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31章 通风报信

第1531章 通风报信

陆景自然不可能纳赛尔说多少,他就给多少。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和华占据着主动。

要不是陆景要分化亚太财团内部,他也不会找纳赛尔充当“尖刀”。找一家够实力的企业都可以达到目的。比如:淡马锡。

纳赛尔主动出手“干掉”?古拉迪加尔之后,在亚太财团内部可就犯了众怒。其所主导的西亚资本脱离亚太财团就势在必行。

纳赛尔在一见面就表示要脱离亚太财团,陆景心中预估了一下,就知道谈判的底线在哪里。淡淡的笑了笑,缓缓的抽着雪茄,表情惬意而享受。

纳赛尔明白陆景的意思了,他的要价太高了。

90亿美元,可以在非洲发动多场战争,推翻一个政权。放在印尼,也足以推翻现有的政府。当然,要顾忌国际社会的反应,各种力量在南洋的博弈。这种事是不可能发生在印尼。但是,扶植几个够份量的军阀却是绰绰有余。

一番讨价还价,陆景许诺给纳赛尔22%的份额。约为66亿美元的资产。纳赛尔全权负责解决古拉迪加尔。

陆景不问过程,只看结果。

吃过饭,纳赛尔笑眯眯的带着四五名随行人员离开。临别时还邀请陆景去迪拜游玩。时间,自然是9¢他搞定古拉迪加尔之后。

送走纳赛尔,陆景和余乐沿着观光山路步行返回阿卡夫山庄别墅。山间的马路早就被新加坡政府开发出来。绿树成荫,不时的有游人走过。

走在林荫路中十分舒服,余乐笑着道:“陆景。我看纳赛尔的排场比你还大啊!你不考虑多增加一行随行人员?”

“得了,我又不是韩剧看多了。要那么多人跟着干什么?”陆景笑着将手中的烟盒抛给余乐。问道:“你和寇小蛮什么时候结婚?”

“还早呢,我们又吵架了。”余乐心里有点虚。他最近和周家的“林妹妹”关系火热,给陆景点了烟,自嘲的道:“我没有你应付女人的本事。”

经历这么些事情,他现在和陆家的关系处的很不错。

林荫道上的马路是下坡路,陆景走的很轻快,两名保镖跟在身后,笑着道:“你这话一开始就错了。女人不是用来应付的,而是需要珍惜。”

余乐笑着摇头。很多人都没有陆景的条件。想要珍惜美女,也没有实力。

陆景、墨静雯、余乐下午去周家探视完周晋成之后就会直接去新加坡香樟国际机场。聂问白要在新加坡再呆几天再回交州。她和傅婕约了一起聊聊。

主要是关于女儿的教育问题。

“问白。没看出来你和傅婕居然能聊到一块去啊!”阿卡夫山庄别墅的主卧室中,陆景轻柔的抚着聂问白精致的中分秀发,笑着说道。他避开了众人,和聂问白道别。

“小看我了不是?花瓶也有花瓶的专长啊!”聂问白依偎在陆景怀里,娇嗔的说道。白色的优雅套裙包裹着的凸凹有致的玲珑娇躯。丰韵璀璨的大美人。

陆景微微一笑,轻轻的拍着聂问白浑圆的屁-股,弹性很好。他有点舍不得和聂问白分开。

不仅是因为聂问白在**尤物般的表现,带给他极为愉悦的享受。还有心情上的放松。烟诗凝、墨静雯、风白露她们算是他的恋人。而聂问白、李逸落她们几个是他的情人。相处之时,怎么放松就怎么来。顾虑极少。

“不和我一起回京城?”

“陆景,有这几天我很满足了。你忙你的去。我下次去找你,你不要拒绝见我啊!”聂问白幽幽的说道。

不想离别的气氛太伤感,聂问白和陆景说起墨静雯、墨知秋的关系。又笑道:“陆景,傅婕那天在游艇上跌倒了你怎么扶她啊?傅婕还说你没绅士风度呢!”

陆景笑着捏捏聂问白精巧的鼻子,“拿话编排我是吧?小心我打你两百军棍。”

聂问白吃吃娇笑。

周晋成从新加坡中央医院出院后。住在了新苑别墅中。开始的时候,周家的众人都在别墅轮番照顾老爷子。等周明诚接掌云丰集团的大权,将周明礼发配到瑞士之后。周家的众人便渐渐的散去。

没有好处拿,自然没有人肯在老爷子面前下功夫。反正每年的分红,老二也不敢少了他们的。

陆景、墨静雯、余乐到的时候,新苑别墅有点冷清。只有周明诚一家子住在这里。正好,计萍和李宏深下午来别墅看望姥爷。几人在客厅里坐下来聊天。

喝着云春雨茶,周明诚打开话匣子,“陆先生,最近云春雨茶在东南亚这一带极为流行。不知道云春那边的新茶什么时候出来?”

陆景就笑,“我回头问问吧。”闲话了几句,陆景也没有避讳李宏深和计萍,道:“周总,印尼加里曼丹岛的钻石矿要尽快接手。”

这座每年至少能创造3亿美元利润的钻石矿是古拉迪加尔送给和华的。陆景委托云丰集团代为开采。和华会派遣财务审计人员进驻。云丰集团在印尼的钻石市场本来就有2%的份额,相关的人手、工具都不缺。这是最为节省成本的方案。

周明诚道:“陆先生,我会的。”说着,吩咐了一声,他的妻子从外面拿了一个精美的盒子进来。周明诚接过来,转手递给陆景,“陆先生,这是你要的东西。”

里面是7枚钻石。成套打磨的有4枚,另外三枚雕琢的也是异常精美。总价值在4亿美元以上。

陆景笑着点头,让墨静雯收了起来。

看着陆景身边明艳照人,娴雅性感的墨静雯,周明诚心里叹口气。可惜,周家没有一个出色得能让陆景送一枚钻石的女人。否则,家族荣华富贵完全可以保障。无须如此拼命。

印尼,雅加达。

古拉迪加尔刚刚在自己的别墅中处理完今天的事务。助理抱着成堆的文件出了门。这些都是用于公司运营的文件。古拉迪加尔返回二楼的休息厅中。

一般在吃午餐前,他会欣赏一段音乐。别墅中有专门的乐队。管家阿旺很快就安排这一切。

休息厅的对面阳台上,穿着统一白色制服的乐手们在正午的阳光下用西式乐器卖力的演奏着悠扬的音乐。

古拉迪加尔嘴角泛起笑容。他最近心情不错。和华那位年轻的话事人似乎被他的狠劲给吓住,同意与他和解。据说,那位陆先生已经带着助理回了京城。

看来,还是安全重要啊!古拉迪加尔得意的想着。

这时,穿着性感比基尼的侍女送了水果上来。雪臀和长腿很是魅惑。乐队中的音调略微有些凝滞,很显然,那些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们受到他所宠爱的侍女的影响。

“主人!可以吃水果了。”花吉那两个侍女已经被他处理掉了。她们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事情。新挑选出来的侍女,千娇百媚,穿着白色的三角比基尼,又嫩又柔,性感无比。

古拉迪加尔惬意的含着侍女的手指,心里充满的快感。那些乐手只能看着他品尝美味的“佳肴”。

这时,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古拉迪加尔看了看,接了电话。里面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古拉迪加尔先生,我有一个消息要卖给你。不知道你有兴趣吗?”

“什么样的消息?”古拉迪加尔不动神色的问道。

“嘿,和你身家性命有关的消息。”

“周明礼,不要危言耸听。你还没有这个资格。有话就说,我会付钱。”古拉迪加尔冷哼了一声,电话里云丰集团董事会主席周晋成的大儿子周明礼,已经被驱逐到瑞士的可怜虫。

在瑞士街头打电话的周明礼心里暗骂:印尼猴子。吐了口唾沫,道:“古拉迪加尔先生,和华接收加里曼丹岛的钻石矿只是为了麻痹你。我得到的消息是他们还会对付你。”

“有证据吗?”

“云丰集团、陈氏集团、和华三方已经商量好瓜分印尼的钻石市场。古拉迪加尔先生,这可是你的地盘。”

“有证据吗?”

周明礼额头上的经脉跳了跳,强忍着怒气,“没有。他们是口头协议。”

古拉迪加尔顿时嗤笑一声,“没有证据的事情,你说什么?我给你三万美元。以后不要再打我的电话了。”说着,压了电话。对这个打秋风的可怜虫,他不想应付。

周明礼暴跳如雷,“玛德,印尼猴子,死了你活该。敢这么对我说话。草泥马的。”

东京。

吉永宏树缓缓的放下电话,沉默着,没有说话。

心腹横山雅史问道:“吉永会长,他怎么说?”这个他是指的古拉迪加尔。吉永副会长的电话就是打给他的。

吉永宏树摇摇头,脸色冷峻的道:“自取灭亡。”

种种迹象表明,和华的陆景很有可能是在麻痹古拉迪加尔。亚太财团内部已经检测到西亚地区的资本有些不对劲。那位纳赛尔王子不太安分。

可惜,古拉迪加尔刚才拒绝了他重回天骄基金的提议。

吉永宏树道:“横山君,既然古拉迪加尔不肯为我们对抗和华,那么我还得自己来复仇。你那边准备好了吧!”

横山雅史躬身道:“哈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