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39章 打一架

第1539章 打一架

一名身形修长的男子推开击剑馆的大门,大步走来,行动如风。纵然是穿着便装,身上浓厚的军人气息也遮掩不住。看着他和风白露略有些相似的容貌,陆景想起昨晚凌雪月的话:风道阻最近有两周的探亲假。

“哥,你回来了。”风白露惊喜的说道,上前几步迎着哥哥风道阻,“怎么回来都不给我打电话啊?”兄妹间的感情很好。

风道阻哈哈一笑,“刚到家,听爸妈说你在这几天都泡在这里,就过来了。”又说道:“再不回来,我妹妹就要给人拐走了。”

“哥…”风白露略有不满。她不喜欢风道阻干涉她的事情。以她能够在英国剑桥大学控制毕业时间的智商,对自己要什么,相当清楚。

风道阻没有理会妹妹,走到陆景面前,和陆景握手,“幸会,我叫风道阻,风白露的哥哥。”他重点强调他是风白露的哥哥。这是,他现在和陆景见面的身份。

“你好。”陆景从容的说道,手上传来巨大的力道。痛苦的感觉从右手手掌处传来。陆景脸色微变。他参军1年的底子显然比不上在军中摸爬滚打多年的风道阻。

陆景没有出声,平静的看着风道阻,嘴角慢慢的勾勒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风道阻这个“下马威”让他不以为然。

风道阻对陆景这抹微笑感到尤其的愤怒,他被小瞧了。手上的力道又加大了三分。

风白露蹙眉道:“哥,你差不多就可以了。”本来,她哥和陆景握手的较量是男人间打招呼的方式,她没有必要阻止。只是,她哥有点过分了。

陆景道:“白露,不用担心,打个招呼而已。”说着,对风道阻道:“风上尉,我们握手的时间有点长了。”

风道阻比风白露大三岁,比他还小一岁,毕业于华夏军事大学,目前是某山地旅的上尉连长。

风道阻撤下手,轻蔑的看了陆景一眼,道:“陆少,京城里的人都说你身手很好。白露这里场地也够宽敞,我们练练?”

“我很久没有打过架了。”

风道阻立即斜睨了陆景一眼,冷哼一声,不以为然。连他这一关都过了,还想着让他妹妹当他的情人?

“但是,和你打一架也行。”陆景话锋一转,将身上的外套脱了丢在地上,直接表明态度。风道阻太过于嚣张。他和王灿在京城里打架的时候,这小子还不知道在那个犄角旮旯里面玩。

“好,你有种。”风道阻挽起衣袖,准备和陆景打上一场。心里对陆景的印象稍微好了一点。男人嘛,得有一点担当。

风白露却是气个半死,她今天把击剑馆的人全部给请走,不是为了和陆景说话方便。要是那样的话,去大唐雨景里面要一座庄园,说话不知道多舒服。

她今天的安排是还有后续,谁知道会被风道阻这个满脑子暴力的肌肉男给搅黄了。

“风道阻,你今天要是和陆景打架,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哥哥。”风白露指着已经拉开架势和陆景对持的风道阻的鼻子说道。

风道阻的气势就松了下来,在家里面,终究是白露要得宠一些,但是,妹妹和陆景的势头很不对,他必须要让陆景知难而退,“白露,这件事你说了不算。”

风白露还要再说,陆景喊了一声,“白露…,不要再说了。”风白露平常挺精明大方的一个女孩子,今天怎么办事这么黏糊?这场架,不打也得打。况且,他也不能容忍风道阻的挑衅。

风白露见劝不过,郁闷的叹口气,走到一边。

偌大的场馆中,只有陆景、风白露、风道阻三人。陆景和风道阻在一条练习剑道上拉开架势。陆景打架,靠的是爆发力、体力以及军体拳的技巧。但是,这些优势对上风道阻就不那么明显。

“再来…”风道阻越打,信心越足。甩了甩发麻的拳头,冲着陆景吼道。极为亢奋。

短短一分钟的交手,他确信陆景的打架水平确实在平准线之上,很有两把刷子。但是,最多下一个回合,他就能把陆景ko掉。

从进击剑馆开始,他就没有提过陆景的身份,但是这并不表示他不在意。打架的时候,一些比较阴的招数不能用。什么撩阴腿,叉眼睛都不行。所以,陆景能在他手上支撑这么久。

陆景呼吸有些急促。倒不是体力不好。他每天都会锻炼,一般都是游泳,或者在健身房跑步。再加上吴晚观的罗道长教了他一个养生的拳桩。他的体力可以和欧洲的足球运动员相比。

但是,他打架的技巧不如风道阻,抗打击力不如他,接下来的一个回合,他就会被风道阻狼狈的打到在地。

“啊…,来!”风道阻冲上前,铁拳雨点般的落下。陆景招架不住。一个破绽露出,风道阻右手一拳砸在陆景的脸上,他看这张脸不爽很久了。刚刚陆景居然还笑他。打人要打脸。有这个机会,他当然要抓住。

“啊…,二哥。”风白露惊呼一声,有些无助的闭上眼睛。她不用想都知道风道阻接下来要说的话:陆景,你要是再纠缠我妹妹,见一次打一次。

以前,她在学校里被男生纠缠时,都是她哥出头的。只是,现在怎么都觉得这个场景让她心里异常的不痛快。

“砰--!”如同沙袋被打飞落在地上的声音。

陆景没有飞,飞得是风道阻。陆景一记窝心脚把风道阻踹飞了一米多。

“堵对了。风道阻果然不敢出全力。”陆景心里的念头一闪而过,快步上前,追着风道阻一顿猛打。风道阻一口气没有缓过来,陆景是打架的老手。五分钟后,将风道阻打倒在地。

“呼---”陆景坐在地上,看着靠在墙角边的风道阻,咧嘴一笑,嘴角有一抹血迹,“小风,你服不服?”

以他在京城世家子弟中大哥级的“江湖地位”,风道阻还比他小一岁,叫他一声小风是很给面子的叫法。

一旁的风白露看得目瞪口呆。她亲眼看到陆景把她哥给揍了一顿。打的没有还手能力为止。她哥的身手,她可是相当清楚的。这确实是陆二哥做事的风格。从来都不会废话,干倒再说。

“服个屁。”风道阻输阵不输人,靠在墙上,“陆景,要不是我打你脸的时候留了七分力,你根本就没有机会踹到我。”

废话,陆二少要是给他一拳打得满脸开酱油铺,可以肯定的说,他两周的假期绝对泡汤,以后回京城出来玩都得小心点。

陆景这种人的能量不是他们自身的武力值,而是所能调动的力量是否强大。他只是军中上尉,又不是什么全军大比武的冠军。陆景找两个狠茬子就能很容易收拾他。

陆景嘿的笑了一声,回头对捂着嘴惊讶的说不出话的风白露道:“白露,把我的烟拿过来。就在地上外套里面。”

“二哥,你没事吧?”风白露把烟拿给陆景,拿纸巾递给陆景。要不是她哥看着的,她都想给陆景擦一下嘴角的血迹。她哥拿一拳力量不轻。

从外表上看,绝对是陆景要凄惨得多。

陆景对风白露点点头,掂出一颗烟,点上惬意的吸了一口,把烟盒与纪梵希(givenchy)打火机丢给了风道阻,道:“小风,要是我告诉你,我是故意让你能打到我的脸呢?”

风道阻给陆景一口一个小风叫的心里起火,但是听到陆景的话,不免认真的看了陆景一眼。

要是陆景说的是真的,他输的就不冤。显然,陆景摸到他的心理,大胆的堵了一把。并且最终取胜。

“陆二少,有你的。但是,你和白露的事情,我是不会赞同的。”风道阻抽着陆景丢来的中华,吞云吐雾,沉默了一会,索性挑明的说道。

“哥,你这是什么话啊?我和二哥可是清白的。”风白露娇嗔的说道。清不清白,她心里清楚。但是在家人面前,可不能承认。越早挑明,对她和陆景的感情越不利。

风道阻鼻子里哼了一声。陆景摆摆手,打断了风道阻的话,“小风,我和白露的事情,你不要多过问。”

“我是她哥,我凭什么不能过问?”风道阻梗着脖子说道。

陆景抽着烟,道:“你打架打输了,总得付出点什么吧?战败者没有人权。”

“我靠!”风道阻郁闷的要吐血,猛的吸了几口烟,早知道这样,他就不留手了。保证把陆景打得连他妈妈都认不出来。风道阻坐着抽了一支烟,气咻咻的离开了风景击剑馆。

风白露坐到陆景身边,心疼的给陆景擦着血迹,“二哥,别抽烟了。我给你擦一下,我去买点红药水,你等一下。”陆景的眼睛上还有些乌青色。

陆景握住了风白露的素手,她的小手异常的柔软,握在手里十分舒服,“白露,不用了,陪我说会话。”

他没有料到只是来和风白露见面而已,就闹出偌大的一场风波。这场架打得他筋疲力尽。

宽敞的击剑馆中,陆景和风白露坐在一起说着话,很随意的闲聊。两人随意聊天的姿态,可是把击剑馆中监控室的某人给急的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