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40章 击剑比赛

第1540章 击剑比赛

“二哥,你真没事?”风白露看着陆景乌青的眼角、肿起来的脸、破损的嘴角,怜惜的抚摸着陆景消瘦略显明俊的脸庞,再一次问道。陆景这场架是为她打的。

曾几何时,也憧憬钟情的男生为自己打一场轰轰烈烈的架。现在看到陆景的样子才知道挺幼稚的。况且,陆景今天这场架还是和她亲哥打的。

陆景惊讶的挑挑眉头,帮风白露将白皙脸蛋上的青丝拿开,微笑着道:“没事。你哥受的伤比我重。白露,你今天的表现不太对啊。担心我们俩的事情?我今天和你哥打了一架,你家里应该知道我们俩的情况。我们俩的事情,我思考过。给你交个底。”

陆景悠然的点了一支烟,他要靠烟镇痛,就这么席地而坐,凝望着风白露美丽的双眸。他需要给风白露交底。

感情,没有名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要让这段感情有希望,最终能幸福的走到一起。

风白露认真的看着陆景。这些话她作为女孩子不好主动提起。

淡淡的烟雾飘起,陆景从容的开口,“老一辈的工作不好作。我们要等几年。你爸妈、哥哥、亲戚的工作我们慢慢做。三年不行就五年。五年不行就十年。我有信心做到让他们默认我们的事情。只是,白露,这样一来,就要委屈你了。”

风白露轻轻的依偎在陆景的肩头,柔声道:“二哥。我没想那么远呢!”

她一直很克制和陆景的感情。突破那条线还是因为两人在黄海唐家的老宅中受了“刺激”。当时,唐弼和裴嫣吻在了一起给她和陆景看到。

她心里也担心这份感情的前途。只是,思来想去。总找不到解决办法。

陆景给她的承诺她并不会完全相信。她很有可能在最后扛不住家族的压力。但是,不管怎么说,她和陆景都会有差不多十年的时间可以在一起。

她愿意将她人生最美丽的时光,将她的青春都放在陆景身上。

陆景一愣,没想到风白露给他的是这个答案,开玩笑道:“白露,这可由不得你了。上了我的贼船。我可就不会放你走了。”

风白露心里甜如蜜,秋水般的眸子秋波流转的看着陆景,“二哥…。那我这辈子都跟着你。”

说完,脸红如烧。有着无端的妩媚。她在男女感情上十分内敛,甚至有点冷淡。没想到有一天,她会对男子说出这样的话。

陆景搂过风白露。凝视着她精致的容颜。无端的妩媚之下隐藏着她飞扬的神采和情绪,美丽至极。一如江南烟雨的雅致,幽暗的明艳神韵在空气中浮动。妩媚的摧古拉朽。

“二哥,不要,有人看着的呢!”感觉到陆景嘴唇的热气,风白露妩媚的婉拒,“我今天约了菲菲姐来,她想和你谈谈。现在还在击剑馆的监控室中。”

“李菲菲?”陆景禁不住愣了下,他已经决定不再纠结自己刻骨铭心的初恋。但是。李菲菲又出现在了他的生活中。还是委托风白露的门路。

“白露,我这样子有点掉形象啊!要不,我还是不见了?”陆景大致上也猜得到李菲菲找她什么事情。

吉永右典的误会是一个方面。而亚太财团聘请黑帮绑架黄紫琪的事情,李菲菲她大概也听王灿他们说过。她或许会认为自己支持王灿把吉永右典打成太监的过激反应是导致亚太财团报复的原因。

但,真实的原因却是和华与亚太财团的矛盾本来就出在激化的边缘。周晋成在印尼雅加达遇刺才是真正的原因。

李菲菲有点公主病。潜意识里会认为她是事件的中心。当然,女孩子有点“公主病”并不是什么太大的毛病。陆景不太想和李菲菲浪费口水解释。现在对收她的顺水人情也不太感冒。

风白露娇声道:“二哥,菲菲姐委托我了呢!”语气中有着不自觉的娇柔婉转,就像年轻的恋人撒娇。

小事情陆景自然是依着风白露的意思,况且难得的白露在他面前撒娇,一声甜腻的“二哥”叫的人骨头都酥了几分,道:“行,那就见见吧。”

风白露道:“我打电话叫医生过来给你处理伤势。”

陆景忙道:“白露,别搞那么大阵仗。我自己出去处理下。回头我们俩得统一口径,就说我见义勇为。”

风白露给陆景逗得妩媚一笑,为她打架的事情可不能公布出去,陆景是结了婚的人,“二哥,你为什么事情见义勇为啊?”

陆景自己也笑起来。他还怎么没想这个细节,但问题是,谁会问他细节呢?

随意的和风白露对了“口供”,留下风白露和李菲菲沟通,陆景去医院中处理伤口。四十分钟后,陆景返回风景击剑馆,形象好了很多。眼角有点青。脸上的肿消了。

诺大的场馆就只有两间更衣室。可见其奢华和用心。风白露将陆景带到一间更衣室中,指着椅子上叠好的雪白训练服道:“二哥,菲菲姐想和你比试一场击剑。你换衣服吧!我先走了,你们自己谈。”

陆景和李菲菲之间的关系很复杂、深刻。她不想介入。

陆景无奈的摇摇头,等风白露出去后,便径直拉开更衣室的门,走到击剑馆的大厅中。

他不处理公司的业务,是出来放松的。哪里有兴趣陪李菲菲玩击剑,更别说他从来就有练过这玩意儿。而且,击剑运动那种软绵绵的软剑不符合他的审美观。

真正的剑客,那是手持利剑,哪里是软绵绵的。现代社会,体现、培养男人的智慧、勇气的运动并不是只有击剑。

陆景没有意识到他现在潜意识中对李菲菲的抵触和批判。

宽敞空旷的大厅中,午后的阳光从一扇扇明亮的玻璃窗洒落进来,一身雪白训练服的李菲菲带着头盔,英姿飒爽的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剑站在剑道中。

剑道中那高挑、修长、熟悉的身影让陆景陡然间想起很多往事。他知道他对这个女孩并非一下子就能忘情。但是,往事现在不重要了。一切都变了。

“菲菲…”陆景很随意的打了个招呼,“我对击剑的规则,礼仪都不是很懂。击剑比试就算了。”

李菲菲摘下头盔,披肩的秀发一甩如同瀑布般泄下来,一张美丽清秀的面庞出现在陆景面前,“陆景,也需要我用激将法吗?不用换衣服了,我们就这样比试下吧!随意。”

刚才陆景和风道阻的冲突她全程观看了。对陆景的性子,她现在也知道一些。他是不喜欢麻烦的一个人。

和陆景比剑只是要一个交流的由头。一开口就道歉,她说不出来。

话说到这份上,陆景还能说什么,拿了一把剑过来,比了一个手势,“开始吧!”

李菲菲根本就没有回答陆景的话,夹着头盔,单手顺势进攻。软剑抖出漂亮的剑花,往陆景的身上戳去。

击剑运动是通过计分来决定胜负的运动。不存在一击必杀的说法。

陆景对击剑一窍不通,很随意的挡了两下。但是,他又怎么可能是经常玩击剑的李菲菲的对手。李菲菲的软剑很轻易的戳在他的衬衫上。别看是软剑,力道却很大,戳得陆景身上痛。

“陆景,再来。”李菲菲娇喝一声,剑影重重向陆景笼罩过去,丝毫不留手。

她心里对陆景很有些火气。她和陆景认识了有十五年。关系也一直在变化。初中时陆景追求她的那些荒唐的往事,娃娃亲,放弃,高三时的决裂,现在对她的帮助等等记忆瞬间浮起来。很有些“新仇旧恨”的感觉。

李菲菲肆意的“欺负”着陆景。一个个动作姿态优雅。戳在陆景身上很疼。

“李菲菲,你搞什么?有气冲我撒什么?”陆景给李菲菲搞的火气上来了,瞪着李菲菲说道。

李菲菲是把他往死里戳。别说现在不打算和李菲菲做朋友了,就是以往恨不得把星星月亮摘给她的时候,他的自尊也不允许他充当人肉沙包。

李菲菲傲然的抬起下巴,“陆景,你要认输?”

我认输你妹。陆景把手里的剑往剑道上一丢,快步上前两步,一个擒拿格斗的手法握住李菲菲的手腕,把她的长剑给卸掉。哼,小丫头片子,不知道天高地厚!

“陆景你要干什么?耍无赖吗?啊…”李菲菲一声惊呼,却是陆景在解除她的武装之后,跟着将她拦腰一抱,脚一勾,把她摔倒在地上。李菲菲也不会束手就擒,伸脚一勾,借势把陆景勾倒。

“啊…”李菲菲一声尖叫。陆景径直压到她身上,虽然陆景用手撑了一下,但是体重还是全部压在她身上。仿佛压了一座大山。

“陆景,你故意的是不是?”李菲菲恼火的盯着陆景的眼睛质问。柳眉挑起来。

“什么叫我故意的?”陆景也有些恼火,瞪着李菲菲。他摔倒李菲菲就往后退,没想到给李菲菲勾到了。打架高手居然阴沟里翻船。靠!