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30章 借一把刀

第1530章 借一把刀

一轮红日从海平线上缓缓的跃上天空,光芒万丈,金红的晨曦将蔚蓝色的大海印染的如同美丽的绸缎。一条如烟的墨云追逐的红日,试图遮住阳光。

“真美啊!”游艇的甲板上,陆景一行观赏着日出。风白露扶着栏杆,在陆景身边感叹着。

海风有些大。陆景几人都裹着外套。衣衫猎猎的作响。风白露招手让傅静过来,“二哥,给我和小静照一张合影。以日出为背景。”

傅静歪头,在风白露肩头兴奋的比了一个剪刀手。

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是她最快乐的时光。她女强人的妈妈仿佛在陆哥面前收敛了光芒,没有训斥她。

墨静雯在陆景身边给他出主意怎么选角度。玉容明媚娇艳。早上醒来后,给陆景抱着她入睡。这份美妙的感觉让她陶醉到现在还没有恢复过来。

一旁的聂问白和傅婕在交流着美容保养、教育女儿的经验。谈的很投机。

聂问白给陆景滋润的光彩照人。长发随意的系着,深蓝色的长裙勾勒着她充满女性圆润的曲线,成熟美人的风情流溢。一时间,遮过了比她小两岁的傅婕的风采。

看完日出,游艇开始回航。傅静的精神很振奋,叽叽喳喳的说着话。让游艇中充满了活力。

游艇在克拉码头停了半个小时,陆景一行在这里选了一家中餐店,享用美味的中式早餐。这家中餐店的店面不大。店主是一名五十多岁的男子。看着守在店口四五名明显保镖模样的男女也不介意,很淡定的用粤语询问是否需要点餐。

聂问白是岭南省南海市人,一口粤语很地道。很快就点好餐,老板送了早餐上来。

蒸出来的雪白肉包子、炸得金黄的油条、煮的油亮飘香的五香茶叶蛋、浓香的现磨豆浆。光是卖相就让人食欲大振。大家一起享受着早餐。

聂问白素手拿着豆浆杯喝着豆浆的时,看到陆景坏笑着看过来。禁不住脸飞红霞,一双多姿妩媚的桃花眼娇嗔的白陆景一眼。昨天晚上用嘴、**取悦他时,一不留神给他灌了一嘴的“豆浆”。

陆景嘴角翘起来。心里一片火热。问白,确实是个尤物。

吃过早饭。傅婕、风白露、傅静坐车返回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的宿舍。陆景和墨静雯、聂问白返回阿卡夫山庄别墅。

奔驰s级的汽车平稳的行驶在新加坡的马路上。车内,傅婕轻叹着道:“白露,我是不是老了?”

她日常保养的如同二十七八岁的丽人。昨天晚上喝的有点醉,早上没有怎么打扮。给聂问白比了下去。要知道,她比聂文白还小两岁呢。这下给弄的有点没信心。

再怎么强势的美丽女人,容貌都是她们恒久关注的话题。

风白露吃吃娇笑道:“傅姨,你还想着聂小姐今天早上的美丽啊?她的保养方法你可学不来。”

聂问白身上娇媚的女人韵味,略微一想就知道是给陆景滋润的。

傅婕笑着摇摇头。她确实学不来。她没有找一个男人凑在一起继续过日子的想法。

女儿洛静现在在她身边。儿子洛俊虽然在洛家跟着她的前夫,但以她此时的地位,洛家已经不再阻拦她见儿子。7岁的儿子和她的感情很好。

作为女人的美丽也就剩下这最后几年时光了,她对感情没什么可关注的,做好事业才是正经的。眼角的余光看到傅静一脸关注听着,道:“小静,等你初中毕业,妈妈送你去国外读女校。我和聂小姐聊过,她女儿在美国纽约brearley女校读书。正在积极申请哈佛。”

“妈…,我…”傅静立即苦着脸。耸拉着脑袋。她不想去国外读书。

风白露笑着拍拍傅静的背,转移话题,道:“傅姨。你说陆景会采取什么样的方式对付古拉迪加尔呢?”

傅婕微微凝神,思索了片刻,摇摇头,“我猜不到陆景手里的牌。希望他没有危险吧!”

这件事,她其实欠陆景一个人情。不是说,她是陆江的下属就可以要求陆景无偿的帮忙。日后,这个人情需要还回去。

回阿卡夫山庄别墅中,余乐已经回来了。陆景召集余乐、墨静雯到书房中商量事情。

墨静雯翻着她的备忘录,上面记载着陆景的行程安排。“陆景,我们现在该做什么呢?”

陆景来新加坡的目的是和亚太财团西亚地区的召集人纳赛尔见面。试图找到亚太财团的弱点。但是纳赛尔十分滑溜。陆景和他的见面没有任何结果。

接下来,陆景的行程应该是返回京城。六大世家的黎逸明为他准备了一个酒会。陆景答应参加。此后。陆景会前往鲁东。同时,要留意亚太财团的报复行动,准备积极应对。

但是,古拉迪加尔的人头投降书打乱了计划。陆景决定暂缓对付古拉迪加尔。然而,傅婕、淡马锡都希望能在古拉迪加尔的印尼油田分一杯羹。这又推动陆景继续对付古拉迪加尔。危险与机遇并存。

陆景道:“按原定计划就可以。我们飞回京城。让云丰集团与和华总部派来的人去印尼接手古拉迪加尔的钻石矿。”说着,对余乐道:“帮我约一下纳赛尔,我需要再和他见一面。”

余乐眼睛一亮,“陆景,你是想….”

陆景笑着点头,走到窗户边。窗外,新加坡正下着一场小雨。小雨落在白沙海滩上,点点滴滴,风景秀美。阿卡夫山庄别墅依山面海,地理位置极佳。

“是的。寻找跟多的合作伙伴可以规避风险。我需要纳赛尔缴纳一份合作的投名状。”

纳赛尔接到陆景的邀请后,略一犹豫,就同意了周三中午在阿卡夫山庄中豪华西餐厅“锦楼”和陆景见面。

如果,他是阿布扎比财团的ceo,掌控着8000亿美元的资产,他可以无视陆景的邀请。但。他现在只是阿布扎比财团的小股东。资产只有几百亿美元而已。

阿卡夫山庄一直是新加坡上流社会钟爱的奢华餐饮场所。自2003年沙斯疫情爆发后,餐厅的生意一落千丈。2004年底,陆景出面。让丽都酒店盘下的阿卡夫山庄。

如今正在阿卡夫山庄营业的两家餐厅分别是锦江餐饮集团旗下的锦楼、锦江楼旗舰店。锦楼为西餐厅,锦江楼为中餐厅。

陆景位于布兰雅山的阿卡夫山庄别墅距离只有二十分钟的路程。这段时间。陆景和余乐、墨静雯、聂问白、风白露、傅静没少在阿卡夫山庄吃饭。

曾经的英军司令部,如今已经变成了旅游观光的胜地和高档餐饮的场所。

纳赛尔在服务生的带领下,前往锦楼二楼的雪茄室。门口清秀的女保镖拦住了纳赛尔随行的阿拉伯美女助理、黑衣保镖。

纳赛尔心里对陆景使用女保镖的偏好实在有点不解,倒是想起某些关于陆景的传闻来。心里笑了笑,进了雪茄室。

雪茄室的风格厚重华贵。窗帷半拉着。陆景正在房间正中的沙发上抽着雪茄和余乐讨论和华目前的形势。见纳赛尔进来,起身微笑着和他握手,“纳赛尔,我们又见面了。前些天的派对玩的怎么样?”

陆景的态度有些矜持。但他本就是和亚太财团主席竹下修一一个层次的人物。纳赛尔只是亚太财团内部的“诸侯”。这个拿捏的态度恰如其分。

“派对很成功。陆先生,我一直期待着再和你的见面。我们有着共同的目标。”纳赛尔接过陆景递来的雪茄盒,拿起一只雪茄,熟练的使用雪茄剪剪着雪茄。

陆景微微一笑,单手夹着粗大的雪茄,道:“纳赛尔,共同目标不是用口号喊出来的。需要利益来支撑的。你同意我的观点吗?”

纳赛尔深深的看了陆景一眼,划着火柴,点了雪茄吸了一口,“陆先生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陆景做了一个手势。余乐将方形玻璃茶几上的红酒拿起来给纳赛尔倒了一杯。雪茄和红酒在一起享受是极佳的体验。陆景微微摇着酒杯,道:“纳赛尔,你有没有兴趣共同开发印尼的油田呢?我可以给你20%的份额。”

纳赛尔呼吸略微急促。随即,平复下来,向陆景举杯示意抿了一口酒,“陆先生,你不是已经和古拉迪加尔和解吗?”

陆景笑了笑,没说话。

不说话,就意味着有玄机。这时,余乐及时的补充道:“纳赛尔王子,我们今天下午就飞回京城。”

纳赛尔有些明白了。和华希望他动手对付古拉迪加尔。风险是古拉迪加尔的报复。报酬是古拉迪加尔石油资产的20%。

如果和华要吞并古拉迪加尔的资产。那只是时间问题。但看情况古拉迪加尔将养子乌艾斯的人头送给陆景,迫使他慎重的对待。不愿意承担风险。

“陆先生,如果竹下插手会怎么样?”纳赛尔不放心。问道。

陆景漠然的道:“古拉迪加尔又不给竹下修一‘交税’,竹下修一不会理会古拉迪加尔的生死。”

对于财团来说,很多地区不是要占领统治或者直接控制,那是政府要做的事情。而是,需要培养代理人来扩张影响力。古拉迪加尔向和华求和,实际上,就是表现出与亚太财团不同路。竹下修一不会管古拉迪加尔的死活。甚至,有机会还会分一杯羹。

纳赛尔沉吟了几分钟,道:“我要30%的份额。”

古拉迪加尔的总资产有400多亿美元。主要业务是钻石和石油。在石油业务上的资产约有300亿美元。30%就是90亿美元。这是他全部资产的六分之一。

他作为亚太财团西亚地区的召集人,他本身的资产并没有超过1000亿美元。他能够坐到这个位置,和他阿联酋王子的身份有很大的关系。

阿布扎比财团的粗腿,西亚很多人都想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