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27章 都看中了石油

第1527章 都看中了石油

新苑别墅,二楼的休息室中。陆景、周晋成、周明诚、陈弘厚在一起密谈。

二楼的休息室联通客厅和走廊。此刻,每个出入口,都有4名膀大腰圆的黑衣保镖守卫着,不让人进出。一向得宠的计萍都没能闯进来。片刻后,给李宏深拉走。

周明诚说周晋成精神不错是一句客套话。不过是想要问问陆景对目前的形势的看法。这会儿,周晋成已经缓缓的闭目养神。

陆景沉吟着,没有开口。

陈弘厚叹了口气,这是周家的家务事,同时也关系着他的投资能不能会来。想了想,他还决定什么都不说。

周明诚缓缓的道:“陆先生,你对这件事是什么看法。我的看法是家父的枪不能白挨。”

陆景从沉思中惊醒过来,立即笑着摆摆手,“分配方案都做好。现在哪里还有反悔的余地?我在想一个问题,我们需要怎么样才能把古拉迪加尔的家底给掏空。”

这话说的周明诚、陈弘厚哈哈一笑。

兴许是笑声有点大,躺在病**的周晋成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在他休息室里商量的三人。相互点头致意。陆景笑着握住周晋成的手,“老周,欢迎回来。”

“是要欢迎。鬼门关上走了一圈啊。”周晋成感叹的说道。手术不久后就转院。他恢复的不是很好。声音有点小。

周晋成又道:“陆先生,家门不幸啊,居然是自己的儿子勾结外人来害我。”

他的大儿子周明礼和古拉迪加尔的养子乌艾斯串通好。出卖的他的行迹。这让他痛彻心扉。

陆景想了想,径直问道:“周总。你想怎么处理周明礼呢?”

周晋成悠悠的叹口气。要是外人,他早说“杀”这个字了。偏偏这是他的大儿子。周晋成看向周明诚。“明诚啊,一会你代表云丰集团和老陈,陆先生一起谈事情。”

周明诚有些明白了,妥协道:“爸,周明礼做事太过分。只是,他过分我们不能过分。我建议大哥去外面散散心,不要再过问家里的事情了。”

周晋成点点头。他清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说这件事,也有让陆景和陈弘厚做一个见证的意思。

交代完这一切。周晋成缓缓的闭上眼睛。周家两代人的权力交接就这样无声的完成。

周明诚办事情毫不拖泥带水,和父亲低语了几句,就邀请陆景、陈弘厚到书房里详谈。

陆景很快就对徐阳成回话:这件事到此为止。但是钻石份额让出10%是不够的,需要让出20%。

古拉迪加尔考虑再三,最终还是答应了这笔交易。亚太财团和和华的争斗,他不想参与。只想当他的印尼坐地虎。

阿尔卡夫山庄别墅中。金秋季节,二楼书房中窗户大开,秋天的气息透了进来。书房的茶几边,陆景正和风白露在一起看着书。

“二哥。你真的决定放过古拉迪加尔吗?”风白露合上书,问道。二哥说出的话要算数。可是,放过古拉迪加尔让她觉得不对。

陆景就笑,“我哪有那么无聊?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现在只是暂时的稳一稳古拉迪加尔。狗急跳墙。我们三方都还得等忍忍。”

“还得我白担心了。”风白露笑吟吟的说道,注意到陆景偶尔飘过来的目光,娇嗔道:“二哥。你色死了,眼睛看哪里呢?”

风白露今天穿着白色的上衣。黄色的外套。黑色打底裤勾勒着修长浑圆的美腿,显得纤盈而优雅。陆景的眼睛刚才在瞄她的打底裤的三角区。

和陆景一起读书。她十分放松,双腿并拢在一起,也架不住陆景光明正大的看啊。

陆景的目光让她羞涩的要命,伸手拿起书遮住在大腿上,阻隔陆景看她腿心间的视线。纵然是喜欢陆景,也给他吻过,爱抚过,但还是出言娇嗔。

陆景微微一笑,揉揉眉心,道:“白露,我们去书架子那里再挑几本书。”

阿尔卡夫山庄别墅的装修是李宏深办的。书房布置的很大气,三排大书架上全是书。五花八门。

“哦。”风白露乖巧的跟着陆景到书架中挑书。和陆景一起读书的感觉很好。

“傅婕现在怎么样?女儿来了,是不是开心的每天都在笑?”在书架边走着,陆景手指头压着书籍的线,浏览者书名,分类等信息。

风白露笑着道:“傅姨的心情是很好啊。傅静有多乖巧,你又不是不知道?”

她们是和陆景一同飞到新加坡的。

陆景点点头,笑了笑,和风白露一起走到午后阳光暗淡的书架边。陆景轻轻的扶着风白露的香肩,闻着她身上好闻的幽香味道。“二哥…”

声音有点甜腻。

陆景笑着低头在风白露额头上吻了一口,“白露,骗小女孩的话你都信啊?”他不是要风白露来挑书,而是想吻她了。

风白露婉婉的一笑,“二哥,那是因为你在骗我啊。”她才不是真的好骗呢。

下一刻,陆景的嘴唇吻上了风白露的红唇。王灿告诫他的事情,他现在忘得精光。

很久之后,风白露娇羞无限的伏在陆景的怀里。光是接吻和爱抚,她便到了云端。内裤都湿透。真是要把人羞死。

陆景正和风白露温存的时候,聂问白迈着优雅的步子进来,行走间,黑色一步裙下白色的丝袜尤其惹眼。敲了敲门,见陆景和风白露不在书房里,顿时有些奇怪。茶几上的水杯,下午茶点心都在呢?

“陆景….?”聂问白试探的喊了一声。

“问白,什么事情?”陆景的声音从书架后面传来。

聂问白修炼成精的女人,这会儿,怎么都不会去书架后看到底是什么情况。只是说道:“陆景,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总经理傅捷来访。”

“行。我知道了。请傅总进来吧。我一会就来。”

陆景休息了一会,洗过手,在一楼客厅里见傅婕。和傅婕同行的还有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总经理助理康光熙。

“傅婕,你不是上门催债的吧?第四石油新加坡分公司的股份,我已经全部出售光了。”陆景开着玩笑的说道,招呼傅婕、康光熙在茶几边落座。

“我哪敢催你的债。”傅婕笑盈盈的说道,耳坠摇摇晃晃,素雅明艳。

康光熙原来是陈九林的助理,和陆景见过几面,道:“陆先生,我们听说云丰集团的周总在印尼雅加达给枪击的凶手找到了,过来打听下情况。”

陆景道:“嗯,古拉迪加尔把他的养子乌艾斯的头颅送给我了。我昨天晚上和周明诚、陈弘厚谈过,暂时先放古拉迪加尔一马。古拉迪加尔对自己人太狠,暂时缓缓是上策。”

傅婕和康光熙都是自己人,陆景说话也把话给点透了。

傅婕略微一思索,问道:“你真的准备放弃打压古拉迪加尔?要知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陆景哈哈一笑,“傅婕,你惦记着古拉迪加尔手中的石油资产吧?”

傅婕落落大方的承认,笑道:“是啊,和华可没有开发石油的经验,我们可以合作吃掉古拉迪加尔的业务。陆景,你觉得怎么样?印尼的石油资源很丰富。大家合作开发才是做大做强的正确方法。”

陆景笑道:“傅婕,你这说服人的口才真是可以比得上纵横家了。我想想吧。石油真是个香饽饽。阿联酋的王子纳赛尔还对我提出这个请求。”

傅婕微怔,就笑了起来。

想想就知道。美元和石油挂钩,而随着美国的强盛,市面上流通的美元会原来越多。这势必会让油价高企。现在手里拿一块油田、油井什么的可就发财了。

正说着话时,风白露和聂问白一起从二楼下来。她贴身的衣服在第四石油新加坡分公司的宿舍里了。这会儿用的是聂问白的内衣。说笑着聊着。

陆景忽而接到黎逸明打来的电话,“陆先生,你什么时候回京城啊?最近京城顶级企业家俱乐部要召开一次沙龙酒会。没有兴趣来参加吗?”

陆景笑了笑,“黎总,说重点。”以和华的地位,陆景这么对黎逸明说话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黎逸明郁闷的喝了口水,细心的解释道:“陆先生,你的1号会员相当于是俱乐部的联席ceo。我们讨论之后觉得要改一下这个定义。1号会员应该负责全面工作,由副手辅佐而已。”

这是总经理和常务副总的关系。

陆景想了想,道:“行,我尽量抽出时间去问一下。”

其实,他对顶级企业家俱乐部的各种活动很不感冒,要是放在以前,他根本就不会理会黎逸明。现在则是因为和华需要更多的盟友。他需要更多的资金。

电话那头,黎逸明很是欣喜。

陆景笑着摇摇头,挂了电话,去了客厅。

留傅婕、康光熙吃过晚饭后,陆景笑着道:“今晚我们一起去游新加坡河。欣赏、领略新加坡的风景。”

陆景现在在新加坡的事情基本完成。对付古拉迪加尔的动作押后,等他放松警惕再下手。今晚游河之后,他便会带着助手返回京城。不是为了参加黎逸明的酒会沙龙,而是,他需要准备去鲁东的事宜了。

ps:??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