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28章 游河(上)

第1528章 游河(上)

从市郊的阿尔卡夫山庄别墅坐车到新加坡河的驳船码头,一艘精美的两层高白色豪华游艇已经停在了码头的停泊位上。

与整条新加坡河上的旅游驳船相比,这艘豪华游艇异常的与众不同,仿佛高贵的王子。陆景一行人上了游艇。众人游览新加坡河的风光,他没有坐驳船的兴致。这艘游艇是让余乐安排的。

等了约十分钟,回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宿舍换衣服的风白露带着傅婕的女儿傅静一起赶到。

“哇塞,真威风啊!”傅静上了游艇就忍不住惊呼一声。游艇和周围的驳船对比实在太明显了。小姑娘有些兴奋。

傅静今天才10岁,亭亭玉立,穿着韩系风格的t恤,牛仔短裤。一双细瘦的白腿露出,完全的继承了她母亲傅婕的美貌。一个乖巧可爱的小萝莉。

陆景微微一笑,按了铃,问道:“傅静,喝什么饮料?”傅婕去年和洛宣离婚后,获得了女儿的抚养权。随即,将她的姓名改成由洛静改成了傅静。

从京城飞往新加坡的航班上,傅静和风白露的关系很好。陆景爱屋及乌,对她的印象很不错。

同样是小萝莉,傅静很对他的脾气。墨知秋那样小魔女类型的萝莉,他是敬谢不敏。哦,墨知秋现在17岁,已经不能算是萝莉了。

新加坡常年的温度都在27度到32度。夜晚穿的清凉才舒服。傅婕看到女儿穿着短裤,禁不住微微蹙眉。素雅明艳的容颜上浮起不悦的神色。

游艇二层的客厅很宽敞。约有五十平米,中间布置着环形的乳白色沙发茶几。两边的窗户边摆放着浅色的软椅沙发。

坐到陆景身边的风白露笑道:“傅姨,我给小静挑的这件衣服。晚上穿着多凉爽舒服。现在可不是你们那时候了。”

“你啊…”傅婕无奈的摇摇头。她和风白露年纪相差12岁。以世家间的辈分来算,差了一辈。但实际上风白露是她可以说说心里话的好朋友。

见白露姐成功的消弭母亲的怒气,趴在窗户边看风景的傅静俏皮的吐吐舌头,对陆景道:“陆哥,我喝一杯椰汁。”老妈在,她可不敢要红酒。

陆景笑着点头,对上了二层穿着白色水手制服的美女服务员道:“给我们的小公主来一杯椰汁。”

“陆景。不要太惯着她。”傅婕又无奈的轻叹口气道。陆景这句话要是传出去,傅静小公主的名号就坐实了。她女儿在京城基本可以横着走。陆景有这样的能量,一句话可以决定一个人的境遇。可这对小孩子的成长不好。

陆景笑着道:“傅婕。没事。我们私下里聊天嘛!”

“谢谢!”从服务员手中接过椰汁,傅静偷偷的歪头看着母亲。老妈可是很强势的人,她懂事起,就没有见到几个人可以反驳老妈的意见。

康光熙安静的喝着酒。今天下午。古拉迪加尔养子乌艾斯的那颗人头。让他心里异常震动。

在公司说一不二的强势傅总在陆先生这样的强力人物面前,光芒会不自觉的消退。其实,这是正常的表现。

众人又等了十几分钟,等到墨静雯电话通知的李宏深、计萍、陈博延、黄千儿带着保镖登上了游艇。在一层驾驶舱室的游艇的艇长得到余乐的吩咐之后。

今晚的游河开始。

李宏深、黄千儿是新加坡本地人,但是对新加坡河的历史不甚了了。最终充当解说员的是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总经理助理康光熙。他在新加坡生活多年,对一些典故、历史,掌握了一些。

贯穿于整个城市的新加坡河是新加坡的生命之河。是新加坡32条主要河流之一。河从西部的金声桥源起,向南倾入滨海湾蓄水池。全长约3.2公里。

沿途那些极具历史意义的房屋现已受到整修及保护。成为高级餐厅、酒吧等。型机动船每日穿梭於新加坡河,载着游客欣赏沿河美景。了解新加坡历史。

一路上闲聊着,听着康光熙不专业但是足够有趣的解说:旧国会大厦、皇后坊文物馆、福康宁堡垒、滨海艺术中心、克拉码头、驳船码头、鱼尾狮公园、莱佛士坊等等。众人享受着闲适的夜晚,放松着紧绷的神经。

游艇缓缓的驶过新加坡河到了海面上。陆景的游兴正浓,准备晚上在海面上过夜。余乐、康光熙、李宏深、计萍、陈博延、黄千儿准备下游艇返回市区。

再次和陆景见面,还带着男朋友,黄千儿做不到挥洒自如,和陆景道别的时候,混血儿的脸蛋上带一点绯红,“陆哥,我有点事情想单独和你说。”

来之前,她舅妈拉着她叮嘱了很久。让她向陆景转述几句话。

陈博延心脏一下子就绷紧了。他现在最怕黄千儿和陆景单独相处。陆景只要愿意,千儿不会拒绝他的任何要求,包括享用她的身-体。

陆景一看陈博延的表情,禁不住一笑,拍拍陈博延的肩膀,道:“陈博延,在你心里,只有男女关系这点事?”

陈博延苦着脸,这会也豁出去了,道:“陆哥,你的名声实在是…”

一旁的李宏深、计萍脸都白了三分。有这样当面骂人的吗?这是赤-裸裸的打脸。

黄千儿气得半死,陆哥要是看得上她,她早就是陆哥的女人了。陆哥根本就看不上她。“陈博延,你什么意思?”

陈博延讪讪的笑着,但是脚步没有退后半点。

陆景淡淡的摆了摆手,示意李宏深、计萍、黄千儿不用紧张。他的女人虽然多,但是,和他都有一段感情。他又不是种马。看到漂亮的女人就走不动路。

看了陈博延一眼,二十来岁的小年轻,看得出他对黄千儿很在乎,心里对他倒有些好感,笑了笑,问道:“千儿,这些话可以让陈博延听到吗?”

黄千儿气呼呼的道:“不能。”

她在李氏家族的地位虽然很低,但对“家族”这两个字理解的很深刻。舅妈千叮万嘱,那些话只能说给陆景听。深哥都不知道她的“任务”。

陈博延顿时有点沮丧。

“那就把陈博延的耳朵堵上,远远的看着吧!”陆景笑着道。

他自然不会为难自己:和黄千儿一起去什么密室,让陈博延隔着玻璃看。而是把陈博延的耳朵堵上。他大度归大度,不会和陈博延计较什么,但是陈博延当面骂他,总得做点惩罚。

保镖拿来棉花,严严实实的堵住了陈博延的耳朵。二层的客厅腾了出来。墨静雯、风白露、傅婕她们换了一个房间说话。保镖很专业的把陈博延看在十几米开外。李宏深、计萍在游艇的一层等着。

客厅中,黄千儿歉然的笑了笑,道:“陆哥,我又给你添麻烦了。”接着道:“我舅妈让我转述几句话。”

陆景微微颔首,靠在沙发上,品着红酒。

黄千儿道:“我舅妈说:淡马锡对印尼的石油资源很有兴趣。如果陆先生有兴趣开发的,可以算上淡马锡一份。”

陆景禁不住笑了起来。这是第几拨人找他说对付古拉迪加尔的事情了?

黄千儿的舅妈就是李义济的妻子沐清。四十多岁,今年刚刚升任淡马锡的执行董事。和华内部的智库分析:其出任淡马锡的总裁概率非常高。

新加坡的权贵中还是有明白人。和华,云丰集团,陈氏集团都不可能因为20%的钻石股份就轻飘飘的放过古拉迪加尔。

“陆哥,你笑什么呀!”黄千儿轻快的笑着道:“我怎么给我舅妈回话?”

陆景道:“千儿,不用了,我一会直接给沐总打电话。”

黄千儿四人离开了。至于黄千儿回去怎么“炮制” 陈博延,陆景就不管了。

到一楼的酒吧里找到正在聊天的墨静雯、风白露、傅婕三人,把经过说了说,风白露取笑道:“二哥,你怎么不让黄千儿居中传递消息?”

傅静年纪太小,不能熬夜,早给打发的去休息了。聂问白一向注重保养,又不是必须要等陆景,也早早的回房间里休息。这艘精美的游艇中有五个房间。

陆景笑着摇头,接过墨静雯给他倒的酒,抿了一口,没说话。

他没有招惹黄千儿的想法。减少和她的接触是正道。

墨静雯给陆景一个台阶,问:“陆景,淡马锡手里不是没有炼油厂了吗?他们还怎么想着分一杯羹?”说着,看向傅婕。

第四石油新加坡分公司已经收购了新加坡石油公司,持有其50%的股份。

傅婕琢磨了一下,小口的抿着玻璃杯中的红酒,缓缓的对陆景道:“李氏家族对淡马锡的控制很强,但沐清想要接管淡马锡,需要一项政绩。

目前,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还没有完全的消化新加坡石油公司。淡马锡是投资控股公司。他们没有必要做实业。陆景,我可能需要你的帮助。”

傅婕对请求陆景的帮助说的很自然。她是陆景大哥陆江线上的人,举手之劳,陆景不会不帮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