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26章 视察、求和

第1526章 视察、求和

周一上午,巍巍壮观的园区前,景华新加坡电子技术研究院门口一堆人等候着。

奉行低碳生活,骑着自行车在电子技术研究院工作两年的陈明煦看到所里的领导、牛人都在给吓了一跳。最前头的那位就是研究所的施所长。带着眼镜的牛人。

据说是华大毕业,去美国硅谷EVF公司研发了景华手机芯片。担任主要攻坚任务。回国后,赶上了景华大手笔投资研发,施所长到了新加坡担任所长,自此独当一面。

陈明煦悄然的调转自行车,从侧门进了研究所。到办公室找同事打听。

“嘿,陈工,肯定是大boss来视察了。这事又不是少。”有人一边打开电脑,一边啃着早餐说道。

“哪有那么多大boss。随便来个人都是boss啊。”

“咱们新加坡所,在电子技术研究院内部也算排的上号的吧!大周总和卢工来过好几次好不好。”

大周总就是景华内部电子产品的负责人,周复生。景华三巨头之一。在国内电子市场呼风唤雨的大人物。主要是为区分景华电子技术研究院的负责人周志龙。

陈明煦听得点头。肯定是有人来视察,只是不知道是什么级别的老总了。

景华新加坡电子技术研究院门口。

从黑色的陆地巡洋舰的车窗里看到门口黑压压的人头,陆景笑着道:“这阵仗有点大啊。”

陆地巡洋舰的内部空间宽敞,除了墨静雯跟着陆景外,还有周复生、程建枫、卢文山、周志龙、郑中杰、苏超宇。都是景华的高管。

周复生笑着解释道:“陆景,老施这个人很单纯。不会搞迎来送往这一套。我要求的。咱们今天这车人,随便到哪里,没有一二十人来引接,都算跌份。当然,陆景除外。”

“哈哈!”众人都笑起来。

以景华在国内手机行业的影响力。以景华在世界手机行业的影响力,他们去任何一个厂考察都会得到高规格的接待。更别说是自己的研究所。

周复生、程建枫就不说了。周复生好几次都在随中央领导出国访问的商团名单中。

卢文山,景华微芯的技术总工。负责人。首席科学家。景华微芯在晶圆、芯片上的产能有剩余,对国内的电子芯片设计行业提供了坚实的工业基础。

周志龙,景华电子技术研究院的负责人。郑中杰、海外运营部总经理。苏超宇,EVF公司的总裁。都是响当当的一方“诸侯”。

车队没有在门口停留。周复生大了一个电话后。众人去会议室。陆景一行人在会议室里听完汇报,留下来开会。景华的智能机项目已经进入冲刺阶段。

软件部分已经研制完成。现在就剩下硬件部分与软件部分的调试。陆景人在新加坡停留,所以周复生索性把会议安排在了新加坡。

景华手机作为全球第二大手机厂商,今年全力以赴的拓展产能和产品。景华手机的产品在新兴市场增长的非常观。同时,有几款高端手机的设计在欧美市场卖得不错。景华今年的营业额奔着800亿美元而去。

景华新加坡电子技术研究院是自己承建的一个园区,占地十几亩。里面拥有食堂和宿舍。

中午。在研究所的食堂里吃过饭,陆景和墨静雯一起在林荫小路上散着步。

“陆景,这里环境挺不错的啊。”看着落在鹅卵石小路上满地的树叶,墨静雯轻声说道。

“环境不好,哪里有人给我干活。”陆景笑着说道。伸手揽住墨静雯的细腰,在她吹弹可破的脸蛋上啄了一口,“今天晚上我们到新加坡河上泛舟。”

墨静雯给陆景说的悠然神往。都顾不得娇羞,依偎在陆景怀里,“好啊。”

这时,陆景和墨静雯看到一对青年男女坐在树林中的长石凳子上聊天。挨的很近。一看就是恋人,但还没有正式确立关系的那种。研究所这里要找个寂静的地方谈恋爱有点难啊!

陆景和墨静雯对视一眼,笑了起来,转个弯,没有去惊扰那对看过来的青年男女。

陈明煦看着远远离开的陆景,顿时有点懵,连身边的女友都没顾得安慰。传说中的景少啊。

今天上午。老总们考察时,簇拥着的就是一位不满三十岁的年轻人。景华的行事风格虽然低调,但是内部对创始人是谁还是有各种消息流传。

其中,最传奇的人物大概就是景少!

陈明煦能认出陆景,不是因为陆景普通的容貌。而是陆景身边明雅娴静的墨助理。这样绝色的女孩。有几个人见过一面会忘掉的?她才是陆景的名片。

陆景和墨静雯悠闲的散步并没有持续多久,便接到余乐打来的电话。

“陆景,有人给你寄了一件礼物。我操,恶心死我了。你回来看看吧。”

“什么礼物?”陆景好奇的问道。

“人头。印尼大商人古拉迪加尔的养子乌艾斯的人头。”

陆景失神了几秒,定了定神,“怎么回事?”

“淡马锡的徐总带来的。古拉迪加尔想要向我们求和。”余乐一脸不屑的说道。

陆景和周明诚、陈弘厚私下里都谈妥如何分配古拉迪加尔的产业。现在求和有个屁用。

陆景和周复生说了一声,没有参加下午的会议,和墨静雯坐车回了阿尔卡夫山庄。

阿尔卡夫山庄明亮宽敞的客厅中,新加坡的国企,淡马锡副总裁徐阳成、李宏深正和余乐在茶几边喝茶说话。身后一名穿着军绿色服装的大汉捧着一个盒子。

陆景和徐阳成握了手,道:“徐总,好久不见。”

“陆先生。”“陆哥。”徐阳成、李宏深打了个招呼。徐阳成说起了缘由。古拉迪加尔毒杀他手中的利刃:养子乌艾斯。希望能换取到和平。他甚至愿意让出10%的钻石市场份额。

“陆先生,古拉迪加尔还告诉我。他和亚太财团的吉永宏树见过面。嘿,我居中传个话。”徐阳成知道这话是在威胁陆景,很容易激怒和华这位话事人。

古拉迪加尔在印尼呼风唤雨,坐地虎。但是,在陆景面前其实不算什么。不说。陆景用暴力手段解决问题的可能性,就算是用商业手段,古拉迪加尔能受得了?

云丰集团可是和华的“急先锋”,非常好的一枚棋子。

不要瞧不起棋子,多少人相当陆景的棋子都不可能。不消说,云丰集团所获得的回报绝对非常惊人。

陆景笑了笑。感叹道:“穷寇莫追啊!徐总,古拉迪加尔对别人狠,对自己人同样狠啊!”

徐阳成笑笑,不好说什么。

陆景转头问余乐,“验过了吗?”

坐在侧面沙发上的余乐手扶着沙发扶手,微微起身。道:“确认是乌艾斯的头。我隔夜饭都差点吐出来。”

墨静雯柳眉跳起来,“余乐,你还说?”一边说,一边往二楼的卫生间走。她胃里翻江倒海。

余乐苦笑着耸耸肩。

陆景点点头,对徐阳成道:“徐总,你的意思我明白了,我需要时间考虑一下。”

徐阳成就笑。“这是应该的。应该的。”闲聊了几句,起身告辞。留了李宏深在这里打探消息。

喝着茶,陆景问道:“宏深,和计萍谈的怎么样?”他知道李宏深最终还是以家族利益为重,开口岔开了话题。

李宏深心情舒畅的点点头,一反往日谦虚的态度,道:“还行。”

余乐肚子里暗笑:能不好吗?该做的都做了,还能不行?

….

….

周晋成在新加坡中央医院呆了一周之后,就返回了周家大宅休养。周家早就在新苑别墅买了一栋别墅。新苑别墅这里居住的住户,非富即贵。是新加坡最高档的别墅小区。这里的安全有保障。

晚间时分,墨色浸染着花园般的新加坡城。三辆不起眼的轿车缓缓的停在周家大宅前。

周明诚、计萍将陆景、余乐、李宏深迎进了别墅中。

周明诚道:“陆先生,我爸精神头还不错,陈叔叔在二楼陪着他说爱护,我们一起去看看。”

看着陆景和周明诚上楼去了。计萍禁不住问道:“余助理,情况怎么样啊?我姥爷就这样白挨了两枪吗?”语气有点激动。

古拉迪加尔将养子乌艾斯的人头送来求和的消息,早就传遍了整个新加坡的上流社会。不少人都发表自己的看法。

“无知啊!印尼真是还没有开化,用这么残酷的手段。”

“自毁长城。有他后悔得哭的时候。”

李宏深打着圆场,“小萍,狗急跳墙。我看陆哥的意思是暂时放古拉迪加尔一马。”

计萍没有看李宏深。她的男人安慰人是一把好手,但是政治、经济的敏感度就不够。斗争手段更是欠缺。计萍看向了余乐。

余乐嘿嘿一笑,抽着烟道:“别看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啊!”他是陆景的助理,云丰集团的小公主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威慑力。

计萍郁闷的撇撇嘴,气呼呼的起身去了别墅二楼。

“余哥,你多多包涵。”李宏深丢下一句话,起身去追计萍。

余乐美滋滋的抽着烟。

都说穷寇莫追,狗急跳墙。但是,是否有想到东郭先生、想到: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深。

他相信陆景肯定考虑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