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29章 游河(下)

第1529章 游河(下)

在座的都是聪明人。傅婕的话一出口,陆景、墨静雯、风白露三人就明白傅婕的打算。

陆景微微沉思着。傅婕的方案很简单,就是把古拉迪加尔在印尼的石油业务吃下来,让淡马锡入股。但交换条件是,淡马锡要帮助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消化“新加坡石油公司。

目前,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持有新加坡石油公司50%的股份。在硬件上具备了消化的必备条件。但是,在软实力上,还差得远。新加坡石油公司很多职员对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认可度不高。

说白了,就是要裁员!就像陆景清洗米高梅的职员一样。

与其说淡马锡支持裁员,不如说要新加坡政府支持裁员。法律条文嘛,总可以找到合理的解释,将成本降到更低。

看着沉思的陆景,墨静雯在想这件事对和华有什么好处。傅婕下午就是来游说陆景合作开发古拉迪加尔在印尼的油田。

从和华的角度来说,打击古拉迪加尔,扶持云丰集团,继而扩大在印尼的影响力是整个大局。

但是,古拉迪加尔心狠手辣,连养子都杀。狗急要跳墙,陆景的想法是钝刀子割肉,慢慢来。

况且,还有印尼钻石市场20%的份额——古拉迪加尔会转让一座钻石矿给和华。此前,云丰集团在印尼钻石业务中的份额只有2%。这座钻石矿,每年至少能创造3亿美元的利润。

这是一笔巨款。否则。古拉迪加尔哪里会笃定的判断陆景最终会放他一马呢?

陆景要是现在动手对付古拉迪加尔,要承担被报复的风险。届时,肯定不要指望古拉迪加尔会将规矩。

当然。抢走古拉迪加尔的业务,和华获得的利益肯定是最多。这就要看陆景怎么衡量。

陆景注视傅婕,她那张素雅洁净的美人脸上带着期盼,笑道:“傅婕,我试试吧!”

傅婕惊喜的展颜而笑,娇嫩白腻的脸蛋上仿佛有一层莫名的色彩,拿起酒杯。“陆景,我敬你一杯。”

陆景和傅婕碰了一杯,心里推敲着他的方案。

傅婕很豪爽的将自己杯中的红酒喝光。脸上神采奕奕。介乎妩媚与性感之间的成熟女人风情流泻出来。光彩照人。

风白露禁不住一笑,揶揄道:“傅姨,你真是事业型女人啊。陆景答应下来,你就这么兴奋?”

傅婕让酒吧里的服务员添酒。扶着鼻梁上精巧的眼镜。道:“白露,第四石油不能只满足于做航油,还要扩展到其他领域。我想要打造一个石油集团。”

她现在兼任了第四石油副总经理,负责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业务。她希望带领第四石油成为国内的第四大石油集团。重新走上她人生的巅峰。

陆景和墨静雯都笑起来。傅婕确实是个事业型的女强人。

其实,以陆家的力量,要把傅婕运作到第一石油集团董事长的位置上都很容易。只是,陆家没有必要在这点事情上锋芒毕露。陆景脑子的念头一转就过,站起来道:“大家先睡觉吧。早上起来看日出。我去给沐清打电话,听听淡马锡能开出什么样的条件。”

游艇的第二层一共有五间房间。聂问白、傅静已经各自占了一间。剩下陆景、墨静雯、风白露、傅婕四人。风白露笑着道:“我和傅姨睡一间房吧。好久没有聊了。”

傅婕笑吟吟的喝着酒,“行啊。白露,我真好有事情和你说呢。哦,你们先睡吧。我一般要到晚上11点半之后才会休息。”

墨静雯和风白露选了2号房间和4号房间。陆景先送墨静雯回房间中。豪华游艇的房间里和五星级酒店的高级套房几乎没有区别。铺着白色床单的大床拜访在黄色温馨的壁灯下。没有一块块玻璃的局促、狭小感。

房间外通着阳台。落地的滑动玻璃门。可以坐在阳台上欣赏海景。深夜里,大海深沉,越发显得灯火通明的游艇的安全和温暖。

陆景的游艇并没有在海面上走多远,在新加坡的国界内。马六甲海峡的海盗可比索马里的同行专业的多。

“陆景,抱我去床-上。”进了房间,陆景随手关上门。没了外人,墨静雯抱着陆景的腰,微微撒娇的说道。

陆景将墨静雯打横抱起来,墨静雯身高168,身姿明艳性感,却不是很重。往床边走着,笑着道:“静雯,你这话可是很容易让我有别的想法哦。”

“啊…”墨静雯娇羞的闭上眼睛,小女儿神态尽显。和陆景说话她基本不过脑子的,很随意。这会才回味过来,她这个要求可是太暧-昧。简直是向陆景暗示。

陆景笑了笑,将墨静雯轻轻的平放在柔软舒适的**,在灯下静静的凝望着俏脸如花的墨静雯:墨静雯穿着时尚的白色t恤,身材窈窕、凸凹有致。陆景大约能估得出她衣衫下玉女峰峦的规模。浅灰色的七分裤,一双白玉般的小脚露在裤管外。娇俏的**将床压出了一个浅浅的圆坑形状。

陆景的心里涌起淡淡的温馨感,想起邀请她留在自己身边工作的情形。那时候,她刚刚洗过澡,修长的双腿在白色睡饱中若隐若现,娇美又性感。思考了不到一秒钟,就答应下来。

不管前面有多少困难、危险,他一定会守护好这个女孩。

见陆景半天没有动静,安静的房间里只有他的呼吸声,墨静雯禁不住睁开眼睛,正好看到陆景温润的眼睛凝望着她,有着说不出的温柔、情意。

墨静雯感觉在这一瞬间,心脏似乎要停止了跳动。呼吸变得急促、紊乱。

不是说,她不知道陆景对她的感觉。但是,以陆景这家伙的多情,对身边的女孩子都很好,她无法分辨他到底是不是喜欢她。如果,只是“施舍”的爱情,她宁可不要。她不是苏姐,只要跟在陆景身边就满足。她不希望她在陆景心中等同于路人甲。

陆景轻柔的将墨静雯逐步变得绯红的脸蛋上的发丝拿开,俯身对着她娇艳的嘴唇吻了下去。

此时,已经不需要多说什么。

墨静雯动情的婉转相就。给陆景吻的如入云中,晕晕乎乎,又体会着那美妙的感觉。双手不自觉的抱着陆景的脖子。仍由陆景采撷。连陆景的手隔着修身的七分裤从她臀部摸到两腿之间的敏感地带,她都没有制止陆景。她对陆景开放了心扉。

陆景没有更进一步,他还要去打电话给沐清,抱着怀里动情的佳人,温存了一会,温声道:“静雯,睡觉了。我晚点来看你。我的房间和你的房间阳台是相通的。”

墨静雯嗯了一声,脸红如烧的目送陆景离开。

陆景和淡马锡执行董事沐清的沟通很顺利。

淡马锡早就放弃了新加坡国家石油公司。帮助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裁员问题不大。古拉迪加尔在印尼的油田的价值足够弥补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陆景和沐清谈了个七七八八,约定后面保持联系,便挂了电话。在第二层游艇甲板的门口抽了一支烟。心里渐渐的有了定计。

他不会动用自己的力量对付古拉迪加尔。没有必要承担古拉迪加尔临死反扑的风险。

“陆景…”身后传来傅婕的声音,“我有点事情和你说说。”

陆景转身,见傅婕摇摇晃晃的扶游艇的壁面和他说话,奇怪的道:“傅婕,你还没有休息?”做了个手势,“走吧,进去说。”

陆景和傅婕在第二层的客厅的环形沙发处坐下。傅婕挽了挽额前的秀发,说道:“陆景,你和白露之间…”陆景和风白露之间的关系,她看得清清楚楚,但是,这很危险。

陆景轻轻的点头,肯定了傅婕的想法。

傅婕轻叹口气,“你们啊…!陆景,阻力会很大的。而且,你已经结婚了….。本来不当我说的。只是,有点担心。”

陆景轻轻的摆摆手,道:“傅婕,我心里有数。”这个问题并不是死结。

其实,最差的结果,就像他给李怡馨的建议一样:拖住时间就可以,她父亲李健熙年事已高。风白露的情况差不多。如果,能有其他的机会,他会努力争取。

傅婕便不再说这个问题,她是以风白露朋友的身份和陆景谈谈,再说就过了,道:“陆景,对付古拉迪加尔要做好完全的准备。”她很清楚,陆景听从她的游说之后,改变之前的决定,仓促的对付古拉迪加尔所面临的危险增加了。

陆景就笑,“是要做好战争的准备。”他身边的人的安保级别至今还是gi公司的最高等级s级。到了这个位置,就算不涉及到具体的事务,但是一言一行,只要发展壮大肯定会有利益冲突。身边的安保加强是必然的事情。

傅婕微笑着点了点头,起身离开,冷不丁的却是一下又摔倒在沙发上,惊呼了一声“啊….”,苦笑着道:“今晚有点兴奋,酒喝多了。”

“没事吧?”陆景霍的起身,关心的道:“坐着别动,我让人扶你去房间中。”

陆景按了铃,让人把傅婕附送回了5号房间。他则是回了1号房间中休息。时间已经是凌晨1点。

ps:??最近生活中遇到一些烦心事。

祝愿,书友们在生活中如同陆二少一样横扫一切牛鬼蛇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