问题。琢磨下,道:“陆先生,我明天晚上会在我的新苑别墅中办一个party,希望你能来参加。戴安娜也会过来。”

陆景道:“再看吧!”顶级富豪的私人派对上有多么混乱,他相当清楚。基本不会去参加。

用餐介绍后,陆景和纳赛尔握手道别。和助理余乐一起坐到车里返回阿尔卡夫山庄别墅。

“陆景,和纳赛尔谈的怎么样?”余乐问道。他现在跟着陆景身边的时间很长,接触的东西越来越多。对陆景的佩服越来越深。就比如今晚:阿联酋的王子很尊敬的称呼陆景陆先生,这份荣耀与有荣焉。

他接触的依旧不是年薪多少万的顶级职业经理人的圈子,而是操纵世界各级力量博弈的圈子。

陆景丢了一支烟给余乐。“纳赛尔让我有一点失望。”见余乐脸色微变,又笑道:“当然。也不是没有收获。”

收获有两点。第一,陆景很清楚的把握到亚太财团内部分崩离析的局面。亚太财团主体组成分为三大部分。日系企业、华商、西亚。很明显华商、西亚两块都对亚太财团离心离德。怪不得。以竹下修一的能力,都只是勉强维持亚太财团目前的局面。

第二,陆景确信竹下修一还会有其他的手段来他较量。而不是那晚在李义济举办的酒会上和自己虚与委蛇说的话。纳赛尔的说法,坚定了陆景的判断。

“和华现在要做的事情,是揭开亚太财团的皇帝新装。”

印尼,雅加达。

豪华的别墅中,古拉迪加尔穿着宽松的短袍在客厅里烦躁的来回踱步。昔日宠爱的两名侍女都没有再身边。

短短的一周时间内,他在印尼的几名军阀盟友不是死了,就是和他划清界限。他现在除了手里的武装,掌握的力量十分有限。生平第一次后悔找枪手杀周晋成。

他让养子乌艾斯去古锡尔那里调人手来刺杀周晋成。周晋成一死,他可以迅速的吞并云丰集团在印尼各大城市的业务。

只是,没有想到枪手没有在第一时间杀死周晋成。他现在后悔的是不该使用武力来解决这件事。对方的报复来的很快。

和华。陆景。

古拉迪加尔在心里仿佛的掂量着这两个名字,渐渐的下了决心。坐回到客厅的沙发上,摇了摇铃铛。片刻后,一名穿着西装的老管家出现在客厅中,“主人。”

“阿旺,我十年前的那点存货可以派上用场了。”

阿旺跟了古拉迪加尔家族一辈子,忠心耿耿,会意的道:“好的,主人。”

乌艾斯今年二十八岁,是印尼钻石大商人古拉迪加尔的养子,在印尼雅加达各方面都很吃得开。古拉迪加尔一般有什么不好办的事情,都会交给他去办。

最近,山雨欲来。这让他忧心忡忡。周六晚上约了一帮手下在雅加达最大的销金窟“加丽城”中喝酒、吃饭。

包厢中,十几个男人和闹哄哄的。乌艾斯闷闷不乐的喝着酒,身边一个壮硕的小弟关心的道:“老大。有事你说一句话,我带人帮你搞定。”

乌艾斯摇摇头。“喝酒。”这种事,和这些肌肉发达头脑简单的下属说不清楚。他从十五岁杀人。手里的人命过千。对危险有一定的直觉。他嗅出了一点不同的味道。

现在他的主人古拉迪加尔的日子不好过,为什么没有一点反制措施呢?要是搁在以前,早就通知他操家伙上了。

“老大,不要唉声叹气,这妞不错。要不要试试?”一名猴头怪颈的瘦小男子搂着一个**肥臀的白人女子过来,拍拍她的屁-股说道。腿长奶大,很够味道。

乌艾斯一脚把小弟踹开,笑骂道:“滚蛋。”这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他更喜欢主人身边那几个皮肤白的如同牛奶的漂亮侍女。

包厢中一阵哄笑。叫皮猴的印尼男子哈哈笑着,挨了古拉迪加尔一脚。依旧不以为意。谁又能想到在外面杀人不眨眼的皮猴会这么搞笑。

这时,乌艾斯的手机响了起来。乌艾斯拿起手机看了看,脸色微变,竖起手。

刚才还在闹哄哄的包厢顿时鸦雀无声。正在包厢角落压着女人办事的人都把话儿拔了出来,坐在沙发上保持安静。

“主人…”乌艾斯恭敬的喊道。

“乌艾斯,回家一趟,我和你商量点事情。”

乌艾斯办事雷厉风行。三十分钟后就返回到雅加达市区内的豪华别墅内。

二楼的会客厅中,古拉迪加尔手持酒杯坐在名贵木质茶几边,满意的看着这个他从一个部落中捡来的流浪孩子。一把好刀啊!

穿着薄纱的两名侍女在一旁侍候着。她们端茶倒水的时候,不可避免的弯腰翘臀,粉色的薄纱中那浑圆臀-部隐约可见。系着白色的丁字裤。

乌艾斯心里热血用来,不敢再看。连忙低下头,“主人。”

古拉迪加尔道:“乌艾斯,和华的实力非常强大。我准备和陆景谈谈。你带上钱,去南美那边避一段时间。”

乌艾斯心里一凉。抬头道:“可是,主人…”见古拉迪加尔没有向以往那样严厉。大着胆子道:“吉永会长不是会给我们支持吗?”

三天前,天骄基金副主席的吉永宏树和他的心腹手下横山雅史来拜访过古拉迪加尔。作出了一系列的承诺。

古拉迪加尔冷哼了一声,“他们想要我顶在前面对付和华财团,我可没有那么傻。周晋成又没有死,这件事未必没有缓和的余地。”

乌艾斯默然不语。他不赞同主人的看法。

喝了口酒,古拉迪加尔冷峻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点,道:“乌艾斯,你去南美我没有什么好的东西送给你,我把花吉派到你身边服侍你吧!”

乌艾斯一愣,随即脸上露出狂喜的神色,贪婪的看着花吉的身体。薄纱之下,玲珑曼妙的女人身-体极具诱惑力。乌艾斯费劲的吞了口唾沫。

“主人…”古拉迪加尔右手边的女子吓了一跳,楚楚可怜的恳求道:“主人,我不想离开你。“

废话,谁想离开印尼雅加达去南美跟着乌艾斯这样的男人生活。

古拉迪加尔脸色一板,“花吉…….?”花吉立刻吓的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委委屈屈的低下头。古拉迪加尔吩咐道:“去,给乌艾斯敬一杯酒。你以后就是他的人了。”

看着婷婷袅袅走近的美女,乌艾斯心里狂喜,别说去南美,去非洲他都愿意。接过花吉递过来的酒杯,一饮而尽,伸手去揽花吉的腰,“哈哈,主人,我带花吉先走了。”

古拉迪加尔垂下眼帘。

突然,乌艾斯的喜悦笑声,戛然而止,伸手指着古拉迪加尔,嘴里发出嗬嗬的如同怪兽般的声音。最终轰然的倒下。

古拉迪加尔身边的两名侍女顿时吓傻。毒杀!

古拉迪加尔轻叹口气,“乌艾斯,你这条命是我给你的,现在要借你的命办一件事。你安心的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